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一后隔着一层膜|冰块推进去别吸,花蕊

孙潇潇上车后,发现没有别人,不由地问道。 她很不习惯和陌生男人单独相处,尤其是这个赵教练,每次看她都仿佛像是饿狼一般泛着绿光,让她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孙潇潇潜意识里,却又很享受被老赵火辣辣地打量,以至于被他盯着,会感觉到手脚酥软,甚至有几次回家以后,内内上都流了羞人的东西。 &l

孙潇潇上车后,发现没有别人,不由地问道。

她很不习惯和陌生男人单独相处,尤其是这个赵教练,每次看她都仿佛像是饿狼一般泛着绿光,让她感觉有些不太舒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孙潇潇潜意识里,却又很享受被老赵火辣辣地打量,以至于被他盯着,会感觉到手脚酥软,甚至有几次回家以后,内内上都流了羞人的东西。

没别人了,这不是十一嘛!

老赵说着,咽了咽口水,他发现这个小浪蹄子竟然内衣都没有穿!

那对大白兔像一对大木瓜一样在胸前自由飞翔,凸起的轮廓在白色T桖的紧绷下显现了出来。

发现老赵直勾勾的打量,孙潇潇羞恼不已,似喜似嗔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了一眼老赵,老赵的魂都丢到了天外。

孙潇潇支支吾吾的说道:教练,要不我也下次练吧!

你还等下次?老赵咽下口水,认真的说:和你同期的都会起步了!你到现在还不会挂挡呢!就你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劲头,什么时候能考到证呢!

老赵说的很有道理,孙潇潇不由得羞红了脸,为自己在驾校的表现而羞愧,急忙保证道:我以后一定多练习!

老赵趁热打铁道:你们女孩子上手慢,是要多练练,不过平时练车的人多,一台车十几个人,抢都抢不过来,假期或者雨天人少,是练车的好时机!

孙潇潇一想,也确实是这个理,平时在驾校,一天来八个小时,摸车的时间不超过20分钟,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等,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自己练车的机会,自己怎么能随便放弃。

于是,孙潇潇急忙点头,说:那真是谢谢你了教练

见到孙潇潇没有反对,老赵笑呵呵的说道:客气什么啊,以后如果不方便,你直接电话一下,我开车来接!

谢谢您教练,您太好了!而且,您过来的真的好快!我才刚放下电话没多久,没想到您已经到了楼下了,我连胸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呢!

孙潇潇说完,脸都红了。

其实她在宿舍都是习惯裸睡的,她何止上身胸衣没穿,就连内内也没顾得上穿!套上衣服就赶紧出来了。

要是细心一看,就能看到坐着的孙潇潇紧绷的裤子,勒出来的美好形状,中间没有任何阻隔。

老赵这种老司机,一眼就发现了这种异样,看穿了情况之后,恨不得当场就把她给扒光了、按下去,狠狠地弄一场!

这时,老赵不舍的移开眼神,一边开车,一边笑呵呵的说道:你啊,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我比你大二十几岁,就像是你的父辈一样,对你们好也是应该的。

孙潇潇没想到老赵说的这么大义凛然,感动之余,对老赵也亲切了几分,嘴里喃喃道:真是太谢谢您了赵教练。

老赵憨厚一笑,把车开到一条平时根本没人走、也没彻底修通的断头路上。

见时机成熟,他便在单行道上靠边停了下来,对身边的孙潇潇说:潇潇,这条路没人也没车,要不你现在就来练习一下吧?

现在吗?孙潇潇看着方向盘,眼神期待而兴奋。

来吧!实地操作才是最好的练习!比在驾校实用多了!

