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市长性饥渴长小说|带蝴蝶逛街喷了视频

柳芳芳只是看了看我,好像很疲惫的打了个哈欠,道:小浩,我好困啊,我先睡会儿。待会儿吃完饭记得叫我。 我无语道:芳姐,我错了,我不该质疑你给我提供的工作,更不该质疑你的工作。 柳芳芳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我都急的快冒火,这才悠悠然起身道,&ldquo

柳芳芳只是看了看我,好像很疲惫的打了个哈欠,道:小浩,我好困啊,我先睡会儿。待会儿吃完饭记得叫我。

我无语道:芳姐,我错了,我不该质疑你给我提供的工作,更不该质疑你的工作。

柳芳芳又等了一会儿,直到我都急的快冒火,这才悠悠然起身道,看你以后还跟我耍花样。先把烟灭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柳芳芳已经伸手掐灭了我手中的烟头,只剩下半个烟蒂。

我悻悻的将烟头丢进垃圾桶,问道:芳姐,现在你能说了不?

柳芳芳翻了个白眼,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小浩,你了解化妆品吗?

我摇头。

你了解时尚品牌吗?

我摇摇头。

柳芳芳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道:那你了解女人最需要什么吗?

我继续摇头,眼见柳芳芳还要发问,一头雾水的我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打断道:等等,芳姐,你问的这些和我的工作有什么关系?

柳芳芳不疾不徐的道:当然有关系。现在我可以告诉你让你去做什么了。

做什么?

尽管之前我都努力地保持着一副很淡定的样子,但此刻还是有些激动。

如果真能达到柳芳芳所说的,一月几十万,或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还清所有的债务,重归自由身。

小浩,你听说过公关吗?

柳芳芳一边说一边盯着我,似乎想要看到我的反应。

公关?没听过。

我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并没有印象,问道:这是做什么的?

柳芳芳嘴角微勾,带起一个笑容道:先别急着问。姐先给你讲讲姐的工作。

见她完全不慌的样子,原本还有些焦急的我也轻松了下来,说道:行,芳姐,你说。

姐现在在一家高级会所担任总经理,相当于那里的老大。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不妥,将自己的短裙裙摆收了收。

我忍不住道:姐你就别收了,又不是没看过,那天晚上

我话还没说完就知道要完,果然,我话才说到一半,就注意到柳芳芳的脸色由白转红,然后羞怒交加的柳芳芳直接伸过来一只手,照着我的耳朵就拧了起来。

说!那天晚上怎么了?!

柳芳芳愤愤的道,脸上的红晕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仿佛随时都会滴出水来。

疼!疼!

我一边捂着柳芳芳攥着我耳朵的手,一边大叫,以期借此来减少我们之间的尴尬,嘴上也连忙道:我错了芳姐,我真的错了,什么那晚?哪一晚?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啊!

柳芳芳这才收回手,狠狠的剜了我一眼,似乎只要我再敢提这个,她就要了我的狗命。

我倒是有些纳闷儿了,当时柳芳芳以为我是傻子,什么事都愿意跟我做,甚至还主动勾引我,没想到现在我恢复正常了,柳芳芳和我之间反而像是多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我一边揉着发红的耳朵一边赔笑道:芳姐,我真的错了,我刚刚脑抽,说错了话。我根本就不记得是哪一晚,又发生了什么。

小浩你!

柳芳芳见此又要过来拧我耳朵,我连忙后退,逃出柳芳芳的攻击范围。

柳芳芳呆滞了一瞬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咬牙切齿的道:小浩,我知道你是装作什么都不记得样子,好让姐安心。但姐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不存在也没意义。只要你答应我,不管怎样都不要告诉别人就行了!

柳芳芳说完就盯着我的眼睛,仿佛要试图验证我即将说出的话是真话还是假话。

嘿嘿,一定一定,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见此我连忙学着电视剧里的情节抬起手来,面对窗外的天空信誓旦旦的发了誓。

柳芳芳这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你个小捣蛋鬼。我还是继续跟你说说姐的工作吧。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我一定要先了解化妆品,时尚品牌,女人需要的东西,甚至还要听柳芳芳的工作,但既然她这样说了,我也只能听着。

我们会所的名字叫夜来香小浩,你什么眼神?咱们这是一家正规会所!

柳芳芳被我气得牙痒痒,却又发不出气,只好不停地在我身上剜来剜去,我毫不怀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千八百次。

我们会所的主要目的是服务

柳芳芳说着突然脸颊赤红一片,不可否认此刻的她诱惑至极,让人忍不住升起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但我此刻关注的重心完全不在这上面,我愣愣道:服务什么?

