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玩弄人妇|小受在床上被攻弄哭

赵莹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当即笑了起来:真没想到她居然会是这样的人,还有呢,还有呢,你快给我继续说说! 还有啊,你等我想想!闻言我便继续想了起来,对,要说的话,还有一点,她很容易来事呢! 让我没想到的是,赵莹在听到这话

赵莹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当即笑了起来:真没想到她居然会是这样的人,还有呢,还有呢,你快给我继续说说!

还有啊,你等我想想!闻言我便继续想了起来,对,要说的话,还有一点,她很容易来事呢!

让我没想到的是,赵莹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竟然不乐意了,一脸幽怨的看着我:柱子,你的意思,是我没她好吗?悄悄的告诉你,人家比她还容易?

哎呀我去,还有这种操作?

我闻言顿时期待起来,那个,好老婆,你说的是真的吗,快快给老公看看啊!

那你先告诉我,二嫂跟我,你比较喜欢谁?

这尼玛,不是坑爹吗,这两个人各有各自的特点,要我怎么做比较嘛!

见我不说话,赵莹当即皱起了眉头,一脸不开心的说道:我不管,亏得我给你告密,结果你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啊,可真是没良心!

听到这话,我的头顿时大了起来,早知道我就不多这个嘴说了,结果弄的自己现在里外不是人了!

想了想,我还是开口朝她说了起来:其实吧,你们姐妹都不错,但你真要我做个比较的话,我还是喜欢你要多一点,毕竟你比较开放,这样好玩一点?

讨厌,谁开放了,一点都不害臊!假装生气的呸了我一口,赵莹这才心满意足的朝我笑道。

好啦,这下该睡觉了吧?一连伺候了两个女人,你别说,我还真有点累了。

不嘛,你还没告诉我,你是咋把我二嫂给制服的,快说说,快说说!

见她这么期待,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她,只能是继续说道:还能咋办,很简单啊,拉过来搂在怀里,没几下,她就屈服了啊,而且还发誓,这辈子只跟我好呢!

说到这个,我就得意,但凡是跟我好过的女人,都会这么说,没办法,谁叫我能力强呢?

真的被你给捡到了,老公,我跟你说,二嫂这个人,我还是比较理解的,一般来说她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只不过这才因为她老公出去的时间太久,她可能压抑的没地方发泄吧,结果就让你给碰上了!

我才不管什么运气不运气呢,反正只要到了手,那就是我柱子的女人,现在村长那个老东西家的儿媳妇,我已经搞定了两个,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个大儿媳了,看来这个还是得和赵莹好好的合计合计。

对了,我的好老婆,你给我说说,按照你的经验来看,村长那个老东西,有没有把你的那两个嫂子,也给办了的?

他啊,我还真没咋注意,不过应该没有吧,要不我应该有觉察的,毕竟家里算上他,就只有四个人!

不是吧,这么好的事儿,奶奶的,我家有是有三个女人,我晚那还睡得着觉啊,看来村长这老东西,肯定都把你们给弄了个遍,再说了,尝到你的滋味儿,怎么可能不会打剩下两个女人的主意?

一想到这我就着急,他奶奶的,真要说起来,这老东西的大儿媳才是最水灵的,除了稍微胖点,其他的可都是极品啊,皮肤就不说了,据我观察,就是在整个村子里,那也是排得上号的。

心里正想着呢,结果我竟然再次有了感觉,而这一幕却恰好被搂在我怀里的赵莹给感受到了,顿时朝我喊道:你这家伙,一看就是再打什么坏心思了,不跟你玩了!

说着她就要起身,见状我急忙伸手去拉她,笑着说道:哎呀,好老婆,就算我又再多的女人,可你依旧是我心里最爱的那个呀!

谁曾想她竟然一脸鄙夷的看着我笑道:再多的女人,看来你的志向还真不小呢,难不成你要把村里的女人都要个遍?你能行吗?

我能不能行,你不知道吗,再说了,这村子里的女人能有多少,我一天一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总睡得完吧?

你可拉倒吧,就凭你现在这样,你以为所有的女人都像我这样送上门啊?

不过想想赵莹说的好像的确是这么个道理,不过我却并不灰心,尤其是这下柳村基本上就没有多少女人,他村长都可以有那么多女人,我秦柱身强力壮,还不信就比不过一个老东西了!

