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见了老师的黑森林_巨大堵在里面不让流出来

小章何必这么紧张呢,不管怎么样,我跟你嫂子也是多年的朋友,更何况,我们还有合作要谈,你这么对我敬而远之可真是让我伤心了。 肖章此刻脑子里一团乱,根本就听不进去高总的话,在他觉得,高总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危险的很,稍微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粉身碎骨,现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逃离。 可越是害怕越是慌

小章何必这么紧张呢,不管怎么样,我跟你嫂子也是多年的朋友,更何况,我们还有合作要谈,你这么对我敬而远之可真是让我伤心了。

肖章此刻脑子里一团乱,根本就听不进去高总的话,在他觉得,高总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危险的很,稍微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粉身碎骨,现在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逃离。

可越是害怕越是慌乱,在挣扎中,居然直接被高总搂在了怀里,眼看着高总那肥腻的嘴巴就要凑上来了,肖章更是恶心。

这里是高总的地盘,难道他今天就要顺从了吗?

可是,他不想要这样?

而对于高总来说,肖章的反抗不仅没有让她有半点退让,反而刺激了她,让她今天一定要拿下肖章

眼看着高总的嘴巴就要贴上来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肖章,你在里面吗?

该死?是谁这么不长眼睛?

高总对于突然出现的人很生气,可肖章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却是一阵惊喜。

陈果,我在里面,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离开!

肖章反应也快,现在不是她跟高总撕破脸皮的事情,公司还等着高总的合同呢。

高总,我同事在正在外面等着我,我要跟他一起回去。

事情已经到了这里,高总自然没办法反对,脸色难看的像是泼了墨汁,狠狠地瞪了一眼。

嗯!

肖章得到了高总的允许,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迅速的朝着门口走去,打开门之后,陈果就站在门口,一脸担心的样子。

肖章,你没事吧,我等了半天不见你出来,就有点担心,所以过来找找。

刚才他隐约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可因为高总办公室隔音好,也没有听清楚,所以才有些怀疑。

我没事的,刚才高总跟我说了一下设计的事情,我们走吧!

说完,肖章便从门口走了出来,拉着陈果朝着外面走去,生怕自己走慢了,高总又以什么恶心的理由将她留下来。

陈果本来还想问清楚的,可当她的手跟肖章的手牵在一起的时候,大脑便一阵空白,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思考似的,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呆滞的状态,以至于怎么走进电梯,又是怎么走出高总公司的都不知道了。

等到陈果回过神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走到了高总公司的外面。

肖章彻底的冷静了下来,虽然今天再次逃脱,可她跟高总之间的过节却更深了,他在犹豫着,回去要怎么跟嫂子交代。

肖章,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肖章出来后就松开了陈果的手,让陈果好一阵遗憾,下意识的就问了起来。

哦,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发愁,不知道这次我们的设计高总会不会满意。

肖章假装成一幅很担心的样子说。

放心好了,你忘了我说的话了吗?努力交给自己,结果就交给天意好了,走吧,我们回去吧,接下来我们有得忙了!

肖章点了点头,跟陈果一起坐出租车回到公司。

趁着陈果整理资料的时候,肖章偷偷溜进了萧玉儿的办公室。

萧玉儿正在跟什么人聊微信,因为太阳的照射整个后背都被汗水给浸透了。

单薄的衣衫就帖在了身上,里面粉色的衣服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尤其是那饱满的,呼之欲出的两座山峰,更显得波澜壮阔,让人忍不住想要攀登。

嫂子?

萧玉儿盯着肖章看去,多少有些不自在,连忙说道。

萧玉儿这才反应过来,急忙站起来对肖章说:小章,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

没错,肖章现在的心情很不好,可以说糟糕透顶。

她觉得,那个姓高的就是他的克星,可以说每一次见到她,都会让他的心情跌落谷底,好长时间都恢复不过来。

嫂子,我是不是又惹事情了。

这个时候,肖章也顾不得自己心情是不是不好了,一口气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跟萧玉儿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有些紧张的看着萧玉儿,生怕萧玉儿失望或者生气。

萧玉儿在肖章进门的时候还有点想要占便宜的心思,可在听了肖章的叙述之后,就再也没有这种心思了。

肖章觉得她的运气不好,但萧玉儿觉得,肖章的运气简直好到爆,怎么每一次都有人进来,顺便解救了她?

