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插我|老太爷和丫鬟h

关键时刻,还好徐燕回答了一声,把她妈的注意力给引了过去,我心脏砰砰乱跳,趁着这会功夫,忙随便在外院寻了间屋子,便一头躲了进去,我才刚刚躲进去,身后徐燕他妈便走了过来,大着嗓门道:大晚上的,你搁外面干嘛,黑咕隆咚的,也不怕让狼把你叼了去! 徐燕娇

关键时刻,还好徐燕回答了一声,把她妈的注意力给引了过去,我心脏砰砰乱跳,趁着这会功夫,忙随便在外院寻了间屋子,便一头躲了进去,我才刚刚躲进去,身后徐燕他妈便走了过来,大着嗓门道:大晚上的,你搁外面干嘛,黑咕隆咚的,也不怕让狼把你叼了去!

徐燕娇声道:妈你尽吓唬我,村子里哪来的狼啊。我收件衣服呢,等会要去洗澡。

收件衣服都慢吞吞的,快些个去。

两人的说话声,似变得轻了些,我偷偷喘了口气,正想趁机逃出去,忽然脚步声响起,还是往我这边来的。

我吓了一跳,刚才躲得急,都没看到底躲进了哪里,这时借着依稀的亮光,等我看清了自己所在的地方时,不由得暗暗叫苦连天。

这里是冲凉房,农村里地方大,村长徐松林家便是把冲凉房和茅厕什么的都放在了主屋外。徐燕刚刚借口说要洗澡,岂不是马上就要到我藏身的地方来?

这要躲在这里被徐燕看到,她铁定第一时间就会大叫起来,到时候更是让村长徐松林他们抓住把柄,只怕都用不了几天,就能让我一文不名的滚出村子。

我心惊胆战,脑子里想的就是不要被徐燕发现,还好农村里冲凉房有用水泥砌的砖墙隔起来,等我手忙脚乱的爬过去,然后缩着身子蹲在水泥墙的角落里,徐燕刚好走了进来,然后顺手把灯给打开。

陡然亮起的刺眼灯光,让我浑身都绷紧了,我的心脏在狂跳,整个人因为紧张而在微微颤抖。

别看到我,千万别看到我!

我心里在拼命祈祷,也或许是我的祈祷起了作用,马虎的徐燕并没有发现躲在角落中的我,她先是把门给锁上,然后自顾自的开始脱.衣服。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我明明知道徐燕正在脱.衣服,但这会吓得厉害,连头都不敢抬一下。等到身后半天没有声音时,我忍不住悄悄探头出去望了一眼,只是一眼,我便整个人都傻了似的楞在了那里。

屁股大的娘们好生养。

不知为何,我的脑子里就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徐燕没急着去洗澡,反而在对着墙上的镜子在看,嘴里呢喃有声:柱子哥,燕子这身体都是柱子哥一个人的,你别急,下次见你

咬了咬嘴唇,她似羞红了脸,声音轻如蚊吟:下次见了,我就把自己给了你。

她捂住了自己的滚烫的脸,又羞涩的笑了笑,这才返身过去准备冲凉。我吓了一跳,好在及时把头缩了回来,加上徐燕正娇羞难当,倒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我。

随后,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水流冲刷在身上,冲浴的徐燕嘴里发出舒服的呓语声,那娇滴滴的声音仿佛具有魔性,让躲在角落里的我浑身燥热,好几次都按捺不住想抬头去偷窥,却又生怕被她察觉,只能是死死的低着头一动不动。

就在徐燕洗澡洗到一半时,忽然,电灯一闪,随即陡然熄灭,浴室里霎时陷入一片黑暗!

怎么又停电了,真讨厌。徐燕嘟囔了一声,2000年的时候,为了供应给生产的厂子足额的电力,居民用电还经常有限电,尤其是农村里,隔三差五的,总是会停上几次电。

我躲得位置其实并不好,如果不是徐燕心大,怕是早就被她发现了。要是继续等在这里,等会要是村里的临时电来了,怕是真有可能会被她给发现,到时候不是屎也是屎,等着我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趁着现在停电搏上一把,或许还能被我趁黑逃掉。

我把心一横,趁着刚刚停电.眼睛还看不到的功夫,弓着腰,摸黑就往外走去。

原本或许还真能被我给逃出去,但临到门前时,我的脚下猛地一滑,却是不小心踩到了一滩水渍。

谁在那!

徐燕陡然一声惊呼,刹那间,我浑身绷紧,脑子一片空白。

谁在那!

徐燕的惊呼声,吓得我当场愣在了原地。

我进退两难,想要逃走,门还离着有两三米的距离,这会要是去开门逃跑,徐燕怕是当场就要大叫起来。村长父子以及她母亲可都正在主屋里,怕是立马就能跑出来把我给拦住。

杀人灭口?

不说那时的我还没这胆量,即便是有这胆气,想上去杀死徐燕,她挣扎反抗下,怕也会把所有人都给惊动。除非我当真成了杀人狂魔,一路杀出村子,否则我真想不到有第二个逃生的法子。

那一刹那,我当真是万念俱灰,甚至做好了被人当场抓住,然后从此离开村子,孤身飘零的打算。

但徐燕的下一句话,却让我又陡然看到了一线生机。

是柱子哥吗?真是的,你怎么还没走。

徐燕的声音忽然变得娇羞起来,黑暗中虽然看不真切,却朦朦胧胧的也已经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轮廓,我当时还百思不得其解,后来过了很久之后,才从徐燕嘴里得知,当时她也是看我的身形轮廓与铁柱很像,这才会一时鬼迷心窍认错了人。

徐燕的一声柱子哥,让我生生的从绝望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我知道我没有机会了,反正低头抬头都是死,那个时候也只能是拼上一把。

我三步并作两步,在引起徐燕怀疑之前,便走过去将她一把抱住。

柱子哥,你这是怎么了?