老赵说着解开安全带,可是外面雨下得正大,两人要是下车换位置,肯定都得淋湿,外面路面已经有了积水,贸然下去,怕是鞋怕是也要湿透。

在老赵看来,两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在车里换位置。

要不算了吧?外面水挺深的,雨也大

孙潇潇小心翼翼地打开车门,看了一眼外面的积水,大长腿正要下车又缩了回来,扭过身对着老赵说。

她这一扭身,前胸的凸起更加挺拔,胸口露出的浑圆让老赵看了个正着,老赵鼻子一热,恨不得当场喷出鼻血来。

要不我们在车里换一下吧!老赵故作正经地说:这可是难得的场外练习机会!下次又是很多学员一车,你又没机会了!

老赵说的是实话,孙潇潇生性乖巧腼腆,经常被其他学员插队练车,所以自己才练得这么差。

孙潇潇纠结了一会儿,最终对驾照的期待,还是战胜了内心的腼腆,便点头答应下来。

孙潇潇羞涩的站起来,趴在车前,以一种老汉推车的姿势,长腿往老赵这边一跨,浑圆紧致的翘臀便送到了老赵面前。

致命诱惑的女儿香,袭入老赵的鼻孔,老赵觉得浑身的血气都在这一瞬间冲了上来。

因为怕挨着老赵,练过舞蹈的孙潇潇尽量贴着方向盘,姿势诱惑,老赵几乎都要忍不住覆上去。

他故意装作不小心,摩擦着孙潇潇的腿,孙潇潇立刻往前面再挤了些。

见孙潇潇有意躲着自己,老赵心里有点郁闷,不过,他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孙潇潇搞不好会求着自己抱她开的!

老赵忍住诱惑,轻轻地擦着孙潇潇坐了过去。

随后,他在副驾驶位置坐稳了,身上和座位上都带着孙潇潇的体香,让他不由地压了压裤裆,免得被孙潇潇看出来。

孙潇潇试着打火,拉手刹,挂挡,准备启动。

果然,孙潇潇连挂挡都不会,车子都停了五分钟了,她依然不知道怎么挂挡启动。

只见孙潇潇已经急的红了脸,眼睛满是水润。

老赵也不急,只耐心地假装玩着手机,眼睛却悄悄地打量着孙潇潇。

因为着急,她的胸脯随着呼吸高低起伏,发梢也沾染了汗水的潮湿,仿佛经过凌虐的娇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搓揉。

不急。老赵故作严肃的说:慢慢来,挂挡都练不会,将来怎么考试呢?

嗯!孙潇潇点了点头。

只见她深呼吸一口气,挂挡,松离合,车子却往后面缓缓地开动起来。

老赵一边教她缓慢加速,一边教她不断升档,逐渐的,车速就加了上来。

这时候,忽然有一条野狗狂奔着冲到车前、要横穿路面,老赵一见,下意识的大喊一声:快刹车!

孙潇潇一下慌了神,根本忘了刹车应该怎么踩,反而一脚踩在油门上,让车速猛的一下又快了不少。

老赵一见马上就要撞到那条野狗,急忙踩下副驾驶脚下、教练专用的紧急刹车。

这一脚踩下去,车子便咣当一声猛然停了下来,只听得一声闷哼,急刹车的巨大惯性,竟然让孙潇潇狠狠地撞上了方向盘,痛的她嘶地一声直喊疼,眼睛都红了。

没事儿吧?你怎么不扣安全带呢!老赵紧张不已,赶紧来扶孙潇潇。

正说着,却被眼前的香艳景色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孙潇潇的两个大白兔,竟然在刚刚的一撞中,双双卡进了方向盘两侧的空隙中!

她的胸又大又圆,此刻挤在方向盘里,像两颗大木瓜,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埋头苦啃。

老赵直瞪瞪地看着她被方向盘卡住的双兔,眼珠子都没办法移动半分。

孙潇潇的身材本来就很丰满,有F杯,平时还要穿压胸的内衣,使胸部显得小一些。

不料今天出来的急,没穿内衣让老赵看了个够不说,还会遭遇到这么尴尬的情况!

