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又大又粗又硬h|美妇被巨大粗长撑裂

那一片雪白的浑圆,修长的玉腿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这种美景李耐只欣赏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铁柱这犊子挡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双手把着张桂芳的柳腰 可正所谓银枪蜡杆头,眼前的一幕时李耐完全想不到的。

 那一片雪白的浑圆,修长的玉腿李耐狠狠咽了一口吐沫,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然而这种美景李耐只欣赏了一秒不到,就被王铁柱这犊子挡住了。

  他火急火燎地站在地上,双手把着张桂芳的柳腰

可正所谓银枪蜡杆头,眼前的一幕时李耐完全想不到的。

王铁柱这家伙在压上去之后,十几秒不到就直接喘着粗气趴在了张桂芳身上,哪怕张桂芳满脸幽怨地扭着屁股磨蹭催促,可也没让睡成死猪一样的王铁柱有半点动静。

看了眼睡成死猪一样的王铁柱,坐在炕边张桂芳恨得牙痒痒:当初真是瞎了眼嫁给你!

真是个废物,要是老子上一定让这娘们死去活来!

正当李耐一脸遗憾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他的血液再次加速流动,几乎要胀到爆炸!

没有得到满足的张桂芳,竟躺在炕上,将双腿呈M型分了开来,当着李耐的面一双玉手在自己的身上开始游走,片刻之后,缓缓伸向

看到张桂芳那撩人的动作迷离的眼神,听着那媚态十足的低吟,李耐呼吸一下变得急促粗重,浑身开始难受起来。

这种诱惑,饶是身经百战的男人来,也非得被张桂芳迷倒不可,遑论李耐这个初哥了,这让他浑身就好像被一团火被包裹了起来。

许久之后,伴随着一声如同哭泣般的高亢声音,李耐顿时瞪大了眼睛。

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后,张桂芳才起身,随手扯了一张纸擦擦后,看了眼睡成死猪的王铁柱,无奈地叹了口气,拽了灯绳,屋内顿时漆黑一片。

好戏结束,李耐意犹未尽地缩回了脑袋。

一想到王铁柱白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却没法满足她,李耐就气的牙痒痒。

但是,王铁柱也没个正经营生,整天在村子里面瞎晃荡,难不成要在他眼皮子地下挖他墙角?

难!

想到这里,李耐无奈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李耐就起了床,迅速把小诊所里收拾一遍之后,就在柜台后面坐了下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等着顾客上门。

李耐是这柳沟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本来学了医学专业的他,毕业之后完全能留在市里工作,但刚踏出校门就得到消息,老爹在路上出了车祸,人没了。

李耐老爹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是典型的农村人,不过却憨厚、实诚的过了头,他大半辈子的财产,就只有这间帮村里人看病,顺便卖点百货的小诊所了。

李耐安葬了老父,又拿到一笔赔偿款,小诊所的生意也还凑活,这样的日子说舒服也舒服,但说无聊,也是真无聊。

半个月下来,李耐已经有些腻味了。

天色逐渐大亮,小诊所的顾客也多了起来,不过全是买东西的人,有不少下地劳作的村民都会进来买香烟、火腿和矿泉水之类的东西。

李耐正忙活着,无意中向门外一瞥,却看见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是张桂芳和她男人王铁柱!

两人站在路边,王铁柱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副要远行的模样,张桂芳则眼圈泛红,轻轻拽着王铁柱的胳膊,在说些什么。

  耐子,烟给我啊,你瞅啥呢?

  直到耳边响起了顾客的声音,李耐才回过神来,把烟递给了他,旋即对着门外扬了扬下巴。

  铁柱干啥呢?

  你还不知道?村里老高家儿子在外面找到个工地,还缺不少人,前两天正嚷嚷着让大家去呢,王铁柱那二傻子也报了名。顾客笑着道。

  很远吗?什么时候走?李耐挑了挑眉头。

  嗯,据说是在那劳什子江北省?反正远得很,坐火车都得两三天。顾客把钱付了,旋即摆了摆手:待会儿就走,我也去,不跟你扯淡了。

  说着,就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李耐还在回味着顾客说的话时,门口挂着的铃铛再次响了起来,李耐一个激灵回过了神来,急忙抬头看向来人:你好,要点什

  话说一半,他却呆住了,因为进门的顾客不是别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美人儿,隔壁的张桂芳!

