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水书包网h花液办公室|有肉很污的小说片段

捏着那柔嫩的翘臀,陈风恨不得立即把张瑶压在身下狂草。 按捺住冲动,陈风故意贴在她的耳边,轻吐着热气。 小美女,一个人来玩啊? 醉醺醺的张瑶早已被酒精冲昏了头脑,浑然不记得已经被闺蜜送回了家,以为在是舞池里的臭男人趁乱占她便宜,捏着她的臀瓣大力揉捏。 虽然火热的大手摸的她很

捏着那柔嫩的翘臀,陈风恨不得立即把张瑶压在身下狂草。

按捺住冲动,陈风故意贴在她的耳边,轻吐着热气。

小美女,一个人来玩啊?

醉醺醺的张瑶早已被酒精冲昏了头脑,浑然不记得已经被闺蜜送回了家,以为在是舞池里的臭男人趁乱占她便宜,捏着她的臀瓣大力揉捏。

虽然火热的大手摸的她很舒服,但哪怕喝醉了酒,张瑶仍旧下意识地抗拒陌生男人的接触,她拍开陈风的手,道:嗯啊摸什么摸,要摸回家摸你妈去!

姐我这不是怕你摔倒

陈风吞了吞口水,声音因为紧张有些颤抖。

要是这女人认出自己来,今天就没得玩了!

好在此时的张瑶智商因为酒精达到了下限,居然信以为真,满意地抽了抽小鼻子,道:识趣就好,手规矩点

说完,她又开始随着音乐的节拍,跳着xìng感的摆臀舞。

陈风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眼神中透着一丝yīn狠。

今晚可得好好弄她一翻,一雪心头之恨!

深吸一口气,手愈发不老实,在那丰满的臀瓣上游走、抚摸,时不时揉捏两下,逐渐地往齐逼小短裙里滑,趁机慢慢地把裙子往上推。

陈风虽然胆大包天,但他紧张的心都快跃出喉咙了,生怕身前的人突然转过来,若是被这泼辣的姐姐发现,自己以后的日子准保不好过了。

我和你说了不能乱摸,你怎么还摸啊?

张瑶突然娇叱出声,慌得陈风手一抖。

摸的人家好舒服呢

陈风本来全身紧绷,双手悬空,半天不敢动,可怀里竟然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张瑶睡着了。

感受到胸膛处紧贴着两团惊人的柔软,陈风那根弦都快崩断了。

靠,吓死老子了

陈风骂了一句,小心的将张瑶抱到沙发上平躺着,生怕给这女人弄醒了。

沙发上的张瑶,小脸呈现魅惑的粉红色。双峰高高地耸立着,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双腿则下意识地微微打开,充满着诱惑的腿间三角地带处,依稀可见那神秘的风景。

望着那裙子里若隐若现的地方,陈风颤抖着将张瑶的短裙推了上去。

俯身在张瑶的腿上狠狠的舔了一口。

爽,真嫩啊。

陈风激动的给自己壮胆,推开张瑶一条修长的玉腿,那诱人的三角地带立刻呈现在他眼前。

纯黑色的蕾丝薄纱布料遮挡下,秘密花园的形状看得一清二楚,凸起的樱桃、两旁紧闭的花唇,还可看到几根卷曲的毛发探出了三角裤来。

陈风想要伸手,可心里却有些怂了。

这可是他后妈的女儿,若是被发现了,他腿都得被打断。

上还是不上妈的,关键时候了,怎么办

陈风犹豫得抓狂,想要罢手,可眼睛却忍不住一直盯着张瑶双腿间那饱满的形状上,像是有魔力一般,光是看着他便感觉自己下身已经坚硬如铁,胀的发疼。

妈的,怕个卵,大不了住寝室以后不回来了

陈风心一横,一把掀开了张瑶腿间那薄薄的布料。

随着布料往下滑,诱人的风景也渐渐袒露了出来,从布料间不断地钻出乌黑的毛发,慢慢的,那粉色的嫩ròu呈现了出来。

当那条黑色的内裤从后妈白嫩的小脚上褪下去,望见那粉嫩的蜜穴时,陈风呼吸停滞了。

如此风景,若是错过了,准得后悔一辈子!

