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不要在图书馆里|揉捏娇乳扯掉

老张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可以看见她胸前的乳沟,特别诱人。 原本老张刚和莫晓梅正火热,他身体里的那股火还没有熄灭,看见杨芳这身材,又忍不住把裤子顶起来了。 现在他真想扑上去,搂着杨芳占有她,发泄身体的浴火。 杨芳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顿时脸红了,眼神有些惊讶,连忙扭过头去。 是给我看看

老张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可以看见她胸前的乳沟,特别诱人。

原本老张刚和莫晓梅正火热,他身体里的那股火还没有熄灭,看见杨芳这身材,又忍不住把裤子顶起来了。

现在他真想扑上去,搂着杨芳占有她,发泄身体的浴火。

杨芳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顿时脸红了,眼神有些惊讶,连忙扭过头去。

是给我看看,我不知道在了,胸口有些闷的慌,一直堵着气呢。

胸口?提起这个,老张越发的渴望了,忍不住朝她那里盯着看。

因为住在隔壁,老张可没少偷看过杨芳洗澡,她那胸脯沉甸甸的,老张好多次都想入非非,幻想能够捏在手心把玩,只是苦于没机会。

要是能够得到杨芳,和她欢爱一场,肯定很快乐的。

现在,这个机会摆在眼前了,老张灵机一动,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你这里不舒服还是这里?

老张装模作样的,伸手在杨芳的脖子按了一下,又在心口轻轻一按。

他没有直接去按她的胸部,虽然他心里很想这样做,但是担心杨芳不乐意。

是这里,张医生,边上一点。

杨芳有点脸红,自己按了下胸部。

这样啊,隔着衣服,我看不出来什么情况,有点麻烦,毕竟是隔着衣服,但是,要是脱了的话,好像不是很方便。老张欲擒故纵,然后悄悄看她的反应。

杨芳咬了咬红唇,丈夫瘫痪好久了,她也没有在别的男人面前露过肩膀,更别说胸部了。

可是,身体不舒服,最近几天越来越严重了。

那个,张医生,那该怎么办,非要脱吗?

嗯,我又不是透视眼对吧,当然了,男女有别,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不过这也是为了方便给你看病的,你要是不愿意,我不强求。

老张已经感受到杨芳在动摇了,就接着添油加醋的说道:你男人都那样了,每天需要你照顾是吧,你说,你要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办呢,况且你还有小孩,真不乐观。其实也没啥的,我是医生,说这些是为了你好。

杨芳犹豫了一下,就慢慢的把肩带拉了一点,露出了雪白的香肩,有些脸红的扭过头去,非常缓慢的脱着。

她在看老张的反应,但是老张假装一本正经的,摆弄着他的药还有听诊器,似乎完全没有想看她的意思。

杨芳觉得自己也许想多了,就把上衣扣子解开了,露出了内衣罩子。

老张瞥了一眼,心砰砰跳,果然很丰满很大,几乎要撑破内衣跳出来了。

他没有盯着看,只是拿着听诊器过去,放在她胸上。

一边听她的心跳,一边说道:你最近有没有乱吃什么东西?

没,没有呢,就和以前那样。杨芳渐渐的放下戒备,开始想着病情。

那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吧,失眠有没有?老张发现她的心跳的很快。

没想到,这个美少妇,居然这样害羞呢,大概是很久没有给男人碰过了吧。

对,最近睡的不安稳,总是有噩梦,还盗汗啥的,张医生,你咋知道的?

杨芳开始佩服老张了,有些惊讶。

你这是内分泌失调了,缺乏休息,可能是和你男人有关吧,你太操心了呗,疲惫导致的原因。

老张用手指轻轻的触碰她的胸,好滑腻好有弹性,简直恨不得马上伸到罩子里去揉捏。

可是老张知道,还不是时候,杨芳可是有夫之妇了,可不是莫晓梅那个美少女那么好骗。

是呀,最近是很累,张医生你真的是说到我心坎去了,真神了。我该怎么办,严重吗?

杨芳越来越佩服老张,居然说的那么准确。

怎么说呢,不好说。

老张暗笑当然说的准了,住在隔壁,天天看她,她做什么他都知道。

老张又开始故意卖关子,手拿着听诊器,还在轻轻的抚摸她胸前的乳沟。

杨枫有些痒酥酥的,好久没有被男人这样触碰过了,丈夫瘫痪了几年了,她是当然想男人的。

而且老张拿捏的恰到好处,弄的她心里泛起了涟漪,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怎么不好说呀,张医生,你就说实话吧,要怎么治疗?