硕大的柔软撞进了方向盘的空隙中,刚好把两边都卡了进去,箍的生疼,可是想撤又撤不出来,因为稍一用力,疼痛加倍。

孙潇潇胸部又疼又辣,脸上又羞又愧,一下子眼泪都流了出来,她顾不上羞怯,涨红了俏脸,水灵灵的大眼睛瞪了过来:教练,您光看着干嘛?!快来帮帮我呀!

我?帮帮你?!老赵被这突如其来的艳福冲昏了头脑,脱口道:我怎么帮你啊

帮我弄出来呀孙潇潇快急哭了,趴在方向盘上委屈的要命。

老赵看着孙潇潇,很是为难:你卡了这么多在前面,怎么弄出来?不会有事吧?

没事,都是肉而已,只要你帮我把它们挤出来!孙潇潇的脸红的滴血:求求你快点!我卡得疼死了!

在孙潇潇的呼唤下,老赵颤巍巍地朝着梦中的女神伸出了双手。

眼前的玉兔嫩白柔滑,像上好的玉石一样泛着粉嫩的荧光,让他恨不得自己的脸就是那个方向盘,能狠狠地卡着它吃个够!

快点啊!我好疼孙潇潇泪眼婆娑的催促道。

老赵顿时不再犹豫,双手握上了那对浑圆

瞬间,他的脑海中仿佛放烟花一样爽快,又像是一头栽进了温泉里一样舒服。

蹲大牢之前,老赵也算是浪迹花丛过,可是,从来都没有摸到过这么柔软Q弹的柔软!

真的是又大又弹又软又香!这样的完美身材,真的太少见了!

别急,我这就帮你挤出来了啊!

老赵说着,双手就已然动作起来。

孙潇潇卡在方向盘里的双兔还有一半连着衣服,姿势让人血脉喷张。

老赵慢慢地扯着孙潇潇的衣服,让她的疼痛缓解了不少,不知怎么的,竟然还带着几分让人羞耻的舒爽。

快挤出去啊!孙潇潇件老赵慢慢腾腾,又羞又急。

别急我不是怕挤疼你吗?

老赵说着,便装作一本正经地,一点点从两侧挤出胸来。

他有过不少女人,知道怎样挑逗女人的玉兔才能让女人感觉最舒服,所以不由得带上了技巧,那手感,简直好到突破天际!

挤压之间,孙潇潇感觉那里被他的手撩拨得,竟然挺立起来,俏生生地立在雪白的浑圆前

孙潇潇的脸,顿时粉嫩鲜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

同时,孙潇潇也越来越无法把握自己的感觉。

她只觉得赵教练这一双手仿佛有魔法似的,她好想让他多摸几把,她不由得扭扭屁股,呼吸也开始迷糊,带着些细碎的呻吟,让她不由夹紧了双腿

这就受不了了?老赵不由得耸动了一下鼻子。

他也算是老司机了,而且二十年没碰过女人,鼻子比狗还灵敏。

一下子,他就闻出来孙潇潇身上散发出来的、只有处子才能分泌出的特殊体香。

身体这么敏感,关键是还没被人开发过!要是能跟她来上一次,自己可就是死在她身上也值得啊!

好啊好了吗?孙潇潇一出声,就忍不住娇吟了一声。

她顿时为自己的娇啼而羞愧,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会希望老赵不仅仅摸自己的胸,还要来摸自己的身体才好!

这也太可怕了!自己怎么会希望一个中年大叔来摸!

一念至此,她立马清醒过来,语气也急促起来:实在不行,我自己来

老赵也知道不能玩的太过头,于是立马拖着那两团用力一顶,两只大白兔顿时从方向盘里跳了出来。

好了!

老赵松了口气。

孙潇潇立马捂住自己的两团,疼的直流眼泪。

老赵急忙关切的问道:潇潇,你卡成这样,没受伤吧,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去医院了,我揉一揉就好了

孙潇潇红着脸说:教练,这件事儿你可一定不准告诉别人!!要是要是要是别人知道了,我可就不要活了!

