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巨大_轻点啊还在上课

杨婉清转忧为喜,急忙抬起玉手拭去了眼角的眼泪,起身之后顾不得自己已经滑落大片的衣衫,和柳如烟一起乖乖躺在了床上。 望着两个仙女般的美人儿,美目紧闭,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神态,如此场景让王大柱咕咚一声狠狠咽了口口水。 随后,王大柱急切的命令道:你们先帮对方将身上的衣服褪光。

杨婉清转忧为喜,急忙抬起玉手拭去了眼角的眼泪,起身之后顾不得自己已经滑落大片的衣衫,和柳如烟一起乖乖躺在了床上。

望着两个仙女般的美人儿,美目紧闭,摆出一副任君采撷的神态,如此场景让王大柱咕咚一声狠狠咽了口口水。

随后,王大柱急切的命令道:你们先帮对方将身上的衣服褪光。

什什么?

柳如烟和杨婉清不约而同瞪大了双眼,尤其是杨婉清,脸色更是涨的血红,死死的咬着嘴唇,捏紧了自己的衣衫。

为何为何忽然要褪衣服?

孙夫人,你难道忘了当时我为你渡神力的时候说过的话吗?有衣衫阻隔,很耽误事。

王大柱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眼神贪婪的在杨婉清曼妙的娇躯上不断扫过。

可是

羞耻感在杨婉清的心中翻涌着,虽说她和柳如烟自小就是好朋友,也经常同睡一张床,可那也是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啊。

她要如何如何当着柳如烟,还有王大柱的面,褪个褪个精光?

一旁的柳如烟也面色涨红,这实在是实在是太羞耻了啊!

瞧见二女迟迟不肯动作,王大柱脸色一板,故作严肃道:你们越是耽搁时间,妖邪吸收精血的速度越快,附身在你体内的妖邪分身就会越来越强大,到时候就连我,也奈何不了它,你们两个也只有死路一条了。

杨婉清听后,大惊失色,吓得连呼吸都跟着急促起来,连带着那泄露的风光光都跟着起伏。

情急之下,她急忙捉住柳如烟的手,颤声道:如烟我们我们还是听山神的,快快些开始吧

就连脖子根都已变得血红的柳如烟,贝齿紧咬嘴唇,迟疑许久之后,才低声道:好

柳如烟哆嗦着玉手,朝着杨婉清的腰间探去,将她的腰带解开来。

没有了腰带的束缚,柳如烟只是伸手捏住杨婉清衣角轻轻一扯,罗衫便沿着杨婉清光洁的肌肤缓缓滑落至腰间,只留下一条红色的肚兜遮羞。

快点褪光,时间一长,本神神力就会消散。

王大柱呼吸粗重,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们光着身子的画面,到时候他左拥右抱两个大美人,简直不要太爽!

还有,如烟你也别光顾着褪孙夫人的衣服,你自己的也赶紧褪掉,这样我才好帮你们一起医治。

王大柱的不断催促,让柳如烟只感觉自己的脸颊滚烫得吓人,随后下意识的捏住了自己的衣服。

虽说她不是第一次王大柱看光了身子,可是骨子里保守的她,还是克服不了如此放浪的行为。

可若是不脱,山神要如何为自己和杨婉清医治?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柳如烟再次说服了自己,缓缓褪掉了自己的衣服。

强烈的羞耻感,让柳如烟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腿叠在一起,并用左手遮掩着那最羞人之处,另一只手则是挡在自己胸前。

瞧见柳如烟已经褪光了衣服,杨婉清也豁出去了,美目紧闭的同时,也将自己身上的衣衫全部褪下。

她那清纯的娃娃脸,和那傲人形成的强烈对比,瞬间就让王大柱亢奋了起来。

见时机已经成熟,王大柱终于可以实施,自己心中那个疯狂的念头了。

他迫不及待的吩咐道:如烟,你转过身去趴在孙夫人的身上,用嘴堵住她身下,孙夫人你也一样,这样可以防止妖邪逃窜。

这这怎么可以

没错,你和孙夫人身上的所附身的妖邪之物,本是一体,若是你和孙夫人用嘴互相堵住,本山神再设法为你二人渡神力,便可趁机削弱妖邪实力,立即就可以减轻孙夫人肚子疼的症状。