  张桂芳上半身套着一件宽松的白短袖,领口处的扣子没有扣上,能隐约看到一抹雪白,下半身则穿一条黑色的紧身打底裤。

  因为经常要帮忙干农活之类的,所以农村女人是很少穿裙子的,这种方便有弹力的打底裤是她们的最爱。

  打底裤强大的塑型效果,将张桂芳笔直修长的腿型完美勾勒了出来,看的李耐心头一阵火热,视线都移不动了。

  张桂芳原本打算称点鸡蛋回去做蛋炒饭的,却察觉到了李耐直勾勾、火辣辣的眼神,俏脸顿时飞上了两朵红霞。

  眼睛规矩点!

  李耐一激灵,急忙收回了目光,嘿嘿干笑两声:这不是觉得嫂子穿的好看么,就多看两眼!

  好看么?你个小屁孩,哪知道什么是好看!

  张桂芳娇嗔地白了李耐一眼,心里却甜滋滋的。

  她本是隔壁村的村花,但自打嫁过来之后就再也没人夸过她美了,王铁柱又脑子一根筋,有时候连话都说不明白,哪会说这些甜言蜜语哄人?

  小屁孩?

  李耐嘿嘿一笑,眼珠转了转,意有所指道:桂芳嫂子,你也就比我大四五岁而已,怎么能说我是小屁孩呢?再说了,你都没见过就说我小,这是赤裸裸的诽谤!

  张桂芳俏脸更红,没想到李耐竟然敢跟自己开这种玩笑,当下也是心神荡漾,哼了一声:眼见为实,不亲眼看到,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跟女.叟子吹牛呢?

  李耐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直接绕出柜台,然后拿手指戳了戳自己那活儿:眼见为实,手摸出来的更真,嫂子,你摸摸不就知道了?敢来么?

  张桂芳瞟了一眼,却突然发现,李耐裆间看起来竟然真的满当当的,即便隔着裤子,也比自家王铁柱的要更雄伟。

  真有这么厉害吗?

  张桂芳心底一阵火热,嗔骂一声:嫂子啥没见过,有什么不敢的?

  说着,竟然真的上前两步,伸手向李耐那里探去,然后一把

李耐是个血气方刚的雏儿,资本也的确雄厚,再被张桂芳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顿时间血脉喷张,变得更加雄厚。

  妈呀!

  张桂芳吓了一跳,手上传来的恐怖触感让她一时间竟然有些呆了,不可置信地瞪着李耐:耐子,你属驴的不成,这么雄厚的家伙干那事的时候还不得要人命?

  比起王铁柱那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来,李耐的资本实在太雄厚了,光是这样,张桂芳就感觉浑身燥热,小腹也在微微抽搐。

  嘿嘿,会不会要人命我不知道要不,女.叟子,咱俩试试?

  李耐更兴奋了,故意用力挺了下腰身,笑道。

  不试,不试,光天化日的,万一被人瞅见,你女.叟子我还不得被骂死?

  听了李耐的话,张桂芳急忙触电似地缩回了手掌,俏脸通红,连连摇头。

  哦?光天化日不行,那偷偷摸摸呢?李耐挑了挑眉头,满脸坏笑。

  你小子别贫了,赶紧帮我称两斤鸡蛋。

  张桂芳脸色有些慌乱,说了一声后就背过了身子,但心脏却怦怦直跳。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时间多的是,也不急在这一时,李耐耸了耸肩膀,带着张桂芳走到了角落。

  桂芳女.叟子,这两筐鸡蛋随你挑,拣好的拿,别跟我客气!李耐随手扯了个塑料袋递给张桂芳。

  张桂芳点点头,接过塑料袋,便弯腰开始拣起了鸡蛋。

  她屁股翘的老高,从李耐的角度看去,包裹在打底裤中的圆润,看上去弹性极好,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

  因为打底裤较薄的缘故,所以张桂芳的内.库边缘都勒了出来,看得很清楚,甚至隐约能看到一抹性感的紫色

  李耐看呆了,咽了口吐沫,忍不住暗想,如果能抱着这来那该有多刺激?

