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根巨大布满肉刺|埋在体内走一步顶一下

皮肤的弹性还是让马婷婷心中暗惊。 史密斯刚刚挑起的兴致,被活生生压下去,正在气头。 怎么没声音呢?你…….呀!原来老师你也在呀。 孙玉梅语气突变,像十八九的少女,害羞地低下头,眉眼轻挑,满目柔情,与史密斯四目相对。 这样的她,抚平迈克焦躁的心。 &

皮肤的弹性还是让马婷婷心中暗惊。

史密斯刚刚挑起的兴致,被活生生压下去,正在气头。

怎么没声音呢?你…….呀!原来老师你也在呀。

孙玉梅语气突变,像十八九的少女,害羞地低下头,眉眼轻挑,满目柔情,与史密斯四目相对。

这样的她,抚平迈克焦躁的心。

啊对,刚才我们讨论的实在太激烈了,没听见你进来,真是抱歉。

所幸,反应够快,迈克穿戴整齐,挠着头发,语气故作轻快。

只顾和迈克眉目传情,都忘了一旁的马婷婷,仍低着头,小脸通红,双手按在胸前,贝齿轻咬下唇,身下的衣服略显凌乱。

迈克的心中有些郁闷,不是说好了很晚才会回来的吗?多好的一个时机呀,哎!

想必这么热的天,你们一定累了吧,赶紧来外面,我新买的水果,解解渴。

孙玉梅的话,怎么听,怎么都觉得语气微挑,让马婷婷浑身不舒服。

这是怎么了?马婷婷抚着胸口,疑惑的问着自己。

心中的酸楚,让马婷婷一度怀疑,是不是生病了。

好。迈克飞快的答应道,忘记了身边,刚与他翻云覆雨的马婷婷。

酸水越来越重。

顺着门缝,马婷婷看着妈妈和迈克有说有笑,坐在沙发上,品尝清凉爽口的水果。

其乐融融,倒显得她有些多余。

水果快见底,才反应过来,自家女儿还躲在房间里。

婷婷怎么回事儿,赶紧出来,学习固然重要,也要劳逸结合,别把身体学坏了。

马婷婷气鼓鼓:不去!

孙玉梅尴尬,轻瞟迈克,所幸他满脸笑容,似并不在意。

真是抱歉,让你见笑了,这孩子,最近怎么会是?我看来得好好教训她一顿了。

迈克自然知晓,马婷婷的小心思。

开心之余安抚孙玉梅:没事儿,都是小孩子嘛。以后时间长了就好了。

是是是,还是老师你懂得多。

孙玉梅笑的像鲜花绽放,与迈克越靠越近。

两人丝毫感受不到夏的炎热,空气中弥漫的,是爱情的甜美。

直至夜幕降临,马婷婷赌气,从未出过房间,脑中想的,却是晨间,与迈克在一起的种种。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遍马婷婷身上每一处细胞。

流经小腹,马婷婷微红双脸,双手按住裙摆,向下……

拿起手机,找到看过的片子,伴着男女主角,亲昵的声音,嘴里发出满足的声响。

久而久之,连马婷自己都忘记,叫喊得,究竟是谁的名字。

婷婷,在吗?妈妈可以进来吗?

马婷婷惊醒,混乱中整理好衣服,故作镇定:进来吧。

孙玉梅探进一个脑袋,目光有些躲闪,马婷婷心中一惊,预感到将会有事情发生。

你是不是不喜欢迈克老师?

开门见山,孙玉梅低着头,用手捻着衣角,小声而害羞。

……

其实,妈妈…….

马婷婷瞪大双眼,竖起耳朵,一颗心高高悬在嗓子眼儿处。

很喜欢,迈克老师。

终于说出来了吗?马婷婷心中满不是滋味。

其实婷婷,妈一直没跟你说,我跟你的外教老师在一起了,我希望你能理解,毕竟你爸爸他走了这么多年。

孙玉梅含着热泪,恳求的看着马婷婷。

马婷婷惊住,这似乎是孙玉梅,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哭泣。

其实对这层关系,马婷婷从刚开始的抵触,变得体谅了很多。

毕竟妈妈真的不容易。

说什么呢?你是我妈妈,只要你开心,我做什么都行。

马婷婷故作愉悦,像小时候一样,粘着孙玉梅不撒手。

都这么大了,还成天像个小孩子的,以后可怎么办?

语气似埋怨,实则宠爱。

孙玉梅捏起马婷婷的鼻尖,轻轻的摇晃,勾起手指,飞快的在上面扫了一下。

妈妈的疼爱,让马婷婷暂时舒心。

一夜未眠,又何止马婷婷一人。

迈克回到家中,床上辗转反侧,只要一闭眼,眼前总能浮现,马婷婷那曼妙的身姿。

只要一伸手,就能触碰那白瓷细嫩的肌肤。

迈克低吼一声,飞快地冲进浴室,用冰冷刺激自己,勉强平静。

一整天,迈克都没有静下心,上课时,也是心不在焉,好几次,下面的学生,都一脸疑惑地盯着他。

唉,多好的机会,怎么就浪费了。

一下课迈克瘫坐在椅子上,似一堆烂泥,45度盯着天花板,砸着嘴巴,回味嘴角的香气。

终于,心中的悸动处于上风。

迈克翻出手机,找到那个熟悉的头像。

在么?今天你妈妈,在家吗?我过去帮你辅导一下功课。

马婷婷纠结,内心最后一点冲动,被昨天孙玉梅的话给深深打压。

一咬牙,一闭眼,马婷婷决绝回复两字:不要。

这才一天的功夫,这个小妮子的变化怎么就如此之大。

天壤之别的对待,让迈克一时间反应不过。

难不成是孙玉梅发现了什么?主动和马婷婷探讨人生?