杨婉清未经人事,并不知道这一动作到底是何等羞耻,所以听到王大柱说可以削弱妖邪,首先就动摇了。

如烟,我肚子快疼死了,我们我们还是快些开始吧

看着自己的闺中密友,眉头紧蹙,满脸痛苦的样子,柳如烟根本无法拒绝,只好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见两个女人终于上钩,王大柱愈发兴奋,于是来到床边,开始手把手教授她们要如何去做。

他先是让让杨婉清劈开腿,呈人字形仰躺在床上,又吩咐柳如烟摆出一副和前几日一样的姿势,双手伏在床头,跪在床上。

如此一来,柳如烟便正好坐在杨婉清脸上。

柳如烟在将头俯下去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味道被吸入鼻子后,竟是让她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杨婉清也好不到哪里去,从柳如烟琼鼻出喷出的热气,拍打在那儿,那种从未有过的奇怪快意,让她全身都开始战栗起来。

如此刺激的一幕,让王大柱只感觉自己都要爆炸了。

趁现在,快些堵住!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柳如烟和杨婉清,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再被王大柱这么一催促,急得都快哭出来了。

王大柱见状,干脆伸出粗糙的大手,直接在柳如烟的香肩上用力一按。

下一刻,猝不及防的柳如烟,整个人直接就坐到了杨婉清脸上。

随后,一股似曾相识的强烈快意,让柳如烟感觉自己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空,脖子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头,软软的向下落去。

正在极力挣扎的杨婉清,顿时如遭雷击,身体止不住的战栗起来。

王大柱还不满足,一手抓着柳如烟的头乱摇。

如此猛烈的刺激,让两个女人娇躯乱颤,阵阵仿若仙音的低吟,更是不断从她们喉咙中发出,让王大柱心脏都快炸开了。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如烟终于憋不住气,猛地抬起头来。

王大柱此时再也忍受不住了,趁现在,快将妖邪的路堵住,本山神要施法了。

柳如烟还没准备好,就感受到一个温热的感觉凑了过来。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了,但那阵阵汹涌的感觉,还是如同海啸一般席卷而来,让柳如烟羞耻的几乎要低吟出声来!

但是她死死的咬着牙关,艰难的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那久违的舒爽感和刺激感,让柳如烟的头皮阵阵发麻,双腿下意识的并拢,将杨婉清的脑袋禁锢在双腿之间。

如如烟,快些松开,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杨婉清被柳如烟这么一禁锢,憋闷的她都快无法呼吸了。

柳如烟娇躯一抖,拼命控制自己放松下来,好不容易才将双腿分开。

杨婉清终于解脱之后,大口大口呼吸的同时,带着一丝哭音道:山神,我我根本没法坚持太长时间,这可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坚持一下,现在正是紧要关头,再来一次

王大柱说完,干脆再次伸出手,将柳如烟的脑袋,猛地往杨婉清那儿一按!

杨婉清的脸色倏然间变得通红不已,她紧绷着自己的身躯,双手死死的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这种感觉

为什么如此奇妙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好似触电一般传遍了杨婉清的整个身躯,她从未经过人事,稍微一撩拨,就快要受不了这种刺激了!

强烈的刺激,让杨婉清的彻底沦陷。

就快成功了,再加把劲。

我已经看到妖邪从你的嘴边要溜走了,孙夫人,快些将他封印住,若是他逃脱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听到王大柱的话,杨婉清吓得不轻,急忙伸出舌头。

突如其来的动作,柳如烟终于受不了如此大的刺激,高昂着头,嘴里发出了分外羞耻的声音!