  这张桂芳,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浪费,王铁柱那犊子是真的浪费!

  李耐忍不住在心底骂道。

  张桂芳抓起最后一个鸡蛋,一边往袋子里放,一边准备起身让李耐称斤,可她哪会想到,李耐此时正站在后面欣赏她的那地方?

  脚下一动,张桂芳那丰满就直接触碰在了李耐的小腹处,而因为胡思乱想的缘故,李耐早就有了反应。

  好巧不巧的,李耐正好被张桂芳的身子触碰着

  柔软而有弹性,带着温热,在触碰到的瞬间,一股触电般的快感便从那处传来,李耐抽一口冷气,暗道好舒服。

  张桂芳愣了两秒,这才扭头看去,正好同李耐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霎时间,她心里五味杂陈,下意识便想挪开身子,却一个没站稳,脚底滑了一下。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想伸手去拉,但已经迟了,张桂芳摔倒在了地上,手里的一袋鸡蛋也全都打碎了。

  嫂,你没事吧?

  李耐见状,急忙伸手去扶张桂芳,有些焦急地问道。

  张桂芳脸色痛苦,手按着后腰哼哼唧唧,李耐一看就知道,这是把腰给闪了。

  女.叟子,是不是后腰疼?李耐歉意地问道。

  张桂芳皱着眉头点了点头。

  这是腰闪了,女.叟子你先在椅子上坐会,我去拿点药酒,然后给你按摩一下!

李耐说着,慢慢把张桂芳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让她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李耐转身去忙了,张桂芳怔怔地盯着他的背影,出现了片刻失神。

  他是附近几个村子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大学生,去过大城市,肚里有墨水,人长得也还不赖,还会关心人,比起那憨货王铁柱来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的资本有些吓人,如果那个的话,一定很舒服吧

  想着想着,张桂芳发现自己身体竟然慢慢起了反应,急忙收敛了思绪,在心底狠狠骂了自己一句:想啥呢,你可是有夫之妇!

  李耐自然不知道张桂芳在想什么,从身后柜台里拿了瓶专治跌打损伤的药酒,又找了几根棉签后,便走过来,柔声道:女.叟子,来里间床上,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听到床上、按摩等字眼,张桂芳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摇了摇头:不,不用了扭了腰而已,歇歇就好了。

  那可不行!

  李耐却一板脸,语气严肃道:腰伤如果不好好恢复的话,很有可能会留下后遗症,到时候连力气都使不上,我是医学生,再清楚不过女.叟子你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落下腰伤哪能行?

  啊?张桂芳吓了一跳,花容失色:真的?

  自然是真的,我骗你干嘛!

  李耐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咱家在几百年前,那可是专给皇上看病的宫廷御医,就算到了我爹这代没落了,只能当赤脚医生,但祖传的手艺也没落下。

  而且我在大学,也学了一些西医的按摩手法,我的按摩中西结合,管用着哩!

  在大学学过按摩这是真的,但祖传宫廷御医这些,全都是李耐信口胡诌的,没想到却唬的张桂芳一愣一愣。

  张桂芳还是有些迟疑:男女授受不亲,女.叟子一个有夫之妇,让你给按摩,万一被人撞见,再传出去就糟了

  这有啥?

  李耐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要我说啊,咱们农村就是太封建了,人家城市里的医院,还有专门给女人接生的男大夫呢,那看的都是那个地方!

  说着,李耐故意往张桂芳小腹下的神秘区域瞄了一眼。

  张桂芳一脸不可置信:真的?

  那肯定呀,女.叟子,现在大部分人都去地里了,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更何况我是帮你治病,偷偷摸摸干啥?李耐继续劝道。

  张桂芳真的意动了,红着脸沉吟片刻后,才轻轻点头,低声答应了下来。

  那行不过只是治病,你小子的手规矩一点!

