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清洗惩罚分开|和情趣店老板的h文

太阳市的太阳真的很厉害。都已是十月下旬了,那太阳还是把地面晒出了阵阵青烟。这不,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一个个都手拿着一本宽宽的作业本在不停地摇着,由于天气的原因,老师也不去制止他们。 坐在第三排的王平也象大家一样,在不停地扇着,想尽量降低一点温度。这是一节数学自测课,有十个小题,老师已经说过,只要用作业本

太阳市的太阳真的很厉害。都已是十月下旬了,那太阳还是把地面晒出了阵阵青烟。这不,坐在教室里的学生一个个都手拿着一本宽宽的作业本在不停地摇着,由于天气的原因,老师也不去制止他们。

坐在第三排的王平也象大家一样,在不停地扇着,想尽量降低一点温度。这是一节数学自测课,有十个小题,老师已经说过,只要用作业本能把这十个题目全部做完,再把作业本交到老师那里,就可以回家了。

王平草草地做完了前面的八个题目,也不知道对不对,而最后的那两道他不会做,于是就胡乱的乱写一通,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钟的时间就交了作业,他是第一个走出教室的,他出教室时,他觉得背后好象有很多双惊奇的目光。他不是想出风头,他只想快快地回到家中,把水龙头开得大大的,冲一个冷水澡,舒服舒服,凉快凉快。

王平回到家中,看客厅的桌子上没有书包,就肯定妹妹还没有回来。一般情况下,妹妹总是比他先到,因为这一次他是提前二十多分钟回家,故而抢了先。

王平把书包放在桌子上,顺势又把短袖衬衫脱下,正准备脱下长裤时,发现妈妈的房间里有响动,于是走到母亲的房门前,门没有关好,还留有一条小缝,他从门缝中看去,只见母亲一丝不挂地站在床前换衣服。

妈妈的床是顺着门的方向摆放着,妈妈是站在床边的,王平只能看到妈妈的侧面,是妈妈的右侧。妈妈的床头是梳妆柜,上面有一块不算太大,也不算太小的镜子,王平从镜子里同样也只能看到妈妈的侧面,这回是妈妈的左侧。但从妈妈的前后,显示出来的是——那弯曲有致的优美的曲线,翘翘而丰满的屁股,肥大而高高挺出的一点也不下垂的乳防

王平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下面的大棒也迅速地肿大而立了起来。

他怕母亲发现,又赶快回到桌子边,假装做起作业来。也不知为何,刚才在教室里的那两个难题,突然一下子就有了思路,但他现在不想去做。

他在桌上想着妈妈的乳防、妈妈的屁股,还有妈妈优美的曲线。不知不觉就在草纸上画出了一幅和妈妈一样美丽的裸体女人的轮廓图。

王平的母亲叫全红,今年三十三岁,在一家技术设计院里工作。十岁以前王平都是和母亲同睡一床,而且是同一头。当时母亲和他都是裸睡,这是母亲的习惯,那时母亲总是搂着他睡,母亲的两个大乳防总是他手中的玩物。那时他的父亲已去世了。

父亲去世时他才五岁,妹妹只有四岁,都还没有上小学,也不懂什么事,更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当时抚摸妈妈的乳防,也只是觉得好玩而已,他记得那时睡的床是靠着墙放着的。他总是睡在床的里边,妈妈睡在中间,妹妹总是睡在外边,有时妹妹也争着要睡里边,但妹妹总是争不过他。

他和妹妹与母亲同睡了五年,可那时他还小,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去欣赏母亲美丽的胴体。

可现在他夜里再也抚摸不到母亲那白净而光滑的肤肌和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大乳防了。

因为他现在已有十五岁,而从十一岁起他就与母亲和妹妹分睡了,现在妹妹和妈妈也分开了。王平是睡在靠厨房的一个小房间,妈妈是睡在这套房子里的主卧室,在他和妈妈的中间睡着的是妹妹。他多不愿这样,多想现在仍是睡在妈妈的身边,仍可以摸到妈妈的全身,特别是妈妈的乳防

