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中玩小姑娘|无法理解的婚礼雪儿石柱

老赵看着王雪的水蛇腰,一扭一扭,心中一片兴奋火热,下面立马有了反应,恨不得一下将她扑倒。 在王雪进屋后,老赵兴奋起身,压低了脚步,悄悄的向房子的西北侧走去。 记得当初装修的时候,泥水工失误,把热水器管道的在打通的时候打大了,本来师傅准备赔钱,但老赵想想还是算了,自己一把年纪,也不会有人来偷看洗澡,所

老赵看着王雪的水蛇腰,一扭一扭,心中一片兴奋火热,下面立马有了反应,恨不得一下将她扑倒。

在王雪进屋后,老赵兴奋起身,压低了脚步,悄悄的向房子的西北侧走去。

记得当初装修的时候,泥水工失误,把热水器管道的在打通的时候打大了,本来师傅准备赔钱,但老赵想想还是算了,自己一把年纪,也不会有人来偷看洗澡,所以就一直留了下来。

这个洞不明显,虽然水管占了很大一部分,但从外面肯定能看到里面。

这就让老赵心思活络了,心头砰砰乱跳,从来都没有这么刺激过,他移开遮挡的砖头,赫然看到一个差不多三十公分大的洞,水管横在洞的中央,可厕所的灯光从里面照射出来,还能听到哗哗哗的流水声。

咕噜

老赵蹲下身子,闭上一只眼,另一只眼透过水管多余出来的空间,看到了里面的风光。

王雪已经脱光了衣服,赤裸着身子,全身沐浴在水雾中,羊脂白玉般的娇躯,老赵刚好能看到胸部以下,大腿根部以上的位置。

鼓起的两团,白花花的一片上挂着点点晶莹的水珠,顺着往下是光滑的小腹,没有一丝的赘肉,上面还攀附着颗颗晶莹的水珠,缓缓滑落……

老赵整个人激动的颤抖,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下面的玩意瞬间发胀发热。

接着,更让人刺激的,王雪一手取下喷水头放在下面,一手在轻轻的抚摸,然后轻轻闭上了眼睛。

咕噜

老赵眼睛一眨不眨,慢慢把手伸进裤子,但就在他弄的时候,王雪突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尖叫。

啊!

老赵一惊,急忙爬起身,迈着步伐往屋里跑,他兴奋激动的打开了厕所的门,焦急道:小雪!怎么了?!

王雪面容痛苦的躺在地上,身上无一丝遮拦的呈现在了老赵的眼前。

蛇!有蛇咬我!王雪一只手撑着地板,另一只手连忙遮住胸部,无比惊恐地说着。

老赵一惊,走到王雪身前,很快就在她的胸前发现了一条半米左右的菜花蛇。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老赵快速用力抓住蛇的七寸位置,一把将它从王雪的身体拉了下来。

没事了!随手拿起一个罐子将蛇装进去,老赵这才松了一口气。

赵叔,我是不是中毒了,我已经感觉不到胸部的知觉了。声音颤抖,王雪坐在地上,两条腿紧紧并拢,一只手护住自己的上身,脸红的都到颈部了。

老赵直愣愣的看着王雪的胸前,心中突然活络起来,要知道,菜花蛇是无毒蛇。

小雪,你躺好别动,村里去医院最少也需要一个小时,叔要先帮你把毒吸出来!我说着,张着嘴就靠了过去。

等等等!赵叔我王雪呼吸急促,脸上一片羞红,急忙按住老赵。

那蛇也是一条流氓,如果是咬在别的地方还好,偏偏咬在了王雪的胸上,王雪又未经人事,这个地方还没有别的男人碰过,现在居然要让老赵帮她

老赵压住心中兴奋,故作生气的严肃说道:小雪,被蛇咬伤不及时吸出来可是会要人命的!赵叔我都这把年纪了,难道还能占你一个小姑娘便宜不成?

王雪看着老赵的神情,一下被哄住,她害怕闭上了眼睛,颤抖地说:叔叔,那你吸吧!

老赵心中大喜,不敢再耽误时间,连忙凑了上去。

因为刚刚洗澡,所以王雪的身上有一股沐浴露的清香,老赵双手颤颤巍巍的按上那对柔软,顿时犹如按上了一团巨大的棉花糖。

王雪慢慢地轻哼了起来,双腿不由自由的合拢了起来。

硕大的柔软在老赵的手中不断变换着形状,老赵不由自主的用上了一些年轻时学会的技巧。

叔王雪眼神迷离,心中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按着老赵的头就想推开。

小雪,你要忍住,毒液还没有完全吸出来。老赵舔了舔口水,抬起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果然王雪颤抖的手松了劲,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她咬着下唇,脸色潮红,紧紧地闭着眼睛。