需要全面的检查,你的胸部疑似有肿块,搞不好停严重的,你试着多深呼吸几次,速度要快,然后转几圈试试看。

老张非常严肃的样子,杨芳马上就照做了。

可是很快,她就捂着头,一下瘫软了。

老张迅速的抱住了她,感受着她柔软的身体,老张非常的兴奋。

隔着裤子,在她身后轻轻的磨蹭了几下,那感觉太美妙了。

他有意无意的用手按在她的胸前,还捏了一下。

哎呀,张医生,我头好晕,怎么会这样的。

杨芳没有注意到老张的动作,有些站不稳。

你坐下来,别急。

老张暗暗欣喜,看样子,她是上当了,谁这样做不晕的,可是她不懂医,村里又偏僻,还是被老张给忽悠住了。

我是不是问题很严重的?杨芳有些心慌意乱的。

的确是,不太好治啊。老张假装很为难的样子。

你说吧,要怎么治,我配合。杨芳更加紧张了。

这个要给你按摩的,特别是胸部这一圈,你要躺下来。老张依然假装很淡定。

要按这里吗,可是我

杨芳害羞了,这里,除了丈夫还没有被别的男人按过呢,多难为情。

我知道不方便,我不勉强你,但是出问题了,我可不负责任,我这样做,是让你尽快好,我用药给你推拿按摩,你可别有什么其他想法。

发现老张那么正经严肃,说的是道貌岸然,杨芳迟疑了下还是同意了,这才躺在了床上。

好吧,张医生,你来吧。

老张心里喜滋滋的,故意拿了点无关痛痒的药水来,撒在了她的胸前,望着她那饱满挺拔的两座山峰,他张开了双手,按了上去。

杨芳这觉得胸部一阵酥麻,老张的手很会撩拨,在她胸前画着圈圈,力道适合,恰到好处。

虽然是有夫之妇,可是,她男人以前和她做那事的时候,也没有这样按过她的这一对柔软。

一种从没有过的奇妙感觉,油然而生,加上长期没有被男人碰过了,杨芳忍不住张着小嘴,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来。

这声音是自然而然的舒服感,对于老张来说,却好像是信号,让他更加大胆了。

好一个美少妇,果然很需要男人的滋润了,这才刚开始呢,她就这样敏感。

如果和她做男女之事,她肯定会飘飘欲仙的吧。

老张想想就觉得兴奋,手里的力道加大了。

啊,嗯

杨芳只觉得浑身过电似的酥麻,她简直羞死了,连忙咬住嘴唇,意识到好丢人。

怎么了,疼吗?老张明知故问。

不,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杨芳心里可是尴尬了,怎么会这样胡思乱想呢,明明他是在给自己治病的,要是他知道自己这种感觉,会怎么看自己,还会以为自己是那种荡妇呢。

老张却是心知肚明,看样子,今天是有机会让她更舒服了。

这几十年的男人经验,可不是白费的,再加上老张懂得人体穴位,知道从哪里用力,会让女人更加敏感和快乐。

所以,老张开始施展自己的手法,在她那滑腻的胸部上游走着手指。

他可是盼望这一天好久了,以前只能偷看杨芳洗澡,现在终于握着她的胸了,关键是杨芳还是自愿的,甚至闭着眼,有些享受起来。

老张当然不满足在胸前隔着罩子了,他时不时不经意间的伸到里面去,碰到了杨芳的乳晕,那粉红的敏感地方,足以让这个许久没有男人滋润的美少妇颤抖。

哎呀,张医生,那里不可以碰的嘛。

杨芳惊醒了,睁开眼,娇羞的看了看老张。

哪里?我可没有乱碰的,这所有地方都需要用药水,否则你很难治好,你不会觉得,我趁机在占你便宜吧?我都一把年纪了,哪儿还有心思想这个?你这是瞎说什么呢,可别想歪了。

老张虽然心里慌,但是却很镇定,说的有模有样的。

杨芳反倒是被他一番话,说的更加难为情了。

仔细想想也对,老张是医生,年纪都可以当她爸爸了,虽然是个男的,也不会那样呀。

哎呀,对不起张医生你继续吧,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你别胡思乱想,安静下来,最好闭着眼休息会儿,你会更舒服的。老张故意把舒服两个字说的很用力。

杨芳心里却的确是这样的感受,尤其是老张的手摸到她胸前的红晕,那两颗葡萄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因为两腿间好像有了一些感觉,隐约似乎湿了呢。

哎呀,羞死人了,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或许是真的太久没有碰过男人了。

可是丈夫有不能行,村里其他男人,平时里对她垂涎欲滴虎视眈眈的,杨芳又没一个看的上。

何况,她想做一个守妇道的女人,对那些男人,尽量避而远之。

不过,身体的需求,却是真实的。

这几年,杨芳也只能自己帮自己解决身体的需求,可是却很寂寞空虚。

今天被老张这样按摩,用药推拿,她才觉得,还是男人的滋味好呀,却是羞于启齿。

甚至,杨芳心里隐藏着一丝渴望,希望老张的手可以继续往下,到她两腿间去。

老张早就猜到了杨芳的想法了,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干,要不然,会引起杨芳的反感。

他若无其事的,继续的在她胸上揉捏着,挑逗着她的神经。

他发现杨芳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咬着嘴唇,发出压抑的娇喘,额头上也冒出汗了。看样子,是时候进行下一步了。

老张缓缓的,伸手试探,滑到了杨芳的小蛮腰上,在她的小腹慢慢的摩擦,刺激着她的穴位。

嗯,呀,张医生,这里也要按吗?虽然很舒服,但是杨芳还是有些戒备。

当然了,不然怎么去除你体内的湿气,这是活血化瘀,让你气血更加通畅,就不会晕了。

人已赞赏
小说

拨开 湿 h|乳胶魔衣把我变成女的

2020-8-2 20:39:00

小说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阅读|女主从小被喂药催乳的宠文

2020-8-2 20:39: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