将我的想法跟赵莹一说,她当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样子好像并不是很赞同我的说法,甚至直接开口打击起我来,想法不错,只可惜,很多女人,并不是你想要,就能得到的,有些人啊,别说睡了,可能你连句话都搭不上嘴。

我闻言一愣,还有这样的女人?

当即便虚心的朝赵莹问道:那你倒是给我说说,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柱子连话都搭不上,这么厉害吗?

见你这么虚心,那我也不妨告诉你,村头老王家的那个儿媳妇,人可是正儿八经的城里人,要不是因为才生了娃,这辈子你都不可能跟她有交集,所以我才不信你能把她弄到手。

我闻言一愣,当即朝赵莹说道:你说那个老王家的儿媳妇王舒涵啊,我知道她,不过她好像前几天才生了娃吧,这我可没办法?

谁知赵莹当即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嫌弃的说道:说你傻你还不相信,我又没说让你现在就把她给睡了,我打赌你肯定连话都没办法跟她搭得上,所以我倒要看看,就你这样的,怎么去把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城里女人给弄到手!

你都说了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我哪有办法啊,说不定我连她什么时候回城里都不知道!说到这里,我顿时一阵泄气,王舒涵那个女人,因为自是是城里人,一向看不起我们,我见过她几次,每次都不敢跟她正视,这要是能够把她给睡了,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吧!

那我就不管了,这就得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谁要你刚才夸下海口的,现在知道错了吧?顿了顿,赵莹却又再次朝我说道:不过我还是蛮希望你能够把她制服的,谁要她一天天的狗眼看人低,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一样!

想了想,我觉得睡还是比较简单的,可问题就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去接近她呀!

想了想,我便把问题跟赵莹说了出来。

这个啊,简单,她好像跟我嫂子关系还不错,倒是可以通过嫂子从中联络一下,跟你牵个线,搭个桥

我闻言顿时笑了起来:哎,那就简单了啊,问题又回到了你嫂子身上,只要你嫂子帮忙,我就能保证,一定可以把那个女人给办了!

顿了顿,我便继续说道:那问题又回答了原点,只要搞定你嫂子,那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迎刃而解了?

可紧接着我却又犯了难,你嫂子据说是个挺保守的女人,我想要制服她,估计没这么简单!

哎呀,老公,你这不是还有我呢吗,放心吧,莹儿会努力的帮助我的好老公的,所以啊,这都不是事儿!

之后她便开始给我出起了主意,我跟你说啊,我那个嫂子,没啥特殊的爱好,可就是爱干净,喜欢泡澡,我倒是可以给你找个独处的机会,不过,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闻言我立马朝她扑了过去,同时嘴里开心的喊道:哎呀我的好老婆,你可真是太好了!

而被我抱在怀里的赵莹,一脸媚意的看着我说道:那还不快点过来好好的谢谢我?

闻言我一脸苦哈哈的样子,朝她哀求道:那那个,我我实在是太累了,要要不咱还是睡觉吧。

可赵莹却说啥也不依,一把将我按到到草垛上,然后就开始疯狂起来。

我本来是想要睡觉的,可耐不住赵莹这女人折腾,没几下便把我也给弄得亢奋不已,然后开始主动。

第二天天还没亮,赵莹便趁着夜色从我屋里离开了,我又继续躺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慢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随便吃了点东西,我就又拿起砍刀朝山上跑去,正所谓金秋十月,大家都忙着收庄稼,可我啥都没有啊,再说我也懒得种,忙活一整年,很有可能一场雨就全糟蹋了,与其这样,我还不如上山打猎来得快呢!

还是上次的那座山,这次我一口气爬了好远,感受着山上的微风,我这才找了个地方,坐下歇息起来。

可刚坐下,我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转过身看去,就发现原来是有个女人正弯着腰在摘野菜呢。

定睛一看,哎哟我去,这不是我家对门的那个刘娇娇吗?

此刻正弯着腰在摘地上的野菜,一旁不远处还放着背篓,里面已经放了不少的野菜了,十月份的天,已经开始有露水了,真没想到这女人来这么早弄野菜吃。

正想着呢,就看到刘娇娇换了个姿势,原本侧对着我的身子,竟转了个九十度,变成了正对着我,可因为她一直弯着腰,所以并没有发现距离她不远处的我。

因为露水太大,刘娇娇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露水浸透,当下便将她那衣服里面的风光,彻底的展露了出来。

距离不是很远的缘故,使得我一眼就看到了她里面无法遮挡的部分,顿时让我忍不住咽起了口水

又看了几眼,我这才开口朝她喊道:哟,这不是刘姐吗,一个人啊?

