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 湿 h|乳胶魔衣把我变成女的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全身触电似的! 嫂子,你、你干啥呀?我感觉我随时都要爆发了! 嫂子的眼神很迷离,金水,你、你这个好呀,比你哥大多了。 嫂子,你、你快松手呀!我、我—— 嫂子笑了一下,那一笑,

我顿时打了个激灵,全身触电似的!

嫂子,你、你干啥呀?我感觉我随时都要爆发了!

嫂子的眼神很迷离,金水,你、你这个好呀,比你哥大多了。

嫂子,你、你快松手呀!我、我——

嫂子笑了一下,那一笑,与白天的笑容不一样,让人心神荡漾,那绝对不是一个正经女人的笑容。

嫂子坐在了床沿边,金水,你想不想跟嫂子睡?

我点了点头,马上又摇头,嫂子,我说了,你不愿意,我、我不会乱来的。

嫂子拨开我的双手,眼睛直直的盯着我的那个地方。

你哥要是有你这么大就好了。嫂子媚眼如丝,那只手轻轻的滑动。

嫂子,别摸了,再摸就要那个了。我失声叫道。

我感觉全身都要爆炸了。

我上前一步就把嫂子推倒在床上,然后压在她身上,我感觉全身一阵痉挛,然后就那个了。

我无力的趴在嫂子身上,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

我的脸贴着嫂子的脸,感觉她的脸发烫,胸脯剧烈的起伏。

嫂子,对、对不起,我实在控制不了了。我喘着气从她身上爬起来,才发现她的双腿紧紧缠着我

嫂子红着脸松开腿,金水,你把嫂子的衣服都弄脏了。

才洗了澡,又弄脏了。嫂子下了床,然后弯腰把衣服脱了。

看到她撅起的屁股近在咫尺,我下面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嫂子,你在干嘛?我装模作样问着,上前了一步,直接贴在了她的身上。

哎呀!嫂子被我扑倒在床上,她回头一看,惊讶得合不拢嘴,金水,你、你怎么又起来了?

我、我也不知道呀,那种感觉又来了。我厚颜无耻的说道。

你的身体真的壮得像得牛呀!嫂子目光痴迷。

我妈没有说错,嫂子应该是那种欲望强烈的女人,但偏偏我哥又不能满足她。

嫂子,刚才那种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难怪,我听人说,男人和女人干那种事,会很舒服。嫂子,能不能再让我擦一擦。我厚着脸皮说道。

不行,金水,嫂子说过了,我身体敏感,你要是那样,我、我也控制不了的。嫂子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床上缩。

嫂子,求你了,再让我擦一擦,很快的。我双手趴在床沿上,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嫂子是过来人,嫂子知道你、你这一次不会那么快了,算上洗澡那次,你现在是第三次了。

嫂子的目光痴迷得盯着我,却摇着头。

我知道她一定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我应该成功的激起了她的欲望,但她还在坚守着最后的良知。

嫂子,我胀得厉害,就让我擦擦吧!我死皮赖脸,也不退让。

金水,嫂子用手帮你吧!她最终没有妥协。

她既然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这次我坚持的时间的确有些长,直到嫂子说她手都酸了,我终于缴械投降。

而嫂子的表情却是非常难受。我释放了,她却没有。

金水,你先回去吧!嫂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哦!我提上裤子,然后被嫂子牵到门口。

我出了门,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我从门缝中看到嫂子在用自己的手。

我想再看看,嫂子却把灯给关了!

然后,我就听到嫂子若有若无的叫唤声。

我捂着耳朵,赶紧离开了,再听下去,我又受不了了。

第二天,我心不在焉在的待在屋子里,满脑子都是嫂子白花花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才会同意呢?

一整天,嫂子也没有露面。

吃中饭时,妈去屋里叫她,她也没有出来。

我妈对我说:金水,你嫂子说,人不舒服,我叫她去卫生所看看,她也不想去。昨晚,你跟嫂子怎么样了,你不是给她按摩了吗?

我是给她按摩了呀!我说道,她哪里不舒服呀?

她没说,金水,你除了给你嫂子按摩了,还干啥了?

没、没干啥呀?我吱吱唔唔的说道。

我妈放下碗,一下揪住我的耳朵,你这小子,你屁股一撅,老娘就知道你是屙屎撒尿。快说,你是不是惹嫂子生气了?

没有呀,妈,我怎么会惹嫂子生气呢!

我妈松开手,眨了眨眼睛,你、你小子不会是把你嫂子睡了吧?

没、没有,差一点。我涎着脸笑笑。

啊,差一点?我妈倒是吃了一惊,你小子用强了?

没有,嫂子不同意,我肯定不会用强啊,再说,我一个瞎子,嫂子她要跑,我也没地方追呀!我一脸无辜。

我妈笑了笑,那倒是,那你怎么说差一点?

