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吃醋发飙强要了我_洞房公会验身

这李小沛长得很漂亮,眉宇之间有一股天然的魅惑,体形纤瘦,凹凸有致,跟慕容雨比起来,她有种妖艳的气质,完全是另一种味道,尤其是那圆鼓鼓的胸脯,虽然少了一丝清纯,但却充满了成熟野性。 自从沉睡了多年的荷尔蒙被慕容雨勾引出来后,老张也不知道怎么了,满脑子都是龌龊的想法。 慕容雨这会心思都在李小沛身上,喂了

这李小沛长得很漂亮,眉宇之间有一股天然的魅惑,体形纤瘦,凹凸有致,跟慕容雨比起来,她有种妖艳的气质,完全是另一种味道,尤其是那圆鼓鼓的胸脯,虽然少了一丝清纯,但却充满了成熟野性。

自从沉睡了多年的荷尔蒙被慕容雨勾引出来后,老张也不知道怎么了,满脑子都是龌龊的想法。

慕容雨这会心思都在李小沛身上,喂了几口药,李小沛都吐了出来,急得她两眼都要冒火。

张叔,怎么喂不进去?

啊?

老张想了想,说道: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用嘴喂了。

慕容雨想了想,自己喝了一口,然后嘴对嘴地喂起了药,但奇怪的是,李小沛根本灌不进去。

张叔,我,我不会喂,怎么办?

慕容雨急得满头大汗,白色的衬衫下,那完美的体形慢慢地浮现出来,看得老张暗暗咽了好几口唾沫。

唉,我来吧!

老张装作很难为情的样子,实际上心里乐开了花,虽然他心里差不多都被慕容雨占据了,但在喜欢的人面前,跟另外一个女人亲嘴,想想都刺激。

慕容雨迟疑了片刻,心里说不出的羞恼,可想想只有这个办法了,她有点赌气地把药碗递给了老张,把头转向了一旁,鼓起了腮帮子,似乎生起了闷气。

傻丫头,别多想,救人要紧。

老张柔声说着,猛吞了一口药,附身下去听到老张的解释,慕容雨面色缓了下来,可下一秒,她又很苦恼,她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喜欢上了老张。

这个发现,让她心里一阵慌乱,开始闷头胡思乱想起来。

李小沛的唇舌之间,有一股淡淡的幽香,这味道,跟慕容雨身上的女儿香,截然不同,但同样很让人迷醉。

老张敏感地发现,李小沛已经不是雏了,但他并不在意这些。

他接着撬开了李小沛的牙关,用舌尖顶住了最深的喉舌,一边享受着芬芳,一边缓缓把嘴里的药灌下。

连续喂了几口,李小沛有些苍白的脸,慢慢浮现出了一丝红晕。

好了吗?

慕容雨转身看着老张,见他总算喂完了药,立即追问道。

等等看,我去拿痰盂盆。

老张把所有的都准备好后,李小沛突然哇地一声,把肚子的东西都呕吐了出来。

好了。

等到清理干净后,李小沛总算清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似乎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

呜呜呜,小雨,谢谢你。

李小沛抱着慕容雨,哭得像个孩子。

你不要谢我,该谢谢老张。

慕容雨说道。

张医生?就是那个你朝思暮想的人?李小沛立刻止住了哭声,把目光投向了老张,来来回回打量了他好几眼。

这么老?小雨,这个真的是那个老张?很普通啊。

被她一说,慕容雨闹了个大红脸,想要解释,又生怕引起老张的怀疑。

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老张却心里一喜,看来慕容雨跟她的朋友提起过自己,其中的意义自然非同小可,想到这,他心情大好,这一个星期的等待自然也变得没那么难熬了。

喂喂喂,老张是吧?我没说错啊,小雨,他真的很普通啊。

李小沛说话很直接,却让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顿了顿,她又自言自语道:难道老张给你下了什么药?让你对他有了好感?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念念不忘的。

好啦,别乱说。

慕容雨闹了个大红脸,赶紧拉住了慕容雨,生怕她再乱说,这些天她晚上时不时会梦到老张,空虚的时候甚至还会幻想老张的样子,然后把手往下深入

老张心里更加惊喜,见慕容雨羞恼的样子,他干咳了一声,立刻转移话题道:对了,你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可以说说吗?

