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互相满足性需求\刺激做爰高潮小说

杨羽咽了口气,擦了擦眼睛,再仔细一看,没错,是林依娜,还是个没穿衣服林依娜。隔壁二楼卫生间的窗户正好对准着杨羽阁楼这里,而阁楼是在三楼,这样看下去,正好一清二楚。 窗户挂着窗帘,窗帘敞开了一半,估计林依娜也不知道,这上面还睡着个杨羽。 在农村哪有什么淋浴器这种高级货,都是烧了开水,用毛巾洗,更舒服点

杨羽咽了口气,擦了擦眼睛,再仔细一看,没错,是林依娜,还是个没穿衣服林依娜。隔壁二楼卫生间的窗户正好对准着杨羽阁楼这里,而阁楼是在三楼,这样看下去,正好一清二楚。

窗户挂着窗帘,窗帘敞开了一半,估计林依娜也不知道,这上面还睡着个杨羽。

在农村哪有什么淋浴器这种高级货,都是烧了开水,用毛巾洗,更舒服点的,就是找个专门洗澡的木桶,然后人坐在里面,就像泡澡一样。

而眼前的林依娜早已脱光,一屁股坐在木桶里,正拿着毛巾将热水送到身子淋浴,那木桶散发热气,卫生间里被热气充得朦朦胧胧,杨羽看得若隐若现。

林依娜差不多正面对着窗户,胸前挺立起来。

奇怪的是,那神秘地带却很干净,难道是白虎?

杨羽心中暗喜,白虎这种极品那是千年难遇的尤物。可一看这林依娜举手时腋窝下长满了毛,杨羽马上打消了此念头,看起这妹子是刮掉了。

林依娜拿着毛巾从上到下,缓缓的擦拭着身体,杨羽看得激情澎湃,可恨的是这热气越来越浓,将林依娜的酮体遮掩的若隐若现,杨羽恨自己少买了个望远镜,下次去镇上一定要悄悄带个回来。

杨羽将头狠狠得伸出去,希望能看得更清楚一些,可哪灯光微弱外加热气浓密,实在是憋屈啊,可哪怕如此,杨羽还是偷窥的津津有味,很久没有偷看过女人洗澡了,最初偷看还是小学时,偷看房东儿女,那次差点被房东抓住。

偷窥是人类对未知或不属于自己事物的一种欲望,杨羽还特别强烈,高中时,就曾经躲到女厕所里,用手机去拍女妹子尿尿,结果被班主任抓了,幸好没有公示全校,后来班主任拿此威胁他,说要是考不上一本,就把这事传出去。

那以后,杨羽每天拼命学习,学习突飞猛进,从一个全校倒数的差生一下子成了尖子生,另所有同学刮目相看,可谁都不知道杨羽心中那个是有苦说不出啊。

哎,杨羽叹了口气,往事不堪回首,想多了多少泪。

可正在杨羽走神之际,林依娜不知何时,已经从木桶里站了起来,也许是热气太浓,便去开窗,这一开,才发现,对面楼上的杨羽正目光迷离得望着这里。

两人几乎同时发现了对方,杨羽想躲,天杀了,已经来不及了。

杨羽摸摸额头,掩饰下自己尴尬的表情,呵呵一笑,偷看女孩洗澡被抓个正着,这事要是被小姨表姐表妹们知道,那可多丢人啊。

杨羽已经料到这林依娜就算不喊,也会私下告知他小姨了。

想看我身子就说,干嘛这么偷偷摸摸的,是不是想看的这?说着,林依娜竟然自己双手托起了那饱满,还挤出了条深沟。

杨羽一把鼻血喷出,这太出乎他的意料了,这纯色满园啊,用句俗话,那就是坐等墙头等红杏的真实写照啊。

杨羽正要开口说好对柔软时,林依娜先插口说到:要看就过来看,还给你摸呢,趴窗口有什么意思。说着一把窗帘给关上了。

杨羽愣在那里,不知道她这话是当真还是玩笑,顿时矛盾了起来,如果是假的,去了,不给看还被嘲笑一番也就罢了,万一遇到她的未婚夫,那才说不清呢。可要是真的,这不是天下掉下的馅饼吗,人生有几次馅饼是砸到你头上的?这砸中了你,你还撒起娇来不要?这不是婊子立牌坊吗。

杨羽纠结了好一会儿,见那卫生间熄了灯,也没了人影,而隔壁一点动作也没有,整个农村都安静了下来,杨羽才不得不说服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一个劲的摇头,可惜啊。

农村的夜晚天气那叫一个爽,威风舒畅,天气清爽,气温适宜,杨羽一趴下就睡着了。又是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被一股尿意憋醒。

可在三楼,又没马桶,直接从那窗户尿下去也太邋遢了吧,无奈,朦朦胧胧得摸起来,摸着黑夜,下了木梯,又穿过走廊,下了楼,准备往后院的杂草堆去随意解决下。

可刚下了楼,一个手电筒在面前晃来晃去。

哎呦,小羽,你可吓死小姨了,怎么不开灯呢。这拿手电筒的当然不可能是鬼啊,既然是人,杨羽碰了自然也不怕,这一碰面原来是小姨。

小姨传了丝绸睡裙,可这睡裙明显短了,连屁股都没遮住,小姨半条蕾丝内裤露在外面,而这蕾丝内裤还是半透明的,如此一来,那私处也露了一半出来。

杨羽一见这春色,管你是不是小姨,顿时清醒了过来,男人就是这么可爱的下,半身动物。

我起来尿尿呢。杨羽故意擦眼睛,好掩饰自己的眼神。

小姨也是,来,小姨牵你去。说着,丝小云小姨就拉起杨羽的手,一起往厕所行去。

农村一般都是茅房,很少有卫生间还部署了陶瓷马桶这玩意,这因为小姨家女孩子太多,这三姐妹又爱干净,三表妹的百般催促下,前年姨夫才从镇上买了个陶瓷马桶回来,塔了个厕所,洗澡拉撒都方便了许多。