  放心吧,我是那种人么?李耐义正言辞地点头,心中却在狂喜。

  商量好后,李耐就扶着张桂芳进了里间,然后让她趴在了炕上。

  一趴下来,张桂芳的臀部便将黑色打底裤绷的死紧,正对着李耐,能看到紫色的内.库边和那美妙的区域。

  看的心神荡漾,李耐心跳的越来越快,暗中咽了口吐沫,搓了搓手:女.叟子,那我开始了?

  嗯。

  张桂芳俏脸绯红,声音细小如蚊呐。

李耐也不再犹豫,把手轻轻放在了张桂芳的纤腰上,开始给她按摩。

  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指掌间的触感还是极为柔软细腻,再加上腰的特殊位置,李耐的大手在按摩过程中,不免会剐蹭到张桂芳的屁股。

  每次不小心碰上,张桂芳都会轻哼一声,让李耐愈发心神荡漾。

  桂芳嫂,隔着衣服效果不大好,掀上去吧?

  按了一会,见时机成熟了,李耐故意皱眉,叹了口气问道。

  李耐没有撒谎,他在大学里的确学过按摩,所以这几下按的张桂芳极为舒服,因此张桂芳也没多犹豫,轻轻嗯一声,答应了。

  李耐见状,胆子更大,直接从炕上跳了下来,站在了张桂芳身后,俯身去揪她包在打底裤里的短袖下摆。

  张桂芳两腿微微岔开,李耐站在中间,再加上向前俯身的动作,直接便触碰在了她的腿根处。

  张桂芳俏脸绯红一片,只感觉似乎被什么异样东西怼着般,小腹处一片不舒服,忍不住轻哼一声。

  再看此时的李耐,怎一个舒服了得?他又微微向前挺了挺,甚至都能隐约感觉到对方的形状。将张桂芳的短袖下摆从裤子里揪出来,往上一掀,便看到了她白嫩的腰部。

  因为常年干农活的缘故,张桂芳的腰部竟然没有丝毫多余的赘肉,纤细紧致,让李耐食指大动。

  女.叟子,起来跪着!

  李耐忽然间开口说道。

  啊什么?张桂芳俏脸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低声问道。

  你跪在炕上,上半身直起来,我可以前后一起按。李耐笑眯眯道。

  说完,李耐也不等张桂芳同意,直接伸手一左一右把住了她的纤腰,然后往后一拽。

  张桂芳更是被李耐撩拨的心神荡漾,眼眸微闭。

  在李耐的帮助下,张桂芳脱鞋转了个身跪在炕沿上,跟他面对面。

  那对柔软近在眼前,李耐甚至能嗅到张桂芳身上的幽香,当即更加亢奋。

  他伸手环住了张桂芳的腰身,摩挲几下之后便滑到了后腰部位,整个人也逐渐前倾,最终脸蛋都贴在了张桂芳白嫩的肚子上。

  张桂芳只感觉李耐呼出的热气打在腰身上,嘤咛一声,双手便下意识地扶住了李耐的肩膀。

  到了这个地步,两人的心思都早就不在按摩上了,李耐又象征性地帮她按了几下腰后,两只大手忽然间向下,直接捏住了张桂芳弹力十足的巨臀!

  无比舒爽的感觉传来,张桂芳忍不住哼了一声,旋即眼中浮现了些许慌乱:耐子,你你干啥呢,好好按摩,别捏女.叟子呀!

  说着,便扭动着腰身想要从李耐手中挣脱。

  我说了,女.叟子你有任何事情需要帮忙,我都能帮。

  我知道,铁柱哥满足不了你,我可以女.叟子,难道你不想要?

  李耐喘着粗气,大手肆无忌惮地在张桂芳屁股上摸索,同时直接抬头,用下巴拱开了张桂芳的衣领,把脑袋直接埋在了那之间。

张桂芳寂寞许久,哪受得了这个?