沉睡的张瑶无意识地任由陈风摆弄,双脚大张,下身的一切清晰可见,她的蜜穴和菊花竟然都是诱人的粉色,如同初开放的少女般粉嫩光滑。

那蜜穴口竟然已经不知何时布着亮晶晶的水渍,将唇瓣边上的黑毛都润湿了大片,粘粘在两边的粉ròu上。

丛林间若隐若现的小口处似还在源源不断地流着甘泉,把菊花也染上了亮晶晶的透明液体。

望着近在咫尺的诱人嫩ròu,陈风的心吊在了嗓子眼,慢慢地竖起一只食指伸了过去,尝试xìng地轻轻的戳了一下那一片柔软的嫩ròu。

瞬间,手指的前端便被浸湿了,两指搓了搓,竟然传来了滑腻的触感。

反正都摸了,陈风的胆子又大了点,左右手两根手指一起,小心地抠开了一点嫩ròu,将那两瓣紧闭的唇瓣分开,登时就看到了其间包裹着的粉嫩、细小的洞口。

陈风只觉口干舌燥,甚至脑子有些眩晕。

就在他想要进一步动作时,张瑶突然动了一下。

这一下子吓得陈风亡魂皆冒,瞬间缩回了手,瞪大双目紧盯着张瑶,随时做好扭头就跑的准备。

只见张瑶伸出粉嫩的小舌舔了舔唇瓣,发出一声微弱的嘤咛。

声音绵软无力,酥的人骨头麻麻的。

她摇摆了下翘臀,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

陈风都被吓得腿软了,偏偏这做贼心虚的刺激感让他yù罢不能。

又等了会,确认张瑶熟睡后,陈风再次小心翼翼地凑了上去。

将张瑶的双腿大大地分开,望着那粉嫩诱人的小蜜穴,陈风在也忍耐不住,掏出那早已肿胀发紫的巨龙,对着那诱人万分的小蜜穴就顶了过去!

陈风内心紧张,望着身下的小穴,扶着那巨龙轻轻戳了上去。

在触碰到那温暖花瓣的瞬间,他忍不住浑身一哆嗦。

毕竟还是个小处男,他已经慌得面红耳赤。

吞了吞口水,陈风努力地调整了心态,对准那粉嫩的洞口,龙头朝着深处慢慢地挤开了嫩ròu,往深处钻去。

紧致温润的感觉瞬间包裹了那的巨龙,美得陈风差点直接缴械。

可就在他刚刚把龙头钻入时,楼上的门忽然传来一阵响动,慌得陈风立马把硬邦邦的玩意儿塞了回去,拉过一条毯子来给张瑶盖上。

当他刚刚端正地坐在沙发上假装看电视时,陈龙和张芸下来了。

张芸面色红润、眼中媚意满满,显然刚刚得到了充足的滋润,她轻笑道:陈风,我和你爸爸要出去,今晚估计不回来了。

陈龙看了眼沙发上睡着的继女:你姐姐这是喝醉了吧?你可得好好照顾她,早点睡。

说罢,他揽着张芸的腰肢出了门。

陈风没搭话,紧张的有些发抖,见两人出了门,陈风立马去反锁了大门,如同饿狼般掀开张瑶身上的毯子,再次将那柔嫩的小穴展露在眼前。

原本他还怕爸妈发现,现在嘛

陈风吞了吞口水,经过那么一吓,那苏醒的巨龙都有点萎靡了,他想在也不着急了吗,望着那粉嫩柔滑的鲍鱼,张嘴慢慢地凑了上去。

在含住那口蜜ròu的瞬间,陈风有些惊了,这女人的蜜穴竟然没有一点异味,反而有股子清香留在了嘴中。

柔嫩爽滑的口感在舌尖滑来滑去,陈风忍不住了,大着胆子,舌头跟上了马达一样疯狂舔了起来,甚至传来了轻微的水声。

嗯啊

张瑶无意识地发出一声呻吟,潜意识中感受到了xià tǐ传来阵阵奇妙的快感,情不自禁地扭动着双腿,手抓上了自己那丰满的酥胸。

双腿也将陈风的头紧紧地夹在了中间。

感受到张瑶身体的主动,陈风心中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这个女人,竟然被他弄出感觉来了?

