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下面流水的文字/我被下药做得好爽玩p

正睡着,忽然感觉喘不过气来,睁眼一看,小姨子正一脸坏笑站在我面前,她长的很像丈母娘,看我的心火直冒,身下顿时撑了起来。 "咦,羞死人了,姐夫,要不要脸? "小姨子脸红着,居然没有跑,还一个劲的盯着看。 我下意识拿衣服捂着身下,老脸一阵发烫。 "我说姐夫,你和姐两个人做事

正睡着,忽然感觉喘不过气来,睁眼一看,小姨子正一脸坏笑站在我面前,她长的很像丈母娘,看我的心火直冒,身下顿时撑了起来。

"咦,羞死人了,姐夫,要不要脸? "小姨子脸红着,居然没有跑,还一个劲的盯着看。

我下意识拿衣服捂着身下,老脸一阵发烫。

"我说姐夫,你和姐两个人做事的时候能不能小点动静?那叫的跟杀猪似的,让别人怎么睡? "小姨子一脸抱怨。

"好好,我下次注意点。"这话题也太禁忌了吧。

小姨子却不以为然,又盯着我身下看了几眼,才说这事跟我没关系,是让许然声音低- -点,然后又问我是不是那方面很厉害,否则许然怎么叫那么大声。

这话题越说越心惊,虽然她长的很像丈母娘,但这样聊下去也太尴尬了吧?

切,怕什么,我又不是不懂。"小姨子很成熟的模样。

她穿着简单的T恤和短库,一副青春活力的模样,但那酷似丈母娘的小脸,却让我觉得又熟悉,又陌生,眼睛总忍不住往她xiōng口和两腿之间看,不知那形状和丈母娘是否一样。

还,臭不要脸,往哪看呢? "小姨子拿着枕头向我扔过

来。

我刚想躲开,但下一秒,她脚下一滑,向我身上扑了过来,直接把我扑倒在地板上,

慌乱之间,我在她xiōng前摸了一把,触手一-片róuruǎn,不由心里-dàng,连xiōng也那么像丈母娘。

小姨子尖叫一声,忙不迭的爬起来,满脸通红。

"你们在干什么? "正在这时,丈母娘出现在门口。

"没,妈,我刚不小心滑倒了。"小姨子俏脸一红,擦着丈母娘的身子走开了。

丈母娘站在门口中盯着我,眼神非常奇怪,似乎有些愤怒又有些不安,正在这时,许然回来了,丈母娘瞪了我一眼,这才走开。

等许然姐妹两一起出门的时候,丈母娘走到我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注意点分寸,别做不应该的事情。"

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怎么感觉丈母娘好像有点吃醋了,这话说的也太那个了吧。

"不是就好,在这个家就你一一个男人,你以后多注意一下。

丈母娘没有再说话,转身向院门外走去,那两片圆润的qiàotún,随着脚步扭出一种特别迷人的韵律,我忽然想起她双腿叉开被我扯开内内的情形,那中间水花- – 片。

小姨子很快就回了学校,家里又剩下我们三人。

经过上次的事后,丈母娘已经刻意和我保持了距离,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外面,这让我非常恼怒,却又无可奈何。

但老婆许然仿佛变了一个样,虽然我把小姨子的话跟她说过,但她却不以为然,每天和我做的时候,叫声甚至比以前还大。

最夸张的是,有几次做完后,仅穿着内库跑到堂屋,惹得丈母娘忍不住出口责怪。

"然然,你也注意点影响行不?我忍不住说她。是谁该注意影响?你老实跟我说,上次是不是 你帮我妈上的yào?昨天李大褂说妈根本没有去过卫生院。

呼!我瞬间老脸一-红,怪不得她这么反常。

"不是,当然不是,老妈说伤口见不得人,所以都是她自己上的yào,我只是帮她买yào。

"那照片也是她拿你手机拍的?

这下我没话说了,没想到李大褂把照片的事都说了。

"还装?跟我说实话,你和我妈上床了没?怪不得整天说她身材好,嫌弃我水桶腰是不? "许然叉着腰,活像一-只母老虎。

上床?我瞬间怒火三丈。

你把你妈当什么人?你又把我当什么?她是我妈,我帮她拍照怎么了?

