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非常大一只手握不住|和男朋友打分手炮好爽

许文面上显露出一幅尴尬的神情,可心里却冷笑了一声。 双手下滑,猛然捏住了她的大腿内侧。 啊陈芸芸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一下子叩开了她的心扉,身体不由的一颤。 怎么了芸芸,我把你弄疼了吗?许文佯装不安的问。 陈芸芸连

许文面上显露出一幅尴尬的神情,可心里却冷笑了一声。

双手下滑,猛然捏住了她的大腿内侧。

啊陈芸芸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一下子叩开了她的心扉,身体不由的一颤。

怎么了芸芸,我把你弄疼了吗?许文佯装不安的问。

陈芸芸连忙摇了摇头:没很好,力度很好。

见她轻轻咬自己的嘴唇,许文就知道,这女人确实是敏感体质,所以这就好办了。

双手在她大腿内侧揉捏一番后,轻轻上滑,在耻骨部位来回游走。

那里别说是敏感体质了,就算不是敏感体质,一般人也受不了这样来回摩擦。

嗯嗯

陈芸芸小嘴微张,开始轻哼了几声。

许文的手在陈芸芸的小腹上又揉捏了一会儿,随后反复再次来到大腿的部位。

而陈芸芸被许文这一番伺候,身体早就烫的厉害了,她媚眼如丝轻吟不止。

就在她无比正享受的时候,许文的手却停住了:芸芸,你翻个身吧,该后面了。

这是许文故意的,他深得欲擒故纵的计谋。

陈芸芸好像有些失落,但还是依言翻身趴在床上。

那雪白挺翘的丰臀立即展现在许文面前,尤其那神秘的沟堑,被丁字裤死死的包裹着,还微微有些隆起,更是诱的许文口干舌燥。

在一番推拿揉捏之后,许文的手也终于落在了这雪白的丰臀上,那触感让许文的下身更加坚挺了。

芸芸,我帮你把底裤脱了吧。他说。

听到许文的建议,本来还一脸迷醉的陈芸芸突然就睁开了双眼,翻过身来直直的盯着许文,眼神透露着一丝玩味。

你是想要睡我吗?她白嫩的脚趾绷起,如珠玉一般圆润晶莹的指尖轻轻抵在许文的胸膛上。

这种姿态别提有多撩人了。

许文甚至从她骨子里读出了一个浪字。

如果您同意,我也不会拒绝。他嘴角勾起,坏笑道。

说实话,陈芸芸表现出的这种状态,在许文看来她也极其渴望,如果许文更进一步,胆子大一点的话,说不定就到手了。

可许文似乎还是低估了眼前这个女人。

陈芸芸的脚尖稍稍用力,把许文的身子向后点的倾斜了一下,她突然嬉笑道:你还是省省吧,我可不希望自己被你撩拨到火热,你却中看不中用半路撤退。

听到陈芸芸的质疑声,许文表示不服,他从来都觉得自己在那方面无与伦比。所以不由的挺了挺下身,让他那硕大之处更加显目。

见到许文这小动作,陈芸芸笑了:光大有什么用?你还没经历过这种事情吧?处的话,第一次都不中用的。

许文也笑了笑:芸芸,你可别小看了我,有些事不试过可不能轻易下结论。

陈芸芸复又转身趴在了按摩床上,扁了扁嘴说:算了吧,你们男人都一样。

一样吗?

许文觉得自己不一样。

可接下来陈芸芸则命令般的说:少动歪心思,快给我按摩,把本姑娘按舒服了,小费少不了你的。

卧槽!