其实我本来不打算出声的,可我俩的距离不是很远,这等下要是被她发现我在偷看的话,那我可就糟糕了,所以我只能是率先开了口。

在听到我的声音时,刘娇娇猛地站起了身子,然后直接将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身前,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看样子她应该是知道自己走光了,估计是没想到我会来这里吧,所以并没有任何的顾及,现在被我这么一喊,当即开始动手遮挡起来。

我当是谁呢,柱子啊,你这么早来山上干啥?说话的时候,刘娇娇的脸蛋一直是红彤彤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我给看到了,而我却始终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继续在她的身上打量着,反正衣服都已经浸透了,仅凭她的两只胳膊,是完全挡不住的

我这不是上山找点吃的吗,要不然就要被饿死了!

见她就这样挡着,没有要继续摘野菜的意思,我顿时变得失望起来,早知道我就不开口了,现在可好,啥也看不到了!

看她的意思,我要是不离开的话,她是不会再弯腰摘野菜了,所以我只能是趁着她还没有开口撵我走的时候,再多看几眼

你还别说,这女人的娃都十来岁了,可依旧像是个少女一样,尤其是她这完美的身材,实在是太迷人了,因为衣服紧紧贴在自己身上的缘故,所以更能只管的展现出她的身材来

可就在这时,也不知道刘娇娇咋想的,只见她皱了皱眉,便直接弯下腰,开始继续起刚才的动作来,仿佛完全是没有我这个人似得。

一路畅通无阻的又往山上跑了一截,我这才停下脚步,开始搜寻起猎物来,你还真别说,入了秋,这些个小动物们也开始要准备过冬的食物,纷纷出来走动,这反倒是便宜了我,没话费多少功夫,便给我抓到了几只野生的兔子,弄死了一只,然后剩下的全给我用绳子绑了起来,我打算带回家,给我的那几个女人,一人送上一只去,或者喊道家里来,吃饱了来一次,也是可以的,嘿嘿嘿

吃饱喝足,又找了些野山菌,我这才悠哉悠哉的朝山下走去,他奶奶的,说起来我也是苦啊,明明跟张三婶儿说好第二天要去她家的,可我这都好几个第二天了,也没去成,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我的气

不过今晚能够跟王丹婷来一次,也是不错的,尤其是这种没有男人的女人,长期得不到男人的滋润,据说很猛,就是不知道技巧如何了,不过应该不会差吧!

这些天连续不断的和女人打交道,我本以为自制力已经很不错了,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很不争气的有了感觉

因为我想到了早上在半山腰的那一幕,那王丹婷的架势,完全像是要吃了我嘛,突然间我竟然庆幸起来,甚至在想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打断我们的那两个人呢?

扛着几只兔子,我一摇一晃的朝山下走去,等到山路平坦起来之后,我便彻底的放了心,毕竟上山容易下山难,对于这陡峭的山崖,我多少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

这心情一好,我便高声喊了起来,也不管唱的难不难听,我反正是扯开了嗓子在那里吼。

等我喊舒服了,便又继续一摇一晃的朝山下走去,可眼瞅着我要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却听到有个女人在喊我:柱子,是你不,你看到俺家的花花了吗?

这尼玛,难道是我刚才唱的太动听,所以被人给迷恋上了,要不咋我刚不唱就有人喊我呢,不过可惜的是,我也不知道这说话的女人到底是谁。

没等我开口呢,就又听到那个女人喊道:柱子,你刚从山上下来,到底有没有看到俺家花花啊,它要是丢了,回家俺爹肯定会打死俺的!

哎哟我去,这不是殷琪玲吗,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昨晚还在跟赵莹商量着怎么把她给弄到手呢,结果老天爷这就送来了机会!

见状我急忙喊道:嫂子啥是花花啊,我这刚从山上下来,啥也没看着啊?