许然一下子被我吓住了,愣了几秒没敢反应,正在这时候,丈母娘急匆匆过来了,问我们为什么吵架。

"没有,我们就说话大声了点,妈,你早点回去歇着

吧。"我连说带推,把丈母娘推到她房间去了,如果被她听到这话,真不知道她会伤心成什么样。

许然这个人脾气很大,明知道自己有错,但非要让我认错,我没有理她,她第二天便找了个借口去了闺蜜家,说是帮闺蜜家干点农活。

她不在家更好,我压根没有挽留。

家里又只剩我和丈母娘两个人,虽然仍有负罪感,但看着丈母娘xiōng前那截**的róuruǎn,我总忍不住口干舌燥。

一个坏念头跳了出来。

虽然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但丈母娘刻意和我保持了距离,连话都不说一句。

晚上,我提着水桶在院子里洗澡,打肥皂的时候,故意脚一滑,整个人瞬间摔在地上,"咕咚"一声后,我还惨叫了一声。

"怎么了? "丈母娘一脸担心的跑出来。

看到我光着身子在地上惨哼,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跑了过

来,

"脚,脚歪了.我假装疼的呲牙咧嘴。

丈母娘直接捏着我脚腕,用力一阵扭捏,我偷眼看她,发现她余光不时瞥向我那羞人的地方,看来丈母娘确实憋了很久,非常敏感。

丈母娘揉了几下,问我好点了没有,我假装还没好,她定定看了我两眼,才说帮我穿衣服,然后带我去卫生院。

"别,歇一下就好了。"我赶紧拉住她。

谁知她脚下一滑,被又我拉住,整个身子顿时往水桶上跌去。

"咣"一声,桶子被砸翻在地上,水流遍地,丈母娘的腰应该是磕在水桶边上了,痛的一脸扭曲,说不出话。

我吓了一跳,想把她扶起来,她却没有一点力气。

水打湿了衣服,丈母娘的xiōng几乎暴露了一大半出来,硕大的róuruǎn,看的我心yǎng,但我却无力欣赏,因为丈母娘的大腿内侧正隔着衣服染红了一片。

来大姨妈了?我下意识一怔,但仔细看那位置,难道是伤口崩裂了?

伤口,疼我站不起来,快扶我一下。 "丈母娘一-脸痛

苦。

我直接抱着她的纤腰,把她抱起来,她痛的很,连推开我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我从后面抱着她,想往屋里去。

但手上一不小心摸到了她硕大的róuruǎn上,她闷哼一声,扭动了一下,我连声说抱歉,把手往下放放,把她抱回了房

不顾她的劝阻,我强行脱下了她的库子,要帮她检查伤口,她没办法,只得叉开双腿,只见原来的伤口已经崩开,血流如注,连白色的内内都染红了。

"妈,这样不行,得止血再上yào。"情急之下,我直接用手捂了上去,但那地方离私密处太近了,我的大拇指正好chuō在那羞人的凹陷。

"小高,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就行。"丈母娘脸色扭曲了,却带着一丝羞红。

"不行,你躺好别动,我帮你处理伤口,否则就缠块纱布带你去医院。

丈母娘一-听要去医院,顿时老实了。

由于白色T恤全湿了,丈母娘此时xiōng前几乎是透明的,硕大又**的róuruǎn,把T恤勒出两团诱人的形状,纤腰下那一片白色内内透着一抹黑色, 感觉着手心的róuruǎn,我的心微微一dàng,慢慢起了反应。

丈母娘的身材太**了,看的我越来越干渴,特别是两腿之间那凹陷的痕迹,想着上次差一点就硬是进去, 身下已撑起高高的一片。

眼看血不再流,我转身打了一盆水,又拿了医用酒精出

来。

"妈,我帮你把内库脱了吧,都是血,我帮你清洗一下。

"不行,就洗伤口就好了。"丈母娘一口回绝。

我吞咽着口水,点了点头,必竟要脱她内库也太过分了,本来也没指望她会同意。

我用水把伤口清理了一遍,又用酒精细细消了dú,然后开始*,这一次丈母娘并没有上次那么热辣的反应,但还是能看到她满脸通红。

帮她上了yào后,她似乎才恢复过来,轻轻把叉开的腿合拢起来,那姿势诱人之极。

我喉咙干渴,满脑子都是想进入她身体的画面,虽然还有负罪感,但偏偏怎么都控制不住。

"妈,你歇着吧,晚点我再帮你上yào。

"不用了,又不方便,然然马上就回来了。‘

丈母娘见我脸色不好看,又叮嘱一声,说她脾气冲,让我别和她计较,我只好点点头,退了出去。

我心里气火,许然回来不是因为老妈受伤,而是担心我和她妈发生点什么吧?哼!

许然回来的很快,全面接手了照顾丈母娘的重任,我有点气,只有在地里大发脾气。

乱轮又怎样?禁忌又怎样?

反正丈母娘的身子我是要定了,因为我再也控制不住那份虚望,我似乎是爱上了丈母娘,否则怎会对她的身体这么向往?

