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天堂从后面顶/来嘛…再用力一些添

这乡下村里,别的不多,甘甜的水是多不胜数,几块石头就砌了口井,冰凉的泉水不停的流出来,形成了一条小渠,铺着细沙。 到了地方,陈梦瑶看那井水清澈见底,开始还担心不干净,最后抵不住好奇,试了试,甘甜可口,忍不住多喝了几点。 然后用手舀着水,慢慢的冲着脚。 她穿的是凉鞋,所以一览无余,小巧玲珑的玉足十分漂

这乡下村里,别的不多,甘甜的水是多不胜数,几块石头就砌了口井,冰凉的泉水不停的流出来,形成了一条小渠,铺着细沙。

到了地方,陈梦瑶看那井水清澈见底,开始还担心不干净,最后抵不住好奇,试了试,甘甜可口,忍不住多喝了几点。

然后用手舀着水,慢慢的冲着脚。

她穿的是凉鞋,所以一览无余,小巧玲珑的玉足十分漂亮,脚趾晶莹剔透的,伴着水滑过,有说不出的美感。

刘宇情不自禁的看呆了,原来脚也能这么好看?

他不想让自己表现的猥琐,但目光还是不可避免的痴迷。

陈梦瑶也发现了他的目光,不过没放在心上,她从小美到大,早就习惯了,走到哪儿都有男人盯着看。

你也洗洗吧,脸上都是泥汗。

刘宇猛的反应过来,低着头,不敢正视她,快速的清洗着。

在乡下土路骑车就这样儿,要不了一会就搞得灰头土脸的,一捧水下去,全是泥污。

清洗休息一番后,两人继续上路,终于在正午之前来到了学校。

校长一直学校门口来来回回的晃悠,见到摩托车上的俩人,这才放心。

小刘,你可算回来了。校长一脸喜色迎过去。

这位就是陈梦瑶陈老师吧?欢迎欢迎!校长热情的握手,客套着说道:这次陈老师来的太及时了,我们学校正需要您这样优秀的老师。

陈梦瑶有些发呆的看着校长身后校园教室,半晌后,才目露惊疑的问道:这这是学校?

校长面有难色:陈老师,条件是艰苦一点,但是我们的孩子很好学,也希望你能够给他们带来新的知识。

张校长,这书放哪儿?刘宇把箱子都取了下来。

就放这儿,我等会儿叫人抬走。

张校长吩咐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陈老师,刘老师,你们都是学校的栋梁支柱,以后就是同事。本来对于前来支教的老师,我们全村都应该尽力提供更好的居住环境,但是条件实在不允许,学校只有一个空房间能主人,就是小刘之前住过的那间屋子。

陈老师,我恳请你先委屈住下,忍一忍,我们这破地方,小学校,来个县城里的老师,真不容易。说起来,张校长的老脸上都有了泪水,他在这里幸苦几十年,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够改善孩子们的条件,但每次的愿望都落空了。

但他依然坚持着,他一直相信,等以后村里有人有了出息,当了大官,就能修路,大家一定能富裕起来

没问题。陈梦瑶也被校长的诚恳打动了,一口答应。

那小刘,你带着陈老师去宿舍。张校长松了口气,他也没料到来的是这么个干净漂亮姑娘,要是受不了这村里,第二天就走了,那就麻烦了。

刘宇拖着行李箱,走在前面带路,而陈梦瑶跟在后面,两人都没说话。

也有些下了课的孩子在路上玩耍,纷纷跟刘宇打着招呼,同时也好奇的看着陈梦瑶。

到了屋,里面显然是被校长安排人收拾过的,简单的一张桌子一张床,看着还算干净,这让陈梦瑶松了口气。

陈老师,你先将就住着,被子和床单都是昨天才洗的。有什么需要的话,直接告诉我。

陈梦瑶点点头,刘宇就走了。

下午两节课,刘宇坚持着上完,等下课以后,早就饿得不行,急赶慢赶,回到借住的地方,正准备打水煮饭,发现陈晓兰从里屋转了出来。

嫂子。

刘宇叫了声,没敢聊太多,昨天晚上的事,让他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这个女人。

弄了晚饭没?没弄就我这里吃一口,家里炖了只鸡,你虎子哥去县城卖粮食了,我一个人吃不完。陈晓兰说道。

刘宇听了心中一动,虎子去县城干吗?这还没秋收,卖什么粮食,该不会还是不死心的又去医院检查身体了吧?