孙潇潇佯装凶恶地说,却是说不出的灵动可人。

老赵嘿嘿一笑,说:放心,打死我都不会说的!

孙潇潇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随后她又想起,自己的柔软,竟然已经被教练摸过了,这感觉,实在是太羞耻了。

经过了刚刚的亲密接触,孙潇潇羞得抬不起头来。

老赵也知道不能继续调戏下去,就帮孙潇潇扣好安全带,让孙潇潇直接挂挡、打方向盘往前行,一脸正经的说:还是好好练车吧,你得抓紧时间多练练。

孙潇潇慢慢地开着车,身体却泛起一阵空虚。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打开了一扇无法满足的门,继续男人来填满。

我这是怎么了?孙潇潇一边诧异,一边不由得偷偷打量着老赵。

老赵此刻正在认真的帮她看着车前的路,指挥她怎么认清车道线、判断好车两侧的距离。

孙潇潇发现,男人认真做事的样子都很帅,何况老赵虽然老了,但年轻时的魅力依然还在,这些年他在监狱里,可没少锻炼身体,所以体格也很健壮,比年轻人看着还要结实。

孙潇潇想起老赵说起过的他的故事,不由得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暗想:其实,赵教练确实是个好教练,而且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可怜人。

孙潇潇手忙脚乱地在老赵的认真指挥下开着车,不料才开出来没多远,因为因为不会挂挡、档位没跟上,又出了岔子。

只听得哐当一声,车子又熄火了!

老赵猝不及防,也被她甩到前面,他的胸前可是一马平川,硬生生地磕到骨头,疼得他龇牙咧嘴。

孙潇潇一边赔礼道歉,一边手忙脚乱地尝试重新挂挡,可是怎么都挂不好,急的她抓着挂挡杆乱晃,车子依然没有起步。

老赵这时揉了揉胸腔,抓住了孙潇潇的手,说:来,这样!踩离合、挂一档!松离合!好,加油走!

挂好档,加油提速,车子总算走上了正轨。

谢谢教练!孙潇潇总算松了口气,也顾不上去想,刚才老赵是抓她的手挂档的事情。

对不起啊!教练!孙潇潇接着道:您刚撞疼了吧?

没事,怪我自己没系好安全带!老赵摆摆手:只是你这挂挡不学好,以后还是很难把车开起来啊!

老赵这句话直戳要点,孙潇潇羞愧地低下了头。

老赵心里却因为没能把孙潇潇的小手握在手中,心里惋惜的不得了。

想到这里,老赵灵机一动,笑着说道:潇潇啊,要不我还像刚刚那样,手把手的教你、帮你找到感觉,你看行吗?

这孙潇潇迟疑了一会,但一想到自己挂挡确实是个大问题,于是便红着脸点头答应了下来。

老赵的手,毫不犹豫地覆盖上了她那软若无骨的小手。

真软啊!还特别的滑溜!

老赵喜滋滋地把孙潇潇的手握住,一把摸个够。

其实,孙潇潇的悟性不低,只是平时实践机会少。

在老赵手把手的帮助下,孙潇潇很快就找到了感觉,挂挡的时机把握的越来越好。

不过,老赵摸着孙潇潇的手,虽然心猿意马,但也不敢多造次,以免影响孙潇潇眼里自己的形象。

一来二去,一天下来,孙潇潇的技术,竟然在老赵手把手的教学中提高了不少,能够顺利起步挂挡了!

感觉到自己技术提升的很快,孙潇潇更加认同了老赵的教学,两个人的关系也增进不少,而且之前的尴尬也随着成效的提升而不断冲淡。

孙潇潇学的认真,老赵教得也认真。

学了一天之后,孙潇潇见时间不早了,便提出要回学校。

老赵虽然不舍得,但是也没有好的理由,只能乖乖把孙潇潇送了回去。

快到学校大门的时候,老赵看向孙潇潇,这个绝美娇艳的大学生,正在入神的看着窗外,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胸前的轮廓凸显的一清二楚。

老赵吞了吞口水,心中想着,这么完美的女孩子,还是个处,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艳福,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

胡思乱想中,车已经到了学校门口,老赵一脚刹车把车停稳,身边的孙潇潇也回过神来,一脸感激的对老赵说:赵教练,今天真是太谢谢了!