柳芳芳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启粉唇道:服务于那些饥渴的老女人。

老女人?饥渴?

我懵逼了一瞬间,皱眉道:芳姐,你不是说你不做

打住!

柳芳芳眼睛紧张的打断我,小浩,你先听我说完。

我按捺下心里的疑惑,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讲。

柳芳芳道:我们会所的确是做这些为饥渴的老女人服务赚钱,但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欢心,有许多方法都比靠出卖肉体更合适。依靠肉体,那只能算作最低级的方法。

说着柳芳芳深呼一口气,似乎一下子把要说的话都说完,心里畅快了很多。

小浩,你知道刚才为什么我要问你懂不懂化妆品,时尚品牌,还有女人最需要什么?

柳芳芳说着端着桌上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口。

我摇摇头,这才明白似乎我又误会了柳芳芳的意思。

因为在那些长久得不到满足的老女人眼里,除了化妆品,时尚品牌能彰显她们的身份,表明她们的财富,同时还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之外,她们别的一些需求,只有像我们夜来香这样的高级会所能满足。

柳芳芳喝完水之后平静了许多。

我长舒一口气,有些愕然,也有些庆幸。

那芳姐,公关是做什么?

明白了柳芳芳现在的工作,以及夜来香会所的性质之后,我突然对我即将要面临的这个岗位产生了好奇。

姐刚刚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你还不明白吗小浩。

柳芳芳看了我一眼,然后沉默片刻后继续解释道:公关就是我所说的,负责满足这些女人的第三类需求的客人。

我疑惑道:那要怎么才能满足她们呢?

蓬!

还不懂吗?小浩你个笨蛋。

柳芳芳恨其不争的赏了我一记暴栗,一般的男公关负责的是,夸赞女人身上穿戴的奢侈品,或者她们身上的化妆品。稍微高一级的男公关则是从这些女人的心理层面着手解决问题,比如这个女人老公出轨,那么她需要什么?肯定是爱啊!只要你能让她感觉到爱意,爱情的存在,她就愿意为你买单!当然,不管什么级别的公关,他们的目的都只有一个,让客人高兴,客人高兴了,自然愿意花钱。

柳芳芳说的时候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我则是一脸尴尬,问道:芳姐,你的意思是,针对客人缺失的东西下手,让她们满足?!

能让你这个小笨蛋明白过来,的确很不容易了。但就是这个道理。

柳芳芳白了我一眼,又轻轻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温水。

那公关怎么赚钱?难不成依靠他们给的小费?

我皱眉道。

思来想去,我也没有在这盈利模式里找到赚钱的点。但如果真的靠小费,和卖肉又有多大的区别?!

柳芳芳道:你不要小看了这个行业,小浩,我问你,你知道这些女人为什么会来会所消费吗?

我想了想道:寂寞。

没错。

柳芳芳放下双腿,自然并拢,轻抚了一下裙角,透出一股知性气息,就是因为他们寂寞,当然,更因为她们有钱!我在会所做了这么多年,我看得见,这些女人都是因为感情或者生活上的问题,导致压力太大,或者情感得不到满足,才会来会所寻求解决。而一旦公关将她们哄得高兴了,一掷千金又算什么?

说着柳芳芳笑了笑:就像男人古时候逛青楼一样,她们可能并不需要生理上的满足,只是想得到心理上的安慰。

我点点头没说话,心里若有所悟。

当然要赚钱的话,光这样还是不够的。因此所有的高档会所都设置了两种消费模式,一种价格性对低一些,而另外一种则是对于那些女人很开心的情况下设置的。比如小浩你今天哄得一个女人很开心,你可以让她替你点一杯夜来香特制龙舌兰,其实这就是一种普通的酒水,但是在夜来香,可以卖到一万块一杯。

说完柳芳芳眉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儿,仿佛我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只移动的人形自走钱包。

一万块一杯?!

我难以置信的盯着柳芳芳,希望她下一刻会告诉我,刚刚说的那些话是骗我的。

但事实上并没有,柳芳芳依然是笑意盈盈的望着我。

我咽了口唾沫道:一万块一杯,真的会有人买单?

放心,有的。

柳芳芳看出了我的惊愕,但并没有感到很意外,刚刚跟你说过,这些女人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钱。她们可以用各种时尚潮流的名牌包包,名牌服饰来装饰自己,就为了得到几句赞美。又为什么不能花一万块替让自己的开心的小子买单呢?!