联想到张瑶平日里的刁难,带着一股子愤恨心理的陈风舔得更带劲儿了。

张瑶的下身不住地流出爱液,陈风连这分泌出的爱液都舔了个干净。

身下那小蜜洞传来的强烈快感使得张瑶再次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

她属于醉酒快、醒的也快的类型。

半梦半醒间,仿佛感觉到自己的敏感处正在被某种软滑的东西一下下地触碰着,甚至时不时探入深处,刺激感十足。

可接着,她意识到了不对劲,自己在酒吧,醉的不轻,难道遭到了侵犯?

张瑶连忙睁开了眼,双眸中满是小鹿般的惊慌失措,要是被陌生男人夺去清白,她就完了。

恰逢这时,陈风刚好品尝完毕,抬起头来砸了咂嘴。

姐姐这美鲍还真是美味可口啊!

他赞叹着,感受到下身也再次坚硬如铁了,一把拉开裤链,那青筋暴露的巨龙瞬间弹shè而出。

那狰狞粗壮的东西,吓得张瑶一个激灵,下意识发出了一声尖叫。

突如其来的尖叫吓得陈风一哆嗦,差点又萎下去了。

他抬头一看,和张瑶大眼对小眼,望着那双眼里的惊愕、不敢置信。

陈风知道,坏事了。

陈风!

张瑶怒吼了一声,要不是自己及时醒来,可就

你这个混蛋,我可是你姐!你怎么能对我这样?我要告诉爸妈,把你赶出去!

陈风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他在家里最怕的就是严厉的陈龙。

从小到大,陈风都是被揍长大的,若是被陈龙知道,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再想到被赶出家门的后果,陈风吓得哆哆嗦嗦,连忙露怯道:姐姐瑶瑶姐,我错了。

我是看你太美了,没忍住我,对不起,都是我一时冲动。

而气急败坏的张瑶正站起身来,这一站,她觉得双腿有些发软,险些没站稳。

低头一看,脸刷的通红。

她的内裤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粘腻、透明的液体,还有那里传来的阵阵火热。

这一切都让张瑶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怒目瞪视着陈风,咬紧了牙关,颤抖着说不出话来,陈风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你给我滚,败类!等着,看我爸妈怎么收拾你。

张瑶咬着一口银牙,别扭地夹紧双腿,匆忙地想要逃走。

陈风连忙伸出手拉着她,哀求道:瑶瑶姐,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我真的不敢了,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

你死定了!

张瑶声音冰冷,甩开陈风的手,跑回了房间,将房门重重地砸上。

陈风想到陈龙的手段,心中慌乱的同时

,脸色一沉:没想到这张瑶如此狠dú,一点机会都不给自己,既然如此

黑暗情绪疯狂滋生,陈风面色yīn沉,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拧开了张瑶的卧室门。

她的卧室里有单独的卫生间,此时正站在浴室里,身上裹着浴袍,香肩半露、长发披散。

明明就是只狐狸精,看自己怎么收拾她!

陈风yīn恻恻地想着,望见她拿出手机后,脸色一变,一个健步冲了上去。

喂,瑶瑶

陈龙的声音传来,张瑶刚想说话,一只大手猛地夺走了她的手机,扑通一声落到了水里。

陈风?你是在找死吗?啊!

张瑶话还没说完,在她惊恐的尖叫声中,陈风一把将她身上松散的浴袍扯开,抱住那柔滑的娇躯,直接扔到了浴缸里,无视张瑶的挣扎,陈风也随即跳了进去。

陈风,你啊!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张瑶惊慌失措,拼命的阻止压上来的陈风,可当她看到陈风那通红的双目时,手却忍不住一抖。