妈,我给嫂子按摩的时候,你不是让我刺激她吗,我就按了那些敏感的穴道。结果,嫂子真受不了了,一下把我裤头扒了下来。

啥,她主动扒了你裤头?

是啊,她扒得,然、然后她就摸我,我受不了,就、就跑马了。我红着脸说道。

我妈笑得更欢了,那后来呢?

后、后来,我又、又有反应了,我就厚着脸皮,想蹭蹭嫂子,嫂子没同意,最后用手帮了我。

我妈一拍桌子,哎呀,你嫂子这个都帮你做了,看来比我想象得要快。金水啊,你嫂子躲在屋里不出来,要么是不好意思见你,要么她一定在琢磨这事儿。

啥事啊?

我妈拍了一下我脑袋,就是让你跟她睡觉的事呗!昨晚她能帮你那样,她自己那一关估计过了一半!

我妈这么一说,我自然高兴了。

吃过饭,我妈让我去小卖部打酱油。

我哼着歌儿出了门。

太热天的,外面也没有几个人。

我拄着盲杖,摸摸索索就来到小卖部门口。

然后,我就看到老板娘罗春花坐在店门口,正在旁若无人奶娃儿。

见我来了,她自然也不会避讳。

金水,要买啥?她招呼道。

我的目光落在她那又大又白又软的奶子上,那娃儿吮得正欢,我恨不得把他推开,自己奶上两口。

春花嫂,我买一瓶酱油。

等下,我给你拿。罗春花把娃儿放在摇篮里,站了起来,金水,这两天没出门,跟你嫂子玩啊?

跟我嫂子玩什么呀?

罗春花吃吃一笑,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你哥出国了,你不正好帮你哥把你嫂子喂饱?你哥跟你嫂子都结婚两年了,你嫂子肚子都没有动静,怕是你哥不行吧?你正好帮忙呀!

春花嫂,你乱说什么!

你不喂你嫂子呀,自然有人喂!

喂什么呀?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我一回头,看见了张大龙。

给娃儿喂奶!罗春花没好气的说道。

给我也奶两口啊!张大龙走向前,看四周无人,手就在罗春花的大屁股上狠狠捏了几把。

去你的!罗春花笑骂道。

妈蛋,真当我是瞎子呢!我是看出来了,这张大龙不仅勾搭吴丽珍,估计跟罗春花也有一腿。

这罗春花老公在县城打工,正好便宜了张大龙。

喂,汪瞎子,你嫂子有没有让你吃她的奶呀?张大龙嘻皮笑脸的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骂了一句。

罗春花把酱油瓶塞到我手里,补了我的钱。

这个时候,我就看见张大龙把手伸到罗春花的衣服里去了,摸得罗春花‘咯咯’直笑。

狗日的张大龙,仗着自己是村长儿子,到处祸害妇女啊!

我又嫉妒又羡慕的转身走了。

吃晚饭的时候,嫂子从屋里出来了。

我想起了罗春花的话,‘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饺子我不喜欢吃,但嫂子是真的好玩啊!

吃完饭,嫂子羞羞答答的说道:妈,金水,那个事情,我、我同意了!

我妈眼睛一亮,激动的说道:晓慧,你、你同意和金水——

嫂子点了点头。

哎呀,阿弥陀佛,你这么快就想通了,真是老天开眼呀!我们老汪家终于有后了!我妈高兴得差点掉泪了。

金水,你待会洗个澡,然后到我屋里来。嫂子扔下这句,就跑回屋里去了。

我自然也是激动不已,这幸福来得太快了吧,嫂子真让我玩了!

傻小子,待会好好跟你嫂子做,要让她尽快怀上!我妈贼笑道。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就去卫生间洗了澡,光想着马上要发生的事,我下面就顶起了帐篷。

冲了澡,我穿着裤杈就摸到了嫂子的门口,一推,门就开了。

我走进去,看见嫂子穿着睡衣坐在那里。

嫂子,我来了!我尽量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

我进了嫂子的屋,就看见嫂子坐在床边,穿着睡衣。

嫂子,我来了!我轻轻说了一声。

你过来,金水!

我走了过去,站在嫂子跟前,有些手足无措。

是我主动呢,还是等嫂子?

我没干过这事儿,说实话,我连门儿都找不到!

金水,你坐下。嫂子拉着我坐在她旁边。

金水,其实,其实我是骗你们的。嫂子低声说道。

啥,骗我们?我一下蒙了。

人已赞赏
小说

口述在车里下面被添|被弄出流白色液体的故事

2020-8-2 20:38:55

小说

学长不要在图书馆里|揉捏娇乳扯掉

2020-8-2 20:39: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