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上课被轮奸_校花的秘密之路

柳娇娇是本地一所中学的老师,老公据说也是个老师,老马见过一回,这人容貌倒是很帅气,个头也挺高,不过就是看着病恹恹的,而且,这个人眼神里透着精明,不像什么好人。 这套新房,是柳娇娇和她老公攒了好几年的钱才付首付买下来的,买完这套房之后,两人就有些捉襟见肘,所以柳娇娇为了省点工钱,经常自己跑过来干活,倒

柳娇娇是本地一所中学的老师,老公据说也是个老师,老马见过一回,这人容貌倒是很帅气,个头也挺高,不过就是看着病恹恹的,而且,这个人眼神里透着精明,不像什么好人。

这套新房,是柳娇娇和她老公攒了好几年的钱才付首付买下来的,买完这套房之后,两人就有些捉襟见肘,所以柳娇娇为了省点工钱,经常自己跑过来干活,倒是也给了老马不少与她独处的机会。

这天,老马在别家忙了一个上午,在路边吃了碗拉面,便骑着小电驴来到柳娇娇的新房干活。

老马掏出装修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柳娇娇正在屋里扫地。

柳娇娇一米七的个头,穿着一件宽松的连衣裙,顺直的黑长发扎成了一个马尾,弯腰扫地的时候,从后面看,那一对翘臀简直要从裙子里涨出来,随着她用扫把扫地的节奏一颤一颤的,把老马勾的浑身难受。

听见开门声,柳娇娇回头一看,见是老马,便嫣然一笑,脆生生的说:马师傅您来啦!

是啊,柳老师今天怎么没上班?老马嘿嘿的点点头,柳娇娇的翘臀刚离开视线,脖子前那宽大的领口便暴露在了自己眼前。

柳娇娇此刻面对老马,弯着腰一边扫地,一边笑着跟他打招呼,所以胸前的领口垂的老大,里面那紫色蕾丝边的性感内衣顿时暴露在老马眼前。

只见柳娇娇那性感的内衣,费力的包裹着她两颗硕大的柔软,夹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如果目光稍微错错位的话,还能看到她那平坦白嫩的小腹,以及身下那同款紫色蕾丝边内裤的边儿。

老马觉得小腹一阵火热,只想把柳娇娇那一对硕大,捂在手中好好揉搓揉搓

老马看的有些入迷,柳娇娇也没注意到自己走光,她站起身来,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珠,笑着说:今天不是周末吗,就想着早点过来收拾收拾,早一天把这房子收拾好,也能早一天从学校的宿舍楼里搬出来。

美景不在,老马稍稍有些失望,一双眼睛就紧盯着柳娇娇那鼓胀的胸前,丝毫都不愿意撒开。

柳娇娇被老马看得有些不自在。

她觉得老马这个人干活没得说、人品也挺好,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可能是一直干活的原因,身体很壮实,长得也挺有味道,唯独就是那双眼睛,看人时的眼神太赤裸、太直白,自己经常被他看得有些紧张。

不过,有些时候,柳娇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内心深处,对老马这种直白的眼神还觉得挺受用,老马那一双老眼似乎带电,被他看着,,一种别样的快感如电流一般流遍全身,身子都感觉轻了许多、软了不少

躲闪着老马的眼神,柳娇娇俏脸嫣红的问老马:马师傅,我们家的活还要多久能完工啊?

老马一脸认真的说:现在活多,我现在同时在做的还有四家,而且还有十几家在排队,所以得一家一家的匀着来。

柳娇娇心里焦急,忍不住上前抓住老马的胳膊,一边轻轻摇晃,一边轻声嗔着恳求道:马师傅,麻烦您多抽点时间给我们家干干活好不好?我跟我老公真是受够学校的教师宿舍了,您速度快一点,我们搬家就早一点,求求您了,行不行?

老马感觉自己的胳膊被柳娇娇抱着,在她胸前的鼓胀处反复摩擦,骨头都轻了几斤,裤裆也一下子撑得满满当当,他老脸一红,开口说:行行行,那我这两天晚上就多给你家加加班,先干上两个通宵,让你们家也能早点搬进来。

那太好了!柳娇娇顿时激动不已,差点忍不住在老马的老脸上猛亲一口。

老马的手艺很好,而且他打的家具不但价格便宜、用料实在,而且款式、质量比外面卖的成品好不少,但唯一的缺点就是周期慢,找老马干活的人太多,老马有时候同时给好几家干,所以时间就会慢一些。

但是,一听到老马愿意多给自己家里加加班,柳娇娇心里高兴极了

正激动着,柳娇娇一不小心看到老马那深蓝色的劳保服裤子,一看那裤裆处仿佛要炸裂开来,她的脸就顿时红了起来,心跳也仿佛瞬间加快。

柳娇娇心里惊讶极了,老马都这么大岁数了,那里的气势,怎么比自己老公还吓人的多?这老爷子,身体这么好?

