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师在教室里做/挑逗豆豆日别人的女儿细节

那火热的粗大感,让她心神荡漾,虽然有些疑惑为啥老王一下子就有反应了,但还是忍不住用掌心抚弄游走起来。 这骚寡妇,胆儿可真大呀! 暗道一声,老王装模作样的端起碗,将鸡汤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虽然对张喜儿大胆的动作感到很惊讶,但他也很享受。 特别是此时自己的徒儿还在一旁,这种感觉就跟偷腥一样。 心理上的

那火热的粗大感,让她心神荡漾,虽然有些疑惑为啥老王一下子就有反应了,但还是忍不住用掌心抚弄游走起来。

这骚寡妇,胆儿可真大呀!

暗道一声,老王装模作样的端起碗,将鸡汤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

虽然对张喜儿大胆的动作感到很惊讶,但他也很享受。

特别是此时自己的徒儿还在一旁,这种感觉就跟偷腥一样。

心理上的刺激以及生理上的感受,双重打击之下,让老王立马有了反应。

那让张喜儿yù仙yù死的超大尺寸逐渐苏醒,隐隐有昂首挺立的姿态。

察觉到老王的反应后,张喜儿抿嘴一笑,王大哥,鸡汤做得咋样?还合你胃口吧?

听到这话,老王只能嘿笑着说,好,简直是老汉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鸡汤。

张喜儿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探在老王两腿之间的小手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抚弄得愈加飞快。

但表面上两人都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老王正常吃饭,张喜儿时不时的插上一两句嘴。

又有肉吃,又有鸡汤喝,王萌萌高兴的不得了,压根儿就没发现自己老师父和张寡妇之间的小动作。

因为是大热天,老王下身只穿了一件宽松的大短裤,在张喜儿小手的扶抚弄下,那处早已膨胀。

直接将裤裆顶起来了一个高高的鼓包,很是显眼。

幸好王萌萌是坐在对面,再加上有饭桌遮挡,这一切并没有被她发现。

弄了一会儿,张喜儿似乎并不满足于此,竟很是大胆的将一只小手顺着老王的裤管伸了进去,一路向上攀。

就在老王浑身一颤时,张喜儿小手已经灵活的拨开他的裤衩,毫无阻隔的伸到里面,一把握住那火热的大家伙。

好一个骚娘们,这胆子也忒大了点儿吧,难道就不怕萌萌发现?

想到这里,老王转头向张喜儿看去,用眼神示意她不要乱来。

但没想到张喜儿却冲他抛了一个媚眼儿,娇媚一笑,王大哥,如果你喜欢喝妹子熬的鸡汤,往后我就多送点儿过来。

听到这话,老王干笑两声,那多不好意思啊,妹子又不是什么富裕人家,咋能天天杀鸡熬汤送来给老哥喝呢。

说完,看着一脸媚态的张喜儿,老王心中一热,顺势放下碗筷,一只手搭在她的腿上,慢慢游走起来。

张喜儿反应很直接,二话没说又向老王靠了靠,方便他能更好的揩油。

同时装模作样的说,那有啥的,只要王大哥喜欢喝,妹子杀两只鸡又少不了啥。

嘿嘿,那就好,不过这平白无故吃/人嘴短呀,要是以后妹子你有个头疼脑热尽管来找哥,哥免费给你看。

张喜儿眼波流转,娇笑一声,王大哥,瞧你这话说的,和我还计较啥?

确实不用计较,他都把张喜儿压在身下疯狂输出了,两人好的就差没穿一条裤子了。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喜儿和老王两人互相在对方的身上到处游走抚弄。

特别是张喜儿,胆子大的不得了,仿佛将王萌萌当成了空气。

一只小手在老王两腿之间不断的抚弄揉捏,甚至还来回上下套弄,爽得老王两眼忍不住直翻。

看着身旁这美艳的俏寡妇,老王再也不想忍耐,胆子逐渐大了起来。

原本只是在张喜儿美腿上来回游走抚摸的大手,逐来到了她的大腿根儿,然后稍稍往上一看,直接盖在了两腿之间那鼓囊囊的小坟包上!

要害被袭,张喜儿忍不住嘤咛一声,娇躯更是轻轻颤抖了下。

而正是她这声嘤咛,引起了王萌萌的注意。

抬眼看去,不由眉头微皱,师父怎么和喜儿婶子坐的这么近,他们两个不热吗?

疑惑之下,不禁出声发问,婶子,你和我师父坐这么近不热吗?