  李耐身体结实,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还长得不赖,比起自家那王铁柱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如果能跟他睡一觉的话

  罢了罢了,不说出去,谁会知道呢?就这一次,以后绝对不这样了!

  张桂芳内心挣扎了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不再挣扎,双臂也紧紧环住了李耐的脖颈。

  察觉到了张桂芳的动静,李耐大喜过望,直接将张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将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张桂芳身上散发着诱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来了,他兴奋地扑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乱情迷之际,敲门声却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门外传来一道年轻女声,有人来了!

  这下子,不仅张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来,因为这声音听着怪熟悉的,该不会是

  耐子,怎么办?张桂芳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别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你先藏起来,我装病!

  李耐迅速说了一句,便将床上卷起来的被子摊开,张桂芳也顾不得其他了,急忙缩着身子钻了进去。

  敲门声愈发急切,李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开了门。

  看清楚门外站着的人,李耐顿时愣了愣,不是别人,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梦中情人,柳沟村的村花,杨小雪!

  杨小雪年纪跟李耐一样大,俩人的渊源也颇深,从村里小学到镇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杨小雪生的格外水灵,就算在村里长大,皮肤也白的发光,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皮肤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谓的美女比起来,杨小雪的漂亮脸蛋是纯天然的,没掺一点假,因为长期干农活的缘故,身材也极为火辣。

  因此在柳沟村,杨小雪是公认的村花,也是无数年轻小伙的暗恋对象,李耐自然也一样。

  高中毕业后,杨小雪没有考上大学,只能留下来帮家里种地,两人也就四年没有见面,这期间李耐也找人打听过她的消息,据说家里一直安排着相亲,可杨小雪压根没那心思,也就没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着去找杨小雪联络联络感情,但一直都没行动,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亲自上门了。

  小雪,你你咋来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女孩。

  四年没见,杨小雪还是那么漂亮,一点都没有农村女人的土气,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丛中的一朵娇艳玫瑰。

  杨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来买瓶水带着。

  行,先进屋,我给你拿水。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将她迎进了屋。

  放在平时,李耐是很乐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现在炕上还藏着一个张桂芳,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犊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着,杨小雪能快点离开。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时,一道闷响却忽然从里屋传来,他当场就脸色一变。

  张桂芳这个姑女乃女乃干啥呢?这是怕自己不会被发现吗?

  果然,杨小雪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了过去,她黛眉微皱,一边向里屋走去,一边问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亲收养来的养女,李耐的妹妹,在镇里上高三,和杨小雪的关系很不错。

  没,没有!

  李耐吓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抢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门。

  你这是干啥?杨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没,没干啥,起床还没收拾铺盖,乱的很。李耐挠了挠脑袋。

  哦

  杨小雪微微颔首,美眸中掠过一抹异样的神色,语气有些意味深长。

  小雪,你不是还要去地里么?趁着现在还凉快,早点去,待会就晒了。李耐打了个哈哈,看似好意地出声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杨小雪倒也干脆,把钱一给,拿起柜台上的水便出了门。

  眼瞅着小学离开,李耐这才松了一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彻底放了下来,还好没被这妮子发现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窝里藏着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阵火热。

  转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开了被子,张桂芳脸色绯红,衣衫不整,正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女.叟子,没憋坏吧?

  张桂芳摇了摇头。她衣服没穿好,这一摇头,那里也在跟着晃动。

  李耐看直了眼,隐隐又有了有反应的趋势。

  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扑上去

  张桂芳嘤咛一声,也紧紧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着王铁柱和李耐干这事,她虽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结实身体带来的期待感,却将那一丝愧疚彻底压了下去。

  张桂芳现在只想索取,让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两人正在炕上激情,却不知,杨小雪并没有真的离开。

  杨小雪心思聪慧,之前虽然没有挑明了说,但却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隐瞒了什么事情。

人已赞赏
小说

这么久了还是这么紧|乡下开嫩苞小说

2020-8-2 20:14:05

小说

子宫灌满尿液肚子鼓起来|老师你夹的好紧好爽

2020-8-2 20:14:16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