不过当着肖章的面,萧玉儿不能将这种情绪表现出来,只能极力的安慰肖章说:没事的,你别担心,一切有我呢,只要你不被欺负就好了!

可是,那我们的设计会不会受到影响?

肖章有些担心的问,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萧玉儿。

这个,姓高的那个人我也认识好几年了,她向来瑕疵必报,影响肯定会的。

那怎么办?

肖章急了,眼泪巴巴的看着萧玉儿,只希望结果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糟糕。

没事,一切交给我好了,就算是赔上整个公司,我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对了,这件事你回去不要告诉你哥哥,她一个女人家,要是知道会担心的!

萧玉儿提醒着肖章,担心要是肖章说出来的话,苏婷会让肖章不来公司上班。

放心好了,我不会告诉哥哥的,只是嫂子您一个人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让人觉得好心酸呀!

肖章误会了萧玉儿的意思,此刻,将萧玉儿的形象无限放大,觉得萧玉儿是一个顾家,疼老婆,又有能力的好老公。

没事,我是男人,保护女人是男人的责任。

萧玉儿精明的很,又怎么会不明白肖章的意思呢,拍着肖章的肩膀笑呵呵的说,一双眼睛却时不时的在她的前面扫上一眼

被萧玉儿一番安慰之后,肖章的心情也好多了,跟嫂子说了一下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站在不远处正看着她的陈果。

陈果,你怎么在这里?

我到处找你找不到,你刚才去哪了?

肖章不想人知道他跟萧玉儿的关系,下意识的就说:哦,刚才陈总找我,我进去说了一点事儿!

肖章的目光有些慌乱,下意识的躲避着陈果的目光。

陈果的目光微闪,他之前就觉得肖章跟萧总的关系有些不对,却也没有注意,可现在看到这一幕,就再次疑惑起来。

是吗,说了什么事儿?

肖章的脸色变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最终,肖章含含糊糊的都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陈果不愿意相信她喜欢的男人会看上一个已婚之妇,于是很含蓄的说:对了,你知道黄总的老公吗?

肖章的眼神有些奇怪,萧总的老婆不就是他哥哥吗?他不仅知道,还很熟悉好不好。

但他不能说出来,要是说太多的话,陈果就会怀疑自己跟萧总的关系。

萧总的老公很英俊吗?

肖章怪异的表情再次落到了陈果的目光中。

他老公不仅年轻帅气还俊俏,对萧总也好,上次年会的时候跟萧总一起来的,大家的印象都很深刻。

肖章有些骄傲,他的哥哥自然是很帅的,不过也只是心里默默地念叨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陈果以为肖章想清楚了呢,也就没有再说,俩人回到了办公区域开始忙碌,这一忙碌就到了下班。

要不是萧玉儿给肖章发信息的话,肖章可能连下班的时间都忘了。

糟了,都这个时候了,陈果,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要下班了!

说完,便收拾东西朝着外面跑去,陈果原本想要邀请肖章一起吃饭的,可看到肖章急匆匆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却没有在说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肖章离开。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等到肖章离开之后,也迅速的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妥当走了出去。

老远的,看到肖章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看着看着眉头便皱了起来。

肖章对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此刻,他坐在嫂子的车子里,感觉到心情很沉重。

萧玉儿的心情看起来很不好,一路上都没有跟肖章说话,肖章就在这种低气压中到了哥哥家所在的小区。

哥哥,你在家吗?

肖章一进门就开始喊哥哥,可苏婷却没有出现。

这个时候,萧玉儿走了进来,应该是听到肖章的声音了,便直接说:你哥哥约了朋友去喝酒了,我们不用等他。

嫂子,我来做饭吧,您先去休息,一会儿饭就好了!

肖章觉得,既然肖天不愿意做饭,那他就做,老是让女人做饭算什么?

萧玉儿正在摘菜,没有想到肖章会走进来,稍微的愣了一下,笑着说:不用了,你一个小男生能做什么菜,你哥哥说了,男人做什么饭菜呀!

肖章没有想到萧玉儿居然这么为自己着想,一时间有些感动。

嫂子您说什么呢,就做个饭,怎么会把手给做粗糙呢?再说了,我们村子里的女人都是这样的,男人只负责赚钱养家就行了、

说完,直接将萧玉儿手里的菜夺过来,因为动作太过激励,俩人的手碰在了一起,便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肖章瞬间红了脸。

不要了,你好是到外面等着我吧!

