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每天早上要上我 h文_公车调教

陈大孔看她想要拒绝,然后把东西放下劝说道;他心里也是一副好意,你就收下吧! 陈大孔说完,提着两件啤酒还有几瓶白酒,还有一大堆零食上了转身去了酒桌。 厨房里,林兰花望着陈大孔放下的酒菜,眼里通红一片,满是感动。 自从她丈夫去世之后,整个镇上的人都不愿意帮助她,也没有人像刘为

陈大孔看她想要拒绝,然后把东西放下劝说道;他心里也是一副好意,你就收下吧!

陈大孔说完,提着两件啤酒还有几瓶白酒,还有一大堆零食上了转身去了酒桌。

厨房里,林兰花望着陈大孔放下的酒菜,眼里通红一片,满是感动。

自从她丈夫去世之后,整个镇上的人都不愿意帮助她,也没有人像刘为民这样,不仅免费把她婆婆的腿给治好了。

而且还自己贴钱买来酒菜犒劳大家,这种大度的男人,真是没话说了。

来,喝酒!酒桌上,刘为民端着酒杯朝陈大孔,还有把王钱氏抬回来的几名乡民敬酒道:冲你们今天仗义的举动,这酒就必须喝。

好勒!在刘为民的恭维和陈大孔怂恿下,几人端着的陶瓷碗饮而尽,十分豪爽。

猜拳喝酒,吹牛聊天,男人在酒桌上都是酒壮怂人胆。

喝到酣畅淋漓的时候,陈大孔放下酒碗吃了一口卤肉之后,朝刘为民道:老刘,不是我说你,你小子好歹也出狱一年多了,咋就不想找一个媳妇呢!

咋不想?刘为民听见这话,顿时忍不住气急,抱怨起来:可你看龙媒婆给老子的都是什么玩意儿,不是结过婚,就是脸上有麻子嫁不出去的。

刘为民说到这,右手狠狠砸在酒桌之上,最后一脸气愤道:最可气的是,有一次她居然给我介绍了一个眼斜脖子歪的。

哈哈哈!听见刘为民的话,酒桌上的男人们顿时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

刘叔,这是眼光太高了。按照辈分来说叫刘为民叔叔一位乡民,看到刘为民一脸气愤的模样,忍不住笑起来道:女人嘛!还不是那么一回事,关上灯了都一样,只要能让人舒服就行了。

切!一看你就没玩过女人。刘为民听见他这话,忍不住嗤之以鼻打着酒嗝道。

刘叔,快给我们说说,你都玩过什么女人,让我们开开眼界啊!在场的人听见刘为民这么说,顿时眼睛都忍不住放光望着刘为民道。

就是,老刘也给大伙说说,让我们也长长见识。一旁的陈大孔听到这,也忍不满脸兴奋道。

男人嘛!

特别是在酒桌之上的男人,几倍白酒下肚之后,聊天的话题不是赌就是女人。

而且刘为民没有进监狱以前,那可是东怀乡的名人。

那时候后的刘为民不仅医术好,而且人长得又帅,可以说十里八乡漂亮的女人他都睡过。

行!刘为民看见大家都一副期待的表情,顿时忍不住喝了一口冰镇啤酒,一脸得意起来。

也只有你这种憨货,什么女人扔给你,你都区分不出好坏来,女人的好坏,可以分为三个了丑,美,极品。刘为民说起女人,面上一副头头是道的表情,让大家都忍不住心痒难耐起来。

丑的女人你们都见识过了,我来说漂亮的,漂亮的女人不仅身材苗条,而且肌肤雪嫩,就好像热喷喷肉包子,摸起来娇嫩舒坦,吃下去满嘴留香。

那,那些书上说的那些十大名器是真的还是假的?一个经常浏览小良图书里乡民忍不住嘿嘿一笑,趁着酒劲道。

留在家里的乡民们,都是因为各种各样原因留在家里。

可这并不代表他们什么都不懂,特别是现在电脑电视的普及,乡民们的生活可比以前丰富多彩了许多。

所以刘为民对于他问出这种问题,却是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对于这些,刘为民却嗤之以鼻道:那些都是假的,什么十大名器,从医学角度上来说,只不过是因为女人那里脂肪以及尺寸不同,所以玩起来的感觉不同而已。

刘为民说到这,突然嘿嘿一笑低声道:当年我也遇到过这种女人,俺真是万年里挑一极品,那天晚上我足足弄了三次,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差点起不来床呢!

