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他们的公共厕所_老师撩开裙子让我捅

刘兵哥,你――一看到刘兵进来,她气急,又赶紧捂在身上了。 好好好,我转过去,刘兵赶紧转过了身。 孙晓雅很快就换下来那条裙子。 她走过来,拍了拍刘兵。 好了刘兵哥,我已经换好了。 刘兵转过身,看到孙晓雅此刻穿了一条白色

刘兵哥,你――一看到刘兵进来,她气急,又赶紧捂在身上了。

好好好,我转过去,刘兵赶紧转过了身。

孙晓雅很快就换下来那条裙子。

她走过来,拍了拍刘兵。

好了刘兵哥,我已经换好了。

刘兵转过身,看到孙晓雅此刻穿了一条白色的裙子。

而他手里正抱着刚才换下来的红裙子,一红一白,形成了很鲜明的对比。

如果说她刚才穿那条红色的裙子,很性感,那现在这条白裙子就将她衬托的很清纯,就像不染尘埃气的仙女。

刘兵一下子就看呆了。

看到刘兵发愣,孙晓雅皱着眉头问道,刘兵哥,你想什么呢!

她还以为刘兵还在想他刚才走光的事,板起脸很生气。

美,太美了,你这么一穿跟仙女似的。

孙晓雅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把刚才的不愉快全都给忘了。

真的?她抬眼看着刘兵,可她脸上却早就已经红到了脖子根。

刘兵看她害羞,只觉得更是可爱。

经过刚才那一番折腾,孙晓雅已经赶不上同学聚会了。

无奈,刘兵只好开车把她送了过去。

等他回来的时候,才发现孙静怡竟然不在。

饭菜早就已经做好。

刘兵自己一个人吃了饭,百无聊赖就去看电视了。

可他却始终看不进去。

脑子里想的全都是孙晓雅今天那害羞的样子。

想的他很难受。

可这时,他听到门口有钥匙开门的声音。

门咔嗒一声就开了。

然后就是高跟鞋的声音,一回头就看到是孙静怡。

孙姨,你回来了?

孙静怡嗯了一声,就站在门口换鞋了。

刘兵注意到她一直佝偻着腰,胳膊也一直挡在胸前,看上去很痛苦,甚至脸色也很苍白,不知道怎么回事。

今天傍晚的时候,孙静怡出去了一趟,还不知她吃过饭没有。

你吃饭没?没有的话,我去给你热热。刘兵向她走过去两步询问。

我已经吃过了,孙静怡回答,可说话间就听得出来她很难受。

她这个时候刚好换好鞋子,刘兵看到她过来的时候,仍旧佝偻着腰,把胳膊挡在胸前。

孙静怡是瑜伽老师,练了很多年,所以通身特别有气质,而她每次走路的时候都是挺直了腰,从来不会像现在这样佝偻着。

刘兵觉得她一定是有事,很难受,才这个样子,他赶紧过去扶住孙静怡,把她扶到沙发上。

孙姨,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看你这么难受?

孙静怡坐下来,喘着粗气。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的路上身上突然疼了起来,疼得难受。

刘兵看到孙静怡的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珠,脸上也惨白的没有血色。

刘兵转了转眼珠,想了想,开口道,要不我帮你看看吧。

孙静怡一听他这话,狐疑的问道,你?你会看吗?

刘兵一听,觉得好气又好笑,他拍着胸脯跟孙静怡说道,孙姨,你看你光知道我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却不知道我是学医的吧!这对我来说还是小菜一碟的。

真的?孙静怡一听,很惊喜。

刘兵点点头,那当然,我骗你做什么?孙姨,你给我看看你到底是哪里疼?

孙静怡一听,顿时涨红了脸。

她心里很纠结,怎么办,到底要不要给刘兵看,她有些羞于启齿,可若不看,她实在被病痛折磨的难受。

孙静怡很为难,她又实在忍受不了疼痛,这才鼓足勇气开口道,是,是这里。

她移开自己的胳膊,示意道。

刘兵一看,她身上瑜伽服紧紧的裹在身上,顿时勾勒出完美的身形!

他顿时呼吸急促的起来。

孙静怡见他看了一会,急忙又用胳膊遮挡了起来。

小兵,怎,怎么样,我到底是什么病?

