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小姑娘开处的感觉/我怕你的太粗太大了

程大川有些不耐烦,嘟囔道,我饿,我好饿。"嘴里发出吧唧、吧唧声响,双眼死死的盯着蒋素秋丰满的前 XIong。 爸,爸,你先放开我,我给你去弄吃的。 蒋素秋浑身颤抖,声调带着委屈和哭腔,她那敏感的身体因为程大川的力度早依旧有了最原始的反应,可瞧着眼前

程大川有些不耐烦,嘟囔道,我饿,我好饿。"嘴里发出吧唧、吧唧声响,双眼死死的盯着蒋素秋丰满的前 XIong。

爸,爸,你先放开我,我给你去弄吃的。

蒋素秋浑身颤抖,声调带着委屈和哭腔,她那敏感的身体因为程大川的力度早依旧有了最原始的反应,可瞧着眼前的男人是自己丈夫的父亲,她又觉得格外的难堪。

喝奶,奶奶好喝,是甜的!"大手野蛮的扯下她肩膀上的吊带,那两团粉嫰的肉团子蹦岀来,吸引了程大川全部注意力。

蒋素秋的挣扎让他不耐烦,用力钳制她的双手,反扣在头顶后方的墙壁上,丰满的xong因为挣扎而左右摇晃,晃的他口干舌燥,委屈的说道,我要喝奶,要喝他俯身滚烫的唇又一次占据两团柔软。

吧唧、吧唧大力的吸*允,程大川两边回来吸*允,牙齿慢慢的咬顶端红梅,女人香软的身体让他兴奋不已。

唔不要啊,爸,啊,噢,天啊,别吸了,别吸了,爸

噢,不,不能这样,不行了呀,我天。

爸,求你,求求你最后蒋素秋也不知道到底是求他不要吸了还是求他更用力,一开始程大川是野蛮的,弄的她有些疼痛,可不知不觉中弄的她浑身又痛又舒服,浑身酥麻。

贝齿咬看下唇,她努力的摇摆腰肢,想挣脱,亦或者说她又渴望更多。

爸,唔别了,求你了,别啊,我是你儿媳妇啊。蒋素秋心中一急,泪水逼了出来,茫然惶恐,尤其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反应,甚至隐隐有些欢喜和刺激感。

程大川浑身—抖,皱着眉头,他改抓蒋素秋的手,疼的他脸色扭曲,疼,我好疼,我是不是要死了,呜呜呜,我不要死。"他再次放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疼?哪儿疼?爸,别吓我啊。忘了哭泣,蒋素秋吓得脸色苍白,踮着脚用手背去试程大川额头温度,那两团沉甸甸的两团滑过他的Xiong膛,程大川是一个颤抖。

手抓着她那丰盈的地方狠狠一捏,另一手抓着她的手迅速的贴在自己双腿间那鼓涨的棍子上,委屈的哭道,疼,这里疼。

嘶~蒋素秋的手指才碰到他那滚烫的棍子,惊得倒吸-口气,视线下意识扫过那在裤子里鼓起的巨物,脸色微变,那巨物在裤裆里都那么大,要放出来还不知道多可怕,难道当兵的那地方都比正常人大?

呸呸呸,她脑子里想什么呢?

蒋素秋难看的回过神,收到惊吓般迅速收回手,尴尬的说道,爸,没事的,等会.嗯,等会用冷水冲冲就好了。

难受,难受,我要死了,你摸摸,摸摸!"程大川—把将自己小裤子扯下,巨大的铁棍弹跳而出

程大川的动作惊得蒋素秋瞳孔放大,那巨大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惊得她又羞又恼,又忍不住在心底和自己家男人比较。

那东西好似比她丈夫的还大上半个尺寸了,蒋素秋甚至想着这东西能放进去吗?

疼,疼,我好疼,你摸摸我就不疼了。"程大川可怜兮兮的看着蒋素秋,好似一个吃不到糖的孩子。

爸,不能这样的。蒋素秋慌乱的想挣脱他的钳制,可程大川疼的要哭的样孑又让她不忍,张口想跟他将道理,可瞧着程大川那懵懵懂懂的样子,她又觉得可笑。

可真要让她做点什么,她又觉得格外的难看,那是自己老公的爸爸,自己的公公,只是真放任不管也是做不到的,丈夫平素什么都依着自己,宠着自己,如今她连他的父亲都不能好好照顾吗?

