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厕所和陌生人做/宝贝你下面流了好甜

老马走到这附近,就打算进去逛一逛。 谁知道还没有走到门口,只是停留在侧门这里,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老马听出这是小尼姑慧云的声音,还有一个是刘庵主的声音,停住脚步没有打算往里面走。 你日后一定要注意,这偏殿决不能有一点点灰尘,即便是偏殿,也是这慈云寺的一份,平日里虽没什么来,也不能打马

老马走到这附近,就打算进去逛一逛。

谁知道还没有走到门口,只是停留在侧门这里,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老马听出这是小尼姑慧云的声音,还有一个是刘庵主的声音,停住脚步没有打算往里面走。

你日后一定要注意,这偏殿决不能有一点点灰尘,即便是偏殿,也是这慈云寺的一份,平日里虽没什么来,也不能打马虎眼。

刘庵主手里盘着念珠,一边看着跪在蒲团上面的慧云,两个人有弧线的臀部一下一下的动着,看的老马眼睛都快要直了,恨不得上前去摸上两把,可这是人家的地盘,老马也只能想一想。

可师傅,为何这偏殿也是保安的巡逻范围呢?慧云有些不解,今日老马对她的行径实在是刺激到了她,她现在只要一想一想自己的身子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看光了,一张脸就红的不得了。

慧云心事重重的样子,自然逃不了刘庵主毒辣的眼睛,就知道这妮子,肯定是有什么心事隐瞒着。

这偏殿不比主殿那么重要,更何况主殿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尼姑在里面巡逻,可是这偏殿就不一样了,这里的垫座只有你一个人,院子里也只是有时不时来一趟的扫撒小尼姑。

刘庵主顿了顿,老马这才知道,原来这偏殿平日里只有慧云一个人。

对于你来说不太安全,更何况如果有外来人想要藏匿的话,这里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慧云似有所解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再提出其他的问题,继续敲起了木鱼。

老马看着这空荡荡的偏殿,虽说并没有主殿那边远远看着就觉得气派,但也别有一番清冷的肃意,这样的一个好地方只让这小尼姑一人享受,也太亏了。

慧云垂下的眼眸里却在思索着自己的事情。

他虽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尼姑,但是这世上的花花绿绿实在太过迷人眼,慧云本以为自己能够舍弃,却在捡起那本金瓶梅时,一切修行所积累的那些清心寡欲,都在那一瞬间化为乌有了。

她嘴上虽然训斥着慧心不够坚定的修行,但是自己却比她更加不坚定,她在这蒲团上整整坐了半天,连午饭都没有去用。

她心田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她,无论再怎么修行,都只是骗自己的,世间有那么多可以让人享受的事情,全部被她自己舍弃,实在太亏了。

倒不如放纵一场,跟那个叫老马的老男人好好快活快活,也对得起她这十几年来在慈云寺的辛苦修行。

慧云睁开眼睛悄悄地撇了一眼在旁边默默念经的刘庵主。

只要一想起来自己的身体被老马看了,她脑子里就会出现老马孔武有力的肌肉和健壮的身材。

一想到这里,慧云恨不得现在就去找老马疏解这种情绪。

但此刻旁边还有人,她也只能装作淡然。

刘庵主又继续交待了她两句平常在偏殿里执勤需要的注意事项,这才起身离开了偏殿大门,老马见状忙连忙躲在了大门的盲区。

见刘庵主走后,老马这才抬脚踏进了偏殿,一座威严中带着慈祥笑意的大佛跃然于眼前。

慧云听见身后有响动,还以为庵主去而复返,坐在蒲团上也没有动,只等着庵主开口,可半天也没有听见身后传来任何的说话声。

慧云不解的朝着后面看,这才看见了不停东张西望的老马。

慧云心里一慌,连忙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老马见着白白嫩嫩的小妮子一脸防备的看着他的模样,倒是笑出了声。

慧云比起慧心要成熟知性许多,一张脸又白又有肉感,让人看起来就觉得手感很好,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慧云上围要比慧心还要大上许多,老马甚至都怀疑自己根本无法掌控。

慧云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把老马都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听说这里是我的保护范围,所以我来看看。

老马想起来早上发生的事情,一双眼睛止不住的,朝着慧云看,似乎在寻找早上的记忆一般,慧云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也没有说什么,垂下眼眸就继续敲木鱼。

