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炕乱欲丝袜老妇小说|公车潮喷在线播放

岳母扭动着她娇弱的身子,疯狂的在我身上摩擦,那肉与肉的摩擦,让我的话儿几乎要爆出来了。 我的手不断地向下游走,顺着她粉嫩的脖颈,游走到她嫩滑而又奶白的胸脯上,乳晕不是很大,小豆粒周围一圈圈的红色,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是暗红色,甚至发紫才对,可岳母就是会保养,就像三十岁的女人一样妩媚。 那嫩滑的奶

岳母扭动着她娇弱的身子,疯狂的在我身上摩擦,那肉与肉的摩擦,让我的话儿几乎要爆出来了。

我的手不断地向下游走,顺着她粉嫩的脖颈,游走到她嫩滑而又奶白的胸脯上,乳晕不是很大,小豆粒周围一圈圈的红色,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应该是暗红色,甚至发紫才对,可岳母就是会保养,就像三十岁的女人一样妩媚。

那嫩滑的奶子任由我的手把玩,我的嘴巴也划了下来,完全是半趴在她的身上。

妈,你的奶子好香,像两个大甜瓜!

我一边夸着她,一边贪婪的吃着她奶子。

那那你就多吃点啊好痒好麻华子,你轻点

岳母按着我的头,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多吃点。

我的手再次下滑,从她的小腹划过,又穿过了那芳草萋萋,终于到了那桃园蜜处。

妈,你真漂亮!

我不嫌她脏,我也不嫌弃她和岳父做过,我只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属于我,她身上的每一寸都是我的,我要呵护她,我要让她爽上天,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送她上云霄。

就这样,我的脑袋伏在了她的跨间,灵巧的舌头舔动着她迷人的小豆粒。

岳母忘情的呻瘾了一声,我觉得她应该已经爽得要上天了。

这时,岳母的手摸住了我的裤裆,我差点忍不住叫出声。

华子,你难受吗?

难受!快要憋炸了!

我时不时的接话,我觉得岳母会像昨晚舔岳父一样舔我的棒子。

那妈帮你!

隔着裤子,她的小手揉搓着我的话儿,还赞叹道:华子,它怎么这么大?

什么好大?

我故意挑逗着她,想让她说些骚话。

你你的鸡鸡好大岳母低声的夸赞着,还解开了我的裤子。

看到我的话儿全貌,她轻轻地套动,生怕玩坏了。

我做梦也没想到,如此端庄贤惠的岳母会给我打飞机,真的如同做梦一样。

一只手握不过来,我的天啊华子,昨晚就是它把我干晕的吗?岳母轻轻地抚摸着它,在手里亲切的把玩,我真的怕了,岳母太会玩了。

她把我推倒在床上,就像昨晚对待岳父一样对待我。

妈,你觉得我的大,还是爸的大?

岳母娇嗔一声,碎骂道:呸,都这时候了,干嘛提你爸,你的大,你比他大两倍!

唔!

岳母竟然低下身子,把我的话儿含在嘴里。

棒头上沾满了她的口水,在她口腔内嫩肉的包裹下,我激动地发出了声。

妈你的小嘴好嫩啊!

啧啧啧

岳母像吸吮棒棒糖一样吸吮着我的话儿,咂的声音很大,也难怪,岳父不在,她变的放肆了,甚至敢明目张胆的勾引我了,我的话儿昂首挺胸,在她的小嘴里进进出出。

华子,我好喜欢你的大家伙,我下面好痒,干我吧!

见我正瞪着眼睛盯着她看,岳母轻轻地骑在我的肚皮上,用她腿间稀疏的毛发摩擦着我的肚皮,那种感觉,就像千万只蚂蚁正在我肚皮上爬来爬去。

妈,你真漂亮!

被我一夸,岳母更性奋了,她脸色绯红,很娇羞,但动作上却一点儿也不含蓄。

只见岳母抓起我的话儿,在她的幽缝之间摩擦,私处的骚肉格外娇嫩,那种触感简直爽的我浑身颤抖。

哐哐哐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喊声。

妈,开门啊,我忘带钥匙了!

我和岳母同时傻眼了,我老婆陈娟竟然回来了。

糟了,娟儿回来了,妈,你快穿衣服,我去开门!

我慌了,结婚有几年了,虽然我们夫妻关系很平淡,老婆总是出差,但我一直很本分,我从

来没偷过腥,即便是老婆常年不在家,我都是靠手来解决生理需要。

若是让老婆知道,我趁她不在,搞了她妈,我们肯定离婚,而且不光影响了我,还会影响到我端庄贤惠的岳母,绝不能让老婆发现我们的奸情。

我都急躁成这个样子了,可岳母却不慌不忙的穿着睡衣,侧躺在床上,手放在她的美腿上,

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摆出撩人的姿势勾引我,真是个妖精。

慌什么,我们衣服都穿好了,又没有被他捉奸在床,再说了,你不是说你更爱我嘛,怎么还怕她?