咬着下唇,蒋素秋觉得格外的那—抉择,无论如何眼前的程大川是个成年的男子,身强体壮的男人,灼热的xoηg膛烫的蒋素秋浑身一个哆嗦。

程大川疼的嚎啕大哭,双手死死拽着她的手往自己灼热上贴,摸摸,摸摸我就不疼了,摸摸程大川着急的嚷嚷。

尿尿的地方好疼,好疼的。程大川极度委屈。

蒋素秋让他哭的有些头疼,程大川那委屈的样子她又觉得心疼了,心想他现在的状况不就说几岁的娃娃,她索性一咬牙,行行行,我给你摸摸,你,你放开我。

双眼忍不住又往哪地方瞄了一眼,惊得蒋素秋差点尖叫一声,她还真没想到自己公公哪棍子又粗了几分,红彤彤的好似从火炉里拽出来的铁棍。

快,快快程大川本能的催促,看急的跺脚,蒋素秋一咬牙双手迅谏覆盖那滚烫的命根子,灼的她双手有些烫。

那粗壮的棍子在她的手中,蒋素秋身体跟着软了几分,脸色发烫,心里不由自主想到那东西在着急身体捣鼓的情况,一声呻吟不由自主从嘴里溢出。

那私处有些空虚,有些发痒,双腿夹紧轻轻的摩挲,缓解自己身体渴望。

呜,好舒服,好舒服。"蒋素秋那双手握着他的灼热瞬间让那地方舒服了,可又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让程大川又是难受又是渴望的。

渴望什么?程大川不清楚,只是下薏识抱着蒋素秋,一手抓着那两团狠狠的捏,另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拽下她的裙子,当灼热的棍子贴着她的肌肤,程大川发现自己好像更喜欢。

我要,我要程大川嚷嚷了起来,灼热的棍子已经不满足她双手的套*弄,下薏识在她的身上乱戳,吓得蒋素秋开始逃跑。

程大川人高马大,蒋素秋哪是他的对手,他长臂一把从蒋素秋的身后抱着她,那鼓起的灼热紧紧贴着屁/股缝儿,一阵难掩的舒服感让他浑身一抖。

啊,爸爸爸,不要啊~蒋素秋感受到那灼热的棒子,吓得脸色苍白,努力挣扎,豆大的汘水沿着脸皮滑落。

程大川不管不顾的,只知道用棍子努力的乱戳,噗的一声,棍子没入两坨臀/肉之间,低着她那私密的地方

啊,不蒋素秋感受到那灼热的棍子插在臀/肉之间,条件反射让她迅速逃避,谁料程大川脚下打滑,碰的一声摔倒,头部重重撞在地板。

爸。蒋素秋吓得大叫声冲过去,手足无措,男人的重量不是她能随意扛起来的。

蒋素秋扛不起程大川,蹲在地上经泣不成声了,爸,你快起来啊,别吓我啊。

疼,好疼。好一会之后,程大川才慢慢的自己爬了起来,双手捂着后脑勺,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双眼左顾右盼。

爸蒋素秋惊喜的叫了一声。

程大川左顾右盼,视线停留在蒋素秋那两团沉甸甸的肉团上,咕噜一声轻响,喉结上下移动,视线灼热滚烫。

忽然哇的声嚎啕大哭,高大的身躯扑在蒋素秋的怀里,滚烫的手掌心用力的抓着那两团,脸也迅速贴在蒋素秋大肉团上狠狠磨蹭。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蒋素秋觉得公公的眼神变了,好像一个男人盯着女人的身体,跟之前那傻乎乎本能的眼神不一样?

蒋素秋废了好大功夫才把眼前的残局收拾好,让程大川回咱家房间休息了,蒋素秋的心情相当复杂,一时间吃不准公公的态度了。

爸,脏了要记得换,知道吗?蒋素秋转身看着程大川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又不忍心指责,只能探口气安抚,天知道公公梦遗这种事情让她这个做媳妇的看到,算是个什么事情?

程大川无辜的盯着蒋素秋,一把褪去自己裤头,吓得蒋素秋差点又要尖叫,爸,不能随便脱裤子。"闭上眼她哪敢看程大川那灼热的东西?

天知道她刚才居然想到昨天晚上那铁棍插自己臀/肉的感觉.

蒋素秋没有注意到程大川那一闪而逝的兴奋,转眼他又无辜的拽着她的双手覆盖自己的棍子,这里,好疼,出了白色的就不疼了。

好,我,我知道了。蒋素秋不傻,明白他肯定是自己套*弄啧了,赶紧收回手,蒋素秋迅速拿着脏的床单头也不回逃离了让她室息的房间。

晚上程孟海回来蒋素秋把事情说了一下,心中到底有些不痛快。

程孟海则是认为她想多了,不耐烦的脱了衣服一把将她压在床上,瞎说,爸都傻了一年多了,你跟我说他故意那什么什么的,可能吗?