哈哈哈,真的吗?众人听见刘为民绘声绘色的描述,顿时都忍不住哄笑起来,一脸羡慕望着他。

正当大家还想问下去的时候,远远的就听见正在厨房里忙碌林兰花喊道:刘叔,饭菜做好了,大家吃饭吧!

被她这么一喊,大家顿时回过神来,在人家家里谈论这些事,似乎有些见不得人啊!

好勒!刘为民被林兰花这么一喊,顿时酒醒了一大半,赶忙跑到厨房,帮助林兰花端菜上饭。

准备妥当之后,大家一起开吃起来。

望着一桌子的菜,刘为民正准备下筷子,却不见林兰花的身影。

兰花,一起来吃吧!刘为民望着躲在厨房和一位七八岁的孩童,就着汤水吃饭的林兰花喊道。

着稚嫩的孩童碗里白饭上放了几片卤肉外,还有一只鸡腿。

而林兰花的碗里什么菜都没有,红红的辣椒油让刘为民鼻子一阵酸楚,因为他仿佛看见年小时候,为了照顾长身体的自己,却一直辣椒水泡饭的母亲。

因为那时候大家都穷,虽然刘为民的父亲是一名赤脚医生,可是生活却过得很不好。

后来等生活好一些之后,他母亲却因为疾病去世了。

这也是为什么刘为民长大之后,喜欢泡在女人堆里的缘故,小时候缺什么,长大之后就会想要拥有什么。

刘,刘叔让您见笑了。林兰花也没有想到刘为民会突然冲来厨房,脸红站起来,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来,一起吃!刘为民也不等林兰花有什么反应,抱起林兰花的孩子,然后抓起她的手拉到餐桌上坐下道:这些饭菜都是你辛苦做出来的,怎么能躲在厨房里吃辣椒水呢!

刘为民说完,不停往林兰花碗里夹着菜,还把另外一只鸡腿也放在她儿子的碗里。

一旁的陈大孔等人,也没想到林兰花会刚烈,居然躲在厨房里,让他们这些客人上桌吃饭。

刘,刘叔,够,够了。林兰花望着碗里都快堆不下菜,顿时忍不住连忙阻止他道。

行了,吃饭吧!望着林兰花碗里都快装不下的模样,已经微醉的刘为民一脸满意,招呼其他人一起吃。

大家根本没有发现,低着头吃着饭林兰花眼里红红的。

自从她丈夫去世之后,还没那个男人像刘为民今天这样,事事为她着想,而且望着她的目光里没有半点有色目光。

因为寡妇的缘故,所以镇上的乡民们都带着有色眼光望着她,甚至就连和她走一条路上也觉得晦气。

所以刘为民虽然刚才做的这些事,看上去很平常,可对林兰花来说,却好像一股温暖的清泉,让她心里感动不已。

虽然他比自己大二十多岁,可是这些犹如男子汉的关怀,却是让林兰花知道刘为民是一个好人。

当然,这时已经喝醉的刘为民自然会没有想到,自己无意的举动,会打动一个女人的芳心。

因为担心刘为民的婚事,陈大孔趁着酒劲让酒桌上的乡民,都给他物色老婆。

虽然陈大孔和刘为民从小一起长大,是十分玩得好兄弟。

可是看住刘为民,让他不要去县里闹事,也是上面给陈大孔的任务。

而在他看来,让刘为民成家立业,才是安定他心的好办法,人只要有了牵绊,就不会轻易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来。

众人听见陈大孔的话,纷纷拍着胸口朝陈大孔保证起来,说村长放心好了,一定给刘叔找一个好媳妇。

而刘为民趁着酒劲也拍着桌子,只要给他找到一个贤惠漂亮的媳妇,他愿意出五万彩礼钱。

虽然大家都喝的荤七八素的,可是还是被刘为民这五万的彩礼钱给吓着了。

要知道乡民们辛苦一年,刨去各种消费人情钱,一年下来也不过才存到一两万块钱。

这还不算突然生病,花到医疗费上的钱。

要是生一场重病的话,不仅一年辛苦就会白费,甚至还要贴钱进去。

现在刘为民一开口就是五万块,自然把在场的几个人都给吓着了。

老,老刘你这不是开玩笑吧!陈大孔虽然醉意不小,可还是被刘为民的话给吓着了,嘴里结结巴巴开口问道。

当然了,你什么时候见过老子说话不算数的?刘为民打着酒嗝,醉意飘然摇晃着脑袋道:用城里人的话来说,老子现在有钱了,任性。

一旁的林兰花听见这话,顿时面上一愣,好多钱啊!

