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啊啊嗯将军边走边爱|用嘴巴添下面小说

王小猛吓了一跳,愣住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对这个的尺寸很在意,曾不止一次的偷偷丈量过,他记得可是没这么大,至少没这么夸张,而后一想就明白很可能和自己的奇遇有关系。 想明白缘由后,王小猛心里禁不住暗骂一声,真他娘的邪门,这东西这么大,哪个女人敢跟自己呀。 王小猛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心里正自发愁,根本就没

王小猛吓了一跳,愣住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对这个的尺寸很在意,曾不止一次的偷偷丈量过,他记得可是没这么大,至少没这么夸张,而后一想就明白很可能和自己的奇遇有关系。

想明白缘由后,王小猛心里禁不住暗骂一声,真他娘的邪门,这东西这么大,哪个女人敢跟自己呀。

王小猛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心里正自发愁,根本就没注意到凤织一双眼睛已经冒火了,正低头看着的时候,就见视线中突然伸出一只手,不待自己反应,迅速的抓住了自己。

凤织的小手温暖柔腻,让王小猛忍不住轻呼一声,浴火迅速蹿升。

凤织嫁给赵屠夫已经有五六年了,至今未出一子,身子丰腴,前突后翘,皮肤细嫩,尤其是此时低头弯腰,身前鼓鼓囔囔的从宽松领口露出来,看的王小猛血脉膨胀。

闻着凤织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气息,双手不受控制的一下子抓住了凤织的峰峦。

凤织知道自己将王小猛的火气弄上来了,心里感叹,王小猛这个家伙半天一句话不说,没想到一上来就玩大的。

接着她抬头,就看到王小猛双眼通红,就像野兽一般,不过凤织没有害怕,心里想着这么粗壮,肯定能让自己尝到做女人的快乐。

但她不知道王小猛此时正面临多么大的痛苦,王小猛只觉得自己身上就像是一团火,感受着凤织的每一声呻*吟就像是魔音一般,让火更旺,他只觉得自己此时要是再没有女人的话,肯定会爆体而亡。

他努力的控制理智可是根本不管用,在凤织小手彻底抓上的时候,他忍不住了,他心底发出一声怒吼,在凤织娇呼声中,一下子将她推倒在草地上。

此时的王小猛只觉得这个身体不是他的了,他努力的抗争着,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他,这个女人不能碰,他想转身离开,可是却动不了。

当凤织某处碰到他的时候,他只觉得潮湿和温暖不停的刺激着他,而最后的一点理智也一点点的流失了。

王小猛你个大男人,咋磨磨唧唧的呢?

凤织突如其来的喊声,把一直处在浑浑噩噩靠本能前进的王小猛惊醒了,眼中的红色褪下去几分,而后低头看着凤织的模样,尤其是身下的情况。

王小猛吓得猛地站了起来,而后扭头快步朝鱼塘跑去,在凤织目瞪口呆的情况下,一头扎进了鱼塘冰冷的水中。

冰凉的水让王小猛浑身的浴火渐渐褪去,沉在水塘中,他脑袋里不停回想刚才的情况,他那会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似乎体内有另一个家伙在控制着自己,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恐惧,他知道这肯定是那个鱼药丸的副作用。

正在他慢慢的将要捋出些头绪的时候,凤织那气恼泼辣的声音从鱼塘边上传来了。

你个狗日的王小猛,真是个没种的货!

听着凤织泼辣的骂声,王小猛心里也是郁闷,他连马小花都上,咋还会嫌弃比马小花年轻漂亮的凤织呢,只不过他想到自己连做这事的时候,都是被别的东西控制,这让他很恐惧,也很郁闷。

凤织在鱼塘边上骂骂咧咧的半天才走开,王小猛在水底看着凤织一颤一颤的屁股,心里暗道可惜。

凤织走了,他才开始专心思虑自己身体的变化,他此时已经恢复了理智,思虑开始清晰起来,他知道今天发生的事绝对不可以让外人知道,甚至;连自己的两个姑姑都不能告诉。

可是今天孙兴可是找人将自己的沉塘了,要是被孙兴发现自己还活着肯定再找自己麻烦,王小猛眉头紧皱,一下子从水中窜上了岸。

上了岸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水中闭气这么长时间都没事,这让他对自己身体的变化更惊喜了,感受着自己身上惊人的爆炸力和变化,他知道自己新的人生即将开启,所以他绝对不能死在孙兴这个混蛋手里!

被逼无奈时,人会迸发出无穷的潜力,包括脑力,更何况王小猛本来就不笨,所以他在抓耳挠腮之后,陡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既能瞒天过海,还能保护姑姑,又能伺机报复孙兴。

装傻!

