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到就不松口(h)|夜玩亲女小妍小说

我们村自古就有一个习俗,新娘洞房花烛夜不能见红,否则会给丈夫带来血光之灾。因此,新娘出嫁前必须先由别人帮忙破瓜,俗称开光。 但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给新娘开光的,村中只能选出一个合适的人专门给新娘开光,这个人被称为开光师。 但历代以来,每个开光师的寿命都不会很长,因为给新娘开光多了,就会霉气缠身,通

我们村自古就有一个习俗,新娘洞房花烛夜不能见红,否则会给丈夫带来血光之灾。因此,新娘出嫁前必须先由别人帮忙破瓜,俗称开光。

但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给新娘开光的,村中只能选出一个合适的人专门给新娘开光,这个人被称为开光师。

但历代以来,每个开光师的寿命都不会很长,因为给新娘开光多了,就会霉气缠身,通常只活了四十来岁就会因为各种无法预测的意外死去。因此,几乎没有人愿意做开光师。

愿意做开光师的,都是那种穷困潦倒,无法自力更生的人,别无选择的情况,才会做这个职业。因为做了开光师,村中每家每户都集资供养他,为的就是让他以后也能给自己的媳妇开光。而且每次给新娘开光,都能得到新娘的一个红包。

我从小就没有父母,七岁就成了孤儿,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在我十八岁那一年,村中那个开光师得了一种怪病,突然死了。

村中不能一日无开光师,各大族老都找上了我,让我继承开光师这个职业。说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该轮到我报答父老乡亲的时候了。

我很不想做,但如果我不做,就会被逐出村庄,迫于各方面的压力,最后不得不答应该下来。反正像我这样的穷人,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吧。不如有生之年,为村里做一些贡献,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而且,就算我不做开光师,村里的姑娘也不可能会有人嫁给我的,与其做一辈子光棍,还不如做个开光师,也能尝尝女人的滋味。

在村中的大祠堂里举行了隆重的仪式之后,我正式成为了开光师。

在我正式成为开光师的第七天,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来了。

村中最大户的陈姓人家有人要结婚了。新郎叫陈继文,而新娘是我们村中公认的三朵村花之一的林清清。

林清清比我大两岁,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不过她从小也很凶,老是欺负我,非常讨厌我,因为我没有父母,就跟乞丐儿差不多。有一次因为我偷了她家菜地里的一根黄瓜吃,不幸被她发现了,被她逮个正着。我被她按在菜地里,暴揍了一顿,揍得鼻青目肿,嘴巴都流血了。最过分的是,她居然扒下了我的裤子,非常狠毒地用那根黄瓜往我身子里

说来都泪,那一次直接给我的童年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从那以后,我都很怕她,每次看到她,我都会菊花一紧,都不敢多看了她一眼。每次遇到她,我都避而远之。

但偏偏天意弄人,没想到我成为开光师之后,第一个任务就是给她破瓜开光!

特么的这就尴尬了!

说真的,我到现在都有些怕她。虽然长大后的她出落得水灵灵的,像一个温柔的淑女,但是小时候她留给我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了。

不过,接到这个任务,我心中还是有些狂喜的,老天开眼啊,老子终于可以报当年的一插之仇了!当年她用黄瓜对我后面做那样的事情,今日我就用男人的方式同样对她!

在她和陈继文洞房花烛夜的前一天,她被媒婆送到了我家,让我来给她破瓜。

那晚她是穿着新娘装来到我家的,这是风俗规定。她本来就长得漂亮,再加上穿上了新娘装,并且化了妆,就更加娇艳动人了。

媒婆将林清清送到我家之后,交待了一下注意事宜,就走了。

媒婆一走,破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和林清清了。

第一次给别人的新娘开光,而且是这么漂亮,这么令我畏惧的女人,我感到压力山大,因为我一点经验也没有啊!

看着身材高挑,亭亭玉立,娇艳动人的林清清,我心口怦怦直跳,一时间茫然不知所措。

那个,清清姐,你今晚好漂亮啊!为了给自己压惊,我只好先跟林清清聊聊天,放松放松紧张的心情。

张小北,你的床怎么这么脏啊!林清清看了看我的床,不禁皱起了鼻子。

我的名字就叫张小北。在这时候,她依然很强势,第一句就揭我的短。

因为我穷啊,有张睡就已经很不错了。我面红耳赤地说道。

真是没想到啊,你会成为我们村的开光师,真是便宜你了。林清清说道。

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为了混口饭吃。我说道。

你说,我们村这个风俗是不是太过迷信啊,其实我一点也不想给你这样弄。林清清一点也不给我面子。

这个风俗是自古以来就在我们村留传下来的,你别忘了,早几年那个读多了点书,有些文化的李青山,就是因为不相信这个风俗,不肯让他的新娘李玉莲给那个开光师破瓜,结果在他结婚当晚就暴死在床上,现在李玉莲都变成寡妇好多年了。我担心林清清会重蹈覆辙,所以不得不提醒她。