想到这儿,柳娇娇羞臊的把眼睛转到一边,红着脸说:马师傅您先忙,我去主卧收拾一下。

说罢,她急忙跑进了主卧。

老马回想刚才柳娇娇的眼神,低头一看自己的裤裆,顿时就明白过来,老脸一红,随即嘿嘿一笑,迈步也跟着她进了主卧。

柳娇娇正在老马刚打好的双人床前左看右看,老马倚在门框上,笑着说:柳老师,我老马的手艺,你是可以尽管放心的,你从外面买的床,小两口在上面折腾久了就吱嘎吱嘎的响,我打的这个,你跟你老公就算往天上折腾,也绝对不会有半点声音!

马师傅,您别哎呀,您的手艺我还能信不过吗

柳娇娇顿时羞红了脸,嘴上这么说着,心里臊的难受。

其实,她确实很关注床的质量和稳固程度,学校的老师公寓,那小破床稍微一动就吱嘎吱嘎的乱想,别提多烦人了。

尤其是跟老公爱爱的时候,那吱嘎吱嘎的感觉就更让人焦虑。

再加上柳娇娇的老公本钱一般,而且在床上表现也不够威猛,一个月交一两次公粮,还都在三两分钟内匆匆完事,搞得柳娇娇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非常烦躁。

所以久而久之,柳娇娇的心里对那方面的事情都有些惧怕。

不过,看着这张结实的大床,她心里忽然有些渴望,如果搬了新家,老公能在这张床上表现的威猛一点,那该多好

如此想着,柳娇娇忽然感觉浑身的筋肉都变得酥软异常,她的体内也变得又热又胀。

而且那热涨的感觉还不断往身下汇聚,以至于她只能用力的夹紧双腿,没想到,这一夹紧双腿,感觉更加强烈,顿时就让她打了个摆子,同时感觉到一股暖流悄悄溢出

老马在门口把柳娇娇的表现看得一清二楚,经验丰富的老马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心里不免嘀咕,咋回事?柳娇娇难道长期欲求不满?

可是,这柳娇娇不是刚结婚不久吗?她老公自己也见过,虽然病怏怏的,但也算是人高马大,难道那方面不太行?

想到这儿,老马忽然觉得,自己也未必没有机会,自己虽然老了点,但体格健壮、本钱惊人,最要紧的是,那方面能力天生就比一般人强很多。

早些年,老马赚点钱就立刻去红灯区开个荤,每次都把那些见惯风浪的小姐们整的死去活来,久而久之,落下了个马户的外号,用小姐们的话说,老马在床上就像个牲口,比驴还吓人、也更生猛。

这几年老马消停多了,年纪大了,又没个孩子,赚的钱也都扔进窑子里了,他就想多攒点钱将来好给自己养老,要是能找到个靠谱的老伴儿相互扶持着过日子,那就更好了。

眼见柳娇娇好像长期欲求不满,老马就动了些许心思,柳娇娇家的活,至少还要干上一个礼拜,自己得好好找找机会,搞不好真能一亲芳泽!

老马忙着给柳娇娇的次卧打书架,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柳娇娇过来,探了探脑袋,说:马师傅,我闺蜜晚上过生日,我就不在这儿了,您忙完记得锁门就行。

老马扭过头,看着刚化完淡妆的柳娇娇,她的皮肤吹弹可破、五官精致到让人忘记呼吸,一头乌黑水润的秀发披散着肩头,眉清目秀,妩媚生情,樱唇鲜艳,玉面微红,气质高雅。

真可谓是,眉宇间自带三分笑,俏脸旁天生一段情。

而且,柳娇娇的身材之好,简直无法形容。那一对丰腴尖挺的**托起了傲人的前胸,光滑细腻的小腹,点缀出迷人的蛮腰,浑圆饱满的臀部,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此时的老马正踩在梯子上,打磨柜子上层木料,从上往下俯瞰柳娇娇,轻松看到柳娇娇胸口的一片雪白。

只是,想再看的更多一点,就得想点办法。

于是,老马故意把手里的一张砂纸弄掉地上,然后对柳娇娇说:柳老师,麻烦你帮我捡一下吧。

好。柳娇娇也没多想,走到老马的梯子下面,一弯腰便去捡那张砂纸,这一弯腰不要紧!老马的眼珠子立刻瞪圆了!