肖章没有坚持,站起来之后看了一眼,然后就再也挪不开目光了。

回来后萧玉儿换了宽松的家居服,领口很大,而且里面没有穿衣服,她蹲下来摘菜的时候,那领口下面的风景便暴露出来了,只需要一眼,便能够一览无余。

嫂子,你怎么了?

看着那傲人的白嫩,肖章的心里痒痒的,很快就有了感觉,心里有些惋惜,这么好的资源,自己却只能饱饱眼福,不敢有太明显的行为,要是被苏婷知道的话就麻烦了。

哦,没什么,你头发上有东西!

强压住内心深处的冲动,萧玉儿急忙伸出手,将肖章头上的一小片菜叶子拿下来,然后逃离了厨房。

很快,四菜一汤就做好了,等到萧玉儿端出去的时候,嫂子居然已经喝上了。

白酒跟红酒不一样,味道很明显,肖章一出去就闻到了,急忙走上前去将萧玉儿手里的酒杯夺过来。

嫂子,先过来吃点饭,空腹喝酒不好!

萧玉儿抬起头看了一眼肖章,然后眼睛就红了。

老公,我真的是走投无路了,高老板看上了我们家的肖章,一定想要和他在一起,现在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你告诉我,我怎么办呀?

肖章惊讶的看着萧玉儿,显然,萧玉儿把她当成了哥哥,可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萧玉儿刚才说的话。

嫂子,你说什么,究竟怎么回事?

肖章觉得,嫂子从来都是沉稳的人,什么时候流过泪?能让她哭泣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

公司可能要破产,高总的那个合同要是不能争取来,公司的财务就会发生问题,到时候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轰隆,一阵惊雷过后,苏婷的身体晃荡了一下,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高总的合同居然这么重要。

之前嫂子几次三番的让她给高总道歉,她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其实心里是不愿意的,可现在才知道,嫂子也是身不由己呀。

嫂子,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不是说我们设计出了高总满意的作品,高总就会跟我们合作吗?

肖章抱着侥幸的心思问道。

那是小章太天真了,姓高的做事根本就没有下线,这只是她的借口罢了,就算是我们设计出了好的作品,姓高的还是不会满意的,除非

呃!

说到这里,嫂子打了一个酒嗝,外面突然传来了开门声

应该是哥哥回来了。

肖章不敢让哥哥知道这件事,也不敢再问了,好在萧玉儿也没有再说,肖章也算是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呀!

肖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下面是一双白皙修长的腿,显得异常修长。

虽然他已经三十多了,但是保养的好,一点都不输给二十来岁的男人,反而比那些小男生多了一些成熟的韵味,难怪连陈果都说哥哥漂亮呢。

就算是男人,肖章在看到肖天的时候,也会有片刻的失神。

哥哥,你回来了,吃饭了吗?我做了晚餐,你再吃一点吧!

肖天手里提着好几个购物袋,进门之后将鞋子甩掉,直接赤着脚走了过来。

肖章看了,又急忙将肖天的拖鞋拿过来递给他。

不吃了,我之前吃过了,你嫂子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肖天不喜欢闻酒的味道,萧玉儿平时也很少在家里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于是让肖天有些怀疑。

哦,没事,估计是累了吧,要不我们把嫂子扶进去睡觉吧!

肖天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

老公,对不起!

老公,我爱你

在肖天跟肖章扶着萧玉儿往进走的时候,萧玉儿一直在说这两句,惹得肖章一阵羡慕。

觉得萧玉儿对肖天真的没得说。

将萧玉儿放在床上后,肖章便走了出去,肖章帮着萧玉儿把外套脱掉,然后也走了出来。

今晚我跟你一起睡吧,我讨厌白酒的味道,熏得我难受。

肖章皱了皱眉,想要帮萧玉儿说两句好话,可到嘴边的话却没能说出来,最后点了点头说:哥哥,嫂子对你真好,我都有些羡慕了。

喝醉酒还向肖天说着我爱你,肖章觉得,这绝对是真爱。

肖天却不为所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她比我大一些,能够嫁给我是她的福气,自然要珍惜!

肖章有些不喜欢哥哥这种态度,可一想到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她要是说多了反而不好。

肖天已经吃过了,肖章便只能一个人吃,他惦记着萧玉儿没有吃饭,害怕一会儿醒来肚子饿,便将炒好的菜仔细的分成了两份,一份给萧玉儿放在锅里热着,然后自己才开始吃。

吃完饭,肖天跟肖章坐在床上,开始说悄悄话。

对了小章,你有没有想过要找什么样的女朋友?