老赵笑着点点头,说:别客气,你要是想练车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孙潇潇连连点头,再次道谢之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老赵看着孙潇潇扭动着丰腴的屁股,一步步进了学校,心里不免有些沮丧。

这么久没碰女人了,说心里话,自己还真是有些忍不住,孙潇潇这样的美少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福气,与其这么等下去,不如花点钱找个失足来解决一下。

不过,老赵很快就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他想,娘的,老子二十年都等了,怎么能随便把这二十年来的第一回给一个失足?一定要弄上孙潇潇这样的美女才算够本!

心里这么想着,老赵把驾校的教练车开回了家。

老赵进监狱的时候,还没买得起房子,出来了也没个落脚之处,是他侄子给他物色了驾校的工作,又在大学附近给他租了一间自建房。

老赵的房东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单身寡妇,长得还算不赖,整天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她住在一楼,老赵住在二楼。

老赵自打搬进来的第一天,就看出这个房东是个坐地吸土、如狼似虎的女人,没想到,这个寡妇房东也看上了老赵。

虽说老赵年纪不小,也没啥钱,但说实话,这二十年在监狱里,一直处于健康生活的状态,每天早睡早起、干活劳作,而且还没机会亲近女色,所以老赵的状态保持的非常好,看起来也就四十左右的样子,比一般老男人更帅,更壮,也更有故事。

这个寡妇房东早就看上了老赵,也勾搭他很久了,但是老赵一直没接她的茬。

因为老赵眼光还是挑剔的,他不想整天跟寡妇房东这种破鞋搞在一起,在他眼里,还是喜欢孙潇潇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

老赵回家之后,刚在床上躺下,房东便扭着肥硕的腰身,找上了门来。

她敲开老赵的房门,一脸媚笑的说道:哟,赵哥你回来啦!我都找你一天啦!

老赵点点头,有些警惕的看着这个骚女人,她的穿着一天比一天暴露了!

今天竟然穿了一件吊带睡裙,领口露出一大片白花花的肉,看得人眼晕。

再仔细看看,妈的,这老娘们连内衣都没穿,能看到她那两团已经有些走形下垂的柔软。

老赵非但没有一点生理反应,反而觉得有些恶心,毕竟她这年纪、这姿色、这身材,跟自己今儿刚亲密接触过的孙潇潇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

孙潇潇是那天上飞的白天鹅,房东就是那泥里扑腾的丑老鸭。

老赵心说,娘的,你都多大岁数了,还穿这种衣服,还要点脸不了?

不过,老赵嘴上还是很客气的,问她:房东你找我有啥事啊?

房东抖了抖胸前两块肉,对老赵抛了个媚眼,说:赵哥,人家房间的灯坏了,寻思着可能是灯泡烧了,你能不能来给我修修啊?

老赵皱了皱眉,本能想要拒绝,但是一想,毕竟是自己房东,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自己哪能直接拒绝。

于是,老赵只好点了点头,说:行,我跟你去看看。

哎呀,那可真是太谢谢你了赵哥!房东开心的花枝招展,拉着老赵的衣摆,扭着腰回了自己的房间。

老赵进了她的屋,发现屋里确实漆黑一片,他要出手机、打开闪光灯,对房东说:给我找个椅子吧,灯泡呢?我给你换上。

人已赞赏
小说

把男生肌肌放到女生肌肌里面|腐文纯肉被男票吃到腿发抖

2020-8-2 20:26:23

小说

好硬好大好爽尤物老师|再来一次好不好,我还想要

2020-8-2 20:26:3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