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好大太深了好疼/轻轻咬住花蒂镜子

可郭雪这萝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肤跟雪一样洁白,看着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条包裹着翘臀的小猪佩奇小裤,更是让吴宝库看的难以自己。 萝莉的外表,而且还有一颗萝莉的心! 吴宝库舔了舔嘴唇,夹着酒精棉缓缓贴在那翘臀上,开始消毒,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那细腻的肌肤。 饶是随意的触碰,可那无比顺滑的手感

可郭雪这萝莉,就是人如其名,皮肤跟雪一样洁白,看着都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

尤其是那条包裹着翘臀的小猪佩奇小裤,更是让吴宝库看的难以自己。

萝莉的外表,而且还有一颗萝莉的心!

吴宝库舔了舔嘴唇,夹着酒精棉缓缓贴在那翘臀上,开始消毒,手指有意无意的触碰到那细腻的肌肤。

饶是随意的触碰,可那无比顺滑的手感还是让吴宝库来了反应。

而此时的郭雪,更是下意识绷紧了身子。

酒精很凉,可吴宝库的手指却很热,以前她分明也打过屁股针,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小雪,放轻松,你的血管太细了,叔都看不到了,万一扎错了可就不好办了。吴宝库道。

这话还真让吴宝库蒙对了,以前打针的时候医生就说过郭雪血管细,她还真没怀疑。

按照吴宝库的话,她尝试放松,甚至还刻意抬高了屁股。

她的迎合,让吴宝库胆子越发大了起来,大手就不老实起来。

看着眼前萝莉任自己摆布,吴宝库心里没来由的升出一股自豪。

要不是怕引起郭雪的怀疑,他是真的巴不得给那碍事的小猪佩奇小裤直接扯下来,好生研究一下,这萝莉的美妙,到底有何与众不同。

叔叔叔,还没好嘛?

郭雪的声音有点软,吴宝库的手实在太热了,还很粗糙,让她觉得很痒,实在有些受不了。

闻言,吴宝库恋恋不舍的收回大手,寻思再不做点正事的话,估计也说不过去。

找准血管后,他给郭雪打了针疫苗。

针管刚抽出来,郭雪忙不迭的放下裙子,耷拉着脑袋,小脸通红。

这模样让吴宝库看的着实心痒,已经开始寻思着要怎么一步步把这萝莉吃到嘴里。

叔叔,现在可以了吧?郭雪道。

按理来说,打完疫苗确实也就没事了。

可对于送上门的萝莉,吴宝库岂会白白放过?

只见他又装模作样的思考了片刻,说道:疫苗是打完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叔再给你检查一下吧。你以前肯定没少被自己的狗抓伤过,对吧?

嗯,那要怎么检查?郭雪道。

闻言,吴宝库从桌子里拿出听诊器,以前他都是用这玩意给家禽检查,这还真是头一次用到萝莉身上。

放心,就跟你到医院体检一样。来,你坐下。

见吴宝库带着听诊器,还真有那么几分专业的架势,郭雪倒是没有怀疑,乖乖坐在凳子上。

只见吴宝库装模作样的拿着听诊器放在郭雪心口,看着很是正常的检查起来。

看似是在检查,可吴宝库的心思压根就没在这。

这听诊器越在郭雪胸腔附近一个劲乱动,最后慢慢竟是慢慢朝着上方探了过去。

到这时候,郭雪甚至还没发现什么异常,依旧以为吴宝库是在给她检查。

殊不知,正是她的默认,让吴宝库胆子越来越大。

听诊器放在郭雪的胸口,吴宝库当即就感觉到自己的手碰到了阻碍。

可惜有点小了,不过弹性很不错。

虽说是隔着衣服,可吴宝库还是一下就确定出了郭雪的型号,比不上王瑶瑶和孙妍的,可胜在弹性。

隔着衣服占了会便宜后,吴宝库始终觉得有点不过瘾。

这有衣服碍着,总归感觉不到真实的手感。

他眼睛滴流一转,说道:小雪,你把衣服掀开,叔进去检查一下。

说着就要把听诊器塞进郭雪的衣服里。

见状,郭雪忙不迭的双手护在身前,起身后退两步,一脸的警惕,道:叔叔,你干嘛?以前我在医院检查的时候,都不需要掀衣服的。

被郭雪这么一说,吴宝库不由得老脸一红,尴尬的咳咳嗓子,强行解释,道:咳咳,那是城里的规矩,我在村里一直都是这么检查的。

她寻思着郭雪岁数也不大,随便糊弄一下就可以了。

可说到底,郭雪毕竟不是孙妍,没有那么好糊弄,也不说话,可双手还是死死护在身前,显然是不信。

吴宝库也知道,自己多半是有点着急了。

这城里长大的丫头就是有点脑子,不想孙妍那么好糊弄。

想到此处,他忙不迭的说道:不过叔刚才检查过了,你身体没啥大毛病。今天就这样吧,你先回去,万一身子再不舒服了再跟叔说。

他话刚说完,郭雪忙不迭的牵着黑背离开。

直到郭雪离开后,吴宝库这才暗道一声可惜。

郭雪越是对他有戒备,他就越是想吃到嘴里。

男人么,享受的永远是征服的过程。

他也不相信,自己还搞不定一个黄毛丫头。

打这天开始,他有事没事就往孙大国家里跑,借着喝酒的缘故,各种跟郭雪搭话。

虽说郭雪对他爱搭不理,可吴宝库依旧乐此不疲。

这天,吴宝库正在诊所里呆着,心里郁闷的紧。

自从上次给郭雪打完疫苗之后,就再没机会占过便宜。

越是吃不到的东西,他就越是惦记。

这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郭雪穿着水手服,在自己面前翘着屁股的模样。

正在此时,孙大国突然着急忙慌的跟孙妍跑进诊所,身上还背着郭雪。

老吴!快!快看看我侄女这是咋回事!