就算孙兴发现自己没死,见自己已经变成了个傻子,没了威胁,肯定不会再防备自己了,谁会和个傻子计较呢。

是以,在正中午的时候,一个嘴歪眼斜流着哈喇子,浑身脏兮兮的傻子走进了赵家庄。

而刚下地回来的村民看着怪模怪样的王小猛,登时将他围了起来,像看猴一样的看着他,王小猛见那么多人围观,装的更加的卖力了,竟然脱了大裤衩当着人面就撒气尿来了。

而村民看着王小猛竟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顿时相信他变成了傻子,都是一阵唏嘘。

哎,你们说这是造了什么孽呀,好好一个人咋就傻了呢。

可不是呢,多好的孩子,那么有种,都敢和孙兴那王八蛋干,咋就傻了呢。

今早上看他还好好的呀,一准是撞邪了。

这小猛也够可怜的,爹娘都死了,自己又傻了。

看着围观的村民俨然相信自己变成傻子的事实,王小猛心里欢喜,他们越把自己当傻子,证明自己演的越好,那孙兴也就更加不会防备自己了。

而这时候,赵雪和赵菲菲也被村民拉来了,原本她们根本就不相信王小猛傻了,要知道早上出门的时候,王小猛还正常着呢,可是此时看着王小猛嘴歪眼斜流着哈喇子的模样,容不得她们不信,登时两姐妹哭着抱住了王小猛。

看着伤心不已的两个姑姑王小猛心里难受,但是为了大计,他不得不继续装,而且还不能有丝毫的破绽。

赵菲菲和赵雪哭了半天,见王小猛只会呵呵的咧嘴傻笑连个囫囵话都说不明白,两人也就死心了,确定王小猛真傻了,赵菲菲用手擦着王小猛嘴角的哈喇子哽咽道。

小猛,你别怕,就算你真傻了,姑姑也养你一辈子!

可是话音刚落,王小猛这傻小子就呵呵笑道。

小姑,我要和你睡觉觉,要和姑姑睡觉觉。

赵菲菲虽然性子比赵雪活泼,可是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听着王小猛当着这么一群人面说要和自己睡觉,又气又恼,当即就想打他,可是看着他仍然是一脸傻呵呵的笑,心里一痛,和赵雪一起哄着他回家了。

王小猛变傻的事情一转眼就传遍了整个赵家庄,这让在家喝酒庆祝王小猛死了的孙兴一脸诧异,猛拍桌子对着马小花道。

啥?你说王小猛傻了?他不是死了吗?

什么死了?是傻了。也不知道咋回事,突然就傻了,哎马小花说话的时候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本来她还想着瞅着个机会再勾*搭下王小猛,再尝尝那童子*鸡的好滋味呢,现在人傻了,她还能有啥念头呀。

听着马小花的反问,孙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道,呵呵,是,傻了,傻了,咋回事呀?

老娘咋知道咋回事呀?你这个遭天杀的祸害没死,他咋就傻了呢?!马小花骂完,气呼呼的回房里了。

孙兴看着马小花扭着肥臀劲劲的回房里,心里暗骂一声,这个老*骚*货被王小猛干一次还上瘾了!

接着他眼睛闪过一丝疑惑,他可是嘱咐刀疤杀了王小猛的,怎么王小猛傻了呢?这是怎么回事,他得去王小猛家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而已经回家的王小猛也是在被赵雪和赵菲菲不停的追问到底是咋回事,怎么变成这样了,可是王小猛坐在床上只是盯着赵菲菲鼓鼓的胸前流着口水,嘿嘿笑着,说要吃奶奶,睡觉觉,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姐,别问了,小猛都傻了,咱们说啥他也听不懂。赵菲菲看着不死心还一个劲追问的赵雪哽咽道。

呜呜,你说小猛咋这么命苦呀,从小没娘,他爹又死了,自己又傻了,这老天爷真是不开眼,这狗日的孙兴没事,小猛咋就

赵雪的话刚好被赶到孙兴听到,接着快走几步就进了屋子。

咋了小雪这么快就想了呀。听说小猛傻了呀,这可咋整呀,以后你家可是连个像样的男人都没了呀。

孙兴的声音一传过来,赵雪吓得浑身一抖,看着闯进屋里来的孙兴,赵雪慌忙从床上拿起扫炕的扫帚疙瘩护在身前。

孙兴,你想干什么?!赶紧给我滚!

