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妻肉宠文|潇湘溪苑翘好扇肿肿羞耻

林逸强忍着没有翻动身体,隔壁的李岚却时不时地转动着身体,弄得老旧的木床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睡不着? 林逸打破沉默,轻声问道。 嗯。,李岚答应一声就没了声响。 刚才刚才对不起啊,是我太

林逸强忍着没有翻动身体,隔壁的李岚却时不时地转动着身体,弄得老旧的木床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睡不着?

  林逸打破沉默,轻声问道。

  嗯。,李岚答应一声就没了声响。

  刚才刚才对不起啊,是我太失态了。

  李岚躺在床上,心跳的厉害,听见林逸道歉,她赶紧低声说:没事儿,我不怪你。

  其实她心里对林逸也是有好感的,而且刚才林逸抚摸她全身时,她感觉前所未有的舒服。

  你会讲故事吗?李岚突然问道。

  林逸愣了一下,苦笑道:不怎么会。

  李岚翻动了一下身子,语气变的欢快起来:那我唱歌给你听?

  好啊。

  林逸笑着答应一声。

  片刻,李岚嘴里传出低低的哼唱声,声音软软糯糯的,充满了磁性的娇柔,清脆的声音晃晃荡荡的传进林逸的耳朵里。

  林逸能够感觉到她的唇瓣儿是贴着墙,哼唱出的歌声并不大,但传过来足以让他没有办法静下心来,仿佛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似的。

  你这么唱下去,我估计今晚得失眠了。林逸突然有些无奈了,感觉李岚的声音越来越近,仿佛在耳边响起,然后心思变得旖旎起来。

  哼,就是不让你睡觉!李岚娇声说了一句,然后又开始浅唱起来。

  你很喜欢唱歌吗?林逸低声问道。

  李岚轻声说:是呀,我想好了,等高中毕业就报考音乐学校。

  呵呵,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挺好。唱的真不错,你继续唱吧。林逸笑了笑,缓缓闭上了眼睛。

  唱了几首老歌,见旁边没了声响,李岚低声询问:睡着了没?

  仔细听,墙的那边传出林逸匀称的呼吸声。

  李岚无奈一笑,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她清秀的脸庞上,充斥着异样的美感。

  她实在是没有睡意,反而越睡越精神,想起刚才在浴室的场景,又想起前天看过的激情小电影,浑身变的燥热起来

  

  不知过去多久,房门吱呀一声轻响后被推开,林逸恍惚间感觉是李岚,她轻轻地喊了一声,林逸睡梦中懒得应她。

  这时,房间似乎没了动静,林逸感觉李岚像是站在门口并未离开。

林逸想睁开眼睛看看,却感觉眼皮千斤重一般,只能听到李岚的脚步声。

一步步的向自己靠近,然后慢慢的走到了床前,半蹲着身子,躬着腰身,耳边传来她压抑而又凌乱的呼吸声。

  半夜三更,她偷偷跑到自己的卧室想要做什么

清晨,天刚亮,院子里公鸡的打鸣声将睡梦中的林逸吵醒。

  他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不经意间扭头,见李岚竟然睡在自己旁边,一头乌黑长发凌乱的倾散在玉背之上,顿时惊诧的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一旁混乱。

  这

  林逸怎么也想不起,昨晚上和李岚干了什么事情。

  明明听着她的歌声睡着了,她又怎么会和自己躺在一起?

  昨天应该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他有些慌张的看向李岚,见李岚躬曲着身子躺在床上,嘴巴吧唧一下,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早上是男人最容易冲动的时候,见到如此场景,林逸慌乱的心又慢慢被‘美景’所吸引。他自然不能免俗,暗忖,既然已经睡在一张床上了,有便宜不沾那是王八蛋。

  于是乎,他重新躺了回去,睡在了李岚身边。

  李岚的发丝遮挡住了她的脸庞,林逸看不出她此时的样子。

  李岚

  林逸轻轻在李岚耳边低语一声。

  李岚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并没有睁开眼睛。

  林逸知道,李岚一定是醒过来了,只是不好意思睁开眼睛面对自己,所以假装沉睡。

  林逸心中暗自窃喜,李岚既然装睡,说明默认了自己此时的举动。

  唔

  李岚没想到林逸直接扑到了自己身上。

  林逸轻声说:我知道你醒了,别再装睡了,否则我真要对你不客气了

  李岚听了林逸的话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俏脸绯红的睁开眼睛,半眯着眼睛瞪了林逸一眼,佯怒的娇声道:你这个流氓!