天呐!透过柳娇娇垂下的宽大领口,老马不仅看到了那两团被内衣托起的雪白,甚至看到她平坦的小腹,以及再深处那稀疏的草地。

老马的心跳如鼓,脑子里反复问自己:柳娇娇的内裤呢?刚才还穿着呢呀!

其实,早在老赵调侃柳娇娇,说自己打的床任她和老公怎么折腾,都不会出声音的时候,柳娇娇就感觉一股暖流不经控制的溢了出来。

等老马去了次卧弄书柜的时候,柳娇娇才发现,自己出门时才新换的内内,已经一塌糊涂了。

她晚上还要去参加聚会,这中间没有时间回家换新内衣,于是便悄悄脱了下来,在卫生间里洗了洗,现在内衣正在主卧的阳台上晾着,眼看就快干了。

柳娇娇觉得,自己穿的连衣裙格外宽松,所以即便下面真空,也不会被人看出来,所以也就没在意。

可是没想到,老马魔高一丈,一张砂纸,就让柳娇娇原形毕露。

老马看得直流口水,几乎快要流出鼻血,可心里也在懊恼,从上面这个角度,虽然能看到稀稀疏疏的草地,却看不到那最撩人的景色。

这时候,柳娇娇拿起砂纸,弯腰起身,这一起来不要紧,她自己的眼神不经意往下一看,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柳娇娇哪想到,自己领口竟然会开这么大,自己低着头都能看到那两团傲人、小腹以及那稀稀疏疏,老马在梯子上面,岂不是也看到了?

柳娇娇急忙站起身,俏脸又红又烫,一手捂着领口,一手将砂纸递给老马,然后紧张的支支吾吾道:马师傅,这个给您

说完,眼神无意间瞥向老马的裤裆,一见那里跟要炸开似的,心里更是羞臊的很,看老马这个模样,她就知道自己刚才领口内的风景,都被他看干净了

老马老脸一红,嘿嘿一笑,刚说了一声谢谢,柳娇娇便羞臊的说:马师傅您先忙吧,我去主卧换个衣服就出门。

随后,她也没等老马回应,扭头便逃出了次卧。

老马看着她一路小跑的背影,那挺翘无比的丰臀在裙摆下面左摇右晃,撩的他心痒难耐。

他心中暗忖,真没想到,平时端庄矜持的柳娇娇,竟然会不穿内裤跑来跟自己说话,她是故意的吗?难道她想勾引自己?

这边,逃回主卧的柳娇娇,臊的俏脸滚烫,心里忍不住责怪自己,既然没穿内内,为什么还这么不小心?这让马师傅看到了,搞不好还会误会自己是个放荡女人,可自己是因为内内洗了还没干呀

想到这里,柳娇娇感觉腿根处有些凉飕飕的,她顿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羞的更烫更红,急忙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巾探到裙底,将那些湿哒哒的东西擦拭干净。

好丢脸为什么在马师傅面前,身体总会那么的敏感,只是几个眼神,就让自己湿成这样了

柳娇娇心里埋怨着自己,这时候,微信收到好闺蜜发来的语音:娇娇,你什么时候过来?我已经到饭店了。

柳娇娇急忙回复她道:我正在新房干活呢,这就出门了,蛋糕我已经订好了,待会我顺路取了就过去。

回完信息,柳娇娇急忙从自己带来的一个手提袋里,取出了一件黑色的连衣裙。

今晚是好闺蜜的生日晚宴,柳娇娇和她的老公都在受邀请之列。

柳娇娇虽然不是个放荡的女人,但好胜心很强,一到这种聚会的场合,她就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女人中最耀眼的那一个,所以她今天特地准备了一件非常性感、非常紧身的黑色连衣裙。

这件连衣裙设计非常贴身,能够把自己丰满的山峰及挺翘的臀部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且,它最性感的地方,是连衣裙的前面有一条从上至下的拉链,如果把拉链拉开,整条裙子都会敞开衣襟。

今年,这样的连衣裙格外流行,很多女人都会买一条这样的裙子,这种裙子不但能更好的展现身材,更能给男人带去极强的感官刺激!