都这时候了,岳母竟然还吃醋了,她可真是个不省心的女人,改日一定要草翻她,让她彻底听我的。

妈,我

一瞬间,我被她逼的进退两难,我怕得罪了她,她今后就不跟我暧昧了。

我又怕被老婆发现,和我离婚,那我就彻底完了。

行了行了,快去给你亲爱的老婆开门吧!又要独守空床喽!

岳母吃醋了,她绝对是吃醋了,就算我不了解女人,我也能够看得出来,岳母吃了老婆的醋,她可是老婆的亲妈啊,怎么会这样?我想不明白,女人为了爱情竟然可以这么自私。

没办法,我总不能把老婆关在门外,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去开门了。

开门啊!

老婆在门口又喊了几声,估计是等的不耐烦了。

来了来了!

我开了门,正看到靓丽的老婆,几天不见,她好像更水灵,更丰满了,脸上更是充满了少女般的稚嫩,一般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总会想吃她这种清水豆腐。

她穿了一套淡蓝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处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窄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黑丝袜,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看到老婆,我下身又不自觉地硬了,刚才的火没泄,现在看到老婆,我真想把她推倒。

怎么这么久啊?

刚一见面,老婆就开始抱怨,可能是在门口站了这么久,有点等急了。

嗨,刚才我都睡着了,你敲门我也没听见,快进来!

我急忙上去抢过她的行李箱,把她迎进了屋里。

这时,岳母也从卧室出来,这母女俩比起来真是平分秋色。

一个妩媚性感,一个清纯靓丽,我不晓得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竟然拥有这么两个女人。

娟儿回来了?

岳母的脸上并没有以往的性奋,甚至还有点幽怨,她的笑意都是佯装出来的。

一定是因为刚才我们没能放肆的爱,所以她正在记恨老婆。

是啊,妈,我怎么觉得你比以前更有味道了,好美啊!老婆上下打量岳母,由于匆忙,

岳母刚刚只是胡乱的穿了一件粉色的吊带睡衣,没穿胸罩,小豆粒在衣服的摩擦下,依然那么坚挺。

岳母看了看我,笑问道:华子,你说是我漂亮,还是娟儿漂亮?

这一句话,给我问懵了,岳母怎么能问出这种话来,万一老婆听出来怎么办?

咳咳,都都漂亮!

我的冷汗直流,真的有点被岳母给吓着了。

索性老婆并没有怀疑我们的关系,她双眼迷离的看着我,笑道:老公,我们好久没见了,

我好想你,我们回卧室吧!

啊?

老婆这骚货,他果然按耐不住寂寞了。

我刚打算答应下来,可就在这时候,岳母厉声道:不行!

啊?

我傻眼了,岳母该不会是想挑明吧!

妈?你今天怎么了?

老婆明显一愣,本来都酝酿好气氛,打算和我欢愉一夜,可现在岳母竟然拦住了我们,老婆当然不高兴了。

我挤眉弄眼,想让岳母别给我添麻烦。

只见岳母恢复常态,笑道:华子,你刚吃的饭还没收拾,把碗洗了再回屋!

我的心弦也松了不少,还好岳母没有找我的麻烦。

娟儿,你刚回来,一定有些累了,先去洗澡吧!

我一向很温柔,所以对待老婆比对自己都好。

不嘛,人家就要

乖,快去洗澡!

我推着老婆进了卫生间,再看岳母,她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傲娇的姿态看着我。

哼,口口声声说爱我,这就是你的表现?

岳母的样子盛气凌人,我真没见过她这个样子,以前她通情达理,而且温柔似水,现在因为吃醋,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真的怕了,真怕她某天忍不住把我们的奸情说出来。

妈,你再等等,等娟儿再出差,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我安抚着她,就像刚刚哄老婆一样哄着她。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女人是世界上最难哄的生物,见她不说话,我有些郁闷。

走向餐桌,我默默地收拾着桌上的碗筷,而卫生间内,也传来了老婆洗澡的声音,那潺潺的水声,响彻在我和岳母的耳朵里。

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后背被两团软绵绵的东西包裹住了。

岳母从后面抱住了我,还低声在我耳边说道:刚把人家的欲火勾起来,又不管了,我恨你!

妈,娟儿回来了,我

我不管,人家就要,快,干我

客厅里,岳母竟然用胸部摩擦着我的胳膊,还拿着我的手往她的私处里放。

我的手指摸上了她的小豆粒,在她滑腻的骚肉上摩擦。

岳母忍不住轻声呻瘾,被我这么一番挑逗,她又湿了,我觉得很刺激,老婆在里面洗澡,而我却在门口玩她妈,这种事想想就觉得刺激,这就是偷情吗?

咔嚓!

门开了,我急忙推开岳母,拉开了距离。

只见,老婆披着一件白色的浴巾,胸部半遮半掩,两条青葱玉腿更显少女般的靓丽。

老婆很美,但是和岳母比起来,还是少了几分妩媚,少了几分性感。

老公,你还没收拾完啊?