就如同苏醒的恶魔一般,令张瑶心生恐惧

温暖的水流包裹着两人的身体,水花溅shè了一地。

此时的陈风已经被怒火和yù望冲昏了头,他一把扯开张瑶碍事的手,一手握住那柔软的大胸使劲揉捏,指头深深地陷进了白嫩的ròu里。

一只手强横地将张瑶搂到怀里,然后低下头疯狂地索吻,粗暴地吸吮着那娇嫩的红唇。

张瑶心中又羞又怒,自己竟然被陈风强吻了,而且还如此粗暴,揉的她双峰胀痛。

可陈风的力气很大,搂的她死死的,根本无法挣脱开来。

那疯狂的吻更是让张瑶避无可避,只能无力地传出细微的呜咽声,无力的双手根本推不开身上压着的人。

她本来就还有些醉意,又被陈风彻底压制了,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瘫软无力。

慢慢的,她的挣扎越来越小,身子无力地瘫软着,双目迷离,红唇中的小舌甚至开始主动迎合陈风的索取。

直到亲吻的喘不过气,陈风才松开了张瑶。

那原本嫩色的唇瓣已经被彻底亲吻成了诱人的红色,还沾着晶亮的水渍。

你你这个混蛋,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就死

张瑶就连声音都无力了,软软糯糯的,说狠话也全无威慑感。

陈风充耳不闻,一手依旧在那双峰上揉捏,时不时双指搓弄着那翘立的rǔ尖,另一手则朝温热的水下探去。

清澈见底的水,能看见张瑶那诱人的身段,和那腿中间,无比吸引人的一抹黑色。

张瑶还想说几句狠话,突然感觉私处被一只火热的大手罩住了,忍不住娇躯一颤。

接着,那只大手竟然放肆地揉弄起来,有力的手指时不时地略过两边的嫩ròu,最后突然深深地探了进去。

蜜穴猛然间被chā入东西,张瑶脸色通红地滴出水来,无力地求饶道。

陈风,你放了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我是你姐姐,你不能这样对我

刚刚说完,陈风手指狠狠地一抠,顿时惹得张瑶发出一声娇吟,白皙的脖颈瞬间通红。

陈风手指不断的抠弄着那小穴深处的嫩ròu,冷笑道:刚才你不是很拽吗?不是要打电话吗?

我是为了你好,听姐姐的话好不好,快拿出来,啊

张瑶话未说完,陈风的手指又猛地朝花蕊深处一chā,她努力地克制着不想让自己叫出声,可是根本控制不住那花心处传来的快感。

你就放心吧,我会让你很爽的,我的好姐姐

陈风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残忍,他此时无比享受这种掌控张瑶的感觉,甚至想要彻彻底底地征服她。

陈风的手指依旧在在蜜穴里面进进出出,每一次退出都会带出些许粉色的嫩ròu,带着水流发出阵阵悦耳的声响。

张瑶嘴里不住地求饶道:不要啊,不要弄了陈风,你快放了我

嘴里说着不要,但是她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滚烫无比,甚至隐约间期待着陈风的侵犯。

这让张瑶感到一阵罪恶和羞耻,自己的身体怎么能起感觉呢。

可是又真的好爽,甚至期待着某种更加猛烈的进攻。

就在张瑶意乱情迷时,陈风已经脱了自己的衣服,重新压上了张瑶的身体,拉着她的小手触碰到了胯下的那一条巨龙。

姐姐,摸摸弟弟的大不大?

陈风嘴角勾起,放肆地笑问道。

陈风的话让张瑶羞愤无比,手却忍不住轻轻握了一下,一只手居然无法完全握住。

张瑶心中一颤,暗道:怎么那么大,这要是chā进去

她望着陈风硕大老二的眼神也火热起来。

陈风一把将出神的张瑶拉起来,大声道:扶着边,撅起屁股来!

张瑶全身无力,只能任由陈风摆弄,羞的张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听从了命令。

翘臀挺起,白净的娇躯在不住地轻微颤抖着,陈风挺着那青筋凸起的巨龙站在张瑶的身后,目不转睛地望着那粉嫩的蜜穴。

那里诱人的粉红和张瑶白嫩细腻的大腿和翘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丝丝晶莹的蜜液不断的从那微微收缩的小穴中溢出。

低吼一声,陈风再也忍耐不住了,双手狠狠的掐住张瑶的翘臀,对准蜜穴,龙头强有力地撑开了那唇瓣,直捣黄龙,顶入花心!

人已赞赏
小说

老师只好认命抬起右腿视频\室内非常耻辱的任务

2020-8-2 20:18:29

小说

裸乳直播在线观看视频|宝贝,看我是怎么样进入你的

2020-8-2 20:18: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