肖天突然这么问,惹得肖章瞬间就羞红了脸,不知道如何回答肖天的话。

哥哥,你怎么问这个呀,多不好意思呀!

肖章有些扭捏,背过身假装不理肖章,脑海中却出现了嫂子的影子,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想嫂子,又想到了陈果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你现在也十八了,是大人了,谈情说爱很正常呀。

被哥哥如此盘问,肖章也稍微的冷静了下来,很认真的对哥哥说:哥哥,我现在只想好好上班,至于找女朋友还是等以后了吧!

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嫂子认识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回头我让他帮你物色物色,不管谈不谈,先认识认识也好。

肖天是真心为她着想,肖章也不好说什么,便点头答应了。

好容易结束了这个话题,肖章才有机会问肖天。

哥哥,你现在的日子过的好,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让你回到以前我们在乡下时的日子,你会怎么办?

肖章有些紧张,生怕肖天怀疑,嫂子说公司会破产,要是破产的话哥哥这么优越的生活就没有了,所以他才会这么问。

肖天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肖章的意思,咯咯笑着说: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好好的日子怎么会没有呢,不过你说的这种情况,我现在根本就不敢想,过习惯了这种优越的生活,要是真的突然一无所有了,我估计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肖章安静了下来,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心里难受的很。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肖天说完等着肖章说话,却一直没有等到,便问了起来。

哦,哥哥,我有点瞌睡了,我们睡吧,明天我还要上班!

肖天平时也睡得早,睡晚了对身体不好,听到肖章这么说,便打了一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很快,肖天便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甚至还夹杂着很轻的鼾声。

可肖章却是怎么都说不着,他的脑海中一直再回味着刚才的话,要是一无所有了,哥哥可能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我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肖章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看向身边的肖天。

哥哥,哥哥!

肖章轻轻的喊了两声,甚至还推了他一下,确定肖天已经睡熟之后,便小心翼翼的从床上下来,将衣服抱起来走了出去。

穿好衣服,肖天看了一眼时间,又简单的打扮了一下,这才朝着门口走去。

已经快十二点了,肖天有些犹豫,不知道高总这个时候睡了没有。

不过想到之前在公司的时候听同事议论,那些有钱的老板夜生活都很丰富,大多数十二点之前是不会睡的。

想到这里,肖天就拿起手机拨通了高总的电话。

此刻,KTV包间里,高总的怀里正搂在一个女孩,那个女孩长相也不错,只是妆容太过浓郁了,甚至连她原本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

除了高总之外,还有几个男人,一个个都大腹便便,脸蛋浮肿,一看就是长期熬夜,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高总,您的电话!

女孩眼睛尖,很快就发现放在茶几上高总的手机亮了起来。

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喂,哪位?

肖章虽然早就有了准备,可在听到高总的声音时,还是免不了一阵紧张。

高总,是我,我是肖章,不知道您现在方便吗,我想要见您

说完这句,肖章感觉他将全身力气都用完了。

应该是哥哥回来了。

肖章不敢让哥哥知道这件事,也不敢再问了,好在萧玉儿也没有再说,肖章也算是深吸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呀!

肖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露出了雪白的肌肤,下面是一双白皙修长的腿,显得异常修长。

虽然他已经三十多了,但是保养的好,一点都不输给二十来岁的男人,反而比那些小男生多了一些成熟的韵味,难怪连陈果都说哥哥漂亮呢。

就算是男人,肖章在看到肖天的时候,也会有片刻的失神。

哥哥,你回来了,吃饭了吗?我做了晚餐,你再吃一点吧!

肖天手里提着好几个购物袋,进门之后将鞋子甩掉,直接赤着脚走了过来。

肖章看了,又急忙将肖天的拖鞋拿过来递给他。

不吃了,我之前吃过了,你嫂子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肖天不喜欢闻酒的味道,萧玉儿平时也很少在家里喝酒,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于是让肖天有些怀疑。

哦,没事,估计是累了吧,要不我们把嫂子扶进去睡觉吧!

肖天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点了点头。

老公,对不起!