刘兵见她这样,哭笑不得。

孙姨,我还没开始看呢,你这样我也没办法判断病情呀,还得你把衣服掀起来才行。

孙静怡一听,更是不好意思了。

毕竟眼前的男人可是范玲玲的男朋友。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她就没脸见人了。

可想起来心里却又有些隐隐的期待。

好吧,孙静怡低声说了一句,就缓缓的把自己的衣服给拉了起来。

孙静怡慢慢的伸手,把衣服解开。

刘兵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了一下心神。

他觉得很难受。

他赶紧蹲了下来,作为掩饰。

而在他蹲下来之前,孙静怡就看到了他的异样。

可她竟然觉得内心有些得意。

刘兵检查一番之后,知道了孙静怡为什么会疼痛难忍了。

孙姨,没什么问题,你就是有点轻微的炎症。

孙静怡一听,就放下了心,可小兵,有炎症该怎么办呀,我现在疼得很难受。

刘兵思索了一下,孙姨,要说治疗其实也简单,我给你按按就好了。

孙静怡很怀疑,这样真的有用吗。

可在疼痛难忍面前,她没得选择,她现在都不好意思看刘兵了。

只好别过脸。

行,那你来吧。

刘兵让孙静怡躺在沙发上,而他就蹲在沙发旁边,准备开始。

刘兵看的脸红心热,两只手直接覆了上去。

开始专心致志的给孙静怡揉按起来,还真别说,被他这样一揉,孙静怡竟然感觉没有那么痛了。

孙静怡觉得神奇,很诧异的看着刘兵,小兵,你真厉害,我没有那么疼了。

刘兵也看向孙静怡,四目对视。

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正躺在这里,顿时又尴尬的别开了脸。

过了一会,孙静怡觉得自己一点痛感都没有了,反而也很舒服。

等按的差不多了之后,刘兵就停在了。

孙姨,可以了。

孙静怡直起身整理着衣服,内心竟觉得隐隐失望,不过她还是不住地称赞道,小兵,你还真厉害。

刘兵听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遮遮掩掩的回屋了。

刘兵回到房间,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到了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他突然被楼下的声音惊醒。

听到楼下似乎有门响的声音,而且动静很大。

刘兵心里很诧异,这么晚了,是谁呢?

他突然一想,该不会是孙晓雅吧,她今天晚上去参加同学聚会,也一直没见回来。

他悄悄的穿好衣服,准备出去看看。

路过孙静怡房间的时候,刘兵看她房门死死地关着,应该是不知道孙晓雅回来,还在睡觉呢。

他就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一开门,就有一团白影扑到了他的怀里。

任是刘兵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大晚上的,穿一身白裙子,孙晓雅还是把刘兵吓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孙晓雅趴在刘兵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刘兵哥,是,是你吗?她扬着头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盯着刘兵,可是脑袋却一直左晃右晃。

刘兵看她脸上红扑扑的,还一直这样站不稳,闻起来也浑身酒气。

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竟然喝的这样醉。

晓雅,咱们先回屋吧!刘兵把孙晓雅从他的怀里拉起来。

可没想到孙晓雅却挣扎着又扑了进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睡觉。她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些生气。

刘兵在想着该如何把她哄进去。

可没想到孙晓雅竟然抱住刘兵,直接吻了上去。

刘兵震惊的眼都瞪大了。

刘兵觉得嘴里满满的都是酒的味道,其中却还夹杂了一丝丝的甜味。

他也一时没忍住,抱住了孙晓雅。

一时间,刘兵与孙晓雅吻得难舍难分。

直到刘兵听到孙晓雅吸了一口口水,这才惊醒。

刘兵停了下来,而孙晓雅又抱住了刘兵,笑嘻嘻的跟他说道。

刘兵哥,你看我是不是很美?

刘兵知道她现在喝醉了,说的是醉话。

要放在平时,孙晓雅怎么会有勇气这么跟自己说话呢?

刘兵点了点头,美,你今天走的时候我就夸你跟仙女一样,你不记得了?

孙晓雅一听,很开心了笑了。

她的手臂勾住刘兵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刘兵哥,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要你,你给我好不好。

她嘴上说着,就伸出了两只手,放在了刘兵的裤腰带上。

刚才一开始他还克制着自己,毕竟孙晓雅是范玲玲的表妹。

可如今,刘兵是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看了看周围,他们两个现在还在门口呢,这里实在不合适。

他也担心一会儿再把孙静怡给惊醒了,就想着先带孙晓雅上楼。

晓雅,听话,咱们先回房间。刘兵搀扶着孙晓雅,把她带上了楼。

直接带她回到了孙晓雅的房间。

门一关上,孙晓雅就忍耐不住了。

她坏笑的扑到刘兵身上,很大声的说着,刘兵哥,我不管,我就要你!

刘兵一听,吓了一跳,生怕孙晓雅说的话被孙静怡给听到了

人已赞赏
小说

穿珍珠开档内裤的h文|gl 布料湿润

2020-8-2 20:28:48

小说

塞住 不能掉出来\ 污文木马沒毛p泳池辣文

2020-8-2 20:28:5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