而刘为民说完这话,终于抗不住醉意袭来,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家伙,这么多年酒量还是半吊子啊!陈大孔听完刘为民的解释,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刘为民却醉倒了。

行了,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各回各家吧!陈大孔看了一眼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刘为民,然后朝酒桌上其他乡民道。

知道了村长!酒饱饭足的乡民们听见这话,摇摇晃晃从座位上站起来,结伴而行。

你们说,刘叔刚才说的那话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刘叔在监狱里待了七八年,恐怕早就憋着不住了,只是他眼光太高,寻常的女人根本看不上啊!

结伴离去的乡民们,虽然醉意朦胧,可是对于刘为民许诺的五万彩礼钱,却是心动不已。

要不,我们这样……

这样你不好吧!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怕什么,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还怕她不认命吗?一名乡民嘴里冷哼道。

行,那就干吧!另外一名乡民想到这,下定决心答应起来。

另一边,陈大孔望着趴在桌上喝醉的刘为民道:兰花啊!你们家里不是还有一间客房吗?就让老刘今天晚上睡你们家吧!

在陈大孔看来,王钱氏到现在都处于昏迷当中,刘为民虽然现在已经喝醉了,可要是有什么问题,他还是能起来及时处理。

再说陈大孔自己现在也喝得迷迷糊糊的,根本无法把刘为民带回他的家里呢!

村长,刘叔留下来也可以,可是我就怕别人说闲话啊!林兰花也知道陈大孔说的这些话,都是为了她着想。

可人言可畏,她还是一脸为难望着陈大孔。

你就放心好了,村里谁要是敢乱嚼舌根,老子打断他的腿。陈大孔眼睛一瞪,摆手说道。

行了,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你给收拾一下,把老刘搀扶进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睡觉了。

陈大孔说完,就这么当甩手掌柜走了。

林兰花一脸为难望着趴在餐桌上昏睡过去的刘为民,然后让儿子王桂看着刘为民,自己去客房收拾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林兰花收拾完客房之后,过来搀扶刘为民进客房休息。

谁知道到林兰花把刘为民凳子上搀扶起来,站好之后。

刘为民的大手突然按住林兰花胸前。

刘为民的突然袭击,让林兰花身体突然一阵颤动,面上娇羞不已。

她以为刘为民装醉想要轻薄自己,结果脸红的她转过头朝刘为民看去的时候,却见刘为民浑身酒气,闭着眼睛嘴里说着胡话道:没想到这个东西真软,摸起来真是太舒服了。

刘,刘叔?被刘为民在自己胸前揉捏,林兰花脸颊潮红,娇喘不已。

刘为民是从她丈夫去世之后,第一个触碰她身体的男人。

平日因为生活的压力,林兰花从来没有时间去想这些男女之情。

可刘为民喝醉之后无意的冒犯,却是让林兰花心里的火焰,突然腾升起来,怎么浇都浇不灭。

不要管我,我要吃肉包子。对于林兰花的喊声,已经喝醉的刘为民根本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嘟噜着嘴,喃喃自语起来。

他说完之后,手上的力量忍不住加大几分,顿时让林兰花忍不住皱起眉头,一脸痛苦。

幸好这痛苦也只不过是几秒钟的时间,林兰花都还未体验完全之后,胸口泛起的酥麻,让她身体突然变得滚烫,两脚发软。

要不是现在夜色已经落下,她这副窘迫的模样,早就被人看见,成为大家的笑柄了。

绕是如此,从院子到客房短短几分钟距离,愣是让林兰花觉得有几个小时那么长。

当林兰花气喘吁吁,脸颊潮红把刘为民搀扶到客房床上之后,林兰花也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好大!恍惚间,林兰花望着躺在床上,刘为民被撑起来的裤子,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脑海里鬼使神差突然想到。

哎呀!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论辈分,刘叔可是我的长辈啊!林兰花想起刚才脑海里突然一闪而过的胡思乱想,顿时忍不住心里娇羞不已。

等平复心情之后,林兰花把刘为民放在床上睡好,然后给他盖上被子,然后走客房收拾碗筷去了。

不过,她人虽然离开了。

可是刚才刘为民大手揉捏自己胸前的奇妙感觉,以及他裤头隆起的画面,在林兰花的脑海里盘旋,久久不能消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刘为民昏昏沉沉从宿醉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分了。