  呵呵,半夜摸上我的床,谁流氓谁知道!

  林逸得意的反驳着。

  林林逸

  嗯?

  李岚羞赧的问:你喜欢我吗?

  林逸愣了一下,旋即轻轻点头。

  那我给你如何?我想尝尝那种感觉,给你的话我不后悔

  林逸怔怔的盯着李岚盯了三秒,没想到李岚会主动。

  他没有回答李岚,直接用行动证明

  叮叮叮

  正当林逸把李岚的衣物脱到一半,放在枕头下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林逸一大跳,他心虚的赶紧缩回手,然后急急忙忙的朝着枕头下面摸去。

  这时李岚也被电话铃声惊醒,俏脸红的发烫。

  林逸掏出手机,见是他父亲打来的,不敢怠慢,对李岚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赶紧接通,出声问道:爸,这么早打给我有什么事?

  林逸的父亲林臻在电话里面语气欢快的笑着说:小子,还没玩够呢?赶紧回来,有重要任务交给你。

  林逸坐直了身子,说:不会吧,什么重要任务?

  林臻笑着说:还记得前段时间你爷爷给你讲的燕京纳兰家的事情吗?

  林逸瞪大眼睛说:纳兰牧雪?难道是他们家的事情?

  林臻在电话忙说:对,你纳兰叔叔今早打来电话,说是旧疾复发,想要我们林家过去个人帮忙看一下,我和你爷爷思前想后,决定让你跑一趟,一来是到你老丈人家认认门,二来是给你一个在未婚妻面前表现的机会,可谓一举两得。

  林逸悲呼一声,说:太快了吧?可是我没见过那个所谓的未婚妻啊,如果是个母老虎,那我这辈子岂不是完蛋了?爸,我坚决不去!

  林臻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声音带着诱骗的意思说:我见过那妮子,长的像仙女似的,比那些什么女明星还要漂亮不知道多少倍呢,你当真不去?

  忽悠我的吧?林逸坚定的心因为林臻的话而动摇了。

  你小子,你老爹什么时候骗你了?放心,绝对是超级大美女!

  这样啊林逸顿了顿,答应一声,旋即嘿嘿笑了起来:那感情好,是美女我就去,娶一个美女老婆挺好的。

  林臻没好气的笑着说:那你赶紧回来,准备订机票马上去燕京!

  林逸翻着白眼说:这么快啊?

  病情刻不容缓啊

  林逸有些为难,犹豫片刻后,还是点头答应下来:好吧,我这就回来。

  挂断林臻的电话,林逸才想起李岚还在自己身边,想起刚才自己和父亲的对话,再看看李岚黯然的神情,林逸心中暗骂自己一句糊涂。

  李岚,我

  李岚挤出笑意,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说:林逸,什么都别说,我知道你不属于我,所以也没有要占有你的意思,也许我们只能有缘无份。

  李岚其实我们

  李岚打断林逸的话: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还是别说出口吧,给我留一点希望

  将林逸送到村口,李岚红着眼眶止住脚步,林逸,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林逸轻轻点头,挤出笑意说:只要愿意,一定还会再见的。

  李岚咬咬唇,问道:你是要去燕京吗?

  对!

  李岚揉了一下湿润的眼眶,说:我今年高考,可以报考燕京大学。

  林逸伸手摸了摸李岚的长发,含笑的说:那你努力学习,我在燕京等着你

  李岚浅笑一下,重重点头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林逸深深看了李岚一眼,转身就走

  李岚静静站在村口,望着林逸的背影,轻声呢喃道:林逸,一定要等我

  很快的,林逸就上了去燕京的飞机。

  林逸是第一次坐飞机出远门,他没有想到飞机上会有这么多漂亮的空姐,性感的职业套裙配上诱人的黑色丝袜,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画面简直是太美了。

  原本担心坐在半路上会不会坠机的恐惧感瞬间烟消云散,有这么多漂亮的空姐陪着,林逸真希望这飞机能够一直飞下去,这样他就能够一直不停看到黑丝美腿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了。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看到美好的事物就喜欢产生联系

