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奶头一起揉|宝贝放松,等会就不疼了

我还能听到她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白姨,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赶忙解释,同时拼命的往后挤。 很快,我的身体后退了一点,我们两人的身体分开了。 正当我松了口气时,后面再次挤压过来,而我又一次的压住了白姨的身体,这一次我们的距离更近! 白姨的身体僵住

我还能听到她略显粗重的呼吸声。

白姨,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赶忙解释,同时拼命的往后挤。

很快,我的身体后退了一点,我们两人的身体分开了。

正当我松了口气时,后面再次挤压过来,而我又一次的压住了白姨的身体,这一次我们的距离更近!

白姨的身体僵住了,我也僵住了,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下来。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只有身后传来的一次又一次的挤压告诉我,现在我们还在公车上。

白姨也没有动,就像受惊的小白兔一样不住地颤抖。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随着下一站乘客的下车,公交车里的空间立刻多了起来,而我也趁机离开了白姨。

两人身体分开的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有些恋恋不舍,似乎不想离开那温暖的地方。

白姨也仿佛松了口气似的,身子一软,不过很快又扶住了旁边的扶手。

从后面看着白姨红红的耳根,我知道她的脸蛋肯定红透了。

气氛依旧很尴尬,我们俩谁都没说话,一直等到了商场,白姨就匆匆下了车,我也紧随其后下车。

这不是我第一次跟着白姨来商场了,她平时逛商场的时候总是慢慢悠悠,往往逛一上午都买不了几件衣服。

可这次的她却是有点奇怪,进了商场后就急匆匆的上了二楼女装区,直奔其中一家内衣店!

看到白姨进了内衣店,我就不好意思跟进去了,虽然我也想进去看看。

在外面站着等了一会,白姨终于付款出来了。

白姨我才刚喊出声,白姨就冲我摆摆手,匆匆去二楼的洗手间。

这下我更懵逼了,白姨这是怎么回事?

如果急着上厕所的话,那为什么还要去买内衣?

晃了晃脑袋,我继续漫无目的的溜达,一双贼眼不住地打量着周围逛商场的女人们。

还别说,逛商场的女人还真有不少漂亮的,看看这个,酥胸饱满皮肤白皙,关键还穿着低胸装,那一片起伏都能把男人的眼睛给吸进去。

再看看旁边的黑色包臀裙女人,屁股挺翘丰满,简直和白姨都有一拼了。

盯着这女人看了几眼,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白姨该不会是因为那件事才去买的内衣吧?

我的瞳孔猛地一缩,心跳也加快了不少。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就实在是太刺激了!

就在这时,白姨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俏脸上再次恢复了轻松。

白姨!我叫了一声快跑过去。

白姨脸蛋上还挂着淡淡的红晕,不过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小松,咱们去看看高跟鞋,我有一双高跟鞋坏了,今天正好买双新的。

我点点头:好啊白姨,那我待会给你拿东西。

小家伙还懂得心疼白姨,真是没白疼你。白姨笑着点了点我的额头,浑然未觉我的眼神正死死盯着她的那个位置。

到底是不是我想的那样呢?

跟着白姨来到卖鞋的专柜,白姨自然而然的把随身的包交给我,然后就忙着试鞋去了。

她买鞋向来是要试好几双,磨蹭一会才最后敲定的。

看到白姨在试鞋,我却悄悄地离开了专柜,来到附近的安全消防通道里。

现在来商场的人都是坐电梯,很少有走楼梯的,这里也没什么人。

往四周查看确认没人后,我深吸一口气,缓缓打开了白姨的包。

里面放着内衣店的购物袋,还有一些化妆品和白姨的钱包,而我的目标正是购物袋里的东西!

颤抖着将手伸进去,这一刻我的呼吸几乎要停滞了。

很快,我的身体一颤,摸到了!是湿的衣服!

这一刻一切都明白了,我的猜想得到了证实,白姨竟然真的因为公车上发生的事情而有感觉了

还没等我兴奋起来,眼前出现的人影立刻将我打入深冷的冰窖之中,白姨来了!

看着面前的白姨,我惊呆了,甚至连包都拿不稳掉了下来。

这也太巧了吧,我才刚要拿她的小可爱出来看看,她就跟过来了?

