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生意我答应了黑人的要求|主人,不要了,疼,我错了

漫长的夜晚,也不知道如何结束。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瑶的手机响了,是薛大强发来的视频。 在看到薛大强的视频那一刻,陈瑶的脸色就变了,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丰发现陈瑶的情绪有些不对,便直接问了起来。 陈瑶一开始还有些纠结,不

漫长的夜晚,也不知道如何结束。

而就在这个时候,陈瑶的手机响了,是薛大强发来的视频。

在看到薛大强的视频那一刻,陈瑶的脸色就变了,整个人都变得紧张起来。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刘丰发现陈瑶的情绪有些不对,便直接问了起来。

陈瑶一开始还有些纠结,不知道如何对刘丰说,毕竟,是家丑。

等不到陈瑶接视频,薛大强也有些不耐烦了,索性给陈瑶打电话过来。

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公公不然你出门呢,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吧!

陈瑶一想,也是,多一个多点注意,再说了毕竟是自己的姐夫。

说完之后,刘丰一脸气氛,没想到陈瑶的公公那么变态,想了想便说道。

瑶瑶,你听我的,你把衣服脱光了,就说你在家睡觉,谅他也不敢跟你开视频。

十分钟之后。

陈瑶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听不到外面有什么动静,想了一下,还是红着脸走了出来。

在昏黄的,本身就带着暧昧气氛下,陈瑶朝着刘丰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刘丰那里明显的变化。

姐夫,我

刘丰突然抓住陈瑶的手,放在了他那个部位。

瑶瑶,这里真的很难受,要不你帮我解决一下吧!

陈瑶脸红的能够滴出血,可情势所逼,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刘丰心里大喜,可就在这个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陈瑶长出了一口气,有些感谢这个突然出现的人。

刘丰有些生气,心想着是谁打搅了他的好事,刚才要是趁火出手的话,说不定就拿下了。

那个,我去看看是谁?

门铃声响个不停,陈瑶看了一眼门口,刚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被刘丰给拦住了。

不用,还是我过去吧!

陈瑶点了点头,看着刘丰过去打开门,然后,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出现。

亲爱的,长夜漫漫,需不需要我们一起做点有助睡眠的运动?

门口的女人就是白天泡温泉的时候遇到的那个,陈瑶听到后当时就急了,如同发怒的野兽般冲了出去,挡在了刘丰的面前。

其实陈瑶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如此的冲动,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要被别人抢走似的。

这里不欢迎你,请马上离开!

陈瑶觉得,自己目前最起码还能够保持冷静,要是这个女人再纠缠的话,可能她连最后的理智也没有了,说不定会破口大骂。

你管得着吗?臭三八,我问的是这位先生!

她刚才可是看过刘丰跟陈瑶配合着的那场游戏了,在别人看来天衣无缝的合作,肯定是因为刘丰跟陈瑶的关系很好,可她却明显的发现了一些隐藏在事实背后的真相,陈瑶跟刘丰的关系暧昧,但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也就是说,她还有机会。

女人没有理会陈瑶的叫嚣,将目光看向了刘丰,将原本就很低的领口再往低的拉了拉,露出里面傲人的风景。

她的确管不着你,但是他管得着我呀,这位小姐,请马上离开,要不然,我不介意帮我女朋友教训教训你!

刘丰将陈瑶搂在怀里,心情好了很多,看似在笑,其实却是在讽刺她,讽刺她的不自量力。

女人明白自己彻底没有机会了,黑着脸冲着刘丰大声说:好,算我自作多情,你特么就憋着吧,最好憋坏你!

说完,气呼呼的转身就离开了。

陈瑶的脸更红了,那个女人都能够感受到刘丰的情绪,她又怎么会感受不到呢。

可是,让她就怎么接受刘丰,她也是做不到的,尤其是刚才跟老公的一番互动,更让她觉得对不起老公了。

是不是想到要怎么弥补我了?

