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挖|丫头,你太紧了,放轻松点

当然了!李耐点了点头,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亏心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厉害的 杨小雪虽然未经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当即便明白了李耐话里的意思,俏脸更是红得要滴血。 而且听李耐这么一说,她

当然了!李耐点了点头,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亏心事,怎么可能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厉害的

杨小雪虽然未经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当即便明白了李耐话里的意思,俏脸更是红得要滴血。

而且听李耐这么一说,她又想起之前在门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胀胀,似乎真的不小

呸,杨小雪你想什么呢?

杨小雪一个激灵,急忙止住了念头。

小雪,咱们农村人的卫生观念比较淡薄,特别是女性。因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数,所以我这个检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尽早发现,尽早治疗。

说起来,你要不要也检查一下?李耐随口说了一句,视线不自禁往杨小雪身上飘去。

杨小雪个子不矮,一米七左右,虽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却也掩饰不住那玲珑有致的好身材。

免费的么?

被李耐这么一说,杨小雪竟然有些意动了,将信将疑问道。

李耐本是随口一说,根本没奢望能帮村花检查身体,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听她的语气,似乎有戏?

心中一阵激动,李耐忙不迭点头:自然是免费的!

杨小雪性子矜持,平时和男人话都不多说,唯独今天却像是着了魔一般,李耐给桂芳嫂检查身体的那一幕不断再脑海中闪现,让她既面红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杨小雪羞红着脸微微点头:那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听到杨小雪竟然真的答应了,李耐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急忙笑眯眯地将她迎进了小诊所。

李耐,把门和窗都关好。

刚一进屋,杨小雪就羞红着小脸吩咐李耐道,她可不希望自己检查身体被别人看到。

李耐笑吟吟地应了一声,关门拉窗之后,便带着杨小雪进了里屋。

杨小雪俏生生地杵在原地,臻首微低,俏脸泛红,双手放在身前轻轻搅动着,看起来紧张极了。

杨小雪虽然不施粉黛,但长相不比城市里那一个个浓妆艳抹的美女差,而她身上那种清纯羞涩的气质,也是一般庸脂俗粉完全不具备的。

灯光昏黄,气氛暧昧,杨小雪的眼神闪动着,光洁的额头也因为紧张而沁出了丝丝细汗。

这般好似出水芙蓉的美景,让李耐不禁有些看痴了。

你愣着干嘛?

见李耐在发呆,杨小雪红着脸翻了个白眼嗔道,更显风情万种,就如同一只等不及让人采摘的蜜桃一般。

李耐这才回过神来,笑嘻嘻地指了指里屋的大炕:嗯嗯,咱们现在就开始,你先躺炕上去吧。

杨小雪心脏怦怦直跳,紧张到了极点,但还是按照李耐的话,脱鞋躺在了炕上。

李耐心动不已,快步走来在她身边坐下,开始上下打量这位村花。

杨小雪今天没有穿袜子,双脚小巧玲珑,雪白晶莹,就如同一件完美的工艺品般,让李耐有种想要好好把玩一番的冲动。

因为要下地的缘故,杨小雪穿着很是朴素的粗布衣裤,但那双笔直修长的大长腿却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

双腿交汇处,有着一处微微鼓起的神秘三角地带,李耐狠狠咽了口吐沫,眼神一片火热。

李耐,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不然我就去村长那里告状!

杨小雪闭上了眼睛,旋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睁眼,认真地说道。

她的可爱模样让李耐哑然失笑。

既然答应了自己这所谓的免费检查,就相当于是给了自己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机会,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之后的一切行为,都能解释为检查身体。

然而为了让小雪放心,李耐还是脸色一正应了一声,前者这才点头,旋即缓缓闭上了双眸。

我先用我家祖传的按摩法来帮你按摩一遍,检查有没有外伤。

李耐心中暗喜,说了一声之后,便缓缓将手向炕上躺着的绝色尤物伸去。

李耐采取了从下到上的顺序,先轻轻抓住了小雪的一对玉足,然后抱入了怀中。

杨小雪的玉足入手温润,柔弱无骨,一丝异味也没有,反倒有种迷人的芬芳,令人心醉。

好在李耐的定性够强,否则的话,真想直接含在嘴里吸吮那十个晶莹剔透的可爱脚趾。

忍住了心底的冲动,李耐开始用手轻轻按摩小雪的脚掌,那双柔软的玉足在他手中不断变幻着形状。

被李耐摸索着小脚,杨小雪只感觉有热流从双脚传遍全身,那股微微的酥麻之感,让她忍不住轻哼出声。

人已赞赏
小说

快穿道具强制调教h_说说男朋友下面大的感受

2020-8-2 20:30:34

小说

我和肥妇 把你干到走不了路|小黄书免费阅读

2020-8-2 20:30: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