老公,我爱你

在肖天跟肖章扶着萧玉儿往进走的时候,萧玉儿一直在说这两句,惹得肖章一阵羡慕。

觉得萧玉儿对肖天真的没得说。

将萧玉儿放在床上后,肖章便走了出去,肖章帮着萧玉儿把外套脱掉,然后也走了出来。

今晚我跟你一起睡吧,我讨厌白酒的味道,熏得我难受。

肖章皱了皱眉,想要帮萧玉儿说两句好话,可到嘴边的话却没能说出来,最后点了点头说:哥哥,嫂子对你真好,我都有些羡慕了。

喝醉酒还向肖天说着我爱你,肖章觉得,这绝对是真爱。

肖天却不为所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她比我大一些,能够嫁给我是她的福气,自然要珍惜!

肖章有些不喜欢哥哥这种态度,可一想到这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她要是说多了反而不好。

肖天已经吃过了,肖章便只能一个人吃,他惦记着萧玉儿没有吃饭,害怕一会儿醒来肚子饿,便将炒好的菜仔细的分成了两份,一份给萧玉儿放在锅里热着,然后自己才开始吃。

吃完饭,肖天跟肖章坐在床上,开始说悄悄话。

对了小章,你有没有想过要找什么样的女朋友?

肖天突然这么问,惹得肖章瞬间就羞红了脸,不知道如何回答肖天的话。

哥哥,你怎么问这个呀,多不好意思呀!

肖章有些扭捏,背过身假装不理肖章,脑海中却出现了嫂子的影子,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想嫂子,又想到了陈果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你现在也十八了,是大人了,谈情说爱很正常呀。

被哥哥如此盘问,肖章也稍微的冷静了下来,很认真的对哥哥说:哥哥,我现在只想好好上班,至于找女朋友还是等以后了吧!

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嫂子认识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回头我让他帮你物色物色,不管谈不谈,先认识认识也好。

肖天是真心为她着想,肖章也不好说什么,便点头答应了。

好容易结束了这个话题,肖章才有机会问肖天。

哥哥,你现在的日子过的好,假如,我是说假如,假如让你回到以前我们在乡下时的日子,你会怎么办?

肖章有些紧张,生怕肖天怀疑,嫂子说公司会破产,要是破产的话哥哥这么优越的生活就没有了,所以他才会这么问。

肖天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肖章的意思,咯咯笑着说:傻丫头,你胡说什么呢,好好的日子怎么会没有呢,不过你说的这种情况,我现在根本就不敢想,过习惯了这种优越的生活,要是真的突然一无所有了,我估计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肖章安静了下来,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心里难受的很。

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

肖天说完等着肖章说话,却一直没有等到,便问了起来。

哦,哥哥,我有点瞌睡了,我们睡吧,明天我还要上班!

肖天平时也睡得早,睡晚了对身体不好,听到肖章这么说,便打了一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很快,肖天便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甚至还夹杂着很轻的鼾声。

可肖章却是怎么都说不着,他的脑海中一直再回味着刚才的话,要是一无所有了,哥哥可能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我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肖章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看向身边的肖天。

哥哥,哥哥!

肖章轻轻的喊了两声,甚至还推了他一下,确定肖天已经睡熟之后,便小心翼翼的从床上下来,将衣服抱起来走了出去。

穿好衣服,肖天看了一眼时间,又简单的打扮了一下,这才朝着门口走去。

已经快十二点了,肖天有些犹豫,不知道高总这个时候睡了没有。

不过想到之前在公司的时候听同事议论,那些有钱的老板夜生活都很丰富,大多数十二点之前是不会睡的。

想到这里,肖天就拿起手机拨通了高总的电话。

此刻,KTV包间里,高总的怀里正搂在一个女孩,那个女孩长相也不错,只是妆容太过浓郁了,甚至连她原本的样子都看不出来了。

除了高总之外,还有几个男人,一个个都大腹便便,脸蛋浮肿,一看就是长期熬夜,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高总,您的电话!

女孩眼睛尖,很快就发现放在茶几上高总的手机亮了起来。

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喂,哪位?

肖章虽然早就有了准备,可在听到高总的声音时,还是免不了一阵紧张。

高总,是我,我是肖章,不知道您现在方便吗,我想要见您

说完这句,肖章感觉他将全身力气都用完了。

人已赞赏
小说

翁熄系列乱老扒|美女趴下解开裙子打屁屁

2020-8-2 20:11:45

小说

黑人能顶到什么位置|三个狼性王爷一起上一妃

2020-8-2 20:11: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