李自成大干陈圆圆八仙桌|拨开两片湿漉漉的肉肉

今天晚上,一定要把在日本小电影里学来的各种高难度的姿势,全都在林小月身上用一遍。看看到底什么姿势最过瘾。 李二蛋坏坏的想着,身下已经有了强烈反应。 前面林小月的家,窗子上透着昏黄的灯光。 林小月此刻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自然的披洒在白皙的肩头,飘出淡淡的香味。 她正

今天晚上,一定要把在日本小电影里学来的各种高难度的姿势,全都在林小月身上用一遍。看看到底什么姿势最过瘾。

李二蛋坏坏的想着,身下已经有了强烈反应。

前面林小月的家,窗子上透着昏黄的灯光。

林小月此刻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自然的披洒在白皙的肩头,飘出淡淡的香味。

她正用毛巾擦着头发,那一举一动都透着女人的妩媚娇柔。

擦好了头发她便美滋滋的对着镜子来回的欣赏起自己的火辣身材。

一会儿二蛋那臭小子来了,看我今晚不把他迷的神魂颠倒的。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小月不由的淡淡一笑。可她做梦也没想到,她家的后窗户上,此刻正有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屋里的一举一动。

二蛋这臭小子怎么还没来呢?要不就上炕等着吧!

林小月爬到炕上,拉灭了灯绳。瞬间屋子里就漆黑一片。

她是怕这么晚了还开灯,会引起邻居们的注意。毕竟偷男人这事也不好张扬不是。

天气太热,林小月干脆将那两处饱满从睡裙领口展露出来,然后用蒲扇一下一下的扇着风。

这林小月应该睡着了吧?

后窗户外面的那双眼睛见灯灭了一会儿,便壮着胆子,把脸贴到了玻璃上向屋里看着,此刻屋里黑漆漆的也没有动静。

那道黑影紧张又激动的用手轻轻的推了推林小月家的后窗户。不由心里一阵窃喜。

这林小月也太粗心大意了,独守空房连后窗户都没关。

黑影的心里不由的幻想起来,一会儿偷偷的爬窗户进去,一个恶狗扑食,直接压在林小月的身上,到时候这娘们儿还能跑出我手掌心去?

这人影也是香草村的人,名叫孙子强。

他在香草村开了个小卖店,挣了点小钱,于是就好个拈花惹草的,见了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漂亮,他就想尝尝女人的滋味。

其实他惦记林小月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打林小月嫁进这香草村的第一天开始,年轻貌美的林小月,就让孙子强彻底迷上了。

奈何林小月的男人赵大柱长的五大三粗的,一瞪眼睛就吓人,所以孙子强一直是有贼心没贼胆。

后来赵大柱去城里打工了,经常的几个月都不回来一次,这让孙子强的心又活了,好几次都想偷偷的爬林小月家的后窗户,上了这婆娘把生米煮成熟饭。

可是他媳妇儿陶桂香知道自己男人的德性,就怕他有俩小钱在外面乱搞,所以管的特别严,孙子强大晚上的根本没机会出门。

说来也巧,昨晚上孙子强的丈母娘生病了,想着让女儿回去,所以今个一大早,孙子强就赶着毛驴车把媳妇儿陶桂香送回了丈母娘家里。媳妇不放心两岁的娃,把娃子也带到娘家去了。

丈母娘见到女儿说什么也要留女儿住几天。

于是陶桂香只好留下来,让孙子强自己回去看着小卖店的生意。

等孙子强回来刚进村,就看到赵大柱背着行李出了村子。不用问也知道,赵大柱准是又回工地上了。

一看林小月没来送赵大柱,这两口子是闹别扭了?这不正是自己趁虚而入的好机会吗?这么想着,孙子强不由的淫邪一笑。

晚上,他在自己店里喝点小酒,吃点花生米,终于等到了天黑他把店门一关。然后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林小月家的后窗户。

隔着窗户,刚好看到林小月对着镜子,展示那撩人的火辣身材,孙子强一个劲的咽着口水,很快等到林小月躺下关了灯。

隐约中看到林小月将睡衣撩开,两处傲人就这么露在空气中,趴在后窗上的孙子强终于按耐不住了,他喘着粗气伸出微微发抖的手,推开了窗子,撑着窗台爬了进去

此刻躺在炕上的林小月,还在畅想今天晚上和李二蛋怎么滚被子呢。不由的下身就开始发热。

她根本不知道后窗户已经被人轻轻的推开。

那个朝思暮想了她三年多,一心想霸占她身子的孙子强正悄悄的翻身进来。

一旦孙子强将她压在身底下,林小月一个女人根本无力反抗,就像砧板上的肉,只能任由孙子强对她做任何事情了。

就在这时,李二蛋也刚好走到了林小月家附近。一抬头就看到后窗户上有个漆黑的人影。正偷偷往屋里面爬呢。

李二蛋刚想冲过去暴打那人一顿,但转念一想,自己大半夜的突然出现在林小月家里也不合适,于是情急之下,李二蛋赶紧捡起一块路边的土坷垃,朝着人影就扔了过去。

虽然土坷垃没砸到那人,却正好砸在了后窗户的玻璃上,碎裂的玻璃碴子飞溅起来划破了孙子强的脸。

脸上一疼,孙子强顿时明白,周围有人发现自己了。

这时候借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再往里爬了,赶紧半个身子又退了回去,捂着脸四下张望。