之前三姐妹上茅厕时,总有些村里的变态想一睹这三美女的隐私,总是躲起来,偷看她们上茅房,弄得三姐妹每次上茅房都是很郁闷的事。

有几次表姐上茅厕,一变态直接冲出来,蹲在表姐面前看她拉撒,弄得表姐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才有了今天这个独立的卫生间。

小姨憋死了,先让小姨先上吧,来,拿着手电筒。小姨递过手电筒,也不知道该照哪里。

而小姨就站在自己面前,背对着马桶,杨羽是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出去呢,还是该站原地呢,这手电筒是照着小姨呢,还是照外面呢,杨羽左右为难。

都什么事啊,不就小姨尿个尿吗,我为难啥呢?杨羽突然想通了,自己就靠在墙上,侧对着小姨,手电筒也照也墙壁上,光线的右边就是小姨。

小姨是尿憋坏了,递过手电筒,二话不说,就托下了内裤,一屁股坐了下去,刚坐下,只听见一顿哗啦啦嘘嘘的尿尿声钻入了耳朵。

那尿尿声又响亮又急促还很有力,汹涌而出。

杨羽余光瞄了一眼小姨,小姨张开着双腿,内裤脱到了脚腕上,睡裙盖到漆黑,遮住了两腿之间的地方。

小羽,有没女朋友了?小姨边尿着边问起了问题。

杨羽只好使劲得摇摇头。

没事,赶明儿小姨给你介绍一个,包你满意,憋坏了身子可不好。小姨尿了好久才尿完,

小姨一点都不害羞,是真把小羽当真了孩子。

杨羽本来还是很尴尬的,小姨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乐了起来,心想怎么不介绍你三个儿女给我呢?

次日杨羽很早就到了校,因为县委领导要来检查。

可直到十一点了,那大腹便便的胖子县委领导才来,也难为他爬了好几座山。可这胖子领导就绕了一圈,看看那摇头,看看这摇头。

最后给全校下了条死命令。

这届初三中考,如果你们还是全县倒数第一,哼,那学校就解散,合并到隔壁镇去吧。那县委领导带着副大眼镜,说一句话就要推一下眼镜。

一听这话,校长都要哭了:张书记,这,这,这不合适吧,隔壁镇那边远,这些孩子得爬多少山才能去啊。

哼!那就把教学质量给我搞上去!那张书记连中饭都不吃,佛袖而去,竟然就这么来,这么走了!

校长不得不把大家都召集到办公室。

刚才张书记的话你们也听见了。校长拿出手帕擦了擦汗,被张书记的这句解散吓得不轻:小羽,小水啊,你们两位教初三的班,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考最后一名了,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校长这老命都豁出去了。

校长放心吧,我和李若水一定会想出一套让学生进步的方法。杨羽先给了校长打了预防针,如果学校真解散,杨羽就得从这村子出去,到时候怎么泡这堆白白嫩嫩的妹子?

杨羽进了自己班级,看着这群可爱又可恨的孩子,她们现在还完全不知道知识改变命运这个道理,跟当初的自己一模一样。

跟她们说,她们也不懂,因为没有经历过,很难理解这种东西,这是人性的弱点,杨羽比谁都清楚,当初自己努力学习,只因为不想成为一个被全校辱骂的偷窥狂,变态狂。

我知道你们不想上学,想玩想恋爱,甚至想钱,老师以前也是这样。杨羽望着这群学生,他教书没什么经验,唯独有的就是比别人知识面更光一点:这样好吧,如果你们学习进步了,我就找人给你们放露天电影,带你们出去野炊,甚至可以答应你们些要求。

这些同学一听可以玩,顿时来了兴致。

杨老师要是做我男朋友,我就好好学习,哈哈!说话的女孩叫紫舒,第一次自我介绍,就是这女娃问的杨羽有没女朋友。

紫舒长得妖娆,是属于早熟的女孩子,甚至早熟得有点过,熟透了,都该摘了,再不摘都要自己掉下来的那种瓜,当然这种成熟特别表现在某方面,说地难听点就是年纪轻轻,就想着那些事。

如果你们这学期全县期中或期末统考没有全县倒数第一,老师就玩场裸奔去。杨羽想找点刺激的事玩玩。

此话一出,连平时一向摆着脸的姬茗也扑得一声笑了出来,竟然还塔了一句:那也要有人看才行!

全部都哈哈大笑,杨羽一脸黑线。

你们哦,就巴望着老师出丑是不?

哈哈,杨老师,其实也不是我们不勤奋学习,只是很多题目我们真不会。一个学霸说话了,这学霸全班成绩每次考第一,竟然说很多题目不会,你让其他人情何以堪?

但是一个好的学霸是可以带动全班的同学的积极性的。

人已赞赏
小说

他的手指隔着布料滑动|射得小腹鼓起来

2020-8-2 20:36:56

小说

催乳污小说|新婚小颖的婚纱摄影

2020-8-2 20:37: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