  如果不是被父亲派遣来燕京给的未来老丈人看病,估计他这会儿还在村子里陪着李岚那小妮子呢。

  先生你坐了我的位置!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林逸的幻想。

  抬起头,林逸瞧见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女,一身合体的米色职业套装将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展现的玲离尽致,齐膝的直筒裙将她挺翘的臀部紧紧的包裹着,露出一个诱人的弧度,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上套着肉色丝袜,在淡淡的光线照射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林逸忍不住朝漂亮女人身上打量几眼,这目光落入到女子眼中,成了猥琐,她眼神不由得更加冷淡起来。

  先生,需要我说第二遍吗?见眼前这混蛋毫不掩饰的盯着自己大腿看,她有些愠怒了。

  呃抱歉!林逸反应过来,脸色一窘,赶紧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那漂亮女人,然后拿起自己机票看了一眼,见位置在漂亮女人身边,就讪讪笑了笑,从漂亮女子身边挤了过去。

女人正在躬着腰身放行李,林逸就这么从她后面过去。

恰巧小腹的位置不经意的触碰到了女人挺翘的臀部上,柔软的弹性让林逸身子不由得哆嗦一下,心里不由得暗叹一句,好柔软!

林逸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如果能够多持续几秒该多好,可惜呀!

  女人感受到林逸的猥琐举动,顿时站直了身子,美眸锐利的盯着林逸,那目光宛如刀子一般,恨不得把林逸活削了。

  林逸自知理亏,尴尬的将目光看向了别处,老脸一阵通红,刚才他只是不经意那么触碰了女人臀部一下,就感觉全身酥麻,如果能

  飞机刚刚起飞,林逸见女人拿起一本全是英文字母的书全神贯注的看了起来,贼眼就不停的偷偷在女人身上打转着,从侧面望去,女人的胸部那真叫一个‘伟岸’。

  林逸并不知道的是,在他偷看那女人的时候,那女人也正在暗中注视他;见到林逸好色的眼神,那女人心中怒火滔天,若不是在飞机上,她真像将眼前这个猥琐男给大切八块不可!

  林逸盯着女人大长腿,闻着她身上的淡淡芳香,昏昏沉沉之际竟然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去多久,耳边传出一些嘈杂声,他揉揉眼睛见许多人朝着机舱前面跑,顿时有些紧张起来,睡意全无,难道是飞机出故障了?

  见旁边那漂亮女人站了起来,林逸刚准备跟着起身,突然,一个中年男人从漂亮女人身边经过,一下子撞在了漂亮女人身上,那女人娇呼一声,直接朝着林逸怀里坐了过去。

  唔温香软玉入怀,林逸忍不住闷哼一声。

  漂亮女人就那么直挺挺的一下子坐在了林逸身上,那圆润挺翘的臀部直接压在了林逸的小腹上,使得林逸浑身血液不受控制的沸腾起来,下面开始有些不安份了。

  女人穿的裙子布料很薄,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林逸身子的变化,感觉到下面被一个硬物抵住臀部,女人精致的俏脸唰的一下子绯红起来,她自然知道那东西为何物。

  竟然被这么个猥琐男给猥亵了!

  女人胸口的怒火蹭的一下子蹿了起来,最要命的是,自己明明是不小心才坐进了他怀里,谁知道这混蛋竟然摸杆往上爬,直接一把搂住了自己的腰身,下面还有意无意的磨蹭着

  你如果再不松开,我会让你死得很惨烈!女人挣扎两下,俏脸不满怒意。

  呃林逸毕竟是个初哥,遇到如此香艳的事情就有些情难自已,刚才搂住女人的腰身只是下意识的动作,谁知道还享受上瘾了!

  对对不起啊!林逸赶紧松开手,老脸羞的一阵燥热。

  小子,你要死?!漂亮女人等林逸松开手后,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俏脸满是寒意。

  呃林逸挠挠头,不知如何回答,毕竟自己理亏在前,就带着歉意的说:那啥抱歉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林逸话音刚落,一些七嘴八舌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大伙相互转告一下,飞机上有医生吗?有人晕倒了!