可是,老公啊,我也不是嫌弃,只是.我一个当媳妇的看到公公那啥,总归不好吧。"皱着眉头蒋素秋轻声反驳。

程大川也知道这种事情确实让老婆为难,可他不是没办法吗?

爸爸虽然是傻了点,可到底是个正常男人,梦遗什么的也算是正常,他赶紧一顿安抚,老婆,辛苦你了,爸爸现在这样,你多包涵点吧,毕竟是我爸啊。

好的,我知道了。蒋素秋情绪微微低落。

程孟海迅速脱了蒋素秋的衣服,打手抓着那两团柔软的地方,邪笑道,难道爸爸也这样抓你?这样弄你了?"打手顺势捅入臀/肉,把玩那两片嫩肉。

啊,老公蒋素秋一下就湿润了,羞的她赶紧夹着双腿,她很想说你爸爸不就是这样的吗?就差没进去了,可她不敢说,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程孟海掰开她白皙玉腿,那滚烫的棍子噗的一声响,狠狠没λ那温湿紧致的甬道,舒服的程孟海重重的喘气,难道爸爸也这样弄你?

啊,噢,老公.

房间里响起男女情事的暧昧声,房间外程大川躲在门口双眼发直,看着蒋素秋那园翘的屁殷股,他幻想自己的棒子狠狠的插入。

程大川双眼灼热的盯着蒋素秋的身体,那粉嫩的花心疯狂的吞吐棍子,澎湃的渴望涨的他难受至极。

之前摔的一跤反而让他脑子清醒了,程大川如今清醒了反而满脑子都是蒋素秋那完美的身躯,脑海中勾勒出她肥厚的臀/用力夹着自己棍子。

他疯狂的想要上她,艹她,可想到那尤物般的女人是自己儿媳妇,他又不愿意背负伦理的谴责,一时间他陷入了矛盾之中继续装傻才能避开内心的谴责

程大川坐在餐桌闷头吃饭,脑海中总是回想双手掐着蒋素秋那饱满富有弹性的肉团上,想着她那两团嫰嫩的臀/肉,恨不得跟儿子一样能狠狼的插入,狠狠的玩。

昨夭晩上儿子嚷嚷着蒋素秋很紧致,水多,很会吸人,他就觉得身体燥热了,他忍不住有些嫉妒儿子。

爸?怎么了?蒋素秋感受到他的眼神太过于灼热,抬头看着程大川依旧痴呆的模样,难道自己想多了?

程孟海忽然搂着蒋素秋亲了—口,大手绕过她的腰部隔着裙摆狠狠掐了一把肥厚的屁燬股,羞的她掙扎轻声说道,爸还在呢。

爸可巴不得我们赶紧生个大胖孙子。程孟海一手在桌子地下在她大腿內侧抚摸,羞的蒋素秋夹紧双腿轻声道,别啊,爸,爸还在呢。

程大川好似没有反应,依旧埋头吃饭,只是他裤裆中间那根棍子早已经肿胀,真想找机会狠狠的干。

程孟海躲在桌子下的手撩开蒋素秋的小裤边緣探λ一根手指,故意用力一捅,素秋,嗯?″

呜~老公,你蒋素秋没料想他这般大胆,只是不等她说什么,程孟海又道,今天下午我要去谈生意,估计半个月左右才能回来,家里就交给你了。

谈生意?半个月左右?

接下来程孟海说了什么程大川没听到,此刻他心中暗爽,看来机会来了。

入夜,蒋素秋怎么都无法睡着,她总觉得公公那眼神过于热情,老公不在家,她一天都不敢面对公公,好似全身剥光了站在他的跟前一般难堪。

她甚至在心底想自己到底是不是想多了,还是看上了公公的棍子,说起来公公的棍子比自己家男人要粗大很多,浑身极有力量的感觉,让她心悸。

程孟海和程大川不一样,程大川是军人出身,而程孟海则跟公公比就相当弱鸡,白斩鸡的形象,男女的事情往往脱了裤子就上,她才刚有点反应他就缴枪了。

蒋素秋曾经觉得大概男人都是这样,可现在她感觉到公公身上的气息让她无法忘却。

轰隆

轰隆隆

天雷滚滚,天色早已经阴沉沉一片,雷雨交加,粗壮的闪电吓得蒋素秋一个激灵,迅速爬起来关窗,突然房门砰的一声重响让人撞开了。

爸?蒋素秋吓得立马转身,却是看到程大川全身上下穿了一个裤衩,迅速中过来紧紧的抱着她,而她正好有果睡的习惯身上一丝不管的给成年男子抱着,脸色红的有些烫热,爸,你怎么过来了