说的无耻点,刘宇其实是希望虎子确诊是‘死精症’的,那样有了虎子的帮忙,他就能很轻易的睡上眼前的女人。

还没,谢谢嫂子。

客气什么,来来来,等会儿凉了

陈晓兰扭着柳腰走在前面,因为正值夏季,天气闷热,她身上穿着轻薄的衣服,看起来格外的勾人,大白腿都露在外面,看着很是性感,丰满的桥墩,走起路来左摇右摆,简直勾人。

两人进去,屋里已经摆好了碗筷,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还有几个小菜,摆着两碗饭。

由于上衣领口宽松,陈晓兰弯腰坐下的时候,里面一对大白兔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刘宇看得手一抖,美妙的风景,让他下面的小兄弟不由自主起反应了,又想起了这个女人,昨天晚上在床上撅着屁股,一丝不挂的样子。

看啥呢,你还想吃一口啊?乡下人比较放得开,陈晓兰在注意到对面之人大胆的目光后,掩了掩衣服,开口调笑了一句。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刘宇竟然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去你的,连嫂子的豆腐也想吃。陈晓兰难免心慌慌起来,思虑纷纷,不知怎的,突然表情羞涩的问了一句:小宇,你老实告诉嫂子,你有没有弄过女人。

还没有过。刘宇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老实说道,他的确还是个处男。

那要不要嫂子给你介绍个女的?

不着急,不着急。刘宇干笑,总觉得对方像是话里有话,该不会是知道那事了吧?

而陈晓兰的眼神却总有意无意的扫过他的胯间,当看到那鼓鼓囊囊的裤裆时,脸蛋悄然蒙上一层润红。

行吧,反正你年龄还小。对了,嫂子腰有点毛病,每天都得擦药酒,今天你虎子哥出门,你等会来房间帮忙擦一擦。

刘宇听到这话,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瞪大些许,心突突的跳起来。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心中暗道嫂子该不会是想和我

一顿饭吃完,刘宇忽然记起新来的那位美女老师,也不知道校长有没有给她安排晚饭。

不管怎么样,刘宇觉得自己身为同事,去送个饭也是应该,还能顺便博取好感,以后说不定还能成个朋友啥的。冷冰冰的大美女,更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浴室他盛了点饭菜,准备送去学校。

临走,陈晓兰还没忘让刘宇早点回来,待会给她抹药。

而此时的陈梦瑶,睡了一觉后,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她这次并不是真心来支教的,只是为了躲避家里给她安排的一桩婚事,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连她自己都觉得应该很快就会离开桃花村,这么偏僻的地方,让习惯了城市生活的陈梦瑶不可能长期待下去。

想到这里,她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发现信号虽然有点弱,但还能用。

这让陈梦瑶松了口气,估计现在唯一打发时间的娱乐活动就是玩手机了,要是连手机都用不了,她能郁闷的抓狂。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陈梦瑶的思绪。

陈老师,你还没吃饭吧,我来给你送点吃的。刘宇拿着饭盒走了进来。

陈梦瑶确实有些饿了,这个男人看来想得还挺周到的,她平常对吃的比较挑剔,但现在顾不得了,闻着鸡肉的香味,就有食欲。

陈老师,你慢慢吃,如果不够的话,我再帮你盛点

够了,对了,浴室在哪儿?女人爱干净的天性,让她问出了这个问题。

浴室?这里可没浴室。刘宇苦笑,我住这儿的时候,都是直接在外面院子冲凉,不过,你一个女孩子

没浴室?