刚好看到一个人影奔着他这边跑来,吓得这小子猫腰就往另外一边跑去。

等李二蛋追到林小月家后院时,已经只剩下满地的玻璃碴子,窗台上还有几滴血迹,看来刚才的人应该是受伤了。

躺在炕上的林小月,被那一声脆响吓蒙了,赶紧从炕上爬起来,拉亮了屋子里的灯。

看着后窗户上一个黑洞洞的大窟窿,这才意识到有人想从后窗户进来侵犯她。

外面是谁?

她刚好看到房后似乎有个黑影,就随手抓起个东西,奔着后窗那黑影就扔了过去。

此刻,李二蛋正在后窗户那里琢磨着这个偷窥狂是村里的哪个王八犊子,屋里就突然飞出来一个东西,正好砸在了李二蛋的脑袋上。

哎呦!嫂子你打我干嘛?我是二蛋。李二蛋捂着脑袋郁闷的说道。

听出了是李二蛋的声音,林小月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旋即她又嗔怒道:二蛋,你个臭小子搞什么鬼呢?来了不走大门,诚心想吓死嫂子啊?

小月嫂子,我是看到有个黑影趴在你家后窗户上,才追过来的。刚才那个不是我。

这时候屋里的林小月也似乎明白过味来了,又换了幅妩媚的表情娇嗔道:臭二蛋,你咋也学的这么坏了?你是不是想偷偷从后窗户爬进来,那样才刺激是吧?你们男人啊!滚个被子也能搞出这么多羞死人的花样来。真是讨厌死了。

林小月觉得这三更半夜的哪有人爬后窗户,肯定是李二蛋使坏。

稍微迟疑了一下,李二蛋也就没再解释,他担心解释清楚了林小月反而会害怕,反正那偷窥的王八蛋受了伤,应该不敢再来了。

于是李二蛋笑着说道:小月嫂子,我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小坏蛋,你就是故意吊人家的胃口,让人家想你是吧?好了,嫂子给你留着门呢,快进来吧!你臭小子要是再不来,我可就要睡了。

想到今天晚上又可以当一回真正的女人。林小月也是有点春心荡漾,早把她家那废物赵大柱忘到了九霄云外去了,所以此刻说起话来,也有些发骚发浪。

嫂子,我要是真的不来,今晚上你还能睡的着啊?不想我吗?

李二蛋也故意逗林小月,然后快速的绕道屋前,一开门进了屋子。

刚一进屋,李二蛋的眼睛顿时就直了。

昏黄的灯光下,林小月醉眼迷离的美人横卧,躺在炕上妩媚的看着李二蛋。

她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薄纱睡裙,已经滑落了半边,露出了一侧白皙的肩头。

睡裙贴在身上,将林小月那傲人的身材完全凸显出来。尤其是胸口简直呼之欲出。

裙摆下,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格外显眼,性感的叠在一起。

这么香艳诱人的景象,李二蛋以前只在小电影里见过。

李二蛋的呼吸和心跳一起加快,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

林小月在李二蛋的腰间扫了一眼,俏脸有些娇羞,内心却十分欢喜。

二蛋,你觉得嫂子这件衣服漂亮不?

其实林小月这么问也会有原因的,这件睡裙是她刚结婚时偷偷买来的,心里想着晚上滚被子的时候穿上,给她家的死鬼赵大柱一个惊喜,她本以为赵大柱一定会夸奖她漂亮呢。

谁料赵大柱不但不解风情,思想上还是个老封建,不懂的哄女人开心。

一见林小月买来这么暴露的衣服,当时就臭骂了她一顿,还说她放荡不害臊。差点就把这衣服给扔了。

当天晚上,林小月没同意赵大柱的要求,委屈的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偷偷的哭了一晚上。自己真是瞎了眼,嫁了一个这么不懂风情的男人。

人已赞赏
小说

学长不要在图书馆里|揉捏娇乳扯掉

2020-8-2 20:39:16

小说

吸住一滴也不准漏|放里面睡着会怎么样

2020-8-2 20:39: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