柳娇娇脱掉身上的宽松连衣裙,浑身上下只剩了一条胸衣,不过她倒也没有在意,因为房门已经被她从里面反锁。

把身上脱下的连衣裙放到一边,她便穿上了那件黑色带拉链的性感连衣裙,随后便低下头,准备将拉链拉起来。

可是,这一用力不要紧,拉链拉到胸前位置的时候,就死活拉不动了,柳娇娇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刚才不小心,把胸衣的蕾丝边给卷进了裙子的拉链里!

柳娇娇急忙试图把拉链往下退,可是那拉链的拉锁就死死的咬住内衣的边,怎么退都退不下来,而且被她这么弄了几下,拉锁卡得更紧了,连带着胸都勒的生疼。

柳娇娇这条裙子本身就是修身款,穿上之后的效果就是紧紧包着身体,现在拉链卷住内衣卡在胸前,把她那两团傲人的柔软勒得几乎快要炸开。

心急之下,柳娇娇急忙往下用力,无果,又急忙往上用力,可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她来回弄了半天,胳膊酸疼无比、胸前勒得也更厉害,甚至都有些喘不过气。

哎呀柳娇娇急的眼泪都滴出来了,这样不但出不了门,自己也难受的不行,这可怎么办?

情急之下,柳娇娇忽然想到老马,顿时仿佛找到了救星,这时候,也只有老马能帮自己了。

于是,她急忙打开主卧房门,大声喊道:马师傅、马师傅!

老马正在干活,听见声音,急忙放下手中的砂纸走了出来。

出来的时候,看见柳娇娇在主卧里,打开一条门缝、一脸焦急的样子,便忍不住问道:娇娇,你怎么了?

柳娇娇脸红如血,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我有点事情想让您帮忙

老马心里纳闷,这大美妞是咋了?脸红成这样,还害臊得不行,找自己帮啥忙?难道是身体空虚,想让自己帮忙填满?

于是他急忙说:娇娇,有啥事你尽管开口,别看我老马年纪大了,但体力还是很好的

柳娇娇一听这话更是羞臊,但胸部勒得实在太疼,而且又着急出门,只能咬咬牙打开门,让老马看到自己的窘境,极其不好意思的说:马师傅,我的裙子拉链坏了,您能不能帮我弄一下?

老马这一眼看去,鼻血几乎就要喷出来!

只见柳娇娇身上穿着黑色连衣短裙,那裙子前面是一整条的金属拉链,现在拉链拉到胸罩底部,把胸罩边卷了进去,然后把两颗硕大浑圆的柔软死命的向上推,几乎就要爆炸出来。

这这简直比电视上那个柳岩还要壮观性感啊!

老马一双眼睛几乎就被这壮观景象完全吸引了去,看得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意识。

柳娇娇本想找老马帮忙解救自己,但没想到老马一直盯着自己的胸看个不停,顿时羞臊难耐的跺着脚说:哎呀马师傅,您倒是帮帮我呀!

说话间,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老马这才回过神来,心里兴奋难耐,嘴上正经不已的说:好好好,我这就帮你弄!

说着,他走到柳娇娇面前,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抓住了梦中女神胸前的拉锁。

老马咽了咽口水,说:娇娇,你的你的胸太大,把上面没咬合的拉链撑得太开了,要不我帮你挤一下,你往下拉把。

柳娇娇被老马调侃胸大,虽然有些害臊,但此时已经被勒的有些心急了,听老马说要帮自己挤着胸,急忙支支吾吾的说:马师傅,要不要不我自己来挤着胸、你来帮我拉吧?

老马心里有些失望,不过也不好说不愿意,便点点头,道:那行,你从两边挤着,我来拉。

于是,柳娇娇便红着脸从两侧用力挤压自己硕大的双峰,这一挤,那沟壑更深更长,老马恨不得一头就扎进去、闷死在里面也值了。

柳娇娇见老马盯着自己的事业线傻了眼,又羞又急的说:马师傅,您别光顾着看,倒是上手帮帮忙啊!

哦哦哦!老马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去拉那拉锁,甚至都能听到布料即将崩裂的声音,可拉锁依旧纹丝不动。

柳娇娇急忙说道:马师傅别硬来,万一拉坏就麻烦了。

老马一脸认真的说:你挤胸还得再用力一点才行。

柳娇娇着急的快哭了,说:我已经用了最大力气了实在是挤不动了

老马忍不住感叹道:没办法,谁让你的胸这么大

柳娇娇臊的脸通红,想生气也生不起来,因为就连她自己现在都有点痛恨自己的胸,为什么长这么大?