陈梦瑶傻眼了,这条件简陋的,让她甚至生出了现在就走的想法。

要不你就在这屋里洗吧,我去食堂里给你烧点热水。刘宇无奈,只能提出这个建议。

那就先不洗了。陈梦瑶有些犹豫,她这房子感觉四处都透风,洗个澡还不随便被偷看,你有手机的吧?我们留个联系方式,有事我问你。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刘宇还省了给她烧水,交换完手机号码,拿着食盒就回去了。

陈晓兰在家等了有好一会儿了,见刘宇回来,连忙去拿药酒。

那是一个玻璃瓶泡着的,里面有条小蛇,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药材,活血化瘀效果很好,村里人一般家里都会泡上那么一瓶。

嫂子得把衣服脱了,你可别瞎看。陈晓兰把盛着药酒的小碗递给了他,故意说道,声音都有点颤了。

她觉得自己太疯狂了,竟然会想出这么一个计划。不过,这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让虎子能在村里人面前抬起头,让别人再也说不出自己是个不下蛋的母鸡。

咬了咬银牙,下定决心的陈晓兰背着刘宇,脱掉了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光溜溜的背,有着妖娆的曲线,而且可以看到两侧张弹出的软滑。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屋子里气氛顿时就暧昧起来,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还有个妩媚的少妇,要是不发生点什么,简直就是浪费。

陈晓兰往那大床上一趴,就不动了。

望着女人的玉背,刘宇呆住,心里的渴望变强,差点没忍住就扑上去。不知嫂子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觉得那两条大白腿,岔的有些太开了,就像是在欢迎入内一样

你还傻愣着干什么?陈晓兰见刘宇在那杵着,便强忍娇羞开口唤了声。

来来了。刘宇干咳一声,掩饰尴尬,拿着药酒小心凑到了床边,这一站,发现自己竟然有些够不着。

嫂子,你往外边点,我够不着给你擦。

没事,你来床上吧,坐嫂子身上。陈晓兰红着脸,期期艾艾的说:别瞎想啊,嫂子是为了让你方便。

这话说的,直接勾引没什么区别了,要是没人打扰,搞不好今晚两人就

村里这个点上,没人串门,都早早的吃饭,洗簌整理,要不就在家看看电视,要不就床上一躺,有兴致的就等孩子睡着了,整整男女的事儿。

坐上去弄吗?

刘宇吞了口唾沫,内心激动。

他不知道陈晓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话里话外总是有点撩拨他的意思。

不过无论怎样,他一个大男人也是占便宜的一方。

这么想着,刘宇干脆利落的脱鞋,跪爬着上了床,一屁股直接坐在女人挺翘的丰臀上,肉体叠加,那种软弹的感觉,舒服的不行。

陈晓兰虽说是主动的一方,但当刘宇真的上来了,也难免慌乱,一想到自己身上坐着个男人,心中就痒痒的,那种饥渴欲望情不自禁的就燃烧起来。

刘宇精神抖擞的把药酒倒了点在手上,然后放在女人玉背上,缓缓的擦起来,这种刺激的感觉,让他不由手抖,感觉稀里糊涂的,就是很激动,浑身燥热。

按理说,经常劳作的乡村女人,皮肤都应该晒得很黑才对,可桃花村的女人是个例外,普遍都很白,皮肤光滑水嫩,据说是这方水质好的原因。

你手可别乱碰嫂子。陈晓兰故意说了句,省得男人轻看了自己,但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暗示。

刘宇小腹热热的,有了点反应,那儿直接卡了进去,温热的感觉让刘宇一个没忍住,还往里弄了一点。

陈晓兰感觉到自己被侵犯,脸腾的一下变得殷红,下意识的夹住。

却不知这样一来,更让刘宇爽上天,迷迷糊糊的就发力,前后蠕动几下。

嗯~~

陈晓兰被弄的鼻间冒出一声颤音,娇躯打摆子一样颤抖,异样的感觉像是潮水一般用来。

暧昧的气氛一下子燥热起来,两人谁都没说话,虽是在擦药,但谁都能看出他们的状态不对,互相默契配合着在做那些不可言说的事情。

刘宇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这种被感觉比用手舒服太多,让他压根平静不下来了,舒服的甚至想直接扒掉女人的裤子就弄进去。