我扯开了嗓子朝殷琪玲喊道,虽然对于她这个花花我总觉得很熟悉,可却始终想不起到底是个啥。

嗨,还能是啥,俺家的那头奶牛呀,你真没看到啊,这可残了,回家免不了一顿打啊

不是吧,这殷琪玲的岁数,少说也有三十多了,咋还要挨打呢?

虽然到现在我也没看到殷琪玲到底在哪,但我还是大声的朝她吼道:嫂子你先别担心,我帮你一块找找!

说罢,我便朝着我的右边慢慢的走了过去,因为我是刚从山上下来的,并没有看到她家的那头奶牛,所以我估计应该就在这附近。

果然,往右边走了没几步,我就看到它正低着头在啃食着一些树叶,我并没有急着吭声,反而是悄声的摸了过去,然后趁它不注意,一把拉住栓它的绳子,便大声的朝殷琪玲喊道:嫂子,我抓到你家花花了,你人在哪儿呢,快过来牵走啊!

哎,好嘞,柱子你可真棒,嫂子这就来!

不一会儿,我就看到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女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正是殷琪玲。

嫂子,这么大的太阳,你咋一个人出来饮牛啊?趁着这个机会,我便主动跟殷琪玲套起了近乎,毕竟是我看上的女人,打好关系终究是不错的。

殷琪玲闻言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一下,然后这才开口说道:柱子,谢谢你帮我抓住它啊,要不我还真不知道该咋办呢!

我装作不好意思的伸手挠了挠头,这才开口说道:哎呀,嫂子你还跟我客气啥,这不是正巧被我给遇上了嘛,应该的,应该的!

说完我便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之后继续问道:嫂子你这是干啥呢,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奶奶的,这么好的机会,我要是再不好好的把握之,其实不是个傻子?

真要说这殷琪玲,当年长得可真是漂亮,记得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殷琪玲就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当时村里村外追求她的小伙子多的不行,可却被村长家的大儿子给拔了头筹,有时候我是真的想不明白啊,那些个漂亮的女人都瞎了眼吗,为什么一个个的都跑去嫁给了别的男人

我说柱子,你这是咋了,喊你半天了,咋也不应人啊?殷琪玲的声音,将我给唤了回来。

我闻言一愣,便急中生智的朝殷琪玲反问道:没事,倒是你,嫂子,这不好好的饮牛,干啥呢?

被我这么一问,反倒是殷琪玲变得不好意思起来,看着她那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得潮湿的衣裳,以及那妙曼的身材,我滴个乖乖,看的我只想冲过去将她抱在怀里!

她今天穿的是一身白,可因为衣裳被浸透,所以里面那个纯黑色的里衣,便被我看的一清二楚,稍作了个比较,发现她居然比张三婶儿的还要夸张,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殷琪玲的一点疲态都没有,简直了,这是男人梦寐以求的极品啊!

哎,嫂子怎么脸红了啊,是不是趁着咱哥不在家,乱来了呀?我装着胆子跟她聊起了这样的荤话题,想要把我们之间的关系拉的更进一步。

果然,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殷琪玲顿时羞红了脸,然很轻碎道:呸,别瞎说,你嫂子怎么会是那样的人,要是再说,我可就要生气了啊!

见她这娇羞的样子,我竟然鬼使神差的把手给伸了出去!

可没等我享受呢,腰间顿时就感受到了一股巨力袭来,紧接着,我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柱子,我可是你嫂子,以后要是再这样,可就不是踹一脚这么简单了!

被她打了一顿,我当即变得老实起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是一脸尴尬的看着她。

就这样我们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我竟然鬼使神差的再次开了口:那啥,嫂子,咱们回家吧?

殷琪玲在听到我这话的时候,顿时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柱子,我可警告你啊,别想着再占你嫂子的便宜,我这会儿还有事儿没弄完,你要走的话,就先回去吧!

本来就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见她不愿意,我便只好点了点头,然后朝她挥手说道:那好吧,我回去了,嫂子!

看着她那红晕尚未褪去的脸蛋,我暗自发誓,一定要把这个极品女人给搞到手,要不实在是太亏了

这样想着,我便继续提着那几只兔子,晃晃悠悠的朝家里走去。

因为在山上吃过饭,所以回到家里之后,我将兔子安顿好,便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起来,因为我要养精蓄锐,准备好今晚的这一战!