我算是明白了柳芳芳的意思,而通过这些高档消费赚到的钱,我们作为公关是能拿到提成的是吗?

尽管从小我就在装傻,但我还是不可避免的耳濡目染了很多这方面的东西,柳芳芳又给我讲解的清清楚楚,再不明白,我自己都要觉得我是傻子了。

是,会所一般是和公关五五分成,而一旦某位公关业绩出众,会所会提高和他的分成比例,同时也是为了能继续收拢他,让他替会所赚钱。

柳芳芳说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接着道:而能赚钱的方式远不止提成。小浩你也要弄清楚一件事,这些女人非富即贵,也许她们和自己的亲人,老公关系不太好,但她们也有自己的人脉圈子,说不定就是政商某领域的贵人。我这样说你懂了吗?

我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如果真是按照柳芳芳的说法,只要我业绩足够好,能够通过那些女人拿到足够的资源,到时候无论是从商还是从政,都易如反掌,富贵又岂是难事?!

好!芳姐,我跟你做了!

我不再犹豫,当即拍手答应,而柳芳芳却是朝我抛了个暗含秋波,幽怨无比的眼神,什么叫跟我做了?

柳芳芳这话的语调娇媚无比,完美的符合她的名字,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晚的幽秘景象。

我连忙咳嗽几声,掩饰尴尬,同时端着一杯水道:芳姐,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上班?

柳芳芳沉吟片刻道:现在还不行,你等等。

说着柳芳芳就出了门,我正疑惑着她是什么意思,却见柳芳芳又从那辆CC上走了下来,手里拿着几本杂志。

进房间之后柳芳芳将几本杂志抛到我面前,小浩,你只有三天的时间,这三天争取把这三本书上的东西融会贯通,这些才是你的制胜武器。而且

说着柳芳芳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心里一紧,而且什么?

而且我估计也就是这几天,你这房子可能就要易主了,到时候你先跟我住一起,要是不方便再去别的地方住。

什么意思?

我被柳芳芳说的一愣一愣的,为什么这间房子会易主?这房子不是我父母给我买的么?

正是因为是你爸妈给你买的,才会易主。你忘记了?你父母在M国的公司虽然市值过亿,但那只是飘红,实际上可能也就几千万人民币的资产,在他们故去之后,公司分崩离析,外忧内患同时出现,公司不仅一夜之间倒闭,还欠下了巨额外债。这笔外债虽然已经落到了你的身上,但银行可不相信你能还上,懂我意思?

言罢柳芳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黛色绣眉逐渐舒展开来。

柳芳芳这样一说,我刚刚兴奋起来的心情顿时又低落了一些,她说的没错,除了柳芳芳之外,不止是银行,甚至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能在有生之年还上这笔巨款。

既然这样,银行将房子拿去抵押,名正言顺,最重要的,即使是拿这座房子抵押,对于银行而言,也是亏的。

我看了看桌子上的三本杂志,最上面的叫做时尚芭莎,封面是一个外国女人,第二本和第三本都是allure,但封面上的人物并不一样。

柳芳芳说:这三天你只需要弄懂这上面的东西就行了,有什么不了解的可以去网上查查,实在不明白也可以打电话问我。

说着柳芳芳看了看手腕上精致的腕表,时间不早了,我现在得去一下夜来香,小浩你好好看看这些杂志。另外,你还要多了解一下化妆品,尤其是高端化妆品。对于那些女人来说,这是一块敲门砖。

柳芳芳走了之后我又情不自禁点上一支香烟,倒不是因为喜欢,只是简单地很激动,即将到来的新工作,对我而言的确很合适,只要我足够努力,我就能出人头地,如此机会摆在我面前,我怎能不激动。

这三本杂志都是讲的时装潮流,虽然没有很系统的讲解,但我大致上已经对流行风格有了一定的了解,比如在我上班之后,如果有一位穿着挪威风格散花长裙的女人走到我面前,我可以很优雅的告诉她,这款裙子并不是特别适合您。

想想那个画面,我竟然笑了出来。

看完三本杂志已经是深夜,感觉还不怎么饿,索性也懒得做饭,去外面的便利店里买了些小吃便回了家。

如果是平常,这个时候我应该已经睡着,但今天我却精神抖擞,我在手机上一条条的搜索起来,法国兰蔻,欧莱雅子品牌,以香水出名,香精特点为类似玫瑰的香氛,雅诗兰黛和倩碧,护肤品大咖。日本SK以及资生堂,同样是护肤品行业巨头,和雅诗兰黛平分秋色,迪奥,香奈儿

当我记住这些品牌时我才注意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竟已经是半夜两点。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给柳芳芳发个短信,手机却突然震动一下,柳芳芳的短信来了,小浩,赶快离开家里!