  

  林逸目光被吸引过去,见那边有些骚动,就朝不依不饶的漂亮女子讪讪一笑,说:可以让开一下吗?我过去看看。

  女子眼中露出不屑之色,在飞机上处于弱势,也懒得再去为这种无赖动怒 ,就冷哼一声,赶紧闪开,生怕再被这流氓沾便宜。

  林逸赶紧走了出去,朝着围观的人群走去,好像是有人犯病了。

  让开,让开!林逸刚走到围观人群处,就被后面来的人给毫无素质的一把推开;只见,一个穿着一身名牌衣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冷着脸走到人群中,见躺在座椅上的中年男人嘴唇发乌晕死了过去,就伸手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和嘴唇,然后眉头一皱,沉吟片刻,说:应该是热中暑了。他扭头看向一旁的漂亮空姐,吩咐说:弄点水来。

  漂亮空姐答应一声,正要转身,林逸突然悻悻开口说:那个他好像不是热中暑吧?

人群中突然有人出声,而且是发出质疑,所有的人都把目光好奇的看向林逸。

  那中年男人惊疑的看着林逸,见发话的是一名穿着休闲装的小年轻,脸色不由得冷了下来,不耐烦的道: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以为是过家家呢?一旁待着去,这种事情是你能胡闹的?

  漂亮女子站在林逸身后,见到晕倒的男人,她惊讶的咦了一声,低声自语道:怎么是他!

  林逸扭头看向身后的女子,问道:姑娘,你们认识?

  管你什么事儿!女子冷冷的回了一句。

  林逸尴尬的一笑,接着扭头对那名中年医生说:他这是心肌梗塞发作了,你看看他的气息,虽然看似中暑一般,其实不是这样的,飞机上温度恒温,他怎么会中暑呢!

  是啊,飞机上的温度不高啊。

  对对对,不应该是中暑吧

  小伙子说的有道理

  周围的议论人让那名中年医生脸色变的有些难看起来。

  小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那中年医生如同被踩了尾巴一般,跳脚怒声道:你是什么人?在这里瞎捣乱什么,耽搁了病情,你负责的起吗?

  他刚刚给那男人诊断说是热中暑,这会儿这小子跳出来说是什么心肌梗塞发作,这不是活脱脱的扇脸打自己脸吗?!

  更何况,周围围观了那名多人,这不是存心让自己丢脸吗?

  既然你说是中暑,那你就给他治吧。林逸撇撇嘴对于这样庸医表示无感。

  那中年医生恶狠狠的瞪了林逸一眼,接着对小空姐说:快点去拿水来啊,最好是把水里加点盐。

  小空姐刚才因为林逸的开口,忘记了去拿水,这会儿听了中年医生的话,她俏脸一红,赶紧点头去拿水。

  中年医生喂那犯病的男人喝了些水,过了一会儿全无反应,脸色不由得露出了焦急之色,额头上渐渐出现了细小的汗珠。

  我看,还是我来吧,他真不是中暑!林逸笑眯眯的望着焦急的中年医生,说道。

  小子,你给我滚远点!中年医生怒了,大声喝道。

  林逸脸上不由得沉了下来,这种自以为是不听别人建议的人根本就不适合做医生,以后如果不改掉这个毛病只能害人害己。

  林逸正要开口,一旁又走来一个穿着牛仔装的高挑女人,她手里拿着一个记事本,对林逸说:先生您好,我是金华社的记者,我可以采访你一下吗?

  林逸含笑的点头。

  女记者问:你是医生吗?为什么肯定躺在地上的先生是心肌梗塞?

  林逸腼腆的笑道:我是一名中医,他的症状我可以断定是心肌梗塞!

  胡说八道,无稽之谈!那中年医生听了林逸的话,冷哼一声,不屑道:你才吃了几年盐,学了几年中医?不用把脉就能断定是心肌梗塞,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赶紧给我走,这里有你什么事儿,我说他是中暑就是中暑!

  林逸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说:是不是心肌梗塞,试了不就知道,只要给我三分钟,我马上让他醒过来。

  三分钟?就你?你以为你是华佗在世?!中年医生嗤之以鼻。

  林逸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只银针来,道:你这会儿又耽搁了五分钟,再不治疗,他最多还能挺五分钟

  林逸如此说,一下子就让那中年医护人员陷入了被动,好像是他在搞破坏不让病者治疗似的,他狠狠的剜了林逸一眼,心想你小子自己找事,如果待会儿试出问题了,责任顺水推舟的就推到你小子身上,自己何乐然不为?

