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在拥挤的地铁上干_嗯好紧嗯啊真会夹嗯水好多啊

王雪瞅了老赵一眼,把头侧到一旁,也不说话,夹起王有财放在碗里的菜吃了起来。 王有财会心地笑了起来,举起酒杯对老赵说:来,赵叔,干了。 好,干了!老赵也举起酒杯。 老赵和王有财很快就喝掉了大半瓶,王有财逐渐有了醉意,这小子果然还是身子虚。 老赵表

王雪瞅了老赵一眼,把头侧到一旁,也不说话,夹起王有财放在碗里的菜吃了起来。

王有财会心地笑了起来,举起酒杯对老赵说:来,赵叔,干了。

好,干了!老赵也举起酒杯。

老赵和王有财很快就喝掉了大半瓶,王有财逐渐有了醉意,这小子果然还是身子虚。

老赵表面上不停地跟王有财说着话,时不时举杯喝酒,可在桌子底下也没闲着。

抬起一条腿搭在了王雪的腿上,来回地在她的修长美腿上摩擦着。

腿刚伸过去的时,王雪的身体猛地一颤,眼睛立刻盯向了王有财,见他没有反应后,瞪了老赵一眼后,用小手握住老赵的脚,并且用力地在上掐了一下。

哎呀!老赵没有防备,一下疼得叫出了声。

你怎么了,赵叔?王有财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

没什么,刚才不小心碰到手了,来,接着喝。老赵说道。

为了报复王雪,老赵把脚慢慢地向着她的禁地伸过去,嘿嘿,这可真够刺激的。

王雪刚开始还紧张得不行,当看见王有财一心只顾喝酒后,便大胆了起来。

她放松地坐在椅子上,握住老赵的脚慢慢引导。

渐渐地,她的脸色变得有些潮红,身体也慢慢地大幅度地抖动着,发出些让人不明所以的声音。

乖女儿,你怎么了?王有财也听到了声音,不过他应该是喝多了,说话时舌头都大了。

没事,喝你的酒!王雪冷漠地答道。

可是老赵和王雪在桌下的游戏,还没有停止。

王雪的双眸迷离,时不时看向老赵,又时不时扫着王有财。

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下,老赵感受到了她那颗不安和躁动的心,要不是今天做过了,老赵真想再把她马上按住好好地弄一顿。

这顿饭终于在十几分钟后结束了,王有财喝醉趴在桌子上。

王雪见自己老爸已经不省人事,便再也按捺不住,加大了动作的幅度,还好没有发出太大声音。

很快,王雪便爆发出来,瘫软在椅子上。

小雪,今晚的饭菜不错吧?老赵一语双关地问道。

王雪无力地瞪了老赵一眼,但完全可以看得出,她这顿饭吃得是非常开心的。

老赵收回脚,又夹了几口菜,才和王雪一起把王有财抬回卧室里。

小雪,我先回去了,今天有点累。要不,等会你过来陪我睡吧!他这样估计要一觉睡到天亮才醒。老赵看了看像死猪一样睡在那的王有财。

王雪走到跟前,搂着老赵答道:我也累了,一会还要看着点我爸,今晚才不跟你那样,而且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贪,注意身体。

老赵吻了吻她的香唇,笑着说:放心吧,我身体好着呢!就是今天逛街有点累而已,要不我们一起在你爸房间睡,要是他醒过来,就说我们喝多了。

王雪推开老赵,脸色羞红:就你鬼点子多,不过你要老实点,不能再弄了,我今天都被你折腾得受不了了。

好的,我保证不乱来!