老赵再次地靠了上去,两只手扶在她的腰间,慢慢地向着身下移去。

时间慢慢地滑过,老赵依然继续着,王雪的声音逐渐变成喘息,此时此景,老赵心里的渴望越来越强烈。

双手不由自由的揉捏上了王雪的翘臀,整个脑袋直接移到了王雪的双腿之间。

叔……你干嘛?我这里又没有中毒,你……你别靠那么近。王雪不由的感觉到有些害怕,两条腿合的更拢了。

小雪,这个蛇毒可厉害着呢?我需要用唾液帮你消下毒,不然很有可能会蔓延全身的。老赵看着眼前的绝世佳人,心里的渴望简直快要克制不住了。

这……这可怎么办啊。王雪一听,心里顿时慌了神,一下子眼泪就流了出来。

要是你相信叔,叔帮你把别的地方的也消了。老赵盯着王雪的酮体,严肃认真的回道。

那……那就麻烦叔了。王雪羞的把头都埋到了胸前,但是一想到刚才赵叔在自己身上的游走,心里竟还隐隐有些期待。

老赵见王雪同意,连忙分开了王雪的大腿,那让人沉醉的部位呈现在他眼前,更让他心跳加速,下面发胀挺立。

将头伏下去的瞬间,一股幽香飘荡在自己鼻尖,隐隐的,还有一股放荡的味道。

嗯……

王雪感受到身下沉浸在一个温暖之中,一条小蛇不停的在自己那里游走,酥酥麻麻的,让她不自觉就用双腿夹住了老赵的头,并随着老赵的动作上下起伏着。

一丝丝滑腻在身下不断出现,王雪感觉自己就像飞在云端里,忽上忽下,舒服的不行。

老赵感受到鼻尖不停冒出来的湿润,听着王雪的喘息声,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的冲动。

将王雪抱到自己身前,就准备脱下裤子。

老赵头!

就在老赵准备动作的时候,从院子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瞬间将老赵的动作打断,老赵一惊,一下与王雪迷离的目光对上,两人都恢复了一丝清醒。

王雪脸红上了脖子,羞的不敢与老赵对视,细若蚊声说道:赵赵叔,好像是我爷爷

老赵心中失落,看来这一次是没机会了。

王雪红着脸,回想刚才奇妙的感觉,双腿不自觉的轻轻摩擦着,下身感到一片空虚,从小到大她都没有比这更舒服的感觉。

毒素应该已经清除的差不多了,你先把衣服穿好,省的待会你爷爷误会。

老赵尴尬的爬起身,走到屋外就看到隔壁老王探着头在向里面张望。

老王,找我什么事?

看见了老赵,围墙外的老王扶着门,询问说道:老赵,我孙女是不是在你家洗澡?

对,王雪那丫头刚进来。老赵说着,王雪就穿这一件白色连衣裙从屋内走了出来,一边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长发,俏丽的脸蛋上还带着诱人红晕。

爷爷,我马上就洗完了。

屋外的老赵看到王雪,顿时笑了,好了,没事了,看到在你这我就可以放心了,雪丫头,洗完澡早点回家吃饭!

嗯,我马上就回去。应了一声,老王晃着大蒲扇,向自家走去。

一时间,老赵与王雪对视在一起。

赵叔我,我洗完了。王雪红着脸,不敢直视老赵的眼睛,低着头装作很认真的擦拭着头发。

一股清香冲进老赵鼻腔,看着王雪的打扮,白色连衣裙内若隐若现的可以从领口看到里面,让老赵下面又有了反应。

好,好洗完了就早点回去吧,你爷爷在家等你。我压制着心底的冲动,暗中咽了口水。

看着王雪端着脸盆离开的背影,凹凸有致的玲珑身躯,浑圆的翘臀一扭一扭,老赵心里暗叫可惜。

只怕今天是过了这个村,以后就没这个店了。

想着,老赵回到了浴室里,深呼吸一口气,仿佛在闻着王雪离去不久,留下的一丝体香。

那,那是!?老赵突然瞪大了双眼,他的浴室除了有热水器还有洗衣机,这些电器都是儿子儿媳给他准备的,怕他一个人在乡里不好照料自己,方便他的生活。

而这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洗衣机上放着一条粉红色的底裤,或许是王雪走的太急,忘在了这里!

老赵走过去,兴奋的手都在颤抖,将那粉红色的底裤拿在了手中,底裤上隐隐有点泛黄。

老赵放在手上揉,棉质的粉色底裤,有滑感,他心砰砰跳,忍不住将粉色底裤放在鼻子面前,用力的闻了闻。

有点骚骚的味道,但带着王雪那独有的幽香,老赵痴迷的闻着,忽然又觉着这样不满足,下面的家伙膨胀的要炸了。

按捺不住,老赵缓缓脱去了自己的裤子,直接在浴室里,将王雪的粉色底裤直接套弄在他的家伙上面。

老赵双眼眯了起来,缓缓套弄,脑海里想着跟王雪翻云覆雨的愉悦场面。

就在他感觉要那种最后的发泄,最舒服的时刻时,却不知道王雪折而复返了。

赵,赵叔,你你这是在做什么?