正好,我刚刚还打算去寻你来着,谁知你竟然就在这里。

老马的身后传来声音,回头一看才发现是庵主站在后面。

刘庵主刚刚去了老马的房间,见老马不在,这才半路折返。

刘庵主见慧云无事,便开口吩咐。

估计你是转右转就到这里来的吧,看来你对寺庙里面的某些环境还不太熟悉,正好慧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我就让她带着你在寺庙里,你能去的地方转一转,也省得你下一次迷路走到不该去的地方。

刘庵主笑的和蔼,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心事的样子,慧云并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正好她现在也正在找和老马独处的机会,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送上门来了。

刘庵主这一次走后,慧云有些娇滴滴的看着老马,看得老马头皮有些发麻,也不知道这小尼姑心里在想什么。

慧云此刻自然是纠结又兴奋,老马这么一个魁梧的男人,就算是她还未进慈云寺,也从未见过。

那些年轻人多是些好吃懒做的男人,更别提这锻炼身体,但是老马不一样。

虽然听小尼姑们说年纪已经有五十了,但是没有想到身体这么健硕。

慧云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开始心痒痒,恨不得现在就让老马好好的给自己疏通疏通。

慧云收起目光,起身带着老马出了偏殿,但是却突然停了下来。

小尼姑有事?

慧云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这件事情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她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

施主随我来。

老马便跟着她,在偏殿的院子里走了一趟,这偏殿虽然不比主殿,但也十分的广阔,没有主见那么多复杂的花花草草,只是有那么几棵孤零零的大树,散发着蓬勃的生命力,你让这个空荡荡的大院子显得不是那么的单调。

施主的那个房间的确是有些太小了,若是你不介意走得远的话,平日里有些活动活动筋骨的地方可以来这个院子里,这里平日里也无人。慧云走在前面突然开口,老马下意识看她,却通过她的领口,看到了那美妙的风景线。

这一下子的停住,让老马瞬间大饱眼福。

慧云个字不高,老马身材又十分魁梧,低头一看便能看见,在这种朴素的僧袍底下居然隐藏着这种极致的诱惑,看的老马差点没忍住鼻血。

这等场景,哪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能忍住不多看两眼,老马都得叫他一声大哥。

慧云眼睛一瞟就知道这男人在看什么。

她狡黠笑了笑,反正这个时候四下无人,这男人也已经心.猿意马了,她还羞涩个什么劲。

听说你叫老马。

慧云冷不防的靠近了老马一步,吓得老马差点没退后几步,一阵柔弱的感觉充斥着老马的身前,竟是这小尼姑主动靠了上来。

这小尼姑的脸上流转着一种笑意,似是恶作剧一般,但是又不怎么明显,看起来似乎还有些被压抑着。

老马木然的点了点头,不知道这小尼姑到底是打算到哪出?

今日施主看了我的,施主作为一个男人就要对我负责,若是不对我负责的话,我定是要让庵主知道的。

慧云突然来了这么一段连珠炮,打的老马是措手不及,他还在享受着小尼姑。突然到他身前,带来这一阵柔软,竟没想到这小尼姑说出来的话,这么让人大跌眼镜。

慧心那般想要的,都害羞的到那种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尼姑胆子大的开口让他负责。

见老马呆呆愣愣的,没有什么反应。

慧云又往前面站了一点,已经到了,老马这下看的更清楚了,瞬间来了感觉,恨不得马上欺身压过去。

慧云却已经察觉到了异常,说明对自己一定有想法。

刚刚贴近这男人身上的时候,温热一下子包裹了她。

慧云现如今脑子里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她,恨不得跟老马再贴近一些,近到不能再近为止。

慧云现在心里面有多渴望旁边的老马,自然是不知道,老马还以为这小尼姑是吃错了什么药,明明早上还因为他看见自己小解直接吓晕过去了,怎么到现在直接就让他负责任了。

老马第一反应是以为这小尼姑定是在开玩笑。

你可就别打趣我了,早上那件事情也不是我故意的,我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了,也记不住那些东西,你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就好,不必太多介怀。

老马一边如梦似幻的享受着这小尼姑在自己身上摩挲,一边说着拒绝的话。

慧云步步逼近让他不能动弹,老马只得盯着她,这个小尼姑发育的真好,老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还真的难以忍住这种接触。

施主心里明白,我这并不是在开玩笑,既然施主已经把我给看光了,那定是要对我负责的,否则的话我闹到庵主那里去,你这个饭碗也就不保了,若是让我师傅知道,你少不了日后再也没有办法靠近慈云寺一步。

慧云相比之下心智要比慧心成熟的多,这男女之间的床帏之事,到底是有多快活,慧云在她母亲脸上看见过,那种神情,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定是一种上天入地的快乐。