虽然嘴上答应了她,可是也得看我身体有没有自然反应。

好在老赵今天确实有点累,所以这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老赵只是搂着她安静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王雪已经做好了早饭,但王有财还是没有醒。

吃过早饭后,老赵便回到了自己家。

接下来的几天,老赵和王雪都是偷偷摸摸的,也不敢乱来,最多是趁王有财不在的时候搂搂抱抱,亲个小嘴,倒也算是得到了休息时间。

不过过了几天,老赵却突然发现王有财在村口上了一辆车,而且开车的还是个女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女人就是上次在街上遇到的李婷婷。

老赵马上就放下了手中的事,也找了个车跟上去。

其实现在老赵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了,王雪要是以后跟着王有财,是不会有幸福的,所以老赵只能利用王有财有外遇的事来做文章,然后再迫使他放弃王雪的抚养权。

这可不是老赵玩什么阴谋诡计,而是王雪父母的感情已经破裂,何必还要搞得大家都不愉快呢。

正愁没有机会,这对偷情男女便送上门来。

他们开着车一路到了镇上,然后找到间宾馆,要进去做什么事已经不言而喻了。

老赵也跟在后面进了店。

大叔,你要住宿吗?前台服务生问道。

你好,我想问下刚才那两人住几号房间?老赵向他问道。

服务员疑惑地看着老赵,答道:对不起,这是客人的隐私,我不能随便透露。

什么隐私不隐私的,我是那女孩的爸爸,现在我想知道我的女儿到底和什么人在一起,要是她出了事,你付得起责任么?老赵故意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

服务员脸色有些难看,他也知道这种事很难处理,万一真的出了事,那他也是跑不了的。

大叔,我真的不能说。

见状,老赵只能掏出几张钞票,他才犹豫着接了过去,并说出了房间号。

老赵刚要转身离开,又调头回来,再次拿出一些钱,冷冷地说:备用房卡!

服务员看着那些钱,这回实在是有些不敢拿了。

放心吧,这件事与你无关,我也不会乱来的。老赵说道。

服务员想了十几秒,才拿出房卡,说:这是你不小心捡到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谢谢!

老赵拿着房卡就进了电梯,然后找到那个房间,但是在房间外面却什么都听不到,好像有些水声,难道他们是在洗澡?

可是,老赵却没找到进去的办法,难道真的要用房卡?

老赵在门口转了几圈,却突然发现房间旁边还有个窗户,窗户外面是有阳台的,而沿着这个阳台一直走,就可以去到王有财住的房间窗户旁边。

如此设计,真是让我没话说,要有人故意来偷窥的话,那不是一找一个准?

老赵没有多想,打开窗户就爬了出去。

慢慢地接近那个房间,然后靠在窗户边往里面看去,只见王有财光着上身躺在床上看电视,而李婷婷却好像是在卫生间里。

真他娘的是一出好戏,老赵拿出手机,便打开了摄影模式,然后放在窗户边固定住。

过了几分钟,李婷婷便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然后妩媚地笑了笑,扑向王有财。

王有财哪里还忍得住,很快便和对方纠缠在一起,也没什么前戏,直接就提枪上马了起来。

这宾馆还真是不咋样,连床都是可以摇得动的,所以那吱呀吱呀的声音听得老赵都觉得尴尬。

王有财表现的很差,仅仅做了三四分钟便缴械投降,搞得李婷婷一脸哀怨。

怎么的,公粮交多了?李婷婷不满地说道。

王有财翻身靠着床头,脑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无奈地对李婷婷笑了笑,也不说话。

问你话呢?李婷婷气愤地坐了起来,用力掐了几下王有财的胳膊。

嗯,那娘们骚得很,天天晚上都要,快把我榨干了。宝贝,别生气,我们再来一次。

说完,王有财竟然又继续起来。

老赵觉得这王有财脸皮还真厚,明明这段时间他就没有和自己老婆待在一起,居然还能把原因推到对方身上。

再说他就是想被自己老婆榨干,也没有那个能耐啊!

