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水白浊高H一女多男|连续深喉按头口爆到吐在线

老魏好歹也是搞过不少女人的主儿,村子也不大,董小芸和王刚的事儿他也是早有耳闻的,脑子这时候转的极快,黑暗中,他再也掩饰不住心底的邪念,眼睛绿油油的,道:小芸啊,是不是又和王刚那小混球因为孩子的事儿吵架了? 董小芸是一直把老魏当自己的长辈看的,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加委屈了,

老魏好歹也是搞过不少女人的主儿,村子也不大,董小芸和王刚的事儿他也是早有耳闻的,脑子这时候转的极快,黑暗中,他再也掩饰不住心底的邪念,眼睛绿油油的,道:小芸啊,是不是又和王刚那小混球因为孩子的事儿吵架了?

董小芸是一直把老魏当自己的长辈看的,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更加委屈了,鼻子一酸,哽咽了一声。

老魏的的手趁机不断的在董小芸背上揩油,一边抚摸着美背一边道:别哭别哭了,小芸啊,不孕不育可是大问题啊,如果你信得过我,我现在就帮你检查一下吧。

可是停电了,你这里没有检测的设备吧?

董小芸抽噎了一下,疑惑的问。

中医是靠双手去把脉的,我先查一查你有没有哺rǔ的能力,这是祖传秘方,如果不是看你可怜的话,还不愿意帮你呢。

老魏硬着头皮继续忽悠着,在黑暗中,他不自禁的将手伸入裤裆里,安慰了一下自己的大兄弟。

董小芸顿了一会儿,也想搞清楚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问题,一咬牙,应道:好。

啊?

老魏闻言惊呆了,本来这些话都是他临时起的邪念,可不敢保证能成功,难道自己走桃花运了?

其实,董小芸这些年承受了很多委屈,他知道王刚在外面喝酒的时候还找女人睡了,无数个夜晚哭湿了枕头。

要是查出来不是自己的原因,那她以后在家里也可以提升一下地位了。

老魏激动得手心冒汗,为避免夜长梦多,他急忙靠了过去,摸黑去脱董小芸的衣服。

剥下一层薄纱后,老魏忍不住捏了一下这小美女的肌肤,真够水嫩啊,像刚剥皮的鸡蛋。

摘下蕾花边xiōng罩后,老魏能看见在昏暗中有两个大nǎi白在晃抖着,那扑面袭来的女人香,熏得他口干舌燥。

他忍不住咽了一把口水,举起了颤抖的双手

小芸你别紧张,我捏你这里呢,是为了检查你有没有哺rǔ能力,要是以后你有宝宝了,你这里就发挥重要作用了。

老魏温柔的说道。

嗯,我知道。

董小芸紧张得发抖,但为了解开三年来的心结,她忍了。

老魏两手一起按了下去,一抓到两坨又柔又大的浑圆,心里就特别激动,有种想要狠狠将它们抓bào的冲动,但为了不吓跑这个小美女,他只能先忍住这股强烈的念头,轻轻的揉捏起来。

黑暗中传来了董小芸的娇喘声,没想到魏叔的手法那么温柔,之前他老公都是很粗暴的,每次都抓得她生疼。

董小芸心里生出一股暖意,可没过多久,两坨饱满却变得有些瘙yǎng难耐了,被老魏这么轻轻的揉着,反而像是慢火炖汤一般,逐渐燃起了某种深处的渴望。

魏叔有点难受。

董小芸声音低的像蚊子。

没事,这是正常反应,我加点力度就好了。

老魏两眼放光,一双粗糙的大手在两坨饱满上恣意揉捏着,这两只胖圆的大硕果,被抓得一会儿扁一会儿胀的。

这手感真是舒服得发麻啊,尤其在一片róuruǎn中凸出来的ròu粒,像是电流般一丝丝在手心涌起,yù罢不能。

但为了不露出马脚,老魏还运用了中医的一些按摩技巧,这让董小芸不仅感到新鲜,而且在疼痛中还夹着爽感,身体的反应越来越激烈。

为此,董小芸不由得对老魏的医术又信任了三分,面色变得潮红,悦耳的低喘声连绵起伏。

老魏听得耳朵发软,心底的邪火越烧越旺,彻底蒙蔽了他的心智。

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慢慢的松开了双手。

董小芸正舒服着,可那种感觉突然中断了,有些无力道:叔,好了么

嗯,有结果了。

老魏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我有问题吗?

董小芸紧张的问。

有,问题可大了,你太有女人味了,说不好听的就是yīn元太盛,压制了你老公的气场,唯一的办法是让我把多余的yīn元吸出来。

怎样吸啊?

人的心脏是经络的中心,当然要从你的xiōng口吸了。

董小芸闻言,顿时羞得贝齿咬唇,她是过来人了,用手按摩还能忍,如果动到嘴的话,虽然和治病有关,但已经超出道德底线了啊。

可是,她那两坨大胖白被老魏蹂躏了一阵后,像是两个正在发酵的面包,甜甜的,正在膨胀。

能保证我怀孕吗?