  好好,既然你这么有把握,那你试吧,如果出了问题看你怎么承担这责任。

  林逸冷笑一声,不就是想让自己来承担一切后果么,对于这种病发症林逸有绝对的把握。

中医治疗心肌梗塞发作只需要在胸口的几个穴位上刺上几下,让血液循环,血管畅通就能慢慢缓解过来。

  不理那无良的医生,林逸直接走到患者跟前,小心的解开他衬衣的扣子,露出胸膛来,握着银针的手暗自用力,突然,银针上出现一层淡淡的雾气,如同变魔术似的极为神奇,不过这细微的变化那些围观者并未发现。

  林逸手握银针,挥手间,轻风云淡的朝着男人胸口刺了几下,动作极为熟练,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那中年医护人员看了林逸的手法,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好像真有些本事?

  在那医生胡思乱想之际,林逸已经施针完毕,轻轻吁了口气,站了起来后笑道:好了,他用不了多久就能醒过来

  这么简单?女记者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那漂亮的女人见了林逸的举动也是微微蹙起柳眉,暗想不会把人扎死了吧?这流氓刚才的手法的确帅气,但是她对这流氓的医术一点信心都没有。

  林逸仰头挺胸,傲然的回应女记者说:就这么简单,中医的博大精深远非西医可比!

  针灸过后,那男人的胸口浸出一些血丝来,却没什么反应。

  林逸刚转身要走,那医生一把抓住林逸,怒声喝道:你不许走,你看看他胸口都出血了,你胡乱在他胸口扎什么?大家都看到没,他把人给害死了。

  我说了,他马上就会醒!林逸被那医生抓住胳膊,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你看他胸口都出血了,你把人扎死了想跑?

  林逸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胡搅蛮缠的庸医,顿时用力的推开他,直接把他推到在地。

  中年医生一屁股坐在地方显得极为狼狈,周围惹来一阵哄笑。

  你你敢动手打我,我和你没完!

  他脸色变的极为难看,就在要暴走时,突然,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咳嗽一声,一下子把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我我这是怎么了?犯病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望着周围围观的人,有些虚弱的开口。

  醒啦,醒啦女记者露出一丝惊喜,赶紧在笔记本上唰唰唰的做着笔录,然后将林逸的医术添油加醋说的神乎其神,打算回去之后把这件事情播报出去。

  那女记者反应极快,做完笔记后马上就又把注意力转移到林逸身上,她笑意盈盈的走到林逸跟前,娇声说:先生,您的医术真厉害,我可以采访你一下吗?

  林逸笑着摇头说:采访就算了吧,我不太喜欢。要采访就采访这位刚才诊断为热中暑的同志吧,心肌梗塞能够诊断成中暑,你得好好采访一下,他的医术真是,哎,不说了说完,林逸一脸的鄙夷之色

  打脸,赤裸裸的打脸啊!

  只可惜女记者也是一脸鄙夷的朝中年医生看了一眼,根本没打算采访他。

  中年医生坐在地上,表情难看到极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此时只想快点离开,这次他算是丢足了面子。他暗想,自己也是嘴贱,干嘛非得说别人是中暑,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见林逸要离开,女记者在人群里踮着脚尖赶紧喊道:先生我可以问一下您的名字吗?

  林逸背对着女记者,摆摆手,笑道:叫我雷锋吧!

  已经回到座位的漂亮女人听了林逸的话不由得一阵汗颜,不过,倒是对林逸的医术有些看好,也不知道她那个未曾谋面的未婚夫医术如何?

  想起那个从小定了娃娃亲的男人,漂亮女人表情显得有些迷茫起来

  

  下了飞机,漂亮女人提着行李箱朝着机场外面走,远远的瞧见一辆豪华奔驰停在机场出口不远处,她微微一愣,见到自己家的老管家正站在奔驰旁边左顾右盼的似乎在等什么人。

  她拉着行李箱,脸上含笑的走了过去,李叔,你怎么来机场啦?不会是知道我出差刚回来,特地来接我的吧?