老婆的眼神有些幽怨,她肯定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了,但是我又在收拾东西。

马上,老婆,你先回屋吧!

我安抚着老婆,生怕惹出什么乱子来,第一次感觉到这皇帝般的待遇,一对母女争相求我宠

幸,这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

老婆哦了一声,默默地回了卧室。

而这时,岳母轻轻在我耳边说道:华子,一会儿回屋,记得给我留条缝。

啥?

我刚要问为什么,只见岳母已经回了卧室。

她到底要搞什么飞机?

不想那么多了,我快速的收拾完盘子碗,默默地走回了卧室。

刚一推开门,我便看到了老婆正躺在床上,把玩着手机,不知何时,她身上的浴巾已经摊开了,可以这么说,她现在一丝不挂,不着寸缕,那不大不小的小白馒头,她很瘦,以至于胸也很小。

那平摊的小腹,那瘦瘦的肋巴骨格外显眼。

两条腿很细,中间的毛发更显得乌黑而旺盛,如果说岳母的是芳草萋萋,那老婆的就是茂密的森林了。

老公,人家漂亮嘛?

见我回来了,老婆放下手机,摆了个撩人的姿势。

和岳母一样,她侧躺在床上,左手支着脑袋,右手则是放在她性感的美腿上。

漂亮,老婆,我想死你了!

刚才被岳母撩拨的浑身难受,憋的我全身燥热,谨记刚才岳母的话,我的门没关,而是闪了一条缝隙。

快来!

她抚摸着自己茂密的黑色毛发,撩拨着我。

我来了!

此时的我,就像是一个饿极了的猛虎,我们的扑倒了床上,摸着老婆的胸脯,而她也热情的勾住了我的脖子,香唇点在了我的脸上,像蜻蜓点水一般的亲吻。

那呼吸声在我耳边响起,越来越急促,老婆果然很饥渴,这么多天没做爱,她一定憋坏了。

老婆趴在了我的身上,忘情地吻着我,就连我的乳头都不放过。

老公,人家要你好好疼我!

说着,她骑在了我的话儿上面,当话儿进入的一瞬间,我感觉还是老婆更紧一点。

啊老公我爱你!

感受着老婆的温柔,我也不断地挺动腰身,配合着她一上一下的活塞运动。

不经意间,我发现门边,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们。

不是岳母,还能是谁?

原来如此,她让我留个门缝,就是为了她方便偷窥。

可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偷窥我和老婆的床事,难道说,她也有偷窥癖?

好大老公狠狠的爱我千万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就怜惜我干我

被老婆这么一刺激,我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扛起她的双腿,我用力的顶撞她的私处,我相信,老婆是爱我的,她一定是太寂寞了,她是个事业心很强的女人,希望有个稳定的家,她才敢出去闯。

以至于,我这么一个壮汉,都成了她的贤内助。

娟儿,爽吗?

我一边干着她,一边偷瞧着门外。

果然,岳母还在,她在偷窥我们,会不会也在门口自慰呢?

爽老公你真是越来越强了我爱你

直到后来我射了,而老婆也满足的来了五六次,最后,我们一起冲上了云霄,她顾不得收拾,就睡着了。

她很忙,以至于我们每次欢愉过后,都是我帮她整理的行李箱。

这次,也不例外,我帮她把行李箱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

可就在这时候,我发现她衣服里竟然有个小东西,还挺别致,是一枚避孕套,我傻眼了,老婆的兜里怎么会揣着这种东西,我不敢相信,她背着我出轨了?

坐在客厅,我久久没有睡意,老婆的兜里为什么会有一个套?

我想不明白,我这么强,她为什么会背着我偷男人。

干嘛呢?

这时候,岳母走了过来,轻轻地抚摸我的头,像对待孩子一样亲切。

没事!

我不想跟岳母说那些话,有些事,我觉得还是应该我自己处理。

咦,你手里拿着个套子干嘛?还不打算跟娟儿要孩子?

她以为这套子是我的,竟然还借机催我要孩子,真可笑。

我把她揽入怀里,一点负罪感都没有了,不是我先背叛的妻子,是她先背叛的我。

被我这么一搂,岳母竟如同小女人一般躺在我的怀里,在我的胸膛上画着小圈圈,真看不出来,岳母还有这小女人的一面,我越发的喜欢她了。

妈,实不相瞒,这是我从娟儿的兜里拿出来的,我怀疑她背着我偷人了。

我心里很不舒服,也许是大男子主义在作祟吧,我偷男人可以,但是她身为女人,一定要懂得三从四德,绝不可以这么对待我,她绿我三尺,我就要绿她三丈。

岳母捂着嘴笑了出来,淡淡的说道:这不正好嘛,你和我在一起,娟儿爱怎么玩就怎么

玩,咱不管她就是了。

妈,你

人已赞赏
小说

我就蹭蹭不进去好不好|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

2020-8-2 20:15:31

小说

小娕女直喷白浆p|污污小黄文越详细越好

2020-8-2 20:15: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