用力的挣扎,可越用力程大川的力度也加大了,浑身翻抖料,双眼布满红丝和害怕,怕,我怕,好可怕,呜呜呜,我害怕。

程大川头一把钻入她的双团间来回摩挲,身体狠狠的抖。

爸蒋素秋头大如斗。

我怕,别,别赶走我,我害怕,怕!程大川好似害怕被人遗弃的孩子,抱着蒋素秋力度加大,而手却没有闲着,摸索着蒋素秋的后背。

好了,我不赶你走,爸,你能不能先松开我?一咬牙,蒋素秋想把他推开自己套个睡裙也好啊。

程大川却好似连体婴儿般紧紧贴着她,半点空隙都不给,蒋素秋那两团沉甸甸的的两团狠狠的压在他滚烫的iong隍,这让她心跳加速,一种异样的渴望在她身体蔓延。

爸,爸,你先放开我。"成年男性的气息使她心跳如攉鼓,她双手攴撑看他的xiong膛,冰凉的手指贴看程大川滚烫的xiong膛,烫的她一阵阵心悸。

不要,怕,好怕怕。"他喉结忍不住上下滚动,紧紧抓着蒋素秋两团嫩嫰的臀/肉狠狠一掐,那滚烫的命根子肿胀的要爆炸了。

啊-爸,松,松手啊。"疼痛引来她一声轻呼,咬牙恼恨道,你放手!

程大川好似吓坏了一般,委屈吧唧的盯着蒋素秋,稍稍放开点距离,两手依旧紧紧抓着她那两团肥厚的臀肉,我,怕,雷雷会打人的。

他那无辜的样子让蒋素秋心底又是一软,叹口气她轻声说道,爸,上床睡觉,好不好?

程大川双眼—亮,放开蒋素秋,拽着自己小裤子—丟,屁颠屁颠的滚在她们两口子的大床上,眸子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蒋素秋不可避免看到他那高高肿胀的棍子,心头_烫,脸色绯红,颤抖着声调,爸,你把裤子穿上。

不要,我不穿。程大川傻乎乎的看着蒋素秋,正儿八经的说道,光屁屁睡觉觉舒服。

程大川滚烫的身体迅速贴着蒋素秋,双手从她的身后绕过来紧紧抓着两团两团,兴奋道,馒头,香香的,乃乃,香香的。

双腿间滚烫的棒子狠狠的从蒋素秋的屁股瓣儿顶看,嘴里胡乱的说道,我要喝乃乃。

爸,别,噢,不要这样。"屁/股缝儿顶着的那根棍子让她清楚的意识到那东西的粗壮到底有多壮观。

蒋素秋心道,它能进去吗?自己那小嘴儿真就能含住这么粗大的东西?

香的。程大川不依不饶,用力掰过她的身体,两手大力握着那两团,五指收缩,或轻或重的捏成各种形状。

蒋素秋身体在他或轻或重的把玩下丰满的两团肿胀的难受,顶端的红梅硬了,私密地方如同洪水泛滥,阵阵空虚感在腹部蔓延,双腿紧紧夹着,爸,天啊,噢

好,好吃,好香香。"程大川—口含着她顶端粉嫩的小草莓狠狠的吸吮,间或用牙齿一圈圈的咬着,一阵酥麻如同电流般贯穿她的娇躯,噢别,嗯啊,别吸了,啊,爸爸.

程大川高超的技术吸的她浑身轻颤,心痒难耐,血液沸腾,吸的她感觉像是飞上天,一声声低吟不断从她嘴里溢出。

程大川通红的眸子看着身下扭动的蒋素秋,他非常明白女人敏感点,大手垫在后背抓着她丰厚的臀部狠狠的蹂躏,一波波快感冲击他的感官,肉嘟嘟的臀部兴奋不已。

人已赞赏
小说

忘羡一起骑马肉|他两个朋友做了我一晚

2020-8-2 20:33:40

小说

舔……舒服……使劲顶舔我嗯啊 bl_纯肉 高Hbl被强文

2020-8-2 20:33: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