赵菲菲更是紧张的抱着王小猛,而王小猛,看着孙兴一步步朝赵雪走来眼中狠辣一闪而过,接着就要下床。

王小猛健康的时候都不一定打得过孙兴,这会傻了更加不是孙兴的对手了呀,赵菲菲见他起身赶紧伸手去拉,可是她哪里拉的住王小猛呀。

王小猛流着口水,嘴里喊着喝奶奶,在孙兴就要抱住赵雪的时候,一下子挡在了赵雪的前面。

奶奶,喝奶奶,你有奶奶。

王小猛说着朝孙兴就抱了过去,嘴巴流着口水就往孙兴胸前两点啃去,惹得孙兴大怒,一脚将王小猛踹到了地上,王小猛顺势就在地上撒泼打滚。

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王小猛,孙兴才想起来正事,盯着王小猛问道,这狗崽子还挺有良心人都傻了,还护着赵雪,不过这王小猛傻了,以后呀,就由我照顾你们姐妹啦,哈哈,菲菲洗白白,你姐姐爽了,我也不能亏待你这个妹妹呀。回头我就伺候伺候你哈,保证你舒服!

孙兴说完,冲赵菲菲做了个挺腰的动作,吓得赵菲菲捂住眼,而后哈哈大笑的离开了,只留下可怜的三个人在屋里哭哭啼啼。

痛苦的时间过得很慢,下午三四点钟赵雪和赵菲菲才将闹腾的王小猛哄睡着了,这会坐在外屋愁眉苦脸的商量着怎么办。

姐,咋办呀?

什么怎么办,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小猛给治好,我知道十八里铺有个老头可厉害了,一准能治好小猛。

可是姐,咱家哪有钱呀。

屋外两个女人的对话,装睡的王小猛自然听的清清楚楚,见她们费劲心思的为自己想办法,心里感动,暗道,姑姑别怪小猛,小猛也不想骗你们的。

就在王小猛偷听两个女人谈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喊声,小雪、菲菲在家不?

凤织的喊声,把王小猛吓了一跳,凤织是最后见过他的人,要是说自己装傻有人不信的话,肯定就是她了,自己见她的时候,可是活蹦乱跳的。

王小猛想的没错,凤织刚从娘家一进村就听人说王小猛傻了,她自然不信,今天在鱼塘那会他可是正常的很,怎么可能一个下午的工夫就傻了呢,所以她就打算来探探虚实。

而赵雪和赵菲菲听着凤织的喊话,赶紧起身,嫂子,你咋来了呀?

哎,我这刚从娘家回来,就听说小猛傻了。凤织试探的问道。

人在里面呢,嫂子自己去看看吧。赵雪有气无力的说道。

赵雪和赵菲菲见王小猛真傻后一颗心都碎了,她们不想看王小猛可怜的模样,听到凤织问小猛的事,摆了摆手让她自己去看了。

凤织看那两人的模样,心里咯噔一声暗道这王小猛不会是真傻了吧,她赶紧钻进里屋,就看到王小猛躺在床上熟睡,嘴角还不停的流着口水。

她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不过接着眉头就舒展开了,看了看门口,听着赵氏姐妹在外面小声说话,她轻轻推了推王小猛的身子喊了两声,见他一动不动,嘴角一笑,手一下子伸进了王小猛的薄被里。

隔着王小猛的大裤衩子,凤织心里暗自震惊,这还没反应呢,就这么大,难怪在鱼塘时候一出来就那么大个。

她觉得这王小猛傻了也挺好的,那样的话,只要自己哄骗的到位,到时候还不是自己说怎么干,王小猛就怎么干吗?

凤织越想心里越痒,看着王小猛在自己手下已经渐渐有了抬头之势,心道这会你傻了可就逃不了了。

王小猛呢,本来就是装睡,此时凤织这个娘们上下玩弄,他怎么受的了,双手在被窝里使劲的攥着床单,努力的克制自己。

膨胀、充血,撕裂般的感觉,让王小猛有些忍不住了,要不是担心会被赵雪和赵菲菲知道自己装傻,他恨不得立即将凤织这个女人给翻到,狠狠的惩罚她!

突然,王小猛只觉得浑身一股电流滑过,偷着睁开眼,就看到凤织竟然俯着脑袋!