刘丰意味深长,就那么深情的对视着陈瑶,更是让陈瑶心底发慌,贝齿咬着唇,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陈瑶以为,这一次一定要做那种羞死人的事情了,虽然只是用手,可也足够让她害羞的。

哎,算了吧,我也不勉强你了,你让我抱抱,等过一会儿就好!

陈瑶略显紧张的内心才稍微的淡定了一点,点了点头朝着刘丰走了过去。

有了白天的接触,搂搂抱抱其实没有什么问题。

刘丰的体温很高,就好像烧着了似的,陈瑶被抱在怀里,就好像被一团火包裹着,特别的难受。

稍微的挣扎了一下,便触碰到了刘丰,那明显的感觉,让陈瑶再次红了脸。

别动,小心我控制不住!

刘丰摁住陈瑶,显然隐忍的很难受。

对不起,姐夫,要不还是我帮你吧!

陈瑶知道,某些反应是情不自禁的,刘丰之所以这么难受,跟自己也有一定的关系,这句话虽然说的很纠结,但陈瑶想的很清楚。

傻瓜,我不会勉强你的,你先去休息吧,我去洗个澡!

陈瑶红着脸说了一句谢谢,心里对刘丰的感激更加深重,一头钻进了布帘里面,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刘丰钻进卫生间,直接打开凉水,冰凉的水落在他的身上,他才感觉稍微的好受了一点。

想着外面的陈瑶,刘丰觉得还欠缺一定的火候,有些遗憾是今晚不能再进一步了,可一想到以后的日子还长,刘丰也就不怎么着急了。

一个冷水澡洗完,刘丰明显舒服多了,长出了一口气走出了浴室,看到陈瑶已经躺下了,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躺在了沙发上。

很快,刘丰就进入了梦乡,可陈瑶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

好容易才进入梦乡,却梦到了她跟刘丰在一起,刘丰将她搂在怀里,脱掉了她的衣服,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她一开始还是拒绝的,可是到了后来,却紧紧的将刘丰抱着,让刘丰继续。

就在这个时候,陈瑶突然感觉到有一双目光看过来,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薛大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把她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陈瑶,你做恶梦了吗?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刘丰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好在只是梦,陈瑶觉得身上有些难受,因为刚才的噩梦,汗水早就浸湿了她的衣服,现在需要好好洗一洗。

卫生间里,陈瑶一抬头便看到晾在晾衣架上的一个男士短裤,心里便出现了一种旖旎的想法,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将短裤拿下来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

那独有的味道依然很清晰,让她的心猛地荡漾了一下。

仓促间,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陈瑶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羞涩的事情,急忙将短裤放回去,洗了一把脸,压下心底涌出来的火气,然后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原本刘丰还有其他安排,可陈瑶因为昨晚的梦,心里有些负担,便拒绝了刘丰的安排,刘丰送陈瑶到小区门口,因为是休息天,也不用上班,陈瑶便直接回家去了。

刚走到门口,便听到房间里传来了声音,陈瑶吓了一大跳,她刚才开门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门锁有什么问题呀,莫非家里来了小偷?

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然后便被眼看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很多乱七八糟的啤酒瓶,在一边的沙发上躺着一个男人,此刻正呼呼大睡,一股酒味弥漫的满屋子都是。

陈瑶的第一个想法是,真的进来小偷了?小偷又喝醉了?

这种操作惊到了陈瑶,她也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了,继续朝前走去,然后便看到了那个所谓的小偷其实就是薛大强。

爸,你怎么回来了?

薛大强的突然出现不仅没有让陈瑶放下心来,反而更加紧张起来,毕竟,她刚刚才跟刘丰分开,说不定身上还带着刘丰的味道,而且薛大强出现的太突然了。

怎么,我不能回来?我要是再不回来,说不定你就跟人跑了。

薛大强衣衫凌乱,顶着一个黑眼圈,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此刻黑着脸正死死的盯着陈瑶,看的陈瑶心里发毛。

爸,你瞎说什么呢?