听到这话,老王和张喜儿的动作齐齐一停,连忙分开了一些。

有吗?你这孩子,赶紧吃你的饭!

老王训斥了一句,大手也不敢再作乱,可张喜儿却没有收敛,小手依旧盖在他两腿之间,捂住火热不愿松手。

这骚娘们儿,真要命啊!

害怕被王萌萌发现,老王没敢乱动,可是张喜儿却不打算放过他。

不一会儿,就把老王撩抜得欲火高涨,只觉得小腹处有一团邪火蹭蹭往上涨,瞬间烧遍全身。

心中不由一荡,老王忍不住再次将大手探了过去,直接盖在张喜儿两腿之间抚摸起来。

不大一会,张喜儿脸色逐渐潮红,一对杏眼水汪汪的,身子更是时不时扭动一下。

眉宇之间透出三分春情,七分陶醉,整个人看起来很是享受。

老王也是一样,被她小手抚弄得很是舒服,虽没有真枪实弹来的爽,但在这种环境下却刺激得他格外兴奋。

不知不觉,两人再次紧挨在一块。

就在老王准备再进一分时,张喜儿突然娇喘一声。

婶子,你咋了?师父,你咋又和我婶子坐的这么近?不热么?

说完,王萌萌疑惑的看着张喜儿,婶子,你脸咋这么红呢?

然后又看向老王,师父,你快给我婶子瞧瞧,看她是不是生病了,刚才我还听见叫她唤了声呢。

听到这话,老王干笑两声,没啥事,你这丫头,咋这么多问题呢,你婶子脸红是因为热的。

热的?那你还和我婶子坐这么近?

见王萌萌一脸疑惑,张喜儿就知道和老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于是整了整衣衫,径直起身,王大哥,我晚点再来拿罐子,你和萌萌赶紧吃,妹子就不打扰了。

说完,别有深意的冲老王抛了一个媚眼儿,扭着肥臀离开了。

师父,你咋不送送我婶子呢?

见自己老师父根本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王萌萌不满的嘟囔了句。

老王只得干笑两声,没说什么,低头扒起饭菜来。

起身相送?他现在这种状态一旦站起来,那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匆匆瞥了一眼自己的胯下,再回想起张喜儿刚才走时看向他的眼神,老王心中不免为之一热。

这骚寡妇,欲望可真强啊,才过去一天的功夫就又想要了,不愧是守寡了这么些年,估计早都憋坏了!

师父笑啥呢?有啥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萌萌也跟着高兴嘛。

见老王扒拉了两口饭,然后停下来盯着桌上的鸡汤发呆傻笑,王萌萌忍不住好奇,再次出声发问。

听到这话,老王眉头微皱,小姑娘家,一天咋这么多问题,赶紧吃你的饭。

哦。

王萌萌闷闷不乐的应了一声,她发现了一个问题,自打张喜儿进院后,老王就有些魂不守舍。

而且刚才她还发现每当自己老师父和张喜儿紧挨在一起的时候,两人脸上都露出很享受的样子。

这是咋回事?难不成大热天紧挨在一起很爽吗?

吃过饭后,老王本来打算去地里干活,可正是晌午,太阳都辣的很,把大地炙烤的跟一个大火炉似的。

远远看去,一股股无形的热浪扭曲着向上空升腾。

这鬼天气,可真热啊。

老王一边挥动着蒲扇,一边搬出藤椅,来到院子里的大树下乘凉,因为屋里实在太闷热了。

王萌萌坐在门槛上打盹儿,因为这里太阳刚好照不到。

老王在家不?

一道略显突兀的声音倏然响起,老王挥动蒲扇的手一停,脸上露出一丝厌恶之色,侧头向院门口看去。

只见一个大腹便便,肥头大耳,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正在院门口向里面张望。

见老王看过来,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黄牙,向他招了招手。

是村长啊。

老王有些不情愿的起身,走到院门口,村长找我有啥事?

吴四德嘿嘿一笑,看了一眼正坐在门槛上打盹的王萌萌,将老王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听村里人说你会一门手艺,能自制那种壮阳的药丸,到底真的假的?

听到这话,老王顿时明白过来,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咋的?村长还需要这玩意儿?

吴四德干笑一声,你又不是不知道,上个月我刚娶的一个小媳妇,这家伙,水灵灵的,要多漂亮有多漂亮,整天缠着我不放。

说完,摸出一根香烟给老王点上,你也知道,到了咱们这岁数,很多事情做起来都有些力不从心。

刚好我听村里人说你有独家秘方的药丸,就找你来试试,到底咋样嘛?有没有效果?