我还没反应过来,柳芳芳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我连忙摁下了接听,芳姐,怎么了?

柳芳芳的语气很慌张,急急的道:小浩,你快离开家里!

听到柳芳芳这样说,我没有半分迟疑,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穿着睡衣就飞快的跑出门外。

小浩,赶紧去附近找个地方藏起来!

与此同时,柳芳芳的话语愈发充满了急切的味道。

我脑子里全是惊讶和疑惑,不过还是赶紧走到了隔壁,也就是柳芳芳家前的草丛蹲了下来。

芳姐,怎么

我正要说话,眼前突然一亮,只见一辆银色金杯车一个急刹停在我家门前,然后车子一阵颤动,车门打开,从上面下来好几个用塑料袋包裹着的长条形物体的彪形大汉。

那几个大汉裸露着肩膀,虬结的肌肉让人望而却步,无一不是气势汹汹。

几人下了车对视一眼,关掉车灯然后走到我家门前,几脚就将防盗门踹开,力道之大让在一旁观望的我都都心惊肉跳。

与此同时电话里传来柳芳芳紧张无比的声音,小浩?!小浩你有没有事?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我连忙压低声音道:好像有人在找我,我现在藏在你家院子的草丛里。

柳芳芳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小浩你千万不要乱走,就在那里等着,我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就到。

我嗯了一声,也没挂电话,而是屏住呼吸静静地看了起来,那几个大汉冲进我家,应该是发现我并不在,然后传出几声怒吼,接着就是噼里啪啦一阵家里东西被砸坏的声音。

很快附近响起警笛声,我家里喧闹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几个大汉飞快的跑了出来,坐上金杯车,直接远遁而去。

我正要起身,却又听到电话里传来柳芳芳的声音,小浩等等,不要出去!

我吓得一个哆嗦,忙问道:怎么了?

柳芳芳道:你先别急着出去,等警察走了你再出来。

为什么?

我更加纳闷儿了,今晚到底是什么情况,本以为柳芳芳给我介绍了一个前途无量的工作,是个让人激动的睡不着觉的夜,没想到又突然杀出几个混子,硬生生把平安夜搞成了杀人夜。

柳芳芳深呼吸一口,语速很快的在电话里说道:那群人是你爸妈在M国的竞争者找来的,可能是M国法律和我国法律上的差异,这些人毫无人性,如果今晚他们抓到了你,不会给你任何机会,你一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柳芳芳说的掷地有声,我却不由皱起了眉头,这里可不是在M国,M国管不了他们,这里自然有人能管到他们。

柳芳芳没说话,但也没有挂电话,我也只好按捺下心底的焦躁,静静的等着柳芳芳,从小和她生活,我很清楚她的性格,现在她一定正开着车往回赶。

而我家前面停了两辆警车,下来几名警察,简单的查看了一番我家里的情况,然后在大门外设置了隔离带,最后只留下两名警察值守,其他人全部消失不见。

又过了一小会儿,柳芳芳终于开着她那辆CC停在门前,她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隔壁的两名警察,淡定的走向我。

将我从草丛里拉了出来,轻声道:小浩,先进去,进去我跟你说。

柳芳芳依然是穿着离开时的那套衣服,性感的身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嘴里还释放出一股混合着酒精气息的芳香,要是我以前装疯卖傻的时候,一定早就有了反应。

我压下心底的旖念,点了点头。

走进房间后柳芳芳先是将门窗关了起来,然后走到我身边微皱眉头,责备道:小浩,你知道吗?!刚刚要不是我提醒你,你差点就死了!

怎么回事?芳姐。

我无法反驳她,只好将她拉着坐在沙发上。

你现在不能出现在那群人的眼中,他们一定是得到了什么好处,不然不会这么疯狂,大半夜的竟然敢跑到你家。

柳芳芳说着心情也平静下来,刚刚还急促起伏的胸口渐渐也趋于平淡。

小浩,你是不是很奇怪,姐是怎么知道她们要来找你麻烦的?!

柳芳芳定定的看着我。

<<

人已赞赏
小说

我错了放开我吧:快点干嘛人家想要

2020-8-2 20:10:12

小说

公车让人摸了很舒服视频_别插了,快出去

2020-8-2 20:10:3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