陈瑶敛下眸子,躲开了薛大强的视线,心里开始思量,薛大强是不是真的怀疑了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你身上的这套衣服哪里来的?还有柜子里那一套,什么时候买的?

陈瑶心里猛地一怔,吃惊地看着薛大强,心里变得更加紧张起来了。

薛大强说的这些衣服,都是刘丰买给她的。

虽然她当时不愿意要,可刘丰都以各种理由说服了她,再说,对好看的衣服,女人天生都是没有抵抗力的,可真的收了,陈瑶却也担心薛大强知道,所以基本上没有怎么穿,就身上这一套,还是等薛大强离开之后她才拿出来穿的。

有问题吗?难道我自己就不能买衣服了?

陈瑶心中暗谈,薛大强的心里已经扭曲了,希望薛大强不知道这两套衣服的价值才好,想到他平时对这些品牌也不怎么关注,陈瑶稍微的放心了一点。

可这种放心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你自己买的?陈瑶,你以为我是傻瓜吗?这一套衣服,好几千吧!还有你身上的这一套,一万好几了吧,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舍得买这么贵的衣服了?

薛大强冷笑着站了起来,因为喝多了酒,脚步有些踉跄,腥红的双目就好像发狂的野兽,让陈瑶觉得有些恐怖。

他之前的确不知道这两套衣服的价值,直到他去新公司上班之后,因为那个公司他是最高领导人,便有人巴结他,一个女秘书对这些衣服品牌研究的很通透,薛大强没事便听上那么一耳朵,无意中得知陈瑶的这两套都是某品牌的新款。

于是便带着好奇到网上查了一下,这一查,便被其夸张的价格给惊呆了。

陈瑶以前连一千块往上的衣服都舍不得买,现在却突然买了这么贵的衣服,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陈瑶心里紧张,她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虽然薛大强有些坏脾气,可对她是真的关心,若是真的因为这件事闹得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她肯定会伤心的。

她尊敬薛大强,要不然也不会刘丰多次诱惑,她都守住了自己的底线,不然凭她那个死鬼老公,她根本不在意。

可这件事要是被薛大强知道了,那她苦苦守候的家庭和睦就彻底完蛋了。

一想到这里,陈瑶就决定破釜沉舟抵死都不承认。

啪!

一个耳光,陈瑶直接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你,你为什么要打自己!

薛大强不可置信的看着陈瑶,在他的记忆中,陈瑶温柔乖巧,就算是受了委屈也只是会偷偷抹眼泪,从来不会有那么过激的举动。

这突然出手,把薛大强给惊呆了,一时间还真没有反应过来。

爸,我太失望了,你凭什么用两件衣服就判定我外面有了男人,我有工作,最近又升了职,老板还发给了我一笔奖金,这两套衣服就是我自己买给自己的礼物,我这些年抠抠搜搜的,为了这个家连一套好的衣服都舍不得买,偶尔买一件有错吗?

陈瑶红着眼睛,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却忍住不愿意落下来,这可怜巴巴的样子打动了薛大强,让薛大强质问的话便说不出口了。

你说的是真的?

陈瑶点头,比真金还真!

最终,这场危机在陈瑶临危不惧的机智下化解了。

对不起,瑶瑶,我实在是太关心你了,所以才有所怀疑!

看着薛大强低头认错,陈瑶也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件事终于揭过去了。

陈瑶见好就收,冲着薛大强点了点头,语重心长的说:爸,我也不是真的怪你,你之所以怀疑我,只是因为在乎我,但是爸,以后你遇到事情能不能先冷静下来,等有了证据再冲着我发火不行吗?

薛大强有些不好意思,憨憨的笑了起来。

为了让陈瑶高兴,薛大强让陈瑶坐下休息,他一个人忙里忙外又是打扫卫生,又是洗衣做饭,将陈瑶伺候的舒舒服服。

看着公公忙碌的身影,陈瑶也明白自己理亏。

一夜无话。

第二天,薛大强因为要去一趟总公司,所以没有离开,陈瑶也没有多想,今天她要跟刘丰去见一位客户,那位客户是他们公司下半年的重要合作对象,要是将那个客户拿下的话,公司的营业额就会在原本的利益上面翻好几倍。

所以,刘丰对这个客户很重视,特别叮嘱陈瑶好好的打扮打扮,千万要给客户留下一个好印象。

在她化妆出来后,薛大强心里酸酸的说道。

上班用得着这么打扮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去会情郎!

