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保证不动 就搂着你|两片肥厚乌黑的肉唇

张倩三十二岁,长得大众化,可是她身上却有着一种令人回味的味道,让你时不时想要多看两眼,身材没得说,跟赵欣雅有得一比。 我用手拍了拍脑袋,拎起包,起身向着柜台走去。 张倩,我回家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我离开了诊所。 我家住在十三层,刚出电梯,就看见赵欣雅穿戴整齐地站在

张倩三十二岁,长得大众化,可是她身上却有着一种令人回味的味道,让你时不时想要多看两眼,身材没得说,跟赵欣雅有得一比。

我用手拍了拍脑袋,拎起包,起身向着柜台走去。

张倩,我回家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我离开了诊所。

我家住在十三层,刚出电梯,就看见赵欣雅穿戴整齐地站在电梯口,怀里还抱着孩子。

你这是去哪呀?我先问道。

赵欣雅看见我后,显得很激动,或许是她想起昨晚的事情了吧,脸色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王叔,我正准备去找您呢,没想到您回来了!

怎么了?我的眼睛扫了她几眼。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带着孩子不方便,想请您帮着照看一下。赵欣雅说道。

行,正好我没什么事!我急忙答应了下来。

赵欣雅见我答应了下来,连忙谢着。

我从她的手里接过了孩子时,故意在她的身上碰了一下,她的脸瞬间通红,十分诱人。

赵欣雅把孩子交给我,就准备上电梯,却被我叫住你把你家打开,孩子一会要是闹了怎么办,我家里可没有小孩子的东西。

她连忙答应,跑了回去,将门打开。

行了,你放心吧,让我们爷孙俩个好好地在家玩,是不是呀,小家伙!我扫了眼赵欣雅,逗着怀里的孩子,没想到小家伴竟然咯咯地乐了。

那我就先走了,王叔!说完,她钻进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后,我就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跳了起来,快速地跑进她家。

正犯愁怎么安装摄像头,机会就来了,我把孩子放在沙发上后,我拿出买来的摄像头,快速地安装起来。

这种摄像头非常小,不非常仔细观察你根本看不见。

我把安装在了客厅墙上的电源插座里,这样电源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我看了眼孩子,他竟然睡着了,我快速地跑回家,打开电脑,将驱动安装上后,点开屏幕上图标。

画面清楚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高兴地大叫了起来。

我把视频不断地拉大,清晰地都可以看小家伙的眼毛,这钱花的值、超值,怪不得卖货地小伙一个劲地夸夸奇谈。

我回到赵欣雅家躺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

赵欣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坐在一旁正在喂孩子。

不好意思,我竟然睡着了!我盯着她的身子说着,当然,我掩饰的很好,不能让她发现。

我也刚回来,我怕孩子吵到您,所以就抱起来喂他吃点。赵欣雅微笑地说着。

既然你回来,那我就撤了。我拿着手机晃动着。

王叔,要不晚上就在这吃吧,挺麻烦你的!赵欣雅挽留着。

不了,我一会还有事!

我急忙拒绝,废话,我还得回去看看摄像头效果呢,再说,也不急这一时,虽然我现在就恨不得把她按倒在地。

说完,我大步地离开。

回到家,打开视频,看了一会赵欣雅,没有发现她什么特别的举动,而且她什么时候换的衣服都没看到。

随便吃了口饭,我躺在床上迷糊地睡着了。

半夜,我被赵欣雅那甜蜜优美的声音惊醒。

我翻身跃起跳到电脑前,快速地点监控系统,入眼的场景让我热血沸腾。

赵欣雅的老公黄克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两人正在恩爱着。

我把耳机带上,声音开到了最大,同时,把视频向他们拉近。

我看着现场直播,听着那甜美优雅动听的歌声,仿佛激起千层浪,开始自我陶醉着。

看着屏幕,我竟然产生了恨意,真想对黄克伟大吼一声,放开那个女人,让我来。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黄克伟很快就结束了。

赵欣雅双手环抱着黄克伟,竟然皱起了眉,我知道她还没有满足。

今天怎么回事,这么快?赵欣雅一脸娇嗔埋怨着。

我这两天忙,太累了,而且明天还要去外地,这次要走三个月。黄克伟懒懒地趴在那有些疲倦。

滚滚滚,天天出差,你想过我们娘俩吗?

