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捏女朋友的小豆豆|男朋友说就顶一下

张铁柱双手狠狠的揉搓着,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长,只要他答应,一定可以帮我弄到鱼塘的承包权 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别再折磨我

  张铁柱双手狠狠的揉搓着,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长,只要他答应,一定可以帮我弄到鱼塘的承包权

  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别再折磨我了

  张铁柱满意一笑,嘿嘿,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来

  躲在草丛中的林逸见到这一幕,只觉得岛国片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随着张铁柱这话,林逸就看到他的那只大手已经不满足于有衣服隔着,直接一把将李秀云胸前的纽扣解了开,然后迫不及待地扯开了衣襟。

  林逸很快就看到了那像羊脂玉一般的雪白直接跳了出来,在空气中摇晃着,那诱人雪白上的那两抹红色,让他看着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咬上一口

林逸看的快要火焰焚身了,突然,一只大黄狗从外面蹿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吼叫吓的他一下子从草丛中跳了起来。

  而这狗叫声巧合也引起了那张铁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见草堆里跳出个大小伙子,吓的尖叫一声,赶紧把准备干事的张铁柱推开,慌张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标,不敢多待,怀里抱着药箱,慌忙朝着竹林外面奔去

  等林逸离开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这次死定了,刚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见了。

  张铁柱男人眯着眼睛说: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秀云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张铁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想死别拖累我!

  她气的一把推开张铁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继续说:现在只能祈祷那小子不认识咱们,否则,如果被王志强知道,咱们两都要倒霉。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

  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儿吧?

  林逸抬头见一个穿着绿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来,就点头疑惑的问:你是?

  我是小柳村村长王志强啊,上午去拜见过林老神医。王志强解释的说道。

  林逸哦了一声,看王志强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强摸摸脸,疑惑的道:我脸上不干净?

  林逸暗忖,脸上到不脏,就是脑袋上嘛,刚才被自己媳妇戴了顶绿帽子。

  林逸正要开口,王志强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不是对他说,而是对他身后的人说,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等着小林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话。

  从竹林中出来的李秀云脸色颇为难看,见林逸就是刚才那人,她脸变的煞白,心里极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刚才和张铁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来。

  哦,刚才刚才去地里溜达了一圈,准备摘些嫩叶青菜晚上吃。李秀云挤出笑意,牵强的解释着。

  林逸这会儿才看清女人的长相,倒是颇有有几分姿色,在小柳村这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着也挺时髦,虽然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气质,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衬衫一样也不少,就那一双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为李秀云发现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头望去,脸唰的一下子变红

  王志强倒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乐呵呵的对林逸介绍道:小林医生,这是我老婆李秀云,这几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顾,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林逸轻轻点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秀云,说:那就麻烦嫂子了。

  王志强抢着说:不麻烦,不麻烦。是我们麻烦你才对,我母亲的病还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见林逸似乎没有要告状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实,又见林逸有意无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娇媚一笑,轻声说:能够照顾小林医生是我的福气呢,小林医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林逸听出李秀云的这句话外音,心里暗骂一句,这女人真够放得开的!

  不过,想起刚才在小竹林见李秀云被玩弄的颤颤巍巍,那诱人的娇躯,林逸原本已经平息的心情再次被撩拨起来

在王志强的带领下去了他家,给躺在床上的老太太把脉看了下后,林逸发现其实就是高血压发作,去医院拿点降压药就能解决的事。

  可却被野郎中开了几剂药性霸道的草药,险些要了老太太的命。

  好在王志强及时找来,配合药和自己的针灸,这几天就能有所好转。

  得到自己明确的答复,王志强松了口气,满口的感谢恭维,而林逸则客套的回应着。

  两人正聊着,楼下传来李秀云娇媚的喊声:志强,小林医生,饭做好了,赶紧下来吃饭吧

  呵呵,小林医生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我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

  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仅做菜厉害,给你戴绿帽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呢。

  酒菜上齐,李秀云解开围裙,一脸媚笑的说:粗茶淡饭,小林医生不要嫌弃呀。

  她坐到林逸对面,接过王志强手中的酒瓶,今天高兴,我也陪小林医生喝几杯。

  林逸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打趣的笑道:这如果是粗茶淡饭,那我家的饭菜只能说是喂猪的。

  咯咯咯小林医生可真会开玩笑。说着,她笑靥如花的起身躬着腰去给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头,恰好瞧见她花衬衣的领口里面,他怕王志强发现他眼睛不老实,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

  席间,王家夫妇不停的给林逸敬酒,一顿饭吃下来,林逸发现王志强特别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钻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虽然也是有了醉意,不过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头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荡漾着春水的望着林逸,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

  旋即,踢掉了脚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脚静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无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来。

  小林医生,我这顿饭可满意?李秀云咬着红唇笑问道。

  林逸见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顿时心生警惕,双腿朝旁边移动,躲过她的骚扰,似笑非笑的说:很满意。

  既然满意,那么刚才傍晚你看到的

  我什么都没看见林逸心思活络,抢着说道:嫂子多虑了,王村长喝多了,你赶紧照顾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眯着眼睛笑望着林逸,桌子下面的脚再次凑了上去,只不过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这边

  林逸那里受过这种诱惑,整个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况他喝了不少酒,对于李秀云主动行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将丝袜小脚放在他身上时,他很不老实的有了反应。

  李秀云自然能够感觉到林逸身体的变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来,眼中露出迷离的醉意,红唇轻启的诱惑道:小林呀,你觉得嫂子漂亮吗?