  李叔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道:小姐,您也是这次的航班呀,真巧,飞机上遇到咱姑爷没?

  姑爷?她一脸纳闷,不解的道:什么姑爷啊?

  管家李叔咧嘴笑道:就是那个林逸啊?他今天来燕京,坐的正好是你这个航班,老爷让我来接他呢。这会儿应该出来了吧,小姐您等一下,我给林逸拨个电话。

  刚把电话拨通,李叔就瞧见一个年轻人掏出电话从自己身边过去,李叔当即笑着挂断电话,招手喊道:林逸!

  林逸正纳闷谁打了电话又不吭声,听到有人叫他,他微微侧头,看到飞机上那漂亮女人,神情不由得愣住。

  而女人顺着李叔方向看去,待看清林逸的相貌,她先是一愣,接着脸上露出惊诧和不可置信。

  

  你是林逸?!!!纳兰牧雪表情复杂的望着林逸沉声道。

  林逸刚才听了老管家李叔的介绍,此时才知道对方的身份,这个在飞机上被自己占了便宜的漂亮女人竟然是自己未婚妻,纳兰牧雪!

  你是纳兰牧雪?!林逸同样一脸的不可思议。

  纳兰牧雪见对方默认,顿时无比失望。

  这种毫无品味的男人是自己的未婚夫?有没搞错?!

  纳兰牧雪不死心的道:我凭什么相信你是林逸?

  林逸郁闷的从身上掏出身份证递给纳兰牧雪。

  纳兰牧雪看了看林逸的身份证,再看看林逸本人,顿时一颗心哇凉哇凉的。

  把身份证递给林逸,纳兰牧雪沉着脸不再理林逸,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后心思变的极为复杂起来。

  李叔见纳兰牧雪对林逸如此冷淡,尴尬的笑了笑,说:林少,上车吧。

  林逸苦笑的钻进车里,心想,看来是被这未婚妻给嫌弃了。

  李叔坐在前排,林逸和纳兰牧雪坐在后排,纳兰牧雪一路上沉着脸不说话,

  林逸则是悄悄打量着纳兰牧雪,他家是中医世家,世代都住在江南偏远的小镇,他也从来没有来过大城市,更没看过穿的这么性感这么漂亮的大美女,眼睛有些管不住的被纳兰牧雪那雪白如羊脂的美腿给吸引住。

  纳兰牧雪那红润的嘴唇,白嫩笔直的美腿,以及那高高突起的胸部,对着初哥般的林逸有着不小的诱惑力。

  想想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是自己未婚妻,林逸就无比兴奋。

  想起林逸在飞机上对自己做出的下流行为,纳兰牧雪脸色越发难看,这种没品位,猥琐的男人怎么能是自己未婚夫?!

  纳兰牧雪觉得需要和她爷爷好好谈谈了,这个婚事一定得作罢

一路无话,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开到了燕京一处环境清幽的地方,远远的能够看到好几排高档别墅。

  等车子缓缓停在一栋现代简约风格的别墅门口时,林逸惊叹于纳兰家的家底丰厚,豪门大院也不过如此。

  见到奔驰车子开了过来,门口两名守门的保安赶紧将大门打开,让车子进入。

  别墅共有两层,因为是在郊区,依山旁水而建,所以若是从远处观望,显得特别具有诗情画意,车子停在了大门口,纳兰牧雪打开车门,面无表情的对林逸说了声,‘我爸在里面等你’,之后就不再理林逸,踏着高跟鞋在前面带路。

  李叔不知道小姐为什么对林逸如此冷淡,苦笑的摇摇头,说:林少爷,你跟着小姐过去吧,你纳兰叔在大厅等你呢。

  林逸朝李叔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紧紧的跟在她身后,望着别墅里面具有西方特色的喷泉以及喷泉旁边的一个大型游泳池,脸色露出了羡慕的神色,暗道,有钱真好!

