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我是如何进入你的|三个陌生人把我按在草地上

可苏小纯撅噘嘴,在自己那殷红的两点上轻轻捏了一下,爹爹,家里又没外人,怕什么,再说了,前两天这儿好痒,我是不是生病了呀? 生病? 老苏一愣,这妮子,真是心思单纯,这分明是处于发育期,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啊。 毕竟是农村人,小纯虽然上过初中,可偏远的小镇子,思想封建,老师恐怕

可苏小纯撅噘嘴,在自己那殷红的两点上轻轻捏了一下,爹爹,家里又没外人,怕什么,再说了,前两天这儿好痒,我是不是生病了呀?

生病?

老苏一愣,这妮子,真是心思单纯,这分明是处于发育期,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啊。

毕竟是农村人,小纯虽然上过初中,可偏远的小镇子,思想封建,老师恐怕也不会教这些,加上老伴儿走得早,自己做为父亲,也不好意思给女儿普及这些知识,这才导致了小纯误把生理反应错当成了生病。

做为女孩子,如果不懂得这些,恐怕以后会吃亏。

想到这儿,老苏觉得有必要教导教导闺女。

小纯啊,其实这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小纯给打断了。

完了完了,爹爹,这儿好痛啊,你快看,这是怎么了!

只见苏小纯惊慌失措的站起身,两只小手抓着衣服,正对着老苏,两片白嫩高高挺起,上面的两点也悄然挺立了起来。

苏小纯是真怕了,前些天她就觉得自己胸前痒痒的,还没在意,以为只是干农活的时候被虫子爬了,可现在突然感觉有些阴恻恻的痛,她可真吓坏了。

殊不知,这是因为她刚刚用手捏的时候,不小心太用力,加上正处于发育期,所以才导致了轻微的疼痛。

爹爹,你

苏小纯刚准备说话,就看到了父亲灼热的目光,本能的俏脸一红,赶紧低下头。

虽然对这些事情懵懂,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父亲的眼神很有侵略性,仿佛要把自己给吃了。

小纯,你过来,让爹爹瞧瞧。

老苏喉咙一滚,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苏小纯乖巧的走过去,站在老苏面前,双手还老老实实的抓着衣服,胸前的两片柔软,距离老苏不足十公分。

闻着少女特有的体香,已经五十五岁的老苏顿时气血翻滚,就像年轻了三十岁,那处的反应越来越强。

他本来是想给苏小纯普及两性知识的,可现在,他居然鬼使神差的改变了主意。

小纯,你,你哪里痛?老苏紧紧盯着那殷红的两点,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热乎乎的气息打在两片柔软上,苏小纯娇躯一颤,害羞道:爹爹,就,就是这两个凸起的小点,有一点点痛。

刚刚隔得远,苏小纯还不觉得害羞,可看到父亲近距离盯着自己这个地方,她还是会有些忸怩。

要不,爹爹帮你检查检查?

此时老苏心里已经钻进了一个恶魔,他只想抚摸一下少女饱满酥软的部位,满足一下他这个老年人。

听爹爹的。苏小纯乖巧的点点头。

她知道自己父亲会一点医术,小时候有个感冒发烧啥的,都是父亲帮自己治好的,所以这一刻,她下意识认为,父亲是要帮自己看病。

早些年老苏是个赤脚医生,只是最近两年村里有了卫生所,他才开始务农为生了,不过一些小毛病,他还是不在话下的。

得到闺女的应允,老苏屏住呼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然后才伸出黝黑粗糙的大手,缓缓盖在了那两片硕大的饱满上。

盖住的一瞬间,老苏浑身一震。

他已经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浑身的血细胞都沸腾了起来。

感受到火热的大手,苏小纯也不由心跳加速。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异性触碰这个地方,虽然这个人是她的父亲,也让她羞得满脸通红。

这道似有似无的娇喘,听得老苏立马就撑起了高高的帐篷,可他不敢太放肆,毕竟眼前的少女是自己的继女。

他双手轻微颤抖着,只是覆盖在上面,没有乱动,可这种感觉,却让他备受煎熬,心里纠结万分,然而就在这时候,苏小纯突然羞涩的说了一句。

爹爹,你怎么发呆了?不是要给小纯检查的吗?

nbsp;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老苏的气息打在两片柔软上,让她觉得身体很难受,痒痒的,酥酥的,就像前几天那种感觉。

听到女儿这话,老苏反应过来,内心狂跳,咽了下口水后,下意识抓了一把,那嫩白的软肉瞬间从手指缝钻出来,软弹软弹的,很舒服。

爹爹,你一检查,好像更难受了,嗯哼

苏小纯的声音娇滴滴的,双腿不由自主并拢在一起,双手也情不自禁往上推了一下。

虽然她不懂男女之事,可也知道女孩子哪些地方不能随便给人摸,不过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她觉得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毕竟,父亲也只是在给自己检查病而已。

没事,这,这是正常现象。

老苏口干舌燥,下面都快撑爆了,他担心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控制不了心里的那头恶魔,于是赶紧拿开手,移开目光。

小纯,你别碰它,越碰越痒,爹爹,爹爹热得慌,去洗个澡。

说完不等苏小纯答话,飞快跑到院子里的澡棚里。

进门后,他靠着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想要尽量把邪火压下,可闭上眼睛,脑海里全是小纯那精致的小脸蛋儿和硕大的柔软,反而让他的反应更强了。

洗个澡,对,赶紧用凉水冲一冲。

想到这儿,老苏急忙脱掉衣服,打开水龙就开始冲。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冲进澡棚的一瞬间,苏小纯也跟了过来,虽然她心思单纯,可她不笨,刚刚父亲惊慌的样子,她担心父亲出事儿,所以就跑过来看看。

发现父亲是真在洗澡时,她松了口气,可无意间看到父亲下面那处的时候,她瞬间充满了好奇。

咦?和以前生物书上画的一样,可是,爹爹的怎么那么大呀?随着老苏的拨弄,苏小纯看得脸红心跳,羞得慌,那么长那么大,平时走路肯定很难受吧?

苏小纯突然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可看着看着,饶是她心思单纯,身体也本能的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她发现自己胸涨得难受,全身都像有蚂蚁在爬一样。

这种感觉好奇怪呀。

苏小纯挠挠头,心乱如麻,不敢再看下去,扭头就跑。

老苏洗完澡出来后,发现小纯已经回了自己房间,他叹了口气,也回到了自己房间。

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先前的画面,老苏不知道自己能忍住多久,少女的身体,对他的吸引实在太大了。

半夜的时候,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苏小纯的声音。

爹爹,你睡着了吗?

从小苏小纯就怕打雷,只要是晚上打雷,她都会到老苏的房间睡觉。

没,还没睡。

老苏激动的应了一声,快步走过去打开门,下一秒,一具柔软的娇躯就扑进了他怀里

人已赞赏
小说

这段语音能让你湿吗|污污污污的短文

2020-8-2 20:30:28

小说

小雪,你下面好湿啊|看到你湿小说

2020-8-2 20:30:3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