本来刘为民是不想起来,只不尿意袭来,他不得不起来放水。

不过,这是哪里?刘为民在房间里摸索了半天,结果还是没有找到电灯开关,他只好摸索着走出屋子。

透过夜色,刘为民顿时明白过来,陈大孔那家伙居然把他留在了王家,刚才自己所在的房间,应该是王家所在的客房。

幸好今天晚上的月亮还算明亮,刘为民乘月色在王家院子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厕所,放完憋着了几个小时的尿。

然后摸索着准备回自己屋子,继续去睡觉。

谁知道走到半路的时候,刘为民被王家主屋一间还亮着电灯的房间,给吸引停住了脚步。

最主要的是,刘为民恍惚间,好像听见房间里面传来滴答滴答的落水声。

难道林兰花现在正在房间里洗澡?刘为民想到这里,顿时精神一震。

隐约间,他好像看见,林兰花用浴巾擦拭着雪白的娇嫩肌肤。

脑海里浮现这个充满诱惑的画面之后,刘为民顿时觉得身体一阵火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熊熊燃烧着。

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之下,刘为民的双腿下意识朝亮着灯光房间走去。

刘为民小心翼翼来到这个房间门口之后,侧耳倾听房间里的情况,结果却除水声外,还有林兰花哀怨的叹息声。

刘为民在门上仔细观察了半天,终于在房门的角落处,找到一个眼睛大小的孔,然后小心翼翼朝里面望去。

只见一间环境布置简单的房间中间位置,放着一个很大浴桶,水滴滴答滴答的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透着从小孔上面传来的光亮,刘为民看清楚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事情。

他看见了林兰花在自己身下活动的小手。

本来林兰花从来没有想过这些的,可是晚上时候被刘为民的大手在她胸前一阵揉搓之后,林兰花的体内被压抑很多年的渴望,彻底被激活起来。

我去,这么香艳的画面,居然被我给我遇见了,真是过瘾啊!刘为民也没有想到,自己起来上厕所居然会遇见如此火辣辣画面,真是人生处处充满着惊喜啊!

想到这里,刘为民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房间的美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什么迷人的画面。

刘,刘叔,我要。随着房间里林兰花脸色潮红越来愈深,手上的力度愈来愈大,她嘴里无意中呢喃的话语,让刘为民眼里满是惊喜。

林兰花的自我安慰对象,居然是自己,这真是太意外了,那就表明林兰花对自己是有好感的。

在监狱的时候,刘为民曾经遇见一个老流氓,他告诉刘为民只要这个女人对你有好感,那就有了和她滚床单的好基础。

到时候只要采取一些手段,就能得偿所愿,品尝她所有的一切,到那时候予取予求,还不是你说了算。

虽然这家伙是因为猥亵妇女被关进来的,可是他的一些观点,却让刘为民心里觉得很好用。

不知不觉中,房间里林兰花突然呼吸变得急促,整个身体潮红一片,然后随着身体一阵颤抖和震动,林兰花闭着眼睛享受着此时愉快的感觉。

而眼前这一副男人看了会流鼻血的一幕,让屋外的刘为民看得血脉贲张,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把林兰花推到在床上。

不过残存的理智让刘为民还是忍住了,现在还不到时候,只要准备妥当,他一定能得偿所愿的。

羞死人了!坐在浴桶之中,林兰花摸着滚烫的脸颊,想起刚才激情火辣的一幕,顿时脸色娇羞不已。

女人面对这种事情,当然当时舒服,事后却后悔不已。

咣当!正在她心里后悔不已的时候,就听见屋子外面传来响动声。

隐约间,林兰花好像看见外面有人影的存在。

谁,谁在哪里?林兰花看到这,顿时潮红的面容上一脸吃惊,赶忙从浴桶里站起来,裹上一张毯子,抓起房间里的木棍打开门就朝外面冲去。

可是当她冲到门外之后,却见周围寂静一片,根本没有任何人存在的痕迹。

难道,是我眼花了?林兰花看到这,手里握着木棍的右手忍不住松开,一脸疑惑起来道。

这时候,一直花色猫咪从柴堆角落里缓缓走出来,冲着林兰花喵喵叫。

原来是一只猫咪呀!林兰花看到这,顿时面上忍不住苦笑起来。

想来也是,现在她家除了刘为民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男人,院门已经被她锁住,欧韩也已经喝醉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想到这,林兰花摇头转身恢复回屋子休息去了。

