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短裤走光露木耳|内裤勒成一条线来回摩擦

孙曼没多想,转身就去擦沙发上的灰尘。 她这么一转身不要紧,却忘记自己穿的只有一条T恤,而且因为她这么一弯腰,衣摆自然的向上拉伸,露出了下面那两瓣圆润的qiàotún。 只见这女人穿着一条粉色的小内裤,紧紧包裹着那féitún,却因为p&igra

孙曼没多想,转身就去擦沙发上的灰尘。

她这么一转身不要紧,却忘记自己穿的只有一条T恤,而且因为她这么一弯腰,衣摆自然的向上拉伸,露出了下面那两瓣圆润的qiàotún。

只见这女人穿着一条粉色的小内裤,紧紧包裹着那féitún,却因为pì gǔ太大了,根本包裹不住。

随着她的运动,内裤慢慢被挤成一股绳,被夹进了pì gǔ沟里,勒的那两瓣féitún更加圆润,像一个成熟的大水蜜桃,似乎揉一把就会出很多香甜的汁yè。

内裤兜住女人的蜜xué部位,好像是包裹着一块凸起来的小馒头,而且因为太紧,明显可以看到那馒头微微分开,内裤也陷进了那一丝缝隙之中。

赵宇见到这美妙的景色,顿时呼吸急促,裤裆里的东西也慢慢充血变硬,不断的昂扬起来,将裤裆撑得高高的。

看着那不断在自己面前摇摆的féitún,赵宇有些忍不住了,他甚至在想,这个sāo货总是穿的如此放浪,是不是在故意勾引自己呢?

曼姨,这边有点油渍,你有办法给去掉吗?

赵宇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走过去,用左手指着沙发。

孙曼不知真相的凑过去:哪里?

见到她过来,赵宇终于按耐不住,假装无意的将手放在了那圆润挺翘的féitún上。

刚一接触,赵宇就猛地一激灵,太滑了!

这女人明明已经三十多岁,皮肤还好像去壳的鸡蛋一样滑溜,而且那féitún很是软弹,手刚放上去就能感觉到那极致的róuruǎn。

这么轻轻一抓,满手的软柔,爽的赵宇心肝发颤,下面的命根子更是已经硬的胀痛!

被男人抓了一下pì gǔ,孙曼也有了些反应。

毕竟她离婚的原因其实就是自己老公不行,明明每次只能坚持几秒钟,还那么粗暴,相比之下赵宇的抚摸倒是轻柔的很,让她竟然有种发自内心的瘙yǎng。

可下一刻,孙曼就清醒过来,脸通红的站直身体,羞耻道:小宇,你干什么呢?

赵宇连忙赔着笑说道:没事儿啊,我这不是给你指哪里脏的吗,要不你别干了吧,我看你也不像是会干活的人。

孙曼还以为赵宇是不想让自己在这里住了,想到自己还没有工作,甚至没有钱,居无定所的带着一个女儿,要是真的被赶走了,就只能流落街头了。

她连忙摇头:不不不,我能干,特别能干。

赵宇听到这话,瞬间又了个歪念头,嘿笑着看向孙曼的féitún,眼睛放光:曼姨你确实挺能干的。

孙曼脸通红,嗔怪道:你这个小孩子,别胡说八道。

小孩子?我哪里小了?

赵宇故意在孙曼面前晃了晃,裤裆李高耸的帐篷让孙曼惊得张大了小嘴儿。

赵宇的东西可比她老公的大多了,这要是chā进下面

孙曼竟然幻想到被这年轻男人按在床上干的场景,只觉得腿有些发软,下面更是流出了那羞人的蜜yè。

怎么能想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孙曼暗暗责怪自己,眼睛却总是不由自主的偷看赵宇的裤裆。

偏偏就在此时,赵宇的短裤竟然发出啪的一声,松紧带竟然被那根粗大的命根子给撑的断开了。

他的裤子穿了好久了,本来质量就不咋地了,这会儿坏掉也属于正常,只是当着孙曼的面掉落下来,就有些尴尬了。

赵宇没穿内裤,所以那根狰狞的大家伙直接就暴露在了孙曼的面前。

看着那根青筋暴起,黝黑狰狞的大蟒蛇,孙曼露出不可思议的模样:好好大

她害怕的后退,结果腿撞到桌子腿,一pì gǔ坐在地上,摔得生疼不说,腿也分开了,露出下面那条早已经湿透的小内裤。

可以清晰看到里面包裹着的肥美蜜xué,那馒头xué很鼓,也很饱满,甚至能看到两片肥嘟嘟的ròu唇,将那道生过孩子的ròu缝,保护的很好,应该会很紧致。

赵宇见到这诱人的地带,心中的兽xìngbào发,低吼一声:曼姨,我忍不住了,反正你也离婚了,不如给我爽爽吧,就当jiāo房租了。

说着,赵宇直接扑上去,将命根子抵住了孙曼的肥美蜜xué。

不要啊!

孙曼惊叫了一声。

却被赵宇用力的掰开一双美腿,挺着那狰狞的巨蟒,无情的暴力chā过去。

啊!