王平在桌边坐了一段时间后,仍没有看见妈妈从房间里出来,于是又回到妈妈的房门前去看个究竟。

这时王平正看到母亲在穿一件连衣裙,修长的腿伸进了裙口之中,他看见妈妈连内裤都没有穿,只穿一件连衣裙。妈妈穿好裙子后,准备从房间里出来。

王平赶忙走到沙发上靠着,他已来不及退回到桌子去做作业了,因为从妈妈的房门到桌子还有一段距离,而妈妈的房门边就是沙发。并顺势从沙发边的小桌子上拿起一本书在故意认真地看着,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妈妈也刚好从房间里走出来。

平儿,你回来了!母亲出门后对儿子说。

妈,今天为什么回来这样早?

妈妈的单位今天下午放假。母亲边说边走到儿子的身边,用手轻轻地摸着儿子的头,脸上露出无限的爱意。

王平顺势将头靠在母亲的胸脯上,脸正好靠在母亲的两个大乳防之间。

妈,昨晚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后来就儿子yù言又止,抬头看着母亲的脸。

平儿,昨夜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说出来给妈妈听听。母亲紧紧地搂着儿子说。

妈,平儿说了你可不要打我唷。

你说吧,妈不会打你的。

说吧,妈不怪你,妈还真想听听儿子到底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奇梦呢?母亲边说边用手轻抚儿子的脸。

妈,那我可说了

说吧!

妈,昨夜我梦见了你

梦见和妈妈在一起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我梦见了妈妈的乳房

母亲听到儿子说出妈妈的乳防的话,不禁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好长时间也没有因为有这种语言而使自己心跳了。她最近也能从儿子的很多次的眼神、表情、言语、举动等等方面发现,儿子对自己有恋母的暗示,但都被自己以很好的方式平息了。但这一次她很想听听儿子到底是说什么,因为她昨晚也做了一个和儿子在一起的梦,所以她很想让儿子说说,是不是也和自己的一样。

说吧,平儿,梦见妈妈的乳防也是正常的,母亲拿起儿子的手放在自己的乳防上说,平儿,想妈妈的乳防,你就摸吧。

王平没想到母亲会这么开通,于是两手在母亲的乳防上不停地抚摸着,由于母亲没有穿内衣,也没有戴乳罩,所以乳尖与自己的手心接触时有一种说不出感觉,只觉得有一股电流传遍了全身,下面的阳巨也慢慢地立了起来。

这是以前摸母亲的乳防没有的感觉。

也许自己真的大了。

平儿,奇怪的梦就只有摸母亲的乳防吗?

可是

平儿,你就说吧,妈不是说过了啦,妈不会怪平儿的。

王平听到母亲这样说后,又继续的往下说,平儿梦见母亲的乳防后,就象现在这样不停地抚摸着,过一会后,平儿又摸母亲的

说吧。母亲用很温柔的话语对儿子说。

平儿的手又继续往母亲的乳防下面下面摸去于是就摸到了在平儿记忆中那光洁无毛的

儿子没有继续说下去,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于是抬起头红脸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此时,作为母亲当然知道儿子将要说什么,她也看到儿子的下身有了一点变化。

难道儿子就懂得那事了?

平儿,后来又怎样?母亲是在明知故问。

后来平儿就摸母亲的于是上到母亲的身子上就后来就从平儿的冲出一股东西来

母亲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儿子,心跳也慢慢地快了起来。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已长成大人了。

随着肤肌的接触,母子二人都已非常的激动起来,儿子的手慢慢地向母亲的下身移去,刚到达那部位时,母亲用手制止了。

妈,平儿想要

儿子的手再次伸向母亲的大腿根处,这时母亲没有阻止儿子。

于是儿子的手就大胆地向母亲的裙子里面伸进去

母亲yù阻止,但她自己又不想阻止,她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四点五十分,离女儿回家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平儿,你想摸就快摸几分钟吧,等一会芳儿回来就麻烦了。

未等母亲说完,儿子的手已接触到了母亲的荫部

啊母亲发出了一声呻吟。

妈,你的这还是一点毛都没有,摸起来好好舒服

正当王平要进一步的发展下去的时候,门外已响起了王芳的敲门声。

妈,快开门!