晓兰嫂子

终于,刘宇艰难的开口喊了一句,其中蕴含的情绪特别复杂,表达出想要求欢的信号。

陈晓兰矜持着没有说话,把脑袋埋在手臂之中,全身颤抖,肌肤都有了一层朦胧的粉色。

这种不答应也不拒绝的回应,反而让刘宇更加有了信心,那儿弄得他快要炸裂,极度需要发泄出来,强烈的欲火让他再次张嘴。

嫂子我想要

说着,他双手环住陈晓兰的腰,放在平滑的小腹上面

就在陈晓兰被刘宇一番动作撩拨的心中痒痒,几乎就想委身给后面男人之时,她脑海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现了虎子的身影。

结婚三年,虎子对她着实好的没话说,夫妻感情和谐稳定,就连房事也都能满足她。

两人之间唯一的问题,就是一直要不上孩子,不管怎么折腾,陈晓兰的肚皮一直没有动静,为此夫妻俩背负了很大的压力,双方父母也在不停催促。

除此之外,还有村人背地里的指指点点。

在乡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最乐意做的就是聊八卦,几个长舌妇闲的没事,就凑在一起扒村子里的破事。

一来二去,两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闹的满村都知道了。到后面,传言愈演愈烈,说两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报应,一辈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来就是个好面子的人,被这样编排哪能受得了,因为这事没少和村民红脸动手。

就在前几天,陈晓兰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张病历单,这才知道,原来虎子偷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身体真的有问题。

陈晓兰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几天,她突然想到一个和虎子不谋而合的主意。

夫妻俩为了摆脱目前的尴尬处境,连办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刘宇好上几次,等怀上孩子,满村的风言风语自然会消失。

至于虎子那边,陈晓兰觉得到时候再想办法瞒过去。

谁能保证医院就不会误诊?

可是,真到了这个最后关头,陈晓兰发现自己做不到,她还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种事,哪怕对方是刘宇这个很有好感的‘弟弟’。

心中的道德底线把她束缚住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从一而终的道理她还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药药擦的差不多了,你下来吧。

陈晓兰略微使劲从男人怀抱中挣开,眼神闪躲的拉开了一些距离。

而此时的刘宇却欲火正旺,早就看出来陈晓兰是在故意勾引他。

谁成想这边刚准备脱了裤子提枪上马,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这时候,刘宇甚至想直接告诉她,你老公都在想办法让我上了你,你自己还矜持个什么劲儿。

可也知道,这种话说出来,后果就难以预料了。

虽然当老公的想把老婆给刘宇睡,当老婆的也有主动勾引的意思,但夫妻俩都不知道对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刘宇心里明白。

不过刘宇也不敢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要是说破了,夫妻俩都觉得自己遭到了对方的背叛,那他刘宇可没有任何好处。

这一刻,见陈晓兰瑟缩在床的另一侧,刘宇估计着今晚怕是没戏了,他总不能强来吧。

这么想着,刘宇只好带着些许不甘,说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犹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说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门口走,可让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间,陈晓兰都没有流露出挽留的迹象。

如此,让刘宇只能回屋睡觉,躺在床上,脑海里全是陈晓兰的动人娇躯,睁眼闭眼,挥之不去

刘宇这个人看起来比较内向,但实际上内心里也特别渴望女人,花花肠子不少,就是从没敢真的搞过,导致二十出头了,还是个处男,典型的闷骚。

这两天他都有机会在晓兰嫂子身上,摆脱处男之身,可总是阴差阳错的没能成。

这让刘宇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没有桃花运,和桃花村这个地方犯冲。

从陈晓兰那边回来,翻来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渐渐有了睡意

刘宇是睡了,但陈梦瑶这大半夜还熬着呢。

不是不想睡,实在是这个居住环境让她难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个身都硌得慌,让她无比怀念家里那张软绵绵的大床。

而且这天还有点热,身上一闷,出了点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犹豫了良久,她还是决定洗个澡凉快下。不然今晚别想睡了。

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功能,陈梦瑶摸黑,朝着学校食堂的方向走。

这乡下还真是安静,除了虫子和偶尔的狗叫,没其他响动。

人已赞赏
小说

我被调训成最下贱的性奴|餐桌下宝贝我们在这里做一次

2020-8-2 20:30:50

小说

嗯~啊~轻点~啊啊啊啊/宝贝儿让我待在里面

2020-8-2 20:30:5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