  林逸能够感觉到李秀云的脚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个身体都跟着绷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顷刻间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变的火热起来。

  嫂子你

  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边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接着握起林逸的手,朝自己身上凑了过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牵引着伸了过去,心中激动不已,眼看着马上就要攀上去,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强突然呜咽一声,吓的林逸做贼心虚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李秀云见林逸被吓到,又是一阵得意的娇笑,旋即,满含深意的媚笑着低声说:等会我去你房间找你,可得给我留门哦。说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强给架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

  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

  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

  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有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

  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

  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李秀云并没有满足当前的状态,动作温柔的亲了上去。

  舒服么娇媚的声音在林逸耳边响起。

  林逸无法开口,李秀云脸上带着得逞的笑意。

  恍惚间,那种无边的舒爽让林逸浑身说不出的舒坦,无边的困意席卷而来

  次日清晨,天大亮。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将睡梦中的林逸吵醒,他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见自己旁边并没有李秀云,他眨了眨眼,顿时有些郁闷,敢情是场梦,那娘们骗自己!

  想到李秀云那诱人的娇躯,他越想越挠心。

  咚咚咚

  又是一阵敲门声。

  小林,该起床吃早餐了。门外传来李秀云的声音,接着吱呀一声响,门从外面被推开。

  见李秀云带着媚笑的走进来,林逸回过神,赶紧用被子挡住身体:嫂子,我正在穿衣服,你先回避一下。

  咯咯,还害羞哟,嫂子我都不怕,你怕啥?

  林逸朝李秀云看了一眼,心里暗道:怕你个毛线,早晚老子要把你吃了!

吃过早饭,林逸交给王志强一张药方,吩咐他去市里的中药店抓药,并再三嘱咐,千万不能逗留太久,因为他母亲的病已经容不得继续拖下去。

  王志强在拿到药方后借来了辆面包车,开着车子急匆匆的朝着市内赶去。

  林逸也没有怠慢,生怕耽搁了老人家的病情,直接开始施针,银针行云流水的扎下,李秀云看林逸施针,完全就好像是在看一出精彩的表演。

  等林逸针灸结束,李秀云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看林逸时的表情多了崇拜之色。

  看着林逸那张俊朗的面庞,她眼中越发火热。

  病人需要休息,我们出去说。林逸将药箱收拾好,走了出去。

  两人到了一楼,李秀云殷勤的为林逸到了杯茶,然后笑眯眯的说:小林医生,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林逸端起杯子抿了口茶,谦虚的笑道:只能算一般吧。

  听到这话,李秀云眼中一亮:你能治疗脊椎病吗?

  暂时可以缓解,不过想要彻底治愈需要一段时间。林逸没有多想,直接回道。

  那你帮姐治治这脊椎病吧,如果能够治好,嫂子会好好报答你的。

  李秀云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直筒套裙,说话的时候故意微微将腿张开,里面的春光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撩人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长腿上瞅了一眼,见李秀云把目光投来,他尴尬的咳嗽一声,故作正经的说:报答就不用了,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李秀云笑问道:你准备怎么帮我治?

  林逸回答说:先针灸在推拿。

  李秀云柳眉微微蹙起,有些娇羞地舔了舔红唇:我有些害怕,可以推拿吗?

  自然可以直接推拿进行缓解,不过效果可能就要差一些。

  听到李秀云这话,林逸心头一热,这娘们是要勾引自己了?

  李秀云嘴角微微上扬,目光扫过林逸俊朗的脸蛋,心头一阵狂跳:没事儿,我先试试你推拿的手艺。说完,她起身将堂屋的门给关上,继续说:你等等,我去卧室换身衣服,方便你推拿

  很快,李秀云换了一身紫色轻纱长裙睡衣,浑身散发着一阵幽香走到林逸面前,这轻薄的睡衣,将那雪白的高耸,两条雪白的玉腿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人已赞赏
小说

共妻肉宠文|潇湘溪苑翘好扇肿肿羞耻

2020-8-2 20:20:20

小说

我和樱子去ktv 唱歌 八个男生|尝一下你的奶

2020-8-2 20:20: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