听到这话,老王点了点头,有是有,不过效果咋样我自己也没试过,给你也不是不行,不过到时候要没啥效果,村长可别怪我啊。

吴四德龇了龇黄牙,嘿笑着说,哪能呢,你把我当成啥人了?放心吧,有没有效果我都不会怪你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王再不给药也说不过去,于是撇了吴四德一眼,等着,我回屋拿药去。

等老王再次出来的时候,将一个用白纸包起来的药丸塞进吴四德的手里。

药丸比桂圆能大上一点,拿在手里还很有分量。

吴四德掂量了下,剥开一看,黑乎乎的,同时还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气味儿扑鼻而来。

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脸怀疑的看着老王,这个管用吗?

村长,你到底要不要?

说着,老王脸一板,伸手就准备将药丸夺过来,吴四德连忙将药丸揣进兜里,别啊,不管有没有效果,总得先试试嘛。

说完,瞅了一眼靠着门框已经昏昏欲睡的苏小存,萌萌这孩子长得可真快呀,老王,你有福了。

你还有事?没事没事赶紧走,我还要去地里干活呢!

老王往左挪了挪,挡住了吴四德的视线,摆出一副冷冰冰的脸庞。

见状,吴四德干笑两声,谢了啊。

说完,转身就走。

药钱还没给呢!

先记着,等下次一块给。

看着吴四德臃肿的背影,老王嘴唇蠕动了半天,突然呸了一声。

妈的,什么玩意儿,仗着自己是村长,在村里整天作威作福,欺男霸女。

希望别有求我老汉的哪一天,不然让你他妈的好看!

在心里将吴四德狠狠骂了一番,老王关上院门,重新在藤椅上躺下。

他不爽吴四德很久了,因为这家伙仗着自己有权利,没少做昧良心的事。

找他办事还得送礼,甚至有些时候还得上钱。

尽管如此,村里人大多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里将无吴四德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

时间随着太阳偏西逐渐溜走,闷热的温度渐渐下降。

眯眼看着已经偏西的太阳,想起张喜儿中午临走时看他的眼神,老王心中一动,立马翻身坐起。

这会儿已经凉快些了,是时候找这骚寡妇玩一玩了。

打定主意后,老王回屋给王萌萌交代了几句,便径直向张喜儿家走去。

当然,这事是见不得光的。

因此老王并没有第一时间直接进到张喜儿的家,而是在她家附近徘徊了一阵,见左右无人,一个闪身溜进了院子,顺势还把院门给关上了。

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张喜儿,她跑出来一看,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王大哥,你下面那么大,没想到胆儿却这么小,有啥好害怕的?

你单着我也单着,咱俩走到一块儿,就算有人看见也没啥好担心的。

老王转过身来,嘿嘿一笑,话是这么说的,可这流言蜚语总的来说还是不好听,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听到这话,张喜儿娇笑一声,使得万年船?难不成王大哥还想和妹子划上一辈子的船?

妹子,瞧你这话说的,我有桨你有浪,划上一辈子船难道不好嘛。

说完,老王搓了搓手,两眼放光的盯着张喜儿,向她走去,就准备来一个饿虎扑食。

见状,张喜儿冲他抛了个媚眼儿,瞧你这猴急的模样,至于这么心急嘛。

老王可不管这么多,一把将她抱住,张嘴就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一阵乱啃乱舔,同时粗糙的大手上下齐摸。

妹子,你可想死哥哥了!

老王的呼吸有些急促,因为情绪激动,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微微泛红。

一手搂着张喜儿的细腰,另一只手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来回揉捏搓弄,却从来没有放开过,因为那种软绵的触感简直令他爱不释手。

搂着细腰的手也不安分,一路下滑,盖在两瓣浑圆的肥臀上,又抓又捏。

在老王这一波强有力的攻势下,张喜儿立马被弄得娇喘连连,俏脸绯红。

身子更是软的惊人,要不是被老王抱着,准得瘫倒在地上。

就在老王打算抱着张喜儿进屋,把她扔在炕上来一场干柴遇烈火的盘肠大战时,却被她一把推开。

妹子,你这是

王大哥,这么着急干啥?屋里还有些闷热,而且我不想在屋里做,要不咱们玩点刺激的?