两个人同时痛叫一声。

原来赵宇太过猴急,竟然没脱掉孙曼的内裤,那根硬邦邦的巨蟒顶着内裤chā进了那ròu缝里。

只进去了一个蘑菇头,巨蟒顶得生疼,还没尝到kuài gǎn。

孙曼下面从没承受过这么恐怖的东西,突然被这根大家伙弄开,虽然只是进来了一个头,却也让她痛苦不堪。

她一双玉足乱蹬,同时嘴里不停的哭泣哀求:小宇,你不要这样,我跟你妈妈是好朋友,而且我年纪大了,还有个女儿,咱们不能这样的!

赵宇气喘吁吁的压着孙曼:姨,这不能怪我,你太美了,而且总是穿的这么sāo,分明是诱惑我,以后我会好好疼你的。

孙曼哭的梨花带雨,可怜的模样十分惹人疼爱:我没有,我只是习惯这样穿,小宇你快起来,以后我改还不行吗?咱们不合适的,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啊,如果让她知道,我还怎么有脸见人啊!

我不管你是谁,我兄弟都这么大了,今天必须把它弄下去!

赵宇很是粗暴,他被这个女人迷的要疯狂了。

孙曼看了一眼胯下乱顶的那根巨蟒,心尖发颤,她知道自己不是这个年轻力壮的小年轻对手,恐怕今天只能屈服了。

但真的让她一个离异少fù跟这个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几岁的小男人做那事儿,她也觉得很羞耻。

眼看着赵宇已经手忙脚乱的去扒自己内裤,孙曼心中一慌,竟是说道:我我帮你用嘴吸出来行吗?

赵宇听到这话,动作停了下来,看着羞耻的捂住脸的孙曼,心跳的很快,喉咙也有些发干:你你真的愿意?

孙曼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么羞耻下贱的话,但她为了保证自己的贞洁,只能屈辱的说道:只要你别弄我,我就给你用嘴。

她觉得用嘴不算是丢人,大不了就当吃油条了,反正这个小年轻随便吸两下,肯定就能出来了。

赵宇见到她确认,xìngfèn的将她双手掰开,然后将巨蟒凑到她红润的樱桃小嘴旁边,急促喘息着催促:快点张开嘴!

虽然相比下面的美妙,小嘴要差一些,但赵宇知道自己很大,要进入之前必须润滑。

他干脆就假装同意,先欣赏一下这个美艳少fù给自己口,等她吃的差不多了,再借着她的口水润滑chā进那ròuxué里,肯定很有意思。

赵宇激动不已,见到孙曼眼睛含泪,轻轻张开小嘴,猛地就chā进去了。

呜呜呜

孙曼感觉到那东西太大,顶住了喉咙,被呛的不停咳嗽,用力拍打着赵宇的大腿,想让他拔出去。

赵宇却不管,孙曼的小嘴温热湿滑,让他有一种泡温泉的舒爽感,头皮都有点发麻。

而且孙曼被异物chā入嘴巴的时候,那滑溜溜的小舌头下意识的胡乱搅动,围绕着那粗大的命根子tiǎn个不停,让赵宇舒服的不停颤抖。

孙曼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偏偏赵宇爽的不行,甚至还将孙曼的小嘴儿当成了下面的蜜xué,竟然开始抽chā起来。

看着那黝黑狰狞的大家伙,在女人红艳艳的樱桃小嘴中不断进出,赵宇xìngfèn的喘着粗气,好像一头发情的公牛:曼姨,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我会让你们娘俩幸福的!

孙曼的眼角流下屈辱的泪水,她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若是被女儿知道自己竟然跟一个小男人这样亲热,恐怕是要断绝关系的。

一念及此,孙曼忽然心中不甘,竟是猛地咬了一下赵宇的命根子。

赵宇吃痛,迅速的拔了出来。

孙曼却猛地推开身上压着的男人,逃进了厕所。

她本想回房间的,可是惊慌之下去错了地方,又不敢出去面对赵宇,只能反锁厕所的门,一pì gǔ坐在了马桶上。

孙曼脑海中凌乱无比,满脑子都是刚才赵宇对自己的侵犯。

本来这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渴望。

毕竟她从未在自己老公身上得到满足,今天却见到了赵宇那根狰狞的大家伙,现在她脑子里满都是嘴巴里含着赵宇那东西的感觉。

又粗又大,还很硬,若是真的chā到下面去

想着想着,孙曼竟然来了yù望,下面不断的流水,将内裤都打湿了,很是难受。

孙曼暗骂自己不要脸,羞涩的脱下内裤,站到花洒下面用凉水冲洗身体,想让自己躁动的心冷静下来。

那冰凉的水弄到身上,终于让她清醒了一些,伸手想要去拿香皂清洗被侵犯过的身体。

可谁想她一不小心没拿住,香皂滑溜溜的掉在地上。

孙曼下意识的去捡,结果一脚踩滑,一双美腿竟是就这样劈开成一字马。

啊!

虽然没有摔伤,但孙曼并没练过舞蹈之类的,这么猛然来了个一字马,疼的她娇呼了一声。

赵宇正在客厅埋怨自己呢,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如果先将孙曼骗到房间里去,或者将她捆起来,她就算是想跑也跑不了了。

就在他想着以后恐怕没机会再亲热的时候,忽然听到厕所的shēnyín声。

人已赞赏
小说

污事情玩双龙是什么意思_摩托车上一点一点的进入

2020-8-2 20:28:14

小说

不要,这是在学校/含着不许掉吸奶插下面

2020-8-2 20:28:2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