陈瑶媚眼如丝,回头冲着薛大强抛了一个媚眼,笑着说:爸你说什么呢,人家今天要去见一个重要客户的!

收拾妥当之后,陈瑶看了一眼时间,便急匆匆的朝着外面走去。

跟客户约定的就是上班时间,所以陈瑶今天不用去公司,刘丰会来接她,然后俩人直接去客户所在的酒店。

因为薛大强今天在家,陈瑶就提前出了门,在出门的时候给刘丰打电话,让刘丰在小区外面等她

等到她到了小区外面的时候,刘丰的车已经到了,看到陈瑶出来,便打开了车窗,冲着陈瑶喊了一声。

陈瑶娇笑着冲着刘丰挥了挥手,然后上了刘丰的奔驰车里面。

刘丰习惯性的帮着陈瑶系好了安全带,陈瑶也没有拒绝,这种在别人眼里看似亲密的举动,陈瑶已经有点习惯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不远处,一道视线,将她跟刘丰之间的互动看得清清楚楚。

车子在疾驰,很快就到了客户所在的酒店,是本市最大的一家酒店,里面有完善的安保系统,俩人进去之后便有保安迎上来,在确定刘丰跟陈瑶已经跟他们的客人约好之后,才让俩人上去。

而就在陈瑶跟刘丰前脚刚上去,后面就出现了一个人。

先生,请问您住宿吗?

一个保安走了过来,客气的询问着薛大强,让薛大强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请问,刚才进去那一对男女是不是上去了,他们去了哪个房间,房间号是多少?

薛大强亲眼看到陈瑶上了刘丰的车子,当然,他并不认识刘丰,只是死死的跟着刘丰的车子,可因为出租车稍微慢了一点,等到他赶来的时候,陈瑶已经跟着奸夫离开了。

对不起先生,我们不能透露客人的资料跟房间号,您若是认识客人的话,可以给他打电话!

保安客气的对薛大强说,语气却是毋庸置疑的,薛大强知道,他想要上去是不可能的。

可他又不死心,都跟到这里了,就这么离开他怎么甘心。

想了一下,薛大强便直接走了出来,守在了刘丰的车子旁边,反正要是离开的话肯定要开车的,到时候就可以抓住这对狗男女了。

不知不觉中,薛大强已经将对陈瑶那浓浓的关爱之情化成了恨了,而这一切,陈瑶却浑然不知。

此刻,陈瑶正跟刘丰一起坐在酒店的露天游泳池旁边,看着那个客人在水里遨游。

也不知道要等多久,老板,这个人也太高傲了一点吧!

陈瑶嘟着粉嫩的小嘴,有些不满意的看了一眼水池里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火辣的太阳,虽然有遮阳伞,可还是会晒黑的。

没办法,继续等吧,这位可是财神爷,就算是看在钱的份上,人家也有高傲的资本。

刘丰似乎并不着急,反而苦口婆心的安慰着陈瑶,让陈瑶有些不好意思了,点了点头,坐直了身体,开始认真的对待泳池里的男人,一点不耐烦的表情都没有。

有时候对别人的尊重就是对自己的尊重,刘丰对陈瑶的保险很满意。

半小时之后,那个男人从水池里走了上来,矫健的身姿,因为长久的锻炼,显得孔武有力,五官也很俊美,背着阳光走来的样子,反而让陈瑶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人已赞赏
小说

受被顶得往前爬攻跟着戳爬|自拍区,偷拍区,亚洲免费

2020-8-2 20:25:41

小说

塞进去走路不要掉 检查|同时开前后门的感觉

2020-8-2 20:25:4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