婉清,不要那样

天啊,我怎么能让婉清吃

就在柳如烟羞愤难当,自责不已之际,王大柱再次命令道:不行,这个妖邪太过狡猾,我们得换一种办法了

如烟,你转过身用口堵住孙夫人的嘴巴,然后你们两个各自用手堵住妖邪的出路,若是妖邪的分身汇聚在一起,我就有办法对付他了。

强烈的快意,让杨婉清感觉自己肚子疼的症状已经好了许多,她还以为这真的是王大柱施展神力的结果。

所以王大柱话音刚落,她便侧身用嘴堵住了柳如烟的唇,纤纤玉手探到了自己的身下。

强烈的舒爽感刺激着杨婉清,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那种刺激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配合着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王大柱兴奋地盯着两个人,正欲吩咐柳如烟快些动作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好像有很多人过来了!

不一会儿,门外就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师娘,我可以进去吗?

竟然是吴刚来了!

王大柱紧张的要命,生怕吴刚忽然推开门走进来,当场将他抓包,到时候可是要砍头的罪名!

意识清醒了一些的杨婉清,此时臊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柳如烟也是紧张的趴在一旁,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虽说是山神在替她们医治,但若是被外人看到这一幕,她们哪里还有脸活下去啊!

迟疑了半晌,杨婉清这才鼓足勇气道:吴吴大人,您怎么来了?

香汗淋漓,娇躯乱颤,浑身上下脱力一般绵软的杨婉清,尚未从刚才的刺激之中缓过来,和门外的吴刚说话的时候,甚至就连声音都在不断颤抖。

好在门外的吴刚并没有发现杨婉清的异样,继续问道:师娘,我是奉皇上之命,带人来替您修建贞洁牌坊了。

门外的吴刚声音传了进来,王大柱听后,猛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修牌坊的人到了啊。

身为寡妇,杨婉清的确是不可以随意见人的,尤其是外面那些男人,更不会走进屋子里面一步,也是为了避嫌。

既然外面的人不敢进来,王大柱也懒得理会他们了,自己身边还有两个美娇娘,等着自己享用呢!

无视门外的吴刚后,王大柱色心又起,伸手在杨婉清那儿捞了一把,然后把手伸到她对的嘴边。

这是我之前留下的一些散碎的神力结晶,快些服下。

感受到王大柱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体擦过,杨婉清下意识的并拢双腿,这一次换成了柳如烟的脑袋,被杨婉清的两条腿禁锢住。

杨婉清浑身无比的滚烫,明明只是手轻轻地在自己身体滑过,为什么自己会倏然之间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变得无比的空虚了起来?

甚至自己还迫切的想要让山神的手,更深一些

师娘,您怎么了,是不是病还没有好呢?

门外的吴刚,迟迟没有等到杨婉清的回答,忍不住担心的问了一句,生怕杨婉清生病,没人照顾。

一想到刚刚那种感觉,杨婉清浑身一抖,强忍住心中羞耻的感觉,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哆嗦了起来:我没事吴大人,牌坊的事我我知道了

那好,师娘,我这就带人去动工了。

王大柱仔细的听着外面的情况,那个吴刚说完这句话后,似乎直接就走了,但门外很快就响起了更多的脚步声,应该是修建牌坊的民夫来了。

门外一大堆人在忙活,柳如烟和杨婉清却是光着身子躺在床上,互相拥抱在一起。

这种分外刺激的感觉,让王大柱浑身火热,兴奋地都快要昏过去了!

尤其是门外的那个吴大人,口口声声的叫着杨婉清师娘,但他却丝毫不知道,他口中的师娘正在屋子被自己肆意玩弄呢!

越来越兴奋的王大柱,都快要爆炸了,于是直接将裤子给褪了下来。

他凑到了清儿和柳如烟的面前,语气急促的催促道:神力已经凝聚成功,现在只需要你二人配合着,助我将神力激发出来!