慧云从未体验过,但心里却抑制不住的十分期待。

慧云说完这句话之后,便自顾自的回了偏殿,临走之前还留给了老马一个理解不透的眼神。

老马这下子傻了,他这次之所以来这慈云寺,就是奔着那个小尼姑慧心来的,那想得又冒出来一个要他负责任的。

本来一个慧心就够他劳民伤神的了,又冒出来一个十分主动的小尼姑,居然拿他在慈云寺的饭碗来威胁他,老马是越想越烦。

这么算的话,就算是说负责,也是慧心在前面一些,毕竟老马是先偷看了她洗澡了,才看见这个小尼姑小解,怎么说也是慧心应该排在前面。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老马闲来无事,一生男子气概,无处发解,刚刚又被那个小尼姑的弄得火急火燎的,实在是有一些憋不住了,看着放在房间外面堆着的柴火,老马提着斧头便劈了起来。

时不时有路过的小尼姑似乎是被这充满了男子气概的一幕惊倒了,老马一身肌肉带着汗水的模样,实在是和她们师傅口中所说的男子如老虎大径相庭,这男子看起来分明是英武有力,还帮她们干着寺庙里面要干的杂活。

师傅不是曾经说过不要让我们靠近这个男人吗?

只是看看而已,又没什么,师傅也没说不能看吧。

手里拿着扫把的小尼姑一脸的星星眼,老马身上充满了男人的阳刚之气,和那天来应聘的那些男人根本就不一样,怪不得他能够选中,这一身肌肉看的让人就安心了大半。

另一个小尼姑也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但是一双脸颊看起来红红的,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而已,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从未见过男人的她们,却知道这是男人的魅力到底在哪里。

施主,刘庵主喊我来叫你去用饭了,施主请随我来。一个长相有些青涩的小尼姑,站在老马的面前。

老马看着她的脸,看得一愣一愣的,才想起自己肚里空空,确实是该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

一路跟着她到了饭堂里,刚还没坐下,旁边就一前一后来了两个小尼姑,老马定睛一看才发现,居然是慧心和慧云两个人走了过来,两个小尼姑一进来就在寻找着什么似的,一看到老马都是眼睛一亮。

慧云先是快步走到了老马旁边坐下,慧心慢悠悠的做到了另一边,但是似乎脸色不太好,看向慧云的时候,脸上已经明显有了不高兴的情绪。

老马见慧心的一张小嘴嘟囔着坐下来,心里都慌了。

慧心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从今天早上开始就发现自己的师姐不对劲,从偏殿念完经出来就开始思绪纷纷,时不时脸上还会出现一道彩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依慧心看,还以为是生病了,今天早上也不对劲儿。

没想到自己的师姐,居然这么快自己一步就坐到了老马身旁。

慧心居然有些醋了。

想到这里,她又离老马坐得近了一些,老马身上的体温总是能够让她安心,可是下一秒,慧云也离老马近了一些,两个小尼姑离老马越坐越进,竟把老马一个男人给挤在了中间。

这么两个身娇体软的姑娘靠着自己,老马都紧张的,不知道该享受哪一个身上带来的香味了。

这两个小尼姑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竟比一个比一个殷勤。

老马不知道为何,心里有些小高兴。

明明他这一次来是为了慧心而来,可是庵里的小尼姑一个比一个好看,一个比一个标志,这所谓的慈云寺,可真是他的福地。

这两个小尼姑挤着自己,所幸这时候用饭的人比较多,这两个小尼姑平时坐的位置又在这里,一个挤一个的,似乎没有人发现这边不对劲的地方,更何况在这里用饭的大部分都是些年轻的小姑娘,压根都不会把思绪往这里想。

倒是老马第一次来这里吃饭,有不少好奇的小尼姑眼神都在不停的往这边瞟。

老马一边看着自己放满了斋饭的饭碗,一边伸手扯着慧心的衣摆,慧心浑身一颤,幸好周围无人发现,她也只能装作了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慧心这个小尼姑就是有那么一个缺点,就是一旦害羞,一张小脸就红的不得了,老马对这个缺点可是又爱又恨,譬如说现在就格外容易暴露。

看着饭堂里人越来越多,老马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慧心心里到底有多不情愿老马停手,只有她自己知道。

人已赞赏
小说

再婚后晚上总是叫痛|他强行给我开了苞

2020-8-2 20:32:43

小说

美妇跪趴肉臀|小说一男一女带黄色

2020-8-2 20:33:0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