秋老虎的名号还是很厉害的,尽管这都是已经到了深秋,可外面的温度依旧是很高,可我躺在家里倒也舒服,毕竟我家通风的地方比较多。

正做梦跟殷琪玲大战三百回合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却将我给吵醒了,他奶奶的,嘴里骂骂咧咧的便来到了门口,打开门一看,就发现王丹婷站在院子门口,正怯生生的看着我。

让我纳闷的是,王丹婷在看到我的时候,竟然露出一副无比尴尬的表情,之后才又开口朝我问道:那啥,柱子,你等下还出去不?

我闻言一愣,当即坏笑着朝她问道:咋,嫂子你想要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咱们在上之前那地儿去啊?人少,随便你喊!

听了我的话,王丹婷顿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她还是开口继续朝我说道:就知道瞎说,嫂子是来跟你说正事儿的!

我当即明白的点了点头,嗯嗯,我知道,那嫂子你说,这次咱们去哪儿?

虽然嘴上这么问着,可我手底下也没闲着啊,一把将她拉进屋,然后笑嘻嘻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呀,柱子,别着急啊,这地方不好使,万一给人看了去可咋办?

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其实嫂子也想要了,这才来找的你,咱们还是找个安全点儿的地方吧,这样也舒服不是?

我闻言心里就开始琢磨了起来,可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去山上,这样安全,所以便又朝王丹婷说道:那啥,嫂子,我还是觉得去山上安全点,你看要不咱们就还去山上吧,怎么样?

我一脸坏笑的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那行,我等下就上去,你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也上来,知道吗?

我急忙点了点头,放心吧,有女人等着我,那绝对是麻溜的!

嗯,那就一言为定了,人家在上次的老地方等着你哟!

听到这话,我立马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我放王丹婷离开,一想到等下要去跟她那个,我就觉得激动,这一激动,就发现自己的肚子饿了,倒腾了点吃的,我看了看,发现时间还早,随意我决定先去村头的河边洗个澡,然后再去山上!

去河边的时候,路过张三婶儿家,结果就发现她家门紧锁着,看样子应该还是在地里干着农活,我这些天一直都没有去找她,也不知道会不会生我的气

管他呢,眼下最要紧的是,先去洗个澡,其实我还有另一层目的,王丹婷不是说她嫂子喜欢洗澡吗,村里面洗澡方便的地方,也就只有这里了,如果我现在去的话,说不定会遇到殷琪玲也说不定呢,再加上早上的那段遭遇,说不定我就能够抱得美人归呢?

这么一想,我脚下的步伐,便情不自禁的加快了许多,可等我到达那里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其实想想也是,早上还在饮牛,下午哪有时间出来洗澡嘛,毕竟是个女孩子,就算真的洗,也要等到晚上太阳落山,全都看不到的时候,那样才安全不是吗?

独自一人在水里扑腾了半天,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寻思着要不还是回家再休息休息,毕竟我等下还有两场硬仗要打,正想着呢,我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扑通一声,看样子是什么东西落水了,难道是殷琪玲来了?

想到这,我便急忙将自己的身子沉入水中,然后慢慢的朝那边摸了过去。

那附近恰好有一块儿石头,我便躲在那石头的后面,慢慢的偷窥起来。

我滴个乖乖,没想到还真是殷琪玲,这还不算,更劲爆的是,她居然没有穿任何的衣服

躲在石头后面的我,将她那完美的身子,看的一清二楚

这女人,长得实在是太勾人了,他奶奶的,这简直就是在引有我犯罪嘛!

不行,上天给我这么个机会,不就是为了让我能够得到她吗,那我还犹豫啥?

想到这,我便准备就这么给冲上去。

可就在这紧要关头,我还是忍住了内心那狂野的冲动,深吸了口气之后,吹起了口哨。

其实我还是怕把殷琪玲给吓到,毕竟这可是在水里,要是真吓出个什么三长两短来,那我可就说不清了!

好在殷琪玲在听到我的口哨声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大声的朝我这边喊道:谁?谁在那里?

听到声音,我便从一旁的石头后面,走了出来。

见到是我,殷琪玲当即朝我问道:柱子,你你怎么在这儿?

说话的同时,殷琪玲将自己整个都沉在了水中,只剩下了一个脑袋在外面露着,我见她这样,当即笑了起来:呀,这不是殷嫂子吗,我这不是刚从山上下来嘛,热的难受,就过来冲个凉,没想到嫂子也这么有兴致啊!咱们还真是心有灵犀啊!