全红忙对儿子说:平儿,快去开门!

妈,今晚我与你睡好不好?儿子的手仍停在母亲的荫部上而不去开门。

门外的敲门声再次响起,妈

平儿,听话,快去开门!

妈你就答应平儿吧

妈王平用恳求的目光看着母亲。

好吧,不过要等到你的妹妹睡着了才行

是,妈妈儿子这才高兴地跑去开门去了。

哥,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呀?进门的王芳不高兴地对哥哥说。

你以为哥哥是电子开关呀,一按就开吗,我还得从房里出来吧?

噫!怎么妈妈还没有回来?

回来啦!

那为什么这么久妈妈不来开门?

妈在厨房听不见嘛,还是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听到才给你开的呢。

王平今年读初三,王芳是王平的妹妹,今年十四岁,正读初二。但看上去却相当成熟,胸前的部位也微微凸起。妹妹的长相与母亲一样象水仙花那样的美,而且非常相象,就象一个模子倒出来似的。

王平长在这两朵艳花之中,真是幸福无比。不要说能摸摸母亲的乳防,就是在做作业、吃饭、看电视时能多看她们几眼就会使他在夜里想入非非了。这不,昨夜就梦见与母亲交欢而遗精了。

王平真恨自己的妹妹回来得这么早,如果她被老师留上半个小时,那就可以将自己十五年的不算太小的大棒放进了妈妈那三十三年的美洞中。

不过今晚这个愿望就要实现了。

王平巴不得时间走得快一些,妹妹快快的入睡,那他就

王平正想得入迷,下面的裤子也被大棒顶得老高,这时王芳却来问他数学题目了。

哥,这个题怎么做,给我提示一下好不好?

王平的妹妹有什么问题总是向哥哥请教,而哥哥总是有求必应,并且问题总是很圆满地得到解决,因为他是学校初三年级的高材生,他今年的目标是考上全市最重点的中学——太阳一中。

可是他现在没有心情解决妹妹的问题,而是想快一点与母亲交合。

嗨!你自己想想嘛,一点攻关精神都没有

想过了!可就是一点思路都没有,你就提示一下嘛,哥

王芳从后面用双手搂住哥哥的脖子,两个乳防顶在哥哥的肩上,王平只觉得一股电流传遍自己的全身,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这种感觉与刚才和母亲拥抱时又不相同。

每次妹妹问哥哥的题目时总是带着一种撒娇的味儿,有时甚至全身都扑到哥哥的身上去求哥哥

这时全红从厨房出来正看见兄妹俩那亲密的样子,不由得嫉妒起来。

芳儿,你干什么?

我有问题问哥哥嘛王芳的嘴唇向上一翘,两手把哥哥搂得更紧。

妹妹,你放手,哥哥与你讲不就行了吗?

王芳这才松开手,与哥哥平排坐在沙发上,认真地听哥哥给她讲题

不一会,问题就解决了。王芳高兴地在哥哥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呀,都这样大了,还

全红也不知怎么说女儿,只好叫大家吃饭。

开饭喽——

听到妈妈的叫声,兄妹二人就来到厨房一起吃饭。

王平和妈妈坐一边,妹妹坐在另一边,王平不时用手去摸母亲的大腿根处,全红怕女儿发现,不时的用眼光制止儿子。

吃好饭后,王芳回自己的房间继续做作业去了,全红在收拾碗、筷,站在洗手间里洗碗,王平就从后面抱住母亲,两手在不停地搓揉母亲两个硕大的乳防。

平儿,不要这样,你妹妹看见了多不好

妈,妹妹回房间做作业去了儿子继续在干自己的事。

人已赞赏
小说

美女被打屁股缝里夹生姜|宝贝把水喷给我喝

2020-8-2 20:14:49

小说

伏在女儿身上快速律动&嗯要飞了用了力快点啊

2020-8-2 20:15:13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