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摩托颠簸中进入妈妈|他说我想要你了

刘江连忙道歉,安抚了一会儿之后张圆圆才接着给他咬。 张圆圆的舌头很软很长,技巧也是一级棒,舔的刘江飘飘欲仙舔了许久,张圆圆又含住刘江的大家伙上下动作起来。 张圆圆咬的很辛苦,刘江的那东西太大了,每次都会顶到她喉咙眼。 张圆圆忍着胸口那股子恶心,给刘江咬了十多分钟,刘江才终于在张圆圆嘴里释放了出来。

刘江连忙道歉,安抚了一会儿之后张圆圆才接着给他咬。

张圆圆的舌头很软很长,技巧也是一级棒,舔的刘江飘飘欲仙舔了许久,张圆圆又含住刘江的大家伙上下动作起来。

张圆圆咬的很辛苦,刘江的那东西太大了,每次都会顶到她喉咙眼。

张圆圆忍着胸口那股子恶心,给刘江咬了十多分钟,刘江才终于在张圆圆嘴里释放了出来。

刘江满头大汗,看了眼张圆圆说:还放在手里干嘛,赶紧冲掉。

男人就是没有情调。张圆圆嘟囔道。

虽然在浴室里释放了一次,但刘江的兴致并没有降低多少。一出浴室,刘江就把张圆圆横抱起来,大步往卧室走去。

到了床上,两人身上的浴袍都还没脱,就紧抱着对方纠缠在了一起。

刘江被浓烈的渴望驱使着亲吻张圆圆的脸和脖颈一直到胸口

快刘叔别折磨我了快给我吧

小骚货,刘叔我这就满足你。

刘江笑着坐起来脱掉身上的浴袍,可敲门声却紧跟着响起,刘江心里发苦,这是今天第几回了?每次到兴头上都被打断,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那个死鬼太气人了,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这时候回来!

张圆圆边说边穿浴袍,刘江搔搔头问:圆圆我去阳台?

别去阳台了,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万一摔下去怎么办?张圆圆把床单提起来,指了指床下。

刘叔你先躲下面吧,也许那死鬼取个东西就会走的。

刘江还能说什么,只能遵照张圆圆的话钻到床下。

刘江躲进床底下没多久就听见一阵磕磕碰碰的声音,他把床单揭开条缝偷瞧。

只见卧室里张圆圆正扶着醉汹汹的胡建林往床边走来,到了床前张圆圆刚一放手,她老公就像死猪似的一头倒在床上。

给我酒我还能喝

胡建林挥着手口齿不清的说,从他嘴里喷出来的酒气弄的满屋子都是,连床下的刘江都被熏的受不了。

张圆圆捏着鼻子臭骂: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喝死在外头!

胡建林没有应声,他已经睡过去了,而且还打起了呼噜,只有偶尔才会说一两句醉酒后的胡话。

房间里灯啪的一声灭了,只有依然亮着的床头灯还能提供少许光线,刘江趴在地板上默默的等着,约莫过了半个钟头,他才从床下爬出来,听着刘江发出的响动,床上的张圆圆起身说:刘叔你先走吧,我明天再找你。

明天?现在不好吗

现在?

张圆圆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刘江话中的意思就被他扑倒在床上,张圆圆被吓坏了,她老公还在旁边睡着呢,万一把这家伙吵醒就糟糕了。

可是一回头,就触及到刘江那炙热的眼神,张圆圆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刘叔,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先别,下次行吗?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胡建林,见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圆圆,我现在就想要你!

刘江再也忍不住了,将张圆圆狠狠的压在下面。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她睡裙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张圆圆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张圆圆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刘江,焦急道:刘叔,别这样,我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

说话间,刘江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上在掀她的裙子,张圆圆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刘江得逞。

刘叔,你快停手啊,我求你了。张圆圆都快急哭了。

老公胡建林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圆圆你就答应我吧,你看李叔都这样了,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行吗?一边说一边抓住张圆圆的一只手放在自己涨的生痛的那东西上

此刻的刘江,在欲望的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刘江这般急切的样子,张圆圆面如死灰,她和老公其实还是有感情的,现在在他面前,真的有些后悔做出这种事了,这下好了,不是引狼入室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刘江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刘江那种强烈的欲望。

张圆圆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刘叔,我求你快一点,我真怕她哆嗦着说道。

嗯。

刘江终于取得了胜利,高兴的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张圆圆的睡裙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老公。张圆圆默默的在心底叹道。

然后双眼再接触到刘江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刘江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张圆圆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

只见他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刘江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刘江好几十年都没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张圆圆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刘叔,轻点儿,我我痛。

嗯。

遥遥扶女纱,曳曳渡玉家。

疼痛过后,带给张圆圆的就是一阵阵强烈的快感!

爽不爽,圆圆?刘江趴在张圆圆身上快速耸动屁股,那个东西不停的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

刘叔我的宝贝大不大?比你老公怎么样?

你的大啊啊刘叔你太厉害了

你老公干你舒服,还是刘叔我干你舒服?