赵欣雅推开了男人,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为了给你们更好的生活吗?别闹了,我先睡了,明天还要起早赶飞机。

说完,黄克伟不再理会赵欣雅,站起身向着卧室走去。

赵欣雅愤怒地抓起沙发上的靠枕丢了出去。

我有些懊恼,正打算重新回到被窝里,接着睡。

扫了一眼电脑屏幕,我又退了回来,赵欣雅看见黄克伟进了卧室之后,她竟然抱着双腿啜泣了起来。

过了一会,赵欣雅才无力地站了起来,走向了卫生间。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的房间,感到有些累,便直接躺在床上就睡了。

熟睡中被一阵吵架声吵醒。

我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上午十点多了,我揉着脑袋慢慢地坐了起来。

出差,出差!你就不会推了吗,你不知道家里什么情况吗?赵欣雅哭着叫喊着。

我戴上耳机,把画面调整好后,听了起来。

赵欣雅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去,家里孩子小,自己照顾不过来,而黄克伟却不同意,说什么,这是一次机会,加薪升职就看这次了。

最后,赵欣雅依然没能留下黄克伟。

我看见黄克伟提着行李箱走了之后,拍着手从床上跳了起来,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跑到卫生间,冲洗了一下身体,连内裤也没穿,找了个大裤衩套了起来,上身随便穿了件背心,就奔着赵欣雅家冲了过去。

她现在伤心,我怎么也得去安慰下不是吗?

欣雅,我是王叔!我敲着她家门,大声地叫着。

王叔,快请进!

赵欣雅眼睛通红地打开门,脸上还挂着泪珠。

怎么,吵架了。他人呢?我明知故问。

走了,又出差了!

赵欣雅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了我。

这刚回来又走了?怎么想的,不行,我给黄克伟打个电话,问问他。说着,我拿起电话就要拔出去。

不用了,王叔,随他去吧,他也是为了这个家。

我能听得出赵欣雅的无奈。

那行,你如果有任何需求跟王叔说一声,那我就先回了!

我故意在任何需求上加重了语气,暗示着她,怕她听不明白,临走时,又说了一遍。

我想她应该是明白了我的意思,可能想起那夜的事情,她的脸红了起来,轻轻地从嗓子里挤出一声嗯后,慌张地低下了头。

我的心里就有数了,不过温水煮青蛙的道理我还是懂得,不急。

就这样,过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我每天没事去店转一圈,再不就约几个老家伙下棋,钓钓鱼,反正也没有什么事。

赵欣雅这一个星期,除了照顾孩子,什么事也没有做,因为,她大姨妈来了。

同样,我也得到了休息。

我不断地用中药调整着身体,保持最佳状态。

今天,我哪里也没有去,推了几个朋友的相约。

因为算算时间,赵欣雅应该完事了,想到这,我就激动的不行。

点开电脑上的监控系统,画面里竟然没看到赵欣雅,但孩子还在婴儿床里,客厅的电视机还在放着。

心里不由地犯起了嘀咕,她会去哪呢?

通过客厅的监控,我发现赵欣雅从孩子的房间走了出来。

她的脸有些奇怪红晕,我一下子明白,她干什么去了,还真是个不满足的女人。

她的感觉很强烈,我想一般的男人是不可能让她满足的,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

过了一会,房门传来了敲门声。

我打开门看见赵欣雅站在门前。

只见她穿着一件吊带真丝睡衣,脸上的潮红并没有完全退去。

王叔!她说道。

欣雅,有事吗?

我就是看看你回来了没有。赵欣雅看着我的目光有些异样,低着头脸色红润。

我笑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怎么,那我回去了,王叔,我就是看看你回没回来。她羞涩地说道。

我一想起那天晚上的事,不由地有些失落,急忙转移了话题,克伟,来电话了吗?

当听到黄克伟的名字时,她的脸阴了下来,随即又换回了笑容,到现在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不说这些了,这一个星期都没看见叔,诊所很忙吧?

不忙,约了几个朋友钓钓鱼,下下棋,家里就我一个人,没办法。我笑着说道。

呵呵,这样吧,叔,晚上到我家吃饭吧,要不我一个人也没什么意思,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吃好吃的了,今天开开荤。赵欣雅说道。

<<

人已赞赏
小说

他把我批日出水了|神秘胶衣穿上后脱不了小说

2020-8-2 20:37:13

小说

校长叫我去他的办公室|能让下面湿的句子

2020-8-2 20:37: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