闻言,吴宝库忙的上前。

只见郭雪小脸苍白,胳膊和腿上起了不少红色小点。

一看这情形,物包括着实也吓的够呛。

他寻思自己是个兽医,平时整个跌打损伤啥的还行,摊上这病,他可不敢治。

可当孙大国说郭雪这是因为狗毛过敏之后,他心里多少有了点把握。

老吴,这病你能治不?实在不行我就给小雪送到县里医院了。孙大国道。

一开始吴宝库还没啥把握,可检查之后,他也确定郭雪这就是正常的毛发过敏。

他刚接触兽医的时候身上也起过这东西,只要抹点药膏就能解决。

放心吧,这东西能治。估计是因为那狗身上细菌太多,小雪成天跟它接触,这才过敏得到,不是啥大病。来,你给她放里屋。

闻言,孙大国点点头,跟着吴宝库到了里屋。

吴宝库拿了药膏,正说要给郭雪上药,可扭脸一看孙大国和孙妍就眼巴巴在旁边看着,就说道:你俩上外面等着。

孙大国虽说不放心自己侄女,可听吴宝库这么说了,也没多想,带着孙妍离开屋子。

待两人离开之后,吴宝库这才眼神火热的打量着躺在病床上的郭雪。

小雪阿,身子是不是很痒?吴宝库道。

郭雪可怜巴巴的点了点头,身子不住扭动,显然是过敏的挺厉害。

只见吴宝库抓了把药膏抹在掌心,而后抓着郭雪的小手就开始在她胳膊上涂抹。

一开始我倒也挺有分寸,没占啥便宜,老老实实抹完两条胳膊之后,突然说道:小雪,把上衣褪了,叔给你上药。

郭雪一听要褪上衣,当时小脸通红,摇摇头,道:不用了叔叔,我自己来吧。

这怎么行,这上药可是讲究手法的。你要是不小心抠破了咋整,到时候留疤了多难看,听话,让叔给你抹。

疤痕这种东西,每个女孩儿都怕的很,郭雪自然也不例外。

一听可能会留疤,当时就慌了,加上也确实痒的厉害,郭雪犹豫了一会只得点点头。

只见郭雪缓缓转过身子,背对着吴宝库缓缓解开上身水手服的口子,上衣缓缓脱落,耷拉在半空。

看着眼前那光洁白皙的后背,以及盈盈一握的柳腰,吴宝库觉得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

那小腰,扭起来也不知道多带劲。

快,转过来,让叔看看你情况严重不。吴宝库猴急的说道。

虽说是背对着吴宝库,可郭雪还是羞红了脸蛋。

长这么大,就连他父亲都没看过她的身子,现在却是当着吴宝库的面褪去了上衣,她心里没来由的升出一股耻辱感。

她越想越觉得臊的慌,脸蛋滚烫不说,身体温度也逐渐上升,突然就觉得后背又痒了起来。

为了赶快治好自己的过敏症状,郭雪只得缓缓转过身子,双手却死死交叉护在身前,耷拉着脑袋,跟只鹌鹑似的。

自古大叔爱萝莉。

吴宝库这岁数,对郭雪这种软到骨子里的嫩萝莉当真是没有任何抵抗力。

此时郭雪展露出的娇羞状,让吴宝库跟打了鸡血似的,无比兴奋。

先躺下,叔这就给你抹药。

闻言,郭雪点点头,乖乖平躺在床上。

只见吴宝库搓了搓手,眼神辗转流连在郭雪那光滑平坦的小腹上,而后缓缓伸出大手,轻轻贴在那光滑小腹上摩挲起来。

这手感可比王瑶瑶跟孙妍的要好多了,吴宝库心里当即做出判断,手指在郭雪肚脐眼附近肆意游走。

叔这是先给你放松一下,这药膏有点刺激性,省的你待会疼。

那细腻的肌肤让吴宝库觉得自己手里跟摸了块绸缎似的,只是那皮肤表面的一些红点少许破坏了美感。

叔叔你快点,好痒。

郭雪酥软的声音传来,脸蛋红的几乎滴出血来,小手紧紧攥着床单。

虽说她还是个小女孩儿,可也知道女孩子的身体不能被男人乱碰,更何况还是一个岁数跟自己父亲差不多的老男人。

更让她羞耻的就是,她每一处被吴宝库的大手碰过的地方,都觉得很痒,痒到心里的那种,以至于她只能死咬着嘴唇,生怕发出声音来。

闻言,吴宝库占便宜的时候也没忘了正事,把药膏抹在掌心后就贴在郭雪的肚皮上摩挲起来。

在药膏的润滑作用下,郭雪本就顺滑的皮肤更是滑溜溜的。

看着眼前萝莉白皙的娇躯,吴宝库独自那团火越来越热,眼睛不由自主的就瞟向郭雪那白色小衣内的风光。

虽说规模算不得太大,可那隐隐可见的风景线还是让他想一窥究竟。

人已赞赏
小说

赛高酱直播脱得只剩内衣|稚嫩的小身子破瓜

2020-8-2 20:29:48

小说

老扒 夜夜春宵 第五部分_医院护士短篇系列小说

2020-8-2 20:29: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