片刻的沉寂,让二人心中的活动愈发激烈。

每隔一秒,马婷婷都会巡查一番手机,却觉得时间过得太慢。

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你们两个的事她都已经跟我讲了。你以后可以在来我家,只是你答应我,从此往后只能爱我妈妈一个人,不能再去和其他女人乱搞。

直至一行字发出去,马婷婷才发觉,自己心脏处一阵发慌,空荡荡的,似少了些什么。

果然,迈克料到了一切。

无论在怎么戳马婷婷,她都不肯搭理迈克。

哎,到嘴的鸭子飞了。

迈克长叹一口气,更加没精气神儿,双手一摊,双眼一闭,悠哉悠哉,不知跑哪儿下棋去。

果然,正如马婷婷所说,一连几日,她像躲瘟神一样躲着自己。

每日补习,恨不得将自己裹成粽子。

除了一张脸无法遮蔽,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得到了完美的隐藏。

明明只是正常的补习,却偏偏画起三八线,超过警戒线,马婷婷横眉冷对,不给迈克任何机会。

哪怕补习,迈克想要趁机拉一拉马婷婷的小手,她都像触电一般飞快的弹跳。

好几次,连迈克自己都没有意识,马婷婷就躲他三米开外,一脸敌意,盯着迈克。

迈克感到很憋屈,他很想同马婷婷讲清楚。

每日见到如此鲜美的嫩肉在眼前,却只能干看着,下不了手,对迈克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只可惜孙玉梅自诩,已经和迈克能进一步发展,整日待在家中,不时过来抽查,还要为二人准备可口的饭菜。

左右两只拦路虎,让迈克根本无法对马婷婷下手。

每日一张脸,皱的,快成苦瓜了。

孙玉梅也感受到,迈克的沮丧,误以为最近太累,并未多想。

每天晚上,迈克都独自度过,凭借回忆马婷婷的身形,满足自己的空虚。

唉,这种日子太难受了吧。

第n加一次,迈克垂头丧气,离开讲台,独留满堂一脸疑惑的学生。

脑瓜转的飞快,想的都是如何让马婷婷重新接受自己。

偷得半日闲时,一路转到学校后花园,正处于上课期间,这里来来往往人甚少,到给了迈克空闲。

随意坐下,身上的每块肌肉,在阳光下凸显得异常厉害。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跟我做女朋友,早点儿答应我,这些事就全都没有了,你非得玩硬的。现在,我看你怎么办。

你滚。我才不要和你这种人成为男女朋友,赶紧把手拿开,别脏了我的眼。

本想小憩一会儿,也不知是哪对男女不长眼睛,非得趁这时候过来打扰迈克。

本就满心怒火,迈克直接站起来。皱着眉头,双眼冒着火星,大步流星朝前走,他都要看看,究竟是谁胆敢在这儿,扰他闲情。

顺着茂密的树叶,迈克本想直接穿过去,可才瞟了一下身影,整个人愣在原地。

前方站着一道倩影,身材高挑,肤如凝脂,披散着头发,烫着波浪卷。

因为夏日的缘故,穿得更加清凉,细长的四肢全部裸露在外,到给了迈克一饱眼福的机会。

这人迈克认识,名叫范玲玲,是大学的校花。

肤白貌美大长腿,用来形容她实在不过分。

她的漂亮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就连迈克也是垂涎不已。

真没想到,在这等偏僻的地方,应有机会一睹女神的光彩。

迈克哪里还顾得上心痛,双眼冒着绿光,留着口水,透过树叶盯着范玲玲。

她的面前,却站着身材矮小,长相奇丑的男人。

这人像几天没有进食的饿狼,双眼冒着绿光,死死的盯着范玲玲

一双漆黑肥胖的手,一边趁着,与范玲玲谈话,一边在她的手臂上来回摸索。

恐惧和嫌弃,使得范玲玲蜷缩着身子,拼命缩小和对方接触的面积。

这里不会有什么人过来的,你也不看看是什么时间。

那个人,似乎早就算计好了。

刘强,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是不放过我,我现在就喊人了。

范玲玲也知道这句话没有任何的威力,她急得通红着双眼。不时的瞟向一旁。

用心祈祷,能有一个真命天子从天而降,将她救出苦海。

刘强?一听这个名字,迈克就乐了。

这人是附近有名的混混,没什么厉害之处,却总是把自己,装成老大一样,专挑附近漂亮的女大学生下手。

估计范玲玲就是他的下一个目标。

范玲玲的叫喊,对于刘强来说,是致命的刺激。

他一抹口水,眼中的贪婪不言而喻。

你叫啊,叫的越大声越好,我就是喜欢听你叫。

刘强越来越大胆,光天化日之下,一双手距离范玲玲的胸口,越来越近。

眼瞅着一朵鲜花就要被插在牛粪上。

给我滚。

迈克再也忍不住,一脚踏进去,一拳头恰好搭在刘强的脸上。

刘强全身心都在范玲玲的身上,哪里注意身边还有一个人。

这一拳头的力度不算小,刘强哀嚎一声,狼狈的向旁边一滚,用他那块儿大的身子,倚着一旁的树木,好不容易才能停下来。

范玲玲吓傻的站在原地,直到那高大的身影挡在自己的面前,像大山为她遮住所有的风雨,只留一片阴凉为她庇护。

谢谢你,你。范玲玲感激涕零,刚想道谢,迈克伸出手及时阻止她。

还没完事儿呢。

人已赞赏
小说

小娕女直喷白浆p|污污小黄文越详细越好

2020-8-2 20:15:42

小说

女人下面沟沟深图片| 嗯嗯…太难受

2020-8-2 20:16:0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