我这话说的那可是相当有水平,首先告诉她这地儿是我先来的,这就断绝了她会说我不要脸了。

你看到我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是不是就像看人家不穿衣服的样子?

听到这话,我当即反驳道:别呀,我的嫂子,这怎么能怪我呢,我这好端端的在这儿洗澡呢,谁曾想你猛地跳下来,我都没怪你来偷看我呢,你怎么反倒是先怪起我来了?再说了,要不是你刚下水的时候,弄出的声音,我都不知道有人来了呢!

我说完这话,却又让殷琪玲不开心了,那我不管,我告诉你柱子,在村子里呆了这么久了,你不会不知道我经常来这洗澡,你肯定是偷看来的!

我闻言一愣,心道这女人的第六感可是真的准啊,不过我却不能承认,只能是打算来个无理取闹了,所以我便直接从水池里站了起来,然后朝她说道:嫂子,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我来偷看的,真要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要看了啊!

当我站起来的那一刻,殷琪玲当即就愣在了原地,估计是被我给吓到了吧,毕竟只要是女人看到过我,都会觉得惊讶吧

又看了几眼之后,殷琪玲这才朝我喊道:柱子,你疯了,这怎么还一件衣服都没穿呢,快穿上,真是羞死人了!

听到这话,我当时就笑了起来,我说嫂子,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啊,就准许你在这儿游泳的时候,啥也不穿,我就不行,不是早就将就男女平等了吗,你这样的思想,可是不能有啊!

说话的同时,我的目光也没有闲着,在她的身上不断的上下扫视着,你别说,这女人的身材是真的不错,简直羡慕死我了,恨不得我现在就冲上去!

又看了几眼,这才又笑着朝她说道:嫂子,你还真别说,你这身材是真的好看,那皮肤真白!

我这只是随口一说,可殷琪玲却立马像是被刺激到了,当即大声的朝我吼道:柱子,你说啥呢,我可是你嫂子!

我知道啊,嫂子,你这身子那么好看,给我看看没啥吧,再说了,我也就是看看,又没干啥!

说话的同时,我已经慢慢的朝她那边移动了过去,趁她不注意的时候,猛地朝她扑了过去!

啊,柱子,你干啥呢!殷琪玲说着,就朝岸边跑去,可我早就有了准备,根本就没有跟她任何的机会,直接一把将她给拉进了怀里。

可就算是这样,她都没有放弃挣扎,依旧是在我的怀里不断的晃动着,可这毕竟是在水里,再加上本来就是个女人,哪里能够从我的怀里挣脱出来。

这一挣扎,反倒是让我把她抱得更紧,同时一脸坏笑的朝她说道:你说呢!

说着,我便直接用自己的胸膛紧挨着她的后背

感受到我的刺激之后,殷琪玲当即大声朝我喊道:柱子,你娘的,连村长家儿媳妇都敢惹,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行不行老娘明天就找人来砍死你!

听到这话,我差点没吓得把她给扔出去,他奶奶的,不就是办个女人吗,咋还要找人砍我呢?

真没想到这女人的性子这么烈,我这还啥都没干呢,就嚷嚷着要找人砍我了,这要是干点啥,还不当场把我给杀了啊?

一想到这儿,我突然间打起了退堂鼓,女人是好,可不能为了女人把命都丢掉啊?

再看了眼被我搂在怀里的殷琪玲,心一横,他姥姥的,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就算是死,也是弄过之后的了,我还就不信凭我这本事征服不了她!

想到这,我便猛地一声大吼,便直接将怀里的女人往水里一放。

而殷琪玲在感受到我的意图时,急忙大声的哀求道:求你了,柱子,我可是你嫂子啊。

嫂子,我喊你一声嫂子,那只不过是出于礼貌,真要算起来,咱啥关系都没有,我就是喜欢你,想跟你好,你就让柱子我来一次吧,好不好?

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开始了,而与此同时,在我怀里的殷琪玲,也彻底的放弃了挣扎!

人已赞赏
小说

我和樱子去ktv 唱歌 八个男生|尝一下你的奶

2020-8-2 20:20:35

小说

学长在教学楼晚上和我|高h耽美肉

2020-8-2 20:20:5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