而白姨也是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想不到我会做出来这种事。

她的俏脸起初一片煞白,随后转为羞红,显然已经意识到我刚才是要拿什么东西。

我结结巴巴的解释:白姨,我我

还没等我解释完,白姨的眼睛忽然亮了,指着地上的挎包道:小松,你是要拿纸巾呀!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低头看了过去,只见她的挎包旁边竟是散落着一包纸巾,应该是刚才包跌落的时候掉出来的。

我立刻就坡下驴,也不管白姨是不是真的这么认为,重重的点点头说道:是啊白姨,我刚才就是要拿纸巾来着。

你说你这个孩子,拿个纸巾还要跑这种地方。白姨的表情轻松起来,走过来把包捡起来,同时又拿起纸巾递给我。

白姨,我我不想让人看到我从你包里拿纸巾,那样会显得没有男子气概。我随便编了个瞎话。

好吧,那我们继续回去试鞋!白姨说。

随后我们两人再次回到卖鞋的专柜,看着那边专心试鞋子的白姨,我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幸亏那包纸巾啊,不然现在得多尴尬?

尴尬倒还是其次的,要是让白姨回头把这件事告诉我妈,到时候乐子就更大了,我妈肯定会把我的屁股打烂的,虽然我已经参加工作。

我不知道的是,那边的白姨其实也是在假装试鞋,她眼角的余光也在偷偷打量着我。

刚出社会的我,在阅历方面比白姨可是差远了,她怎么看不出来我的真实目的?

刚才白姨之所以会那么说,就是为了顾全我的面子,而且她也不想让气氛那么尴尬。

出人意料的,这次白姨很快就敲定了要买的鞋子。

小松,我们回家吧,我累了!付款后白姨把装鞋的袋子递给我,看似随意的说道。

我楞了一下,平时白姨逛街可都得逛个两三个小时的,今天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本来我们是打算要在外面吃午饭的,现在也用不着了,直接坐公交车回去。

到家的时候,赵晓曼也已经起床打扮好。

看到我们两个回来,她也是很吃惊:你们不是出去逛街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累了,先去洗个澡,快到午饭时间了,你来做饭吧小曼!白姨说完放下东西进了浴室。

看着她扭着屁股走进浴室,我又忍不住回想起公交车上的一幕,白姨屁股的触感可真是美妙,让人享受了一次就忍不住想第二次。

白姨走进浴室,关上门的刹那,她的身子也是忍不住有些瘫软,背靠在浴室门上大口大口喘息着。

今天上午的经历对她而言简直是前所未有的震撼,没想到她竟然也会有这种遭遇,而且还弄湿了

就在她沉浸于回忆中,小手也不自觉的朝着某个地方移动时,外面的我和赵晓曼也已经互相对视起来。

赵晓曼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怎么样小处男,和你白姨一起逛街的感觉如何?

她不说这个还好,一提起逛街的事情我的小腹就燃起了一股火焰,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怎么?看来你白姨是把你的火给勾起来了呀,那要不要我帮你灭火呢?小处男?赵晓曼调笑道,说着还用手指点了点我的

本来我就处于激情燃烧的状态,被她这么一点,顿时立刻爆发起来。

看到我爆发的样子,赵晓曼眼睛顿时亮了,其实她昨晚也不好受。

在洗手间被我挑逗起来,她本来都已经做好准备要享受一次了,可谁能想我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这让她比我还郁闷。

现在再次看到我的爆发,她心里更加的渴望,在某种方面女人的渴望比男人还要更强烈一些。

我们去厨房,一边做饭,一边弄赵晓曼媚眼如丝,看得我眼睛都发直了。

不由自主的跟着她来到厨房,赵晓曼指着案板旁边的黄瓜说道:你来洗黄瓜,我来帮你洗!

我还没明白她的意思,却见她已经蹲了下来,小手缓缓伸向了

很快,我的脸上浮现出舒爽的表情,不得不说,赵晓曼这小骚货还真是会伺候男人。

人已赞赏
小说

强奷到高湖:医生和护士办公室乱小说

2020-8-2 20:03:08

小说

洛逸杜小莘污床文|宝宝你真湿自己骑上来

2020-8-2 20:03:2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