无奈至极,柳娇娇咬了咬牙,下定决心,对老马说:马师傅,要不麻烦您帮我挤一下吧,我来拉试一下。

老马顿时兴奋的满脸通红,连连点头:那那行,我来帮你挤一下

说罢,他伸出手去,从两侧挤压着柳娇娇硕大的白兔,虽然还隔着衣服,可这种饱满爽弹的手感,还是美妙的无法言喻。

柳娇娇感觉老马的一双大手,用力的挤压着自己的一对白兔,不知怎的,她感觉老马的手好像有魔力一般,挤得她格外舒服,也让她感觉格外空虚,亟需一个男人来填满。

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趁着老马帮自己挤着胸,她赶紧用力去拽裙子的拉锁,可是,她用力拽了好几次,依旧没有半点效果,这下把她气的,将手一甩,嘤嘤哭了起来。

老马急忙安慰她:娇娇别哭啊,要是实在拉不下来,我就帮你把拉锁撬开拆掉吧,不然这样勒久了,你的玉兔要受伤的

什么玉兔柳娇娇下意识问了一句,随即立刻反应过来,顿时涨红了脸。

她羞臊的想,马师傅人这么老了,说话怎么还这么骚?

这时候,老马又说:我先帮你撬开拉锁,弄好之后再帮你装上,应该还能用。

柳娇娇脱口问:真的吗?

当然。老马点点头,说:你要是愿意,我这就去拿工具。

柳娇娇快急哭了,此时也顾不得其他,连连点头答应下来。

老马赶紧取了一字螺丝刀、平头钳回来,抓住柳娇娇裙子上的拉锁,用一字螺丝刀把拉锁整个撬开。

咔的一声撬开之后,拉锁便从拉链上脱落,但这一下,柳娇娇裙摆下面的拉链也失去了拉锁的固定,她原本就鼓胀的胸部忽然得到释放,一下子便将下面的拉链撑得完全爆开!

哗啦一下,柳娇娇的连衣裙便敞开了衣襟,那一双被内衣拖住的柔软仿佛用力弹了出来,一阵乱颤,老马看得眼花缭乱,但紧接着,他便发现了更让他激动的场景!

柳娇娇此时竟然还没有穿内内!

她平坦的小腹下面,有一个等边的倒三角,那里没有任何遮挡,完全暴露在了老马的面前,鼓胀的隆起、稀疏的草丛,简直是老马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柳娇娇只感觉胸前忽的一凉,整个人顿时便慌了神,低头一看,差点吓昏过去,自己连内内都没穿,就这么敞开怀暴露在老马面前,这实在是太羞人了!

于是她瞬间将衣服紧紧裹住,手足无措的看着老马,脸红如血的说:那个马师傅麻烦您先出去一下

老马摸了摸鼻子,生怕鼻血没忍住流出来,这一刻,他真想一把将柳娇娇抱在怀里,正好她连内内都没穿,自己可以直接狠狠的索取

正这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老马心底的那股子冲动瞬间被惊得烟消云散。

柳娇娇也吓出了一身冷汗,又羞又臊的对老马说:马师傅,麻烦您去开下门,我换条裙子

好好老马急忙点点头,说:你把裙子脱下来,等会我再给你修。

说着,老马赶紧扭头出了房间。

这时候,门外敲门声越来越急促。

老马赶紧把门打开,发现门外站着一个气势汹汹的中年美妇,这中年美妇看着差不多三十四五岁,年纪虽然比柳娇娇大了一点,但长得倒是真不错,身体丰满曼妙、风韵犹存。

中年美妇此时恼火的看着老马,质问道:你是这家业主吗?

老马摇了摇头,说:我是干活的,咋啦?

中年美妇皱了皱眉,问:那这家业主呢?

老马见她态度很差,警惕的问道:业主在家呢,不过这会不方便,你有啥事?

那中年美妇怒道:她们家厨房漏水,把我刚弄好的橱柜泡坏了!

啊?老马愣了愣,脱口问道:厨房漏水?这家也没住人啊,不应该吧?

中年美妇气鼓鼓的说:我还能骗你咋的?让业主跟我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人已赞赏
小说

啊别放里面太大了疼|抱着她在镜子前律动

2020-8-2 20:07:37

小说

腿打开一点你出来好不好太大了_前后同时被进是啥感觉

2020-8-2 20:07:4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