看到坐在王有财身上摇动着小腰的李婷婷,老赵倒是有些心猿意马。

这李婷婷长相不算极品,但身材确实非常不错,如果能尝尝是什么滋味,那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这一次,王有财坚持的时间比较长一点,但也就是多了几分钟而已。

宝贝,这回满意了吧?王有财显得很是得意。

李婷婷笑了笑说:你老婆还没发现我们的事情吧?

没有,就她那傻样能发现什么?你还记得那天在商场碰到的那个赵叔吗?王有财说。

李婷婷抬头看了眼王有财,不解地问:记得,怎么了?

他知道了,不过他没有跟我老婆说,那天回乡下接女儿的时候,也碰见他了,他把我女儿支走后,跟我说了很多。王有财回忆地说道。

那怎么办?李婷婷起身坐了起来,看着王有财。

咱俩的关系可不能让别人知道,我跟我老公离婚还得等大半年呢,如果让他知道了,到时后,我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为了咱们的将来,我一定会想到好办法的。王有财搂着李婷婷,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那是你的事,反正半年后,我这边离婚后,你必须也和你老婆离了,否则我烦死你。李婷婷冷冷地说道。

能多给我点时间吗?必竟她为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王有财倒是没有太绝情。

打住,那都是你自己的事,王有财,你如果真感觉对不起你老婆的话,那就把房子都留给她,我又不是养不活你,行了,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王有财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李婷婷打断了,她起身扭着性感的屁股向着卫生间走去。

王有财看着她的背影,一时没了主意,停顿片刻后,他起身穿上衣服,对着卫生间里的李婷婷道别后,才离开了房间。

老赵见王有财已经离开,才收起手机,然后把录像保存好,才回到走廊里,用备用房卡打开了房间的门。

李婷婷还在卫生间里洗澡,可能开门的声音被她听到了,她大声说道:你不是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

老赵没有出声,就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静静地等着她出来。

你是谁!?

李婷婷光着身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连浴巾都没有围。

大叫一声后,她才慌张地抓起被子盖在身上,把身体给包住了。

怎么,这么快就把我给忘记了,刚才你和王有财不还在说我吗?老赵一边说话,一边想象着那被子下面的赤裸身躯。

是你!你竟然跟踪我们,你想干什么?赶紧给我滚,要不然我打电话报警了。李婷婷终于想起老赵是谁了。

先别发火,你看看这个,咱们再坐下来慢慢谈。

老赵把手机里的视频调出来,然后拿着给李婷婷看。

这手机老赵可是花了不少钱,所以质量很好,录制的视频也非常清晰,所以画面中李婷婷的脸和王有财的脸,都可以很容易地辨认出来。

李婷婷开始全身发抖,指着老赵半天说不出来话来,最后才无奈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哈哈,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老赵大笑着说道。

合作?哼,我跟你有什么好合作的?李婷婷不解地说道,仍然显得很是高冷。

老赵站起身走到了床边,然后用一种很邪恶的眼神看向她。

她有些警惕,便往床里面移了移,但却很快被老赵抓住了手腕。

你放开我,老东西,你想干什么?李婷婷怒道。

呵呵,这么激动干什么,女人不要乱生气,对皮肤不好的。

李婷婷无可奈何,只是还没有停止挣扎,她现在就像是一头肥羊,老赵想要怎么宰都行。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刚才说了,想跟你合作,另外,我在外面也看了半天,可是憋了不少火气。只能麻烦你帮忙一下了,反正你刚才也没有尽兴吧?老赵指了指自己的下面。

不可能!就算你有视频在手里,我也不会和你合作,大不了鱼死网破!李婷婷低吼着。

老赵耸了耸肩膀,微笑着说:你先别忙着拒绝,你听我说完,或许你就有了兴趣。其实,这对你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我要你做的,就是让你逼王有财放弃女儿的抚养权!

人已赞赏
小说

学霸学渣在教室里h|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的文字

2020-8-2 20:11:15

小说

我闺蜜揉我下面_我教你喷出来宝贝

2020-8-2 20:11: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