看着媚态百出的张喜儿,老王心里简直是百爪挠心,痒得厉害,就想立马将她就地正法,可一听要玩刺激的,顿时也来了兴趣。

这骚寡妇真是够骚的,都一把年纪了还想玩点刺激的,老子喜欢!

于是就问,咋玩?难不成在院子里做?

院子里做有啥好刺激的?和在屋里做没啥区别,要不咱们找一个敞亮点的,没人的地方?

听到这话,老王眼珠一转,敞亮点的,而且还没人的地方?这骚娘们难不成是想在山上做?

想到这里,老王嘿嘿一笑,要不去你家后山,我记得那里有一个窑洞,咋样?

张喜儿稍微想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下来,于是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后山。

窑洞四周没有什么花草,光秃秃一大片。

但这里地势较高,再加上周围有树木花草遮挡,所以还算得上是比较隐蔽。

老王刚上来就见张喜儿已经站在窑洞口等着他,那凹凸有致的娇躯,挺拔的双峰,再加上一张姣好的俏脸,看得他浑身燥热,心里发痒。

妹子,这里没人,咱们开始吧!

说完,老王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抱住张喜儿,张嘴就印在她红润的小嘴上。

几乎没费多少力气就撬开了贝齿,顺利的钻进口腔,追逐着那条粉嫩的小舌。

张喜儿嘤咛一声,顺势抱住老王的粗腰,任由他肆意妄为。

老王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在张喜儿的翘臀上来回抓捏,另一只攀到胸前,不断把玩着那沉甸甸的柔软。

同时屁股缓慢的前后挺动起来,使得那已经高高顶起的大鼓包,在张喜儿两腿之间来回磨蹭。

虽然两人都隔着衣服,但那火热的感觉依旧无法阻挡,烫的张喜儿浑身发软,俏脸发红。

察觉到那强有力的大棍,她心中不由一荡。

这家伙,可真大呀!

没想到这老汉看起来瘦瘦弱弱,没几两肉,下面却长了这么一根大宝贝,要是被他玩过的女人,估计都离不开他了。

想到这里,张喜儿只觉下面一热,隐隐有一股暖流淌了出来。

刚好这时老王的大手来到她两腿之间,三指并拢,在鼓囊囊的小坟包上用力一摸。

嘿!这骚娘们,竟然没穿内裤!

嗯?咋湿乎乎的?难道她流了?

好家伙,真是够骚的,就弄了这么一两下便流水了,真不愧是饥渴的寡妇,老子喜欢!

就在老王念头刚升起,却被张喜儿一把推开。

此时只见张喜儿俏脸涨红一片,媚眼如丝,微微张合的红润小嘴儿,还挂着一丝透明的液体,那是她和老王的口水。

王大哥,你也太心急了,妹子都快被你亲的喘不过气了,讨厌。

说着,娇嗔一声,举起粉拳在老王的胸膛上轻轻捶打了一下。

这种如同小女人似的撒娇媚态太模样,看得老王下面再次一硬,就差没将裤子顶破。

于是故意挺了挺腰,使得那处更显硕大,妹子,你看看,哥哥我都急成啥样了,咱也别耽误时间了,快点开始吧!

听到这话,张喜儿娇嗔的白了他一眼,急啥呢,时间还早着呢。

话虽如此,双手却抓住裙摆,慢慢向上撩起。

顿时,一截儿白生生的美腿暴露在空气中,同时也暴露在老王的视线中。

因为经常下地干活,张喜儿浑身没有啥赘肉,两条美腿很是笔直匀称,再加上穿的都是长衣服,所以腿很白。

看着这跟莲藕似的美腿,老王几乎移不开眼,喉结艰难的滑动了下,慢慢弯下腰,同时有些颤抖得伸出一双粗糙的大手,来回磨蹭抚摸。

张喜儿娇躯顿时一颤,那布满老茧火热的大手虽然粗糙,但却将她摸的很爽。

粗糙与嫩肉的碰撞,产生了一股难以言语的快感,让她全身发酥,双腿发软,几乎无法保持站立,浑身更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随着双手逐渐上移,老王呼吸越发急促,整个人已经彻底蹲下。

从他这个角度向上看去,张喜儿裙底的风光一览无遗。

因为里面是真空,所以一切老王都看着清清楚楚。

人已赞赏
小说

口述啊好深哦要出来了日村姑|双腿间已经湿成一片

2020-8-2 20:07:01

小说

两性小说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被调教在众人面前暴露

2020-8-2 20:07:1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