刚在家吃了点薯片,我也没吃什么啊。

李小沛蹙起眉头,她努力地回想了一会,说道。

嗯,看样子,你连吃了什么东西导致的食物中毒都不知道,这样吧!我陪你们回去看看,免得你再遭罪。

老张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小沛眼珠子一转,瞅着老张看了好几眼,突然梨涡浅浅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好吧,那就麻烦张医生了。

其实,李小沛的生活阅历远比慕容雨要丰富,这老张她一看,就知道对慕容雨不怀好意,但她并不打算说破。

虽然跟慕容雨合租,两人关系也不错,但李小沛内心深处却疯狂地嫉妒着慕容雨,因为在学校,很多人都暗恋着慕容雨,而她就想抢。

曾经有个很优秀的男生,偷偷给慕容雨递了情书,被她截了下来,然后她去追求了那个男生,这种刺激感让她觉得很爽。

这一个星期,她在慕容雨的耳中听到了不少有关老张的词汇,所以她早就悄悄留了心思,虽然老张是个老年人,但她一点不介意抢过来。

慕容雨虽然觉得老张跟李小沛有点奇怪,但老张的话,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便搀扶着李小沛回到了租住的地方。

你们先呆着,我在屋里检查检查。

老张煞有其事地在房间里转悠着,检查了桌上的一些零食,发现居然早就过了保质期了,难怪会出现食物中毒的情况。

说明了这些事项,他尿意袭来。

李小沛大概猜出了老张想要干什么,指了指卫生间,冲他微微一笑。

老张有些尴尬,但也没推辞,向着卫生间走去。

刚解决完,他冷不丁看到旁边脏衣服篓里有一条白色的小底裤,在想法的驱使下,他颤着手,拿了起来。

上面还有些异样东西留下的痕迹,老张一下子兴奋起来。

他把底裤拿起来闻了闻,嗅着女性特有的气息,渴望疯狂地席卷而来,脑子幻想着慕容雨那迷离的样子,忍不住地开始自己折腾起来,脸呼吸都不受控制了。

当他终于忍不住时,通体一阵舒服。

舒服完后,老张又有些担心,生怕被慕容雨发现底裤上的杰作,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猥琐,然后从此不再搭理他。

老张,好了吗?我,我也憋不住了。

门外传来了慕容雨的声音。

哦,好了,好了。

老张来不及清理战场,便把底裤放回了原处,开了门,看到慕容雨那娇俏无双的样子,不知为什么,他脑海中再次生出了邪恶的想法。

回到房间,老张立刻给慕容雨发了条信息,小雨,明天在家吗?我到时候拿点消毒液,给你住的地方消消毒,怎么样?

好!

过了不久,慕容雨就回了信息。

这小丫头总算回信息了,老张捧着手机,反复看着这一条简短的信息,兴奋的几乎整个晚上都没睡。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开着车向电子市场奔去。

在电子市场上,老张买了一个无线自带电池的迷你针孔摄像头,听老板说这是最新产品,功能十分强大。

老张问清怎么安装和使用后,急匆匆地赶了回来。

坐在诊所里,无聊地发着呆。等到大概到十一点左右,慕容雨终于发来了信息,张叔,你过来吧!

再次来到慕容雨租住的地方,老张就像个孩子一样,兴奋地跳了起来,正盘算着怎么把摄像头装在慕容雨的房间。

那个,张叔你清理吧,我去上课了。

慕容雨低着头,避开老张的意思太明显了。

老张心里兴起一抹恶趣感,在她穿过自己的时候,故意在她的身上碰了一下,她的脸瞬间通红,十分诱人。

慕容雨脚步更快,眨眼就下了楼,消失在老张的视线范围外。

机会来了。

等到慕容雨走后,老张装模作样的洒着消毒液,却发现自己忘记问了,到底哪一个房间才是慕容雨的。

观察了一阵,两间卧室风格明显不一样,其中一个很卡哇伊,床上都是些卡通人物,另外一个则稍微成熟一点。

老张立刻判断,那可爱风的肯定是慕容雨的。他立刻拿出了买来的摄像头,选了一个隐蔽,视角对准床头的地方,快速地安装起来。

这种摄像头非常小,小到只有指甲粒那么大小,就算是仔细观察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等装好后,老张把房间洒完消毒液,迫不及待地回了诊所,他打开电脑,将驱动安装好,点开屏幕图标。

画面框弹了出来,老张尝试着把视频不断地拉大,无比地清晰,怪不得那老板一个劲地说这新产品很先进。

想想以后都能看到慕容雨那迷人的身体,老张内心就无比地激动。

正打算再研究一下,李小沛却出现在了诊所外面,得亏了老张视力好,立刻把电脑关掉了,从昨天的接触,他发现这小妮子可不像慕容雨那么单纯。

老张,我身体不舒服,你再给我治治?

人已赞赏
小说

新娘婚礼阿成阿龟|异地恋见面晚上次

2020-8-2 20:36:29

小说

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全文|女朋友水少小妙招

2020-8-2 20:36:4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