徐燕那时也觉得我的动作有些反常,可是那时我不能说话,一开口怕立马就会当场穿帮。

在此之前,我一直是个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农民,说实话,当时抱住徐燕的时候,我浑身颤抖的厉害。

我没做过坏事,我清清白白的一直都是个好人。但是

我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铁柱猖狂的讥笑声。

你个驴子,等你以后娶了媳妇,有机会借你铁哥耍耍。

他那不屑讥嘲的样子,还有最后的那口浓痰,直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

我紧紧的搂住了徐燕,脑子里还在进行着最后的天人交战。

铁柱是铁柱,徐燕是无辜的?

但我就他妈的是罪有应得吗!她的爸爸村长,她的哥哥徐浩,他们算计我的房子,抢我的地,他们是要我的命,要把我赶尽杀绝!

铁柱哥,你怎么不说话,你生我气唔!

徐燕的话被堵在了嘴巴里,我用尽全力,紧紧的吻住了她!

我的动作鲁莽,带着报复的快.感和激动。

浴室本就闭气,加上我的强吻,徐燕很快就有些缺氧的软绵绵靠在我身上。

既然她以为我是铁柱,那我现在就是铁柱!

我不能给她机会发现我是个西贝货,要是被她发现,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我开始变得更加主动,粗糙的大手在她全身的各个地方抚摸。

但是这还不够,只要她稍微冷静一些,便能看出我与铁柱的不同。

不能让她就这样站着,我把心一横,稍稍用力,让她跪在了我的身前。

如果是之前的徐燕,或许她就会极力反抗,但现在的她,却是决心要将一切都献给铁柱的徐燕!

没等我动作,她已是主动拉下了我的裤子,随后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

这不怪我,是你自己主动的。

铁柱,你他妈的不是跟我牛吗。还想玩我媳妇?呸!看看现在跪在我面前的是谁?!

徐松林,徐浩!你们不是要我把我赶出村子吗,想夺我的房子和田,我就玩了你们的女儿和妹妹!

终于,我所有的愤怒和郁闷,全都倾泻了出去。

云收雨歇,徐燕却险些被呛住:柱子哥咳咳,你,你坏死了。也不知道放开我,我我不会怀孕吧?

怀孕?开什么玩笑,我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徐燕这是在逗闷子呢。

她一个村里的女人,即便年纪小了些,又有什么不知道的?她这个年纪,有些村里的姑娘,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不过她倒是提醒了我。

怀孕?

我的眼睛都红了!

王八蛋的徐松林,要是你女儿突然怀孕,我倒要看看,你这老脸还往哪搁!还有铁柱,到时候,只怕一定会很有趣吧?!

我重重的呼了口气,刚才的释放对我来说只是毛毛雨,我是谁?我是一个人能干三个人活的骡子!我壮的跟头小牛犊似的,精力更是旺盛到爆。

徐燕这会想要站起,我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将她往前面一推,让她趴着扶住了墙。

柱子哥,我我害怕。

事到临头,刚才泼辣的她反而有些胆怯起来。

我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就是现在,我来了!

我用力向前,结果却什么也没发生。

两人都是菜鸟,彼此都是第一次,尼玛的简直就是三过家门而不入!

我都快要被气坏了,反倒是徐燕突然咯咯的笑出了声。

我羞恼的不行,脸都红了,还好徐燕趴在那里也看不到。

柱子哥,要不要不我帮帮你?

我心中一热,正感觉到她的小手往我身上摸时,一个破锣嗓子突然在门外炸响!

燕子,你好了没有!怎么老是磨磨蹭蹭的,都停电了还没洗好呢!

刹那间,我亡魂皆冒,吓坏了。

说话呢!怎么不说话!

砰砰砰!

门外站着的是徐燕的母亲,姓张,村里人暗地里都叫她张泼妇。年轻时听说也是村子里少有的美人,但现在年纪大了,美貌不在,却反而成了村子里有名的泼妇,撒泼打滚最是行家里手,要是被她抓了现行,那

我不敢想下去了,如果说之前还有可能被徐松林父子搜刮干净钱财,赶出村子。那现在差点把徐燕强上的我,怕是真要被一群泼妇给乱棍打死!

那个时候的农村,真的要死上个把人,跟玩似的。天高皇帝远,村民们要是统一了口径,连警察都无可奈何。

我正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徐燕却是先于我反应了过来,她拍了拍我的大腿,示意我在这里躲着,然后一边慌里慌张的穿衣服,一边语带埋怨的朝门外喊道:妈,你怎么老是催啊催的,你不烦我都烦了,我这就要洗好出来了。

你这妮子,黑灯瞎火的还慢慢吞吞,这大热天的,你是痛快了,老娘我可还要洗澡呢,你快点啊,我就在这等你。

什么?这张泼妇也要洗?!

我浑身都绷紧了,双手都在微微发颤,她真要是进来洗,我怕是真就只有死路一条。

还好徐燕马上帮我打起掩护:妈,我忘了把内衣放屋里了,你去帮我拿一下吧。

张泼妇不愿意道:大热天的,都是一家子人,你穿着外衣就是了,天黑黑的,哪个看你!

妈——徐燕拖着长音,朝她母亲撒娇。

人已赞赏
小说

白洁阅读无删减|走光露底抄底图

2020-8-2 20:17:11

小说

美女和男生一起做污污的事|纯肉高H校花小说

2020-8-2 20:17:2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