在这一轮的交锋里,许文不得不承认,他败了。

论起欲擒故纵,看来还是这个陈芸芸技高一筹啊。

叹了口气,许文把手继续放在她的双腿之间来回游走,尤其在她丁字裤的边缘,不时还翘起一根手指,从她那微微隆起之处划过。

嗯陈芸芸再次发出那种令人心醉的轻吟。

许文并不死心,他想,既然你跟我玩这套,那咱走着瞧,看是你先缴械投降,还是我技不如人。

许文的手指一次次彷如无意的划过陈芸芸那处,而她也不时轻哼一声,除此之外,好像并不在意也没有反对。

见状,许文的胆子更大了,手指也从无意变成了有意,也不管什么大腿内侧不内侧了,直接伸出两根手指,在她那微微隆起的部位一阵揉捏,不时还挤压一下。

陈芸芸身体的反应愈发的剧烈起来。

双手抓住了雪白的床单,两只脚的十根玉珠一般的脚趾也紧紧蜷缩起来。

见状,许文的胆子更大了,他的手指勾起丁字裤的边缘,直接探了进去。

这一触。

陈芸芸的身子猛然一躬,而许文不待她反对,手指变化作电动小马达,在女人最敏感的部位快速拨弄起来。

陈芸芸终于忍不住了。

她那里早就变成了泥潭。

在被许文这一撩拨之后,紧紧并拢的双腿,也自行分开了,肥美的丰臀也翘了起来。

这个姿势有点像在练习蛤蟆功。

姿势很丑,但却性感十足。

见到这一幕,许文也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的下身就要爆炸了。

小腹那股子邪火蹭蹭往上蹿,手指也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终于。

随着陈芸芸的一阵抽搐,她瘫软的趴伏在了床上。

这时候,许文的手指都有些酸累了。

芸芸,舒服吗?许文坏笑着问。

陈芸芸重重的喘息着,贝齿轻叩朱唇媚眼如丝。

唉!可是,她竟然轻轻叹了口气。

怎么了?许文不解。

陈芸芸说:其实姐今年三十五了。

啊?听到这话,许文假装吃惊,事实上,陈芸芸的年龄他早就猜出了个大概:不过可真巧,我也三十五。

那你肯定没我大,我正月初一出生的,所以,你还是得叫姐才行。

许文一时语塞。

陈芸芸笑了笑后叹道:三十五了啊,可是三十五年来姐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

闻言许文皱了皱眉:怎么?姐夫不能满足姐吗?

皱眉是许文装出来的,听到陈芸芸没有得到过满足,他心里早就泛起了一丝涟漪。

哪还有姐夫啊?陈芸芸说:我们离婚了,虽然他很有钱,可是那方面真的没办法满足我,而且还在外边有了别的女人,所以导致我经常发脾气,他可能是觉得内心有愧吧,就给了我一笔巨大的钱财,跟我离了。

这真是一个开心的故事,许文想,然后说: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陈芸芸把身子转过来,继续面对着许文,那缭人的身段让许文内心更加燥热。

许文暗自吞了口口水,说:姐,要不然让我满足你一次吧?

听到这话,陈芸芸笑了,然后摇了摇头:我可不想在这种地方做。

呃听到陈芸芸的拒绝,许文有些失落。

然而,接下来陈芸芸的举动却让许文愣住了。

陈芸芸似乎也看出了许文的沮丧,莞尔一笑之后,竟然主动凑到许文面前,伸出白嫩的小手,一把就握住了许文的那处。

哇!当她握住之后,也吓了一跳。

呃怎么了姐?许文问,其实心里暗暗得意。

陈芸芸很意外的盯着许文那里,露出一副极为夸张的表情:还真是还真是大啊。

她把许文的裤子褪下去一截,然后那庞然之物便跃然眼前。

在亲眼看到之后,陈芸芸更是惊的张大了小嘴。

姐许文有点懵,她不是不同意在这种地方吗?怎么还这样?

片刻之后,陈芸芸笑了笑:看在你把姐弄舒服的份上,姐也帮帮你吧。

然后她的小手便开始上下翻飞。

一股热流划过许文的小腹,让他忍不住低吼出了声:唔!

然而,女人的手虽然柔软纤细,可力气毕竟没有男人的大,况且许文又是那样的强。

十分钟后,陈芸芸累的双臂发麻,但她却满心的欢喜,因为许文还没有释放出来。

也就是说,他一定能够满足自己。

见陈芸芸停止了动作,许文心里暗暗心焦,想,还是这样,这该死的就是不出来,最后还是跟张晓月一样,无奈放弃。

然而,就在许文这样想的时候,忽然那里传来一股温热、湿滑的感觉。

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美妙

而且,那种感觉在自己那里开始轻轻套动起来。

人已赞赏
小说

邪恶小说之老师水真多|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2020-8-2 20:16:47

小说

坐高铁突然被强要了|学长放东西到下面

2020-8-2 20:17:0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