红润的小嘴,轻轻一抿,王小猛瞬间感受到了直击心脏的舒爽,脚趾头都绷紧了。

柔腻的感觉让王小猛忍不住了,紧咬牙关,心里暗骂凤织这个女人真他娘的大胆,就不怕被姑姑发现了。

凤织哪管王小猛想的什么,将裤子脱好,只露出该出来的位置,一抬脚直接上了王小猛的床。

外面两姐妹嘤嘤的谈话声不停的钻进凤织的耳朵眼中,而此时她竟然在里面偷偷的和她们的傻侄子做这好事,这让凤织感到异常的刺激,嘿嘿一笑,就要坐下去。

可是就在此时半天没动静的王小猛,突然嘴吧呜噜一声一个翻身,身子打在她的腿腕处,她一个站立不稳,登时惊叫着摔倒在床上。

外面一直在谈话的赵雪和赵菲菲,听着凤织突然惊叫,忙是惊呼道,凤织嫂子咋了?

凤织听着外面喊声,吓得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顺手将王小猛的被子盖好,接着对着冲进来的两人惊慌失措的说道。

没,没事,这小子猛的一个翻身可把我吓坏了。哎小猛真可怜,好好一个人咋傻了呢

凤织说着脚步匆匆的就往外走去,她担心待得久了会让赵雪和赵菲菲察觉到什么,毕竟她这会脸烫的很。

凤织一句话说中了赵雪的痛处,心头一酸,捂着嘴巴哽咽的跑了出去,她不明白老天爷咋就是不开眼,专挑老实人祸害。

赵菲菲没有赵雪那么柔弱,强忍着眼里的泪水,走到床边,伸手将歪身睡觉的王小猛扳正,帮他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正要走,眼睛突然直了。

看着直挺挺撑起来的被子,陡然间想起昨夜和王小猛的旖旎,想着昨天手上传来的感觉,小脸红了红,轻啐一声,傻了还作怪,而后赵菲菲小脸红红的,在帐篷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嗷王小猛心底轻呼一声。

眯着眼看赵菲菲走后,才赶紧直起腰,看着残留的痕迹,暗道这凤织可真够骚的。

夜色悄无声息的将赵家庄这个破落的小山村笼罩住,远处黑黢黢的高山像是一头择人而食的猛虎,远远的盯着赵家庄这个猎物。

被折腾一天的赵氏姐妹吃过饭,早早睡下,而这时候一直装疯卖傻的王小猛,眼中射出一道精光,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擦了擦嘴角的唾沫,一个翻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黑夜是最好的伪装,美与丑没有分别,经过一天的熟悉,王小猛已经将身体的变化了解的七七八八了。

远超常人的体力和爆发力,耳聪目明,即使在漆黑的夜晚,他也能清晰的看清脚下的路,夜风中王小猛几个身形就消失在街道口。

不一会,王小猛就到了村长孙兴的家墙外,咔咔扭动了下脖子,一个跳跃轻轻的落在了孙兴的院子里,眼神阴狠,嘴角露出几分残忍的笑意,狗日的孙兴,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依照他现在的身手,翻墙入户根本就毫无难度,如果放在古代王小猛觉得自己就是顶天的高手,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的战神。

他几步走近窗户,想看看孙兴是不是睡着了,要是睡着了的话,他不介意把他打晕扒光扛出去挂到村口歪脖树上。

可是当他走近窗户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的呼吸都停止了,他只觉得白天里被凤织撩拨起来的浴火噌噌往上冒。

入眼就是马小花那白花花一片,此时她正跪在床上,而身后的孙兴,明显是兴奋到了极点,正凶猛的抓着马小花的腰身,单手不停的拍打着马小花,疯狂的冲刺,嘴巴呜呜的骂着骚货,臭表子之类的。

而马小花嘴里的浪叫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

妈的,臭表子,还他娘惦记着王小猛那狗东西不?

没有,那小子都傻了嗷

窗外的王小猛听着孙兴这狗东西干这事的时候,还不忘损自己,心里更是气愤。

很快伴随着孙兴身子的剧烈抖动,马小花浑身无力一下子趴在了床上,孙兴随着重重的趴在了马小花身上,见两人偃旗息鼓王小猛知道戏看完了,随手从腰上拿出一块黑布蒙在了脸上,这就要破窗而入,要好好收拾一下孙兴,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马小花的一句话让他止住了。

我说你这个杀千刀的,别弄王小猛那傻子了行不?

王小猛听着马小花的话,心里暗道,这女人还算有点良心,知道报自己的一火包之恩。

咋了,被他干爽了,心疼他了?

滚!他都傻了,我是想让你积下阴德,免得生儿子没屁眼。马小花愤愤道,她和孙兴结婚五六年了,愣是没个孩子,所以她就开始迷信起来了。

瞎说什么呢!