三个星期过后,丈母娘的腿伤已经恢复完全,但南湖地里的玉米草又长的很深了。

吃过早饭,我和丈母娘扛着锄头出发了,准备用三天的时间把这块地里的杂草清除干净。

看着丈母娘因走路而不停摩擦的两片qiàotún,我下意识吞咽着口水,想像着等下抓着她那两团róuruǎn,拼命骑在她身上的情景。

丈母娘,这次看你还怎么躲。

玉米快开花了,像几排整齐的绿林,在风中不停的摇摆,今天的天气虽然仍是很热,但我心底却非常畅快。

妈,你腿伤刚好,这垄草比较浅,你锄这垄吧。

丈母娘点点头,站到了那一垄去,我顿时心花怒放,紧盯着她因弯腰而垂下来的硕大形状,内心- -阵激动。

我的口袋里已经准备好了套套,而且早已想好了姿势,就等着那一刻的降临了。

刚好锄草到玉米地中心的时候,一条黑 白斑点的长蛇忽然窜出,丈母娘吓的一声尖叫,愣在了原地,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 那只长蛇,在地上狠命的摔了几下,长蛇顿时不动了。

"妈,你没事吧,没咬着你吧?

丈母娘仍惊魂未定,右手拂摸着xiōng口,脸色又尴尬又难

看。

"咬到了吗?快给我看看,这可是五步蛇,-点都不能耽误。"我直接拿开她捂着xiōng口的手,想扒开她的领口。

"不,不要,也许没咬到呢。"丈 母娘下意识就推开我。

"没咬到,那你xiōng前那个红点是什么?

我这么一说,丈母娘顿时慌了,连忙问在哪,我直接扒开她的衣服,在她右边的róuruǎn上印了一下,然后指给她看。

"真咬到了吗?我看不到,怎么办呐? "丈母娘又急又

慌。

"没事,我帮你吸掉dúyè就没事了,来。

看着那一对硕大的**,我早已饥渴的不行,直接把丈母娘放倒在玉米地上,扯开她的衣服,又扒掉她的罩,那两团硕大的白兔顿时暴露出来。

丈母娘又羞又急,想推开我,却又不敢。

我怕她反悔,直接一把抓着一个,嘴巴压了上去,狠狠的用力。

"啊! "丈母娘被我吸的嗯哼连连,喘气声又急又粗。

她根本不知道咬在哪个位置,所以我也毫不客气,在那两团硕大的róuruǎn上肆意的游走,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丈母娘在发抖,不知是身体太过敏感,还是因为害怕。

"你,起开,你怎么吸那里,啊! "丈母娘终于发现我吸的位置不对。

"这里都有红印,要吸! "我口齿模糊不清的回答,贪婪的疯狂游走。

丈母娘想把我推开,但身体已经被我吻的连连发颤,一点力气都没有,嘴里更是不停的嗯哼着,xiōng前不停的起伏,我很想把手往下探,我肯定她的下面早已经湿的不行,但是不敢。

就这样肆意游走她的xiōng口,我心里的罪恶感已经满满的了,但却控制不住自己。

"啊,不,小高,可以了吧? "丈母娘娇喘连连。

我直起身子,这才发现丈母娘满脸通红,小嘴张的大大的,眼睛里红雾迷离,妩媚诱人,xiōng口那两团木瓜一样的**,上面齿印遍布,不停的微微颤抖。

这诱人的姿态,顿时让我兽血沸腾,我不顾一-切的又伏身下去。

"这里还有一-处,要吸干净。

我一边解释,另一只手迅速沿着她的腰往两腿之间探过去,手指一片炽热的湿润,简直像是伸进了热牛nǎi里。

"啊,不! "丈母娘这才反应过来,-把抓着我的手,不让我动。别,你别冲动,别这样。"丈母娘哭了。

听到她的哭声,我全身的虚火顿时灭了一半,直起了身子,坐在旁边不停的喘息。

丈母娘泪眼迷离,但媚态红晕的模样,纤长的脖颈,**又颤抖的róuruǎn,却非常的诱人,我感觉全身几乎要bàozhà,特别是身下,早撑的很难受,想不顾一切的找个地方进去。

但看到丈母娘的眼泪,我还是硬忍了下来。

丈母娘哭了一会,这才慢慢坐起来整理衣服,脸上仍红晕一片,我很心虚,也觉得非常罪恶,这可是我的丈母娘,我在做些什么?

"小高,你对的起然然吗?

妈,我是在帮你吸dú,她不知道就没事。"我的声音很低,这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问题。

你真是在帮我吸dú吗? "丈母娘泪眼还没干。

我无奈的点点头。

丈母娘紧盯着我看了几眼,似处是在分辨我话的真假,过了好一会,才站起身来,跟我说这件事要绝对保密,不能让许然知道。

我点点头,但心里很后悔,我早准备好了套套,为什么她哭的时候我要停下来?

只要当时我再进一步,她肯定无力抗拒,因为她下面早湿的不成样子,看的出来她的身体极度需要男人来满足。

看着她有些失魂落魄,我居然很难受。

难道我真的爱上了自己的丈母娘吗?我心底怦怦跳动起

来。

人已赞赏
小说

喜欢丁字内裤勒着|穿丁字内裤带着震蛋逛街

2020-8-2 20:34:14

小说

男警察被黑道改造/黑人男朋友天天要

2020-8-2 20:34:2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