  

  纳兰震天,震天集团的董事长,因为三年前得了缠人的痛风病,时常被病魔缠身而无暇打理集团事物,三年前纳兰震天的女儿纳兰牧雪正式接替纳兰震天的事务,成为公司董事,帮着纳兰震天管理整个震天集团。

  而经过纳兰震天两年多的培养,如今纳兰牧雪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纳兰震天便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退居到了二线,在家养养花看看书打发时间。

  这种日子原本很舒坦,可是奈何经常被痛风病折磨。也才有了后来纳兰震天联系世交好友,林逸的父亲林津丞,希望林津丞能够过来帮他治病。

  林津丞久居小镇多年,也不知何原因,不肯离开小镇,所以这才派了林逸前来。

  派林逸过来有两个目的,其一是为纳兰震天治病,其二便是林逸已经长大了,是该以女婿的身份去纳兰家认门了。

  你就冷傲吧,等结婚了看我怎么慢慢收拾你!林逸望着纳兰牧雪窈窕的背影,恶狠狠的嘀咕道。

  别墅的门被推开,一阵淡淡的檀香扑鼻而来。

  爸,林逸来了。纳兰牧雪见父亲纳兰震天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看报纸,就开口提醒一声。

  啊?小逸来了啊!纳兰震天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提了提鼻梁上的老花眼镜,见门口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孩,纳兰震天满意的笑着说:小逸都长这么高了啊,我还是十年前见过你呢,那时候才齐我腰这么高,快进来啊,别站在门口。

  纳兰震天热情的招呼林逸坐到他身边,又吩咐纳兰牧雪给林逸倒茶。

  纳兰牧雪极此时倒是因为林逸的医术对他有些好感,就答应一声,显得很乖巧的去给林逸倒茶。

  纳兰震天笑着问林逸:小逸啊,你爷爷和父亲身体可好?

  林逸把行李放在身边,笑道:好着呢,两个都是老中医,身体能不好吗。

  纳兰震天就笑了笑,说:也是,就我不中用,身体动不动就难受。

  林逸安慰道:纳兰叔叔这个年龄身体算是很不错了,至于痛风病我会帮你治疗的,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健步如飞呢。

  纳兰震天听了林逸自信的话,哈哈大笑道:小逸,纳兰叔叔的病可就靠你咯。

  林逸笑道:纳兰叔叔要不我现在帮你看看你的症状吧。

  纳兰震天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你看你来叔叔家茶都还没喝上,怎么好让你干活。

  林逸无所谓的摆手,笑道:没事儿,茶可以晚点再喝,治病要紧。这病总得治,早治好了身体早轻松不是。

  纳兰震天对林逸好感倍增,觉得这孩子单纯实在,笑着点头道:成,那咱们到二楼房间去。

  纳兰震天带着林逸去他的卧室,纳兰牧雪知道林逸要为父亲治病就赶紧跟了过去,想看看林逸怎么来医治这种连世界医疗组织都无法攻破的疑难杂症。

  林逸,我爸这病你准备怎么入手去治?纳兰牧雪虽然讨厌林逸的人品,但是对他的医术还是有所期待的。

  林逸笑了笑,对纳兰牧雪解释说:我先看看纳兰叔叔他的病情到什么地步再做下步打算。

  痛风病是一种极难治的疑难杂症,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治好的,这需要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纳兰叔叔你把鞋脱了,我先看看你脚上的症状。

  纳兰震天诧异的问林逸说:小逸,你怎么会知道我的问题在脚上?

  林逸笑道:痛风病的症状几乎都在脚大拇指的位置呢。

  纳兰震天竖起大拇指笑着道:的确如此,这几年每次痛风病发作脚拇指如同钻心般的疼,小逸你有把握能彻底治好我吗?

  林逸笑了笑,说:既然过来了,肯定会帮纳兰叔叔把病治好,不过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这种病太过复杂,需要用温和的方法慢慢来治。

  纳兰震天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你怎么说我照做就是。

  纳兰牧雪站在一旁,随时准备给林逸打下手。

  纳兰震天坐在卧室床边,把拖鞋脱掉,露出整只脚来,脚拇指高高肿起,看上去极为恐怕。

  纳兰牧雪还是第一次看到纳兰震天的病状,见纳兰震天脚拇指旁边凸起一个大拇指那么大的脓包,顿时吓的心尖一颤,捂住嘴巴眼眶一下子湿润,怎么会怎么会这么严重?

人已赞赏
小说

双腿环住他有力的劲腰|好污的小说

2020-8-2 20:20:17

小说

一直捏女朋友的小豆豆|男朋友说就顶一下

2020-8-2 20:20:3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