董小芸羞哒哒的问。

我都查出原因了,只要吸出yīn元,你怀孕的几率大大提升啊,你要相信我,我是中医。老魏厚颜无耻的说。

那,那就麻烦魏叔了。

董小芸面色粉红的闭上了双眼。

别紧张,这是正常的治疗,我来了。

老魏又咽了一把口水,将一张憋红的老脸往这小媳fù的饱满上凑去。

那股nǎi香越来越浓了,光是闻着,就让人不自禁的流口水。

再靠近一点,脸碰到了róuruǎn的胖白上,老魏心跳得厉害,感觉鼻子热热的,立马一头埋入这片香甜中,先在雪白的róuruǎn上狂亲起来。

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吮吸声,显然是这么刺激的动作,让董小芸难以忍受。

老魏再猛亲了一口,在雪白上留下一道唇痕,随后激动的张开嘴巴,对着一粒樱桃含了下去

嗯啊

董小芸禁不住的shēnyín了起来,小嘴儿张得老大,脸上一片红晕。

她老公以前也吸她这儿的,可为什么没有这么舒服呢?

不对,我要忍住,我是来看病的啊,董小芸在心里这样提醒自己,可她越是忍,身体就越是难受。

老魏玩上头了,松开了嘴巴,伸出舌头,在那粒粉红的樱桃上飞快的撩拨起来。

噜噜噜,口沫飞溅。

那粒可爱的小樱桃,渐渐翘起来,变得又滑又湿。

一些清澈,从老魏的舌头蔓延到粉红上,又从粉红流到雪白的róuruǎn中,再滴落到平坦的小腹上。

董小芸紧紧抓着坐下的椅子,娇躯颤抖不停,体内像是产生了一口强烈的黑洞般,让她无法自拔。

最后她不自禁的伸手抱住了老魏的脑袋,摁入自己滚烫的nǎi白里,并仰着头大口喘息着。

魏,魏叔你不是要帮我吸yīn元吗?为什么要用舌头?

董小芸扭着头,露出了那纤细的脖颈。

yīn元藏得太深,得激发出来啊。

老魏含糊道。

他的脸埋在这么外酥里嫩的róuruǎn里,呼吸的都是温热的nǎi香。

这么强烈的刺激下,老魏的大兄弟隔着裤裆,恰好顶在了董小芸的肚子上。

董小芸下意识低头望去,在昏暗中依稀看见了老魏那壮观的本钱,光是从轮廓上看来,有小拳头那么粗吧。

天啊,男人那玩意哪有这么大啊?

她感到震惊无比,不由对比了一下她老公的轮廓——差别太大了。

她已经被老魏吸的有些情迷意乱了,再看到这么大的帐篷,顿时产生了一些治病以外的其他想法。

而黑暗的环境,给了她莫大的勇气。

魏大夫,你,你再往下试试吧。董小芸声音小的像蚊子一般。

老魏将脸从两坨róuruǎn中拿出来,假装不懂的问道:为什么呢?

就往下嘛,我觉得xiōng口的yīn元已经流到下面了。

董小芸不明白自己究竟怎么了,平时很保守的啊,但现在像是着魔一般的自甘堕落。

是不是流到底了?

老魏眉头一挑,故意用大轮廓顶了一下小美人的大腿。

就是这里啊

董小芸颤抖的道,急忙站了起来,主动往老魏身上贴去,两手在平坦的小腹上缓缓揉着。

那这里也要吸吸哦。

老魏笑眯眯的低下头,舌头像是丝带般,在这女人光滑的小肚上轻轻打转着。

董小芸顿时贝齿咬唇,蹙起眉,扭起了腰,幅度越来越大。

老魏心里头的邪火越烧越旺,干脆好人做到底,舌头越转越低,滑到了肚脐,再往下游去。

他用两手抓住了小美女的裤头,缓缓拉到了膝盖上,露出了一双浑圆细削的白皙美腿,那里已经渗出了滴滴露珠。

老魏保持舌头活动的同时,眼珠子往上移去,发现董小芸还在醉眼迷离的摇摆着水蛇腰。

老魏两眼放光的伸指夹住董小芸的小内裤,悄悄滑下来,那令人向往的三角黑森林立马溢出了一股燥热的芬芳。

迷迷糊糊之间,董小芸忽然感到身下一凉,回过神来,才发现下半身已经空dàngdàng的了。

而老魏伸长的舌头,已经快贴上那处挂满露水的黑森林了

啊!

董小芸惊叫一声,两腿发软的撞倒在了就诊台上。

一阵痛楚,将她从情迷意乱中拉了回来。

不能继续了,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我只是来看病的啊。

董小芸慌张的道,急忙弯下腰来,拉起了小内裤。

两坨大胖白甩下来,像充水的气球在晃着,还溢出温热的气息。

老魏目瞪口呆,急忙重新贴了过去,将那两坨捧在手心摇了摇,好软啊。

人已赞赏
小说

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翁熄系列乱老扒

2020-8-2 20:29:37

小说

口述爱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吃女人下部的小说

2020-8-2 20:29:3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