王雪红着脸,她走到半路才想起来自己的底裤放在了老赵的家里,赶紧回来拿,就看到这一幕,觉得很疑惑,又好奇,又羞涩。

赵叔拿着她的底裤放在裤裆里,不停的套弄,而且特别舒服的样子,尤其是赵叔那古怪的玩意,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大的很吓人。

小雪?小雪你怎么又回来了?未免尴尬,老赵急忙将底裤拿到身后,故作镇定的问道。

赵叔,我我东西忘拿了。王雪红着脸,也不好直接说,眼睛不停的好奇看着老赵挺立的下面。

赵叔,你是不是生病了啊,这里怎么肿了这么大一块?

老赵一愣,王雪居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顿时,他眼睛一转,心中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故作痛苦的说道:小雪,你快帮帮赵叔,刚才不小心,那蛇把赵叔下面给咬了。

啊!王雪顿时惊慌,害怕的六神无主,颤抖的问道:那怎么办?赵叔我去叫我爷爷来!

说着,王雪放下脸盆,转身就想往家里跑,老赵顿时心里大急,如果把老赵叫过来,他的谎话不就得一下被识破了吗?

啊!突然,老赵惨叫一声,捂着下体跌坐在地上。

王雪看见,急忙跑回来,将他扶住,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赵叔,你没事吧!我我该怎么办啊

老赵痛苦的闭着眼睛,故作颤抖的说道:小雪,快快帮赵叔把蛇毒吸出来,赵叔快不行了

王雪已经慌了神,看着老赵的下面,又是害怕,又是害羞。

我赵叔,我不会啊!

老赵心中急切,捂着下体的手也拿开了,他急忙挤出了几滴眼泪,眼睛颤抖的紧闭。

这一下,王雪更加害怕了。

村子里比较封闭落后,她哪里见过男人的这个东西,顿时看到老赵充血发涨,一下就相信了。

我好,好,赵叔我这就帮你吸出来,你一定不能死啊

老赵心中大喜,只见王雪颤抖着,慢慢将头低了下去。

瞬间,老赵感觉进入了一个温暖紧密的地方,一股吸力传来,简直让他感觉飞了魂一样舒服。

老赵慢慢伸手摸向王雪胸前的柔软,轻轻揉捏了一下,王雪惊的轻吟一声,瞬间吞进去了一大截。

咳咳

王雪呛出了眼泪,耳根都红了,长得像洋娃娃可爱的面孔像涂了一层腮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老赵,快急哭了一样。

赵叔,这东西太大了,我我吸不出来

王雪感觉自己浑身像着了火一样难受,口干舌燥,开始下意识的扭动着小柳腰,用小腹去摩擦老赵的家伙,有一股舒畅,一波接着一波,放大了她心中的渴望。

老赵故作难受,颤抖的眼睛睁开一条线,手指着涨红顶端的小孔,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说道:小雪,叔就是这里被咬了,你再不把毒吸出来叔快不行了。

老赵感觉自己不上不下,浑身的渴望达到了顶点,但就在快要爆发的时候,王雪突然吐了出来,让他难受的厉害。

王雪看着老赵难受的样子,心中更加害怕了,但是又看到老赵下面涨大的一跳一跳,心中忽然有些过意不去。

如果不是自己洗澡被蛇咬了,赵叔也不会碰到这条蛇,也就不会被咬。

越想王雪心中就越是愧疚,忽然老赵一声惨叫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赵叔,我这次一定帮你吸出来!王雪红着脸,将头埋在了老赵两腿之间。

老赵脸色涨红,喉咙发出低吼声,这是一股比刚才还要强烈的快感,差点让老赵直接爆发出来,还好他快速按捺了下去。

小雪,你这样是吸不出来的,让赵叔按着你,你跟着赵叔来。

等到王雪在下面闷哼一声答应,老赵压着心中的兴奋,伸出双手,一手托着王雪的头,一手按着,慢慢的开始上下弄

随着老赵按的越来越深,从王雪的喉咙中开始发出一些不舒服的闷哼,但是一想到赵叔是因为自己才那么痛苦,王雪就忍着不舒服让自己坚持了下来。

慢慢,王雪开始自己加快这个速度,一种诱人的娇喘从她口中闷声传出。

人已赞赏
小说

她乌黑浓密的耻毛|啊~轻点都日出水了

2020-8-2 20:24:52

小说

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啊,不要,好爽

2020-8-2 20:25: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