不远处的角落里,刘为民躲在一堆稻草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刚才因为他看的太过入神,一不下心头撞到门,结果引来林兰花的查看。

不过,林兰花上身真白,就是不知道摸起来触感如何。虽然刚才情况看上去惊险万分,可这其中的刺激,却还是让刘为民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他当然个根本知道自己喝醉的时候,就已经摸都摸过了。

经过这一晚上的折腾,刘为民也累了。

等他第二天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林兰花蹲着一盆热水走进客房,然后放下手里的木盆,望着睡着刘为民。

刘叔,起床了啊!

嗯!已经起床,穿好衣服的刘为民有些心虚不敢看林兰花的脸,眼睛望向别处,嘴里开口问道:兰花,你婆婆醒过来了吗?

她已经醒了了,而且她刚才已经吃了一碗小米粥,正躺在床上休息呢!林兰花蹲在下身体,给刘为民留着毛巾,然后站起来递给刘为民道。

醒过来就好了。刘为民接过她手上的毛巾,面上点头说道:伤筋动骨一百天,她这种情况恐怕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啊!

刘为民洗完脸之后,把毛巾递给林兰花道;只是可怜你这个做儿媳妇的,恐怕要辛苦一段时间了。

没事!林兰花听到刘为民关心的话,顿时一脸洒脱道:我都已经习惯了,再说我公公和丈夫不在了,就剩下我们娘俩还有小桂相依为命,我不照顾她谁照顾呢!

你这人真好啊!要是我有你这样一个媳妇……望着林兰花如此贤惠的模样,嘴里忍不住脱口而出道。

这下刘为民的话,让林兰花突然闹了一个大花脸,握着毛巾的手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最主要是的她心里也有些心虚慌乱,毕竟昨天晚上。

她可是把刘为民当成自我安慰的对象,在幻想中和他做了一些羞羞的事。

对不起,刘叔我一时口快,希望你不要介意啊!刘为民望着林兰花一脸害羞的模样,赶紧开口道歉起来。

刘叔,没事的。看见刘为民神情一脸慌张的表情,林兰花突然觉得一阵好笑,解释起来道:我知道刘叔只是一时嘴快而已,没事的。

林兰花嘴里说着没事,可刘为民还是从她来拿通红的脖子知道,这时候的林兰花不像她嘴里说的那样平静。

只见她说完这话之后,端着刘为民的洗脸水,快速离开了客房,就好像她的身后有什么东西会吃人一般。

望着她走路时候摆动的柳腰,还有丰硕的翘臀,刘为民如使劲咽着口水,一副魂不守舍的表情。

他刚才那么说,就是想试探一下林兰花对他什么态度。

现在看来,她对刘为民心里充满着好感,而且好感度还很强烈,要不然她不会如此害羞,急忙逃出客房。

刘为民想到这,顿时面上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这下林兰花就是自己嘴边的肉,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刘为民还是决定在观察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刘为民从客房走出来,王钱氏所在的主屋走去,要想把林兰花弄到床上,他还要和王家人打好关系。

只有这样的女人品尝起来,才会甘甜爽口,具有挑战性。

要是想那个乡民说的那样,他还不如去找小姐呢!

不得不说,刘为民家传的金疮药粉效果很好。

只见躺在床上的王钱氏虽然脸色苍白,血色全无,可是她的精神看上去十分健康,不像昨天下午被抬回来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吓人。

老婶,你好点没有啊!看见王钱氏已经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刘为民上前一脸关心问道。

没,没事……看见刘为民出现,王钱氏双眼通红,眼里满是感激朝他道:好人呐!要不是为民你出现的话,婶子这条小命早就没了,你是我们王家的大恩人啊!

王钱氏说完,就想起来给刘为民磕头,把他弄得哭笑不得,赶紧把王钱氏按住。

婶子,您是我的长辈,救您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医者父母心,我们做医生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这时候,一旁的林兰花也赶紧过来劝说王钱氏,让她小心身体,不要乱动。

在两人的安慰下,王钱氏终于还是听从他们的话,躺在床上休息。

刘为民打量了一下主屋的家具摆设,面上沉吟了一下之后,朝王钱氏道:婶子,我想让兰花去我的诊所上班,一个月给她三千多多块的工资,不知道到她愿不愿意呢!