你干我舒服我我要舒服死了

张圆圆用力捣住嘴,可偶尔还是会发出声音。

张圆圆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胡建林的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

而得到张圆圆的肯定之后的刘江却干劲十足,十多年没有发泄过的精力好像要一股脑释放出来一样

某一刻,刘江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他抓紧了张圆圆的纤腰。

察觉到刘江的异样,张圆圆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刘江一把,惊呼:刘叔,别别弄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

可是兴头上的刘江哪里听得进去,他紧紧抓着张圆圆的腰和她结合在了一起。

水,我要喝水。

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胡建林,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

刘江吓了一跳,张圆圆也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惊恐的撇过头来盯着胡建林。

只见胡建林虽然翻滚,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四肢乱舞,但是眼睛却一直紧闭着。

呼刘江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胡建林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可就玩大发了。

尴尬的是这时候,他和张圆圆还紧紧的负距离贴在一起,还没有分开来。

刘江一动,紧张中的张圆圆嘴唇张大,发出一声舒服的颤鸣。

这家伙真是太恐怖了

圆圆,我,我去给建林接杯水去刘江匆匆整理好衣服,紧张的又看了一眼胡建林说道。

张圆圆轻声嗯了一句,连忙整理好衣服,过去把胡建林搀扶坐了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胸口因为剧烈呼吸而颤动得厉害,哪怕激情已过,但是韵味犹在。

一想到刘江刚才那霸道的样儿,张圆圆心底就直打摆子。

刚才刘江差点没把她折腾晕了,就这会儿仍然是火辣辣的一阵生疼,估计都得肿了。

要紧的是这个老混蛋竟然把那东西弄里面去了,万一要是怀上的话怎么办?

看来明天得去药店买盒避孕药了。

很快的,刘江就接了一杯水进来,张圆圆把水喂给胡建林喝。

咕噜咕噜此刻的胡建林嘴巴一接触到水,张嘴就是一阵牛饮,像是渴极了似的,不到三秒钟,满满一大杯子水就被他喝了个精光。

砰喝完水以后,胡建林又一跟头栽倒过去,很快睡着了。

圆圆,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看了看时间,快接近十点了,刘江告辞道。

说实在的,这时候欲火发泄了大半,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当着人老公的面就把她给上了,待在这确实够尴尬的。

嗯。张圆圆害羞道。

她心底此刻特别乱,也害怕见到刘江。刘江是她除了老公胡建林以外的第二个男人,刘江又是邻居,和他发生这种关系,她心底很是内疚,觉得很对不起老公。

刘江走后,张圆圆便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才回房休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全是刚才刘江和她的那一幕

第二天中午。

刘江昨晚兴奋地睡不着,直到现在才起来,一出房门,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我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

爸,你起来了。儿媳妇从厨房里出来,刘江发现她今天换上了一件又宽又大的薄衬衫,袖子撂到臂弯,下身一条简单的白色一片裙,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从拖鞋前端探弄着。

头发胡乱的用一个发卡聚拢在脑后,眉目间似乎透着魅惑。

饶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打扮,还是让刘江的邪火升腾不已,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嗯,起来了。

那你先等一下,一会儿饭就做好了,今天人家做你最爱吃的溏心蛋呢。秦梅咯咯一笑,转身又进了厨房。

刘江突然发现,儿媳妇以前跟自己说话,都是我我我的,今天居然改成了人家这种自称,反倒像是和恋人撒娇的小女人一样。

这种转变让他感觉一股电流瞬间从胯下传来,大兄弟一下子就硬了起来。

很快,儿媳就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同时招呼刘江一声:爸,吃饭咯。

来了。刘江急忙做到了桌子前,虽然满桌子都是香味诱人的饭菜,不过他的注意力却落在了儿媳的身上。

爸,我给你盛碗汤。儿媳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弯腰俯身,帮他盛了一碗汤。

由于她衬衫的第一个钮扣没有扣,弯下腰的动作使得门户大开,娇嫩雪白饱涨的山峰半显半露。

刘江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时机,眼光直捣她那丰满却又不算太大的胸脯,胯下的大兄弟一阵阵跳动。

他不知道儿媳似乎发现他的动作,两眼还是一直盯着她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

爸,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儿媳有些嗔怪的说道,然后把汤碗放在刘江跟前,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小手收回去的时候,居然把刘江的筷子碰到了地上去。

她急忙惊呼一声:哎呀,爸我把你筷子弄掉了,我帮你捡。

刘江摇摇头:没事,我自己来就好,你先坐下来吧。

儿媳一屁股就坐了下来,刘江弯腰到桌子去捡筷子,却发现筷子落到了桌下的中间,他只好半个身子蹲下来,刚抓住筷子,却看到儿媳妇那小巧玲珑的脚趾头就在他的跟前。

刘江下意识的把目光顺着她的脚趾头往上看,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居然把两腿略微张开,让刘江有机可乘,一窥芳泽。

刘江忍不住两眼直视着儿媳妇下身露出两条白皙大腿中间的风景。

他突然发现,儿媳妇的里面居然穿着白色几近透明的薄纱丁字内内,只能免强遮住那一条缝隙,两边的毛发都露了出来。

可能是察觉到刘江在偷看她了,儿媳妇居然又将双腿张开得更大些,让裙子敞开,不自主的蠕动着臀部,两腿之间的风景差点就一览无余。

这让刘江的心里燥热不断,捡了筷子就急忙出来。

人已赞赏
小说

被蹂躏出水很污的小说\情感我和姪女小芳在遵义补课

2020-8-2 20:35:26

小说

用手帮我做出来闷哼|他在图书馆里要了我

2020-8-2 20:35:3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