杨婉清面色一红,弱弱的问道:要要如何激发神力?

就和上次一样啊!

一想到前几天的一幕幕,杨婉清就连脖子根都红透了,虽然已经经历了一次,可是一想到当时的情形,还是让她羞愤欲绝。

你二人刚才已经各自服下分散的神力,若是一起努力,就可以激发出更加厉害的神力!

可是

柳如烟本想拒绝,可是事情已经进行到这个地步了,若是现在打断的话,之前所做的那一切岂不是全部都白费掉了!

想到这里,柳如烟紧咬贝齿,率先摸索过去,杨婉清踟蹰了片刻后,也加入了进去。

被两个仙女一般的美人儿同时这样,强烈的刺激和满足感,让王大柱爽翻了天!

王大柱浑身的血液飞速的在体内乱窜着,直勾勾的盯着二人那曼妙的娇躯,真叫人移不开眼!

王大柱沙哑着嗓音催促道:快,用我之前教你们的方法。

柳如烟和杨婉清卖力的动作着。

王大柱终于扛不住双重的刺激,来回扭动着自己的腰肢,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

你们两快些接住了,这些都是我赐予你们的神力!

已经有了经验的柳如烟和杨婉清,生怕浪费了一点神力,急切的将那些神力结晶,全部接住。

鸣枪回营之后,望着天真的杨婉清和柳如烟二人,王大柱眼珠滴流乱转,忽然生出了一个绝妙的念头。

早已经经历过一次的杨婉清,才刚下意识的要服用,却被王大柱制止了。

趁现在,你二人需速速将神力均匀涂抹在脸上,方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柳如烟听后脸色一红,那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惹得柳如烟眼圈一红,几乎要呕了出来。

神力结晶怎么会如此难闻?

孙夫人,你帮柳如烟涂吧,她的手法不行。

王大柱猛地吞咽了几口口水,迫切的吩咐道。

杨婉清点了点头,伸出白皙的手,便朝着柳如烟的脸颊上伸了过去。

柳如烟浑身一抖,死死的闭着眼睛,咬着牙强忍着。

等到连杨婉清也全部涂抹完毕之后,二人羞涩无比的扯过自己落在床上的衣襟,遮住了曼妙的娇躯。

山山神,为何我的月事仍然未走

杨婉清感觉身下一热,低头一瞧,发现一股鲜血,毫无预兆的流淌了出来,弄的满床都是!

妖邪吸收精血的时候,是他们最强壮的时候,我刚才渡给你们的神力,只是暂时将妖邪压制住而已,也相当于变相的提升了你们的体质了。

王大柱面不改色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杨婉清失落的点了点头,她面色忽然羞红不已,扭捏着攥着自己的衣服,迟疑的望着王大柱,支吾道:对了山神,小女子还有一事不明,希望山神赐教,小女子小女子为何身下有空虚之感?

王大柱一听,心头顿时一乐,好事还真是源源不断的送上门来啊。

刚想说话,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更加刺激的玩法,于是说道:

这是因为我渡给你们的神力结晶数量太少,不过我还有一套更高深的妙法,可以再一次激发神力,你们做好准备

虽说不晓得眼前这位山神,还会想出什么更羞人的法子,可杨婉清只觉得那股空虚感难受的紧,迫切想要被满足。

见王大柱对自己招手,杨婉清半遮娇躯,正欲上前,门外赫然传来吴刚的声音。

师娘,牌坊已修缮妥当,请师娘过目。

这吴刚三番五次扰了兴致,着实让王大柱恨的牙痒,却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

而杨婉清更是神色慌乱,回道:知知道了,我这就来。

王大柱本想挽留,可转念一想,若是因为让外面的吴刚起了疑心就玩大发了,只得恋恋不舍的看着杨婉清穿好衣服离开。

被吴刚这么一打断,柳如烟同样是没了别的心思,忙不迭的穿好衣物,跟王大柱打了招呼,匆忙离去。

可怜王大柱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嘟囔几句后,他也只好穿上衣服离去了。

闲逛了一会儿后,王大柱才刚回到张举人府上,就迎面碰到几个下人,正绑着一个模样秀美的女子走来。

那女子一路拼命挣扎,由于太过用力,身下裙子直接被推到腰际,露出两条修长的玉腿。

本就心火未消的王大柱,看到那两条玉腿不断踢腾,更是心痒的难受。

王大柱上前询问一番询问才得知,这女子名唤晴儿,是张举人新买来的小妾,打算一会直接圆房。

这般水灵灵的美人,怎么能让张举人吃独食。不行不行,我得去看看,吃不着肉喝点汤也行啊。

想及此处,王大柱按捺不住心头火热,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到了张举人房外后,他抬手敲门,没等多久张举人便前来开门,并将王大柱迎进了屋子。

这一进屋王大柱就看愣了,晴儿正被反绑着双手,衣裳凌乱的倒在床上。

见她脸色梨花带雨的娇弱神态,和不经意间漏出的风景,王大柱竟是生出一股想要将她扑倒,狠狠欺负的冲动。

山神,您怎么来了?张举人道。

闻言,王大柱故作正板,道:张举人有所不知,若是在女子初夜进行双修的话,就可以吸收她的元阴,起码可以多活好几年。

一听可以多活几年,张举人忙的弯腰行礼,一脸热切,道:还请山神教我。

这个简单,你按本神所说,先用绳子把她一只脚吊起来,让她那儿露出来,这样也方便后面行事。

而此时的晴儿一听要被摆出那般羞人的动作,俏脸瞬间涨的血红,声音更是带上哭腔。

你你这个禽兽!

见张举人在忙活准备绳子,没注意这边,王大柱嬉笑着上前,大手在晴儿身前摸了一把,嘿嘿笑道:晴儿姑娘,这双修之法对你也有好处,待会儿等你享受到那种极乐仙境后,说不定还要谢谢本神呢。

呸!无耻!登徒浪子!

晴儿一双美目直欲喷火的蹬着王大柱,娇柔的身子更是不断扭动着,试图甩掉王大柱那作祟的大手。

就在王大柱想要把手伸进晴儿衣衫内之际,张举人拿着绳子走过来,道:山神,准备好了。

嗯,开始吧,本神来帮你。

王大柱点头答应,随后单手抓住晴儿堪堪一握的脚腕,高高抬起。

放手,放开我!晴儿不住挣扎,眼泪开始打转。

可她一个娇柔女子,双手又被反绑住了,根本不是两个男子的对手。

张举人动作麻利用绳子拴住晴儿纤细的脚腕,另一头则死死系在床头柱子上方。

如此一来,晴儿一条腿被高高吊起,那神秘之地就毫无保留的显露了出来。

王大柱当时就看直了眼,晴儿那地方竟是不毛之地。

这是人间极品。

王大柱做梦也没想到,张举人这新买的小妾,竟是个人间极品。

山神,然后要怎么做?

张举人一句话让王大柱回过神来,后者咳咳嗓子,道:把绳子给本神。

接过绳子后,王大柱直接用绳子在晴儿上身缠了一圈。

兴许是因为勒的太紧,晴儿当场就哭喊道:嘶疼,禽兽,放开我!

胸前传来的痛感让晴儿泪眼婆娑,不住扭动身子。

王大柱却依旧不为所动,一手抬起晴儿屁股,用绳子直接勒住晴儿下方,绳子另一头却死死捏在手里。

禽兽,放放开我!

人已赞赏
小说

好深好爽小雪在工地厕所被|无翼乌第一次有点紧

2020-8-2 20:06:22

小说

p一女两男前后夹击:AV女主喷奶水肉污爽文

2020-8-2 20:06:35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