上班?王钱氏听见这话面上一怔,顿时有些不敢相信望着刘为民道:为民,你没有开玩笑吧!

就是一旁的林兰花听见这话,是面上一呆,嘴里也忍不住喃喃自语道:而且我什么都不懂,去诊所上班,能做什么呢!

要知道刘为民现在可是东怀乡最有名的土豪大家都知道政府赔偿他好几十万块钱,而且他现在在镇上开一家私人诊所。

周围十里八乡的乡民们,有什么头疼脑热,都会去他的诊所看病。

可以说,要是刘为民在年轻十岁,恐怕十里八乡的媒婆都要踩破刘家门槛了。

现在刘为民花钱请林兰花去诊所上班,这是她根本想都没有想的事情。

我怎么会是开玩笑呢!看见林兰花和王钱氏不相信的表情,刘为民解释道:我那诊所二楼,有几间病房,平日有人输液什么的需要人打扫,而且兰花过去的话,可以帮忙做饭什么的,吃住都由我负责。

听见他的话,王钱氏想了想,朝刘为民道:要是你不嫌弃兰花笨手笨脚的话,就让她去吧!

可是婆婆,要是我走了谁来照顾你呢!林兰花听见刘为民的邀请,本来心里就想去。

主要是一个月三千块钱,包吃包住,这些都是干净钱,一年下来,她就能存到几万块钱,送孩子上学读书。

王桂年纪也不小了,要不是家里没钱,早就送他上小学了。

而且这就份工作,随便哪一个人来做都可以,而刘为民之所以让林兰花去诊所帮忙,也是可怜王家的家庭环境。

对于这一点,不止林兰花知道,就是躺在床上的王钱氏也心知肚明。

我你就不用担心,过几天我让你小姨来照顾我几天,你安心去为民那里上班吧!对于她的担心,王钱氏面上笑了笑,开口说道。

那好吧!既然自己的婆婆都这么说了,林兰花值得答应下来。

而听见林兰花答应下来,一旁的刘为民笑得更加灿烂了。

婶子您就放心好了,我不会让兰花受半点委屈的,现在王桂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在诊所吃饭,反正不过是多做一个人的饭而已。

这怎么行呢!王钱氏听见刘为民如此客气,顿时忍不住动容起来道。

没事,我有钱!刘为民一脸潇洒摆手道。

王桂就是她们的命根子,只要抓住这一点,不怕她们不上钩。

要想获得一个女人的芳心,就要抓住她的弱点,现在刘为民给了林兰花一份稳定工作,还对她儿子照顾有佳,她心里难道还不感动吗?

到时候只要他主动一点,林兰花一定会把身心都交给他的,到时候就是刘为民收获胜利果实的日子。

王钱氏和林兰花听见刘为民的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钱氏拉着刘为民的右手,一脸感激亲切朝他保证道:等婶子腿好了,一定帮你说一门满意的亲事,让你明年就抱上儿子。

那就多谢婶子了。刘为民闻言,顿时也跟着大笑起来。

不过在他心里却暗暗得意,我看上你媳妇了,你愿意割爱吗?

对刘为民来说,林兰花的确是一个贤惠老婆的对象,毕竟王家这么困难,她都肯留下来,这样的人品是值得肯定的。

娶妻求贤,再说他林兰花身材相貌,哪一点都不差,做自己老婆真是赚到了。

刘为民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就离开了王家。

从王家出来之后,刘为民就看见陈大孔提着一个公文包,似乎要出远门。

老陈,你这是干什么去?刘为民看见陈大孔神色匆忙的模样,顿时忍不住把他拦住了,开口问道。

原来是老刘啊!陈大孔看见有人拦住自己的去路,抬起头一看,顿时忍不住关心问道:王钱氏的情况怎么样了。

没事!在床上休息几个月就行了。刘为民听到他询问王钱氏的情况,摆手一脸不以为意道:对了,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呢!

陈大孔听见,王钱氏没事,顿时紧张的心忍不住放松下来。

政策上面,关于意外死亡的人数限制可是有指标的,要是死的人太多,他这个村长也不好朝上面交代。

还不是县里突然打电话让我去县里

人已赞赏
小说

在楼梯间就开始做|打丫鬟私人部位的作文

2020-8-2 20:32:19

小说

再婚后晚上总是叫痛|他强行给我开了苞

2020-8-2 20:32:4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