嗯?你说啥?见孙兴敢顶嘴,马小花翻着身子一下子将孙兴从身上掀翻下去。

孙兴自然明白马小花的意思,他平日里最怕马小花,不敢有半分顶嘴,此时见马小花生气了,赶紧说道。

哎呀,老婆你别生气,我弄王小猛是有原因的。

原因?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啥想法,不就是看上赵雪和赵菲菲那对姐妹花了吗?干赵雪的时候爽不,她那紧不?马小花说着伸手就揪住了孙兴的耳朵。

你想哪去了,不是这个。就算是孙兴也不能承认呀,接着他眼睛转了转,知道不说出个一二三来马小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知道王小猛他爹咋死的不?孙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孙兴的一句话一下子将窗户外的王小猛给惊住了,怎么这时候说爹的事,难道爹死的有蹊跷?

咋死的,不是矿上出事故砸死的呀。马小花,随口道。

屁!你听我说接着孙兴似乎怕外人听到,偷偷的伏在马小花耳朵上,后面的话王小猛愣是一个字都没听见。

真的?那钱呢?马小花听孙兴说完兴奋道。

你急啥,听我说

孙兴正要往下说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声脆响,登时惊道,谁?!

王小猛这才注意到,他娘的听的太认真了,一下子踩断了根棍子。

孙兴的话音一落,马小花吓得尖叫一声拉过被子盖住了身子,而孙兴则是光着屁股朝窗户跑来,王小猛心底暗骂一声,接着一个转身,几个身形,翻墙出户。

知道今天夜里肯定干不成事了,王小猛郁闷的一下子扯掉脸上的黑布,借着夜色的掩护,大摇大摆的往家走去。

王小猛脑海里不停闪过孙兴说到他父亲死的时候的神情和语气,这让一直以为父亲是因为矿难而死的王小猛心里狐疑起来。

难道爹的死另有隐情?

按照孙兴话里的意思,弄死自己不单单是因为想要霸占两个姑姑,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爹的死,难道是孙兴害死了父亲?

无数的猜测让王小猛脑袋有些发懵,原本他只想着将孙兴这个村霸弄得身败名裂,甚至是偷着将他杀死,而此时他却不得不暂缓对他的惩戒,怎么着也得把父亲的死因查清楚呀。

王小猛他爹,王根生,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大前年去矿上打算把王小猛订亲的钱挣回来,可是没想到才去了两个月就出事了,就这样王小猛和邻村姑娘刘云的婚事也吹了。

王根生死后,家里的四亩地也被孙兴给霸占了,房子也莫名其妙的塌了,当时王小猛觉得天都塌了,要不是赵雪收留他,他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现在想想,王小猛突然觉得爹的死疑点重重,村里出去五六个壮劳力,都是干一样的活,为啥单单王根生死了呢?

王小猛越想越觉得可疑,越想越气,当即愤愤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心里骂道,孙兴你个狗日的要是让我查出来,咱们老账新账一块算!

哎,你谁呀?

王小猛正想着的时候,前面突然传来了女声,一抬头就看到了凤织那个女人,吓得王小猛扭头就想跑,可是这时候凤织试探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小猛?

听着凤织的喊声,王小猛暗骂一声,凑,天这么黑你他娘的也能看清是我。

其实凤织还真没看清人到底是谁,不过她看着身形像王小猛,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不过这王小猛身子一顿,她立即就确定了。

见被人喊出了名字,王小猛当即装傻嘴歪眼斜的流着哈喇子,嘴里的喊着喝奶奶装疯卖傻起来,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凤织背着筐,立马猜到她是要去打谷场薅(hao)麦秸喂驴。

王小猛想的没错,凤织这会出门确实是想去打谷场弄麦秸喂驴,不过她却没想到,这大黑天的王小猛这个傻子竟然偷着跑出来了,这不是送上门的好事吗?

小猛,你这大晚上的天这么黑,咋出来了呀?你姑姑知道不?

看着凤织放光的双眼,王小猛心里暗暗叫苦,咋就碰到这个女人了。

喝奶奶,喝奶奶王小猛一不变应万变,说着不变的台词。

王小猛话还没说完,凤织的小手就朝着王小猛伸了过来。

不要,不要,痒,痒王小猛装疯卖傻的扭动着身子。

看着凤织身前的白嫩,王小猛心里暗道,冲着这对宝贝,今儿就忍了。

凤织拉着王小猛很快就到了麦垛后面,一到麦垛,凤织一把就将王小猛的大裤衩子给脱了下来,接着眼睛就直了。

好大!

人已赞赏
小说

体育男生吃武警大雕|给他们轮着尝尝你的味道

2020-8-2 20:08:48

小说

嗯~啊不要|在车上和同事那个了

2020-8-2 20:08:5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