这件事村人皆知,林清清当然也知道。自从这件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再以身犯险,拿自己性命来开玩笑了。

林清清听了我的话之后,估计也是不想一结婚就成寡妇了,红着脸说道:那就赶紧开始吧,早点办完让我早点离开你这个狗窝,我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最紧张,最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了。既然成为了开光师,这一关我迟早都是要经历的。而林清清既然要嫁人,也是必须要经过这一关的。

好好的。你先把把衣服脱下来吧!我因为紧张,说话都不利索了。

嗯。林清清应了一声,然后她的脸瞬间红透了,低着头解自己的衣扣。

不得不说,林清清害羞的样子真的非常迷人,我一下子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了。

林清清解开衣服的时候,我看到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由此可以判断,她肯定也是非常紧张。毕竟她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脱衣服。

当林清清将她的衣服一件件除下来的时候,我感觉到口干舌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那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修长笔直的双腿,傲人的身材,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一点也不含糊,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般。

我心想,要是我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做老婆,估计我天天都是不愿下床了。

当林清清将最后一道屏障解除下来时,我的鼻血再也无法自控地流了下来

你的鼻子怎么流血了?林清清看到了我流鼻血,很惊讶地问道。

我尴尬极了,急忙找个借口掩饰自己的窘迫:我今晚吃得太补了,可能上火了,所以就流鼻血了。

屁,像你这种人也能吃得太补,骗鬼去吧。林清清不屑地说道。

我就更加尴尬了,扯了两节纸巾将鼻血擦干,然后说道:别说这些了,你快躺在床上吧。

面对如此美丽动人的林清清,我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林清清也知道自己今晚必须要经过这一关,所以就依言躺在了我的床上,轻轻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我。

我也开始紧张地脱自己的衣服。

脱完了衣服之后,我就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爬上了床。

林清清感觉到我爬上床了,她的身体都在颤抖,将两腿夹得很紧。我看得出来,她很紧张,甚至可以说是害怕。

没想到以前对我这么凶的一个女人,现在在我面前终于也会有害怕的时候了。

清清姐,你放松一点啊,你把腿夹得这样子,我咋整啊?我一点经验也没有,一时间竟无从下手。

你爱咋整就咋整,要是把我弄痛了,我要你好看!林清清不但没有将腿放开,还狠狠地警告了我。

我满头黑线,尼妹啊,第一次做这种事,哪有不痛的啊!

听到林清清这样的警告,我就更加不知怎么下手了。

你还愣着干嘛?赶紧做完了让我走人。林清清又羞又怒地说道。

哦那我来了我说完,就鼓起勇气,爬在了林清清的身上。

林清清的身体很香,那是一种女孩子特有的体香,闻到这么好闻的香气,我的热血瞬间就沸腾了起来。因为师出有名,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在她身上肆意地游离。

你磨磨蹭蹭干什么,赶紧直奔主题!林清清可能是受不了我的蹂躏了,只想早点完事走人了。

我不敢再磨蹭了,只好服从命令,奔入主题。

不过,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一点经验也没有,而且林清清一点也不配合,一直将腿夹得那么紧,而我又由于太紧张,折腾了很久,居然连哪里开始都找不着。

林清清可能是被我折腾得有些受不了了,终于将腿移动了一些,可是我刚刚将她的双腿扛起来,准备开始的时候,我却忍不住门前谢恩了!

嗯即使是门前谢恩,林清清还是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当然,我也是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比舒服的畅快,即使没有得其门而入。

结束了之后,林清清张开了双眼,问道:这样就完事了?

是的。我窘迫到了极点。

赶紧拿纸巾来给我擦干净!林清清命令道。

我不敢违抗她,只好拿过纸巾给她擦拭。

擦完之后,林清清夺过我手中的纸巾看了一下,没发现有血,然后坐起来又看了一下床单,依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那一片落红,便问道:怎么没有见红啊?

我刚才好像还没有成功给你破瓜。我无比尴尬地说道。

你怎么回事的啊,搞了这么久都没有成功。林清清责怪道。

我第一次做开光师,没有经验啊!等下我们再重新来一次吧!我解释道。

你的床一股子馊味,太难受了,我不想跟你再来了,刚才来过一次应该算破过瓜的了,我要走了。林清清说完,就下床将她的衣服穿了起来。

人已赞赏
小说

我顶开了同桌的花瓣|好喜欢听下面有水的声音

2020-8-2 20:36:12

小说

男人吃醋发飙强要了我_洞房公会验身

2020-8-2 20:36:4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