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的进入她:别舔我,我受不了了

我心里莫名的有些期待但又有些尴尬,如果这时候房间里只有刘欣怡刘佳玥两个姐妹俩也就算了,但是王洋还在一旁眯瞪的晕乎乎的,虽然他现在看起来跟睡着的差不多,可毕竟还没有真的睡着。 而且我又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在一个大男人面前把我坚挺的那里暴露出来,实在让我有些尴尬。 但心底的期待却真的越发强烈起来,如果刘

我心里莫名的有些期待但又有些尴尬,如果这时候房间里只有刘欣怡刘佳玥两个姐妹俩也就算了,但是王洋还在一旁眯瞪的晕乎乎的,虽然他现在看起来跟睡着的差不多,可毕竟还没有真的睡着。

而且我又不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在一个大男人面前把我坚挺的那里暴露出来,实在让我有些尴尬。

但心底的期待却真的越发强烈起来,如果刘佳玥直接给我脱下来了,一会刘欣怡从厨房出来,也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呢。

不过我期待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刘佳玥这个小妮子纯粹是在消遣我!

她故意的用手指摩耶着我那坚挺的木槌,然后还假装做出一副要用手拉开拉链的假象,可事实上,她一直在盯着我。

好啊东哥,你好色啊!刘佳玥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她笑嘻嘻的拍了我一巴掌说道,我看出来了,你还挺希望我拉开的!

我一巴掌拍在她的翘臀上,你又没那个胆子,还装什么呢。

刘佳玥好像触电了似的,忽地一下跳了起来,她愣了愣,但马上又张牙舞爪的跟我闹玩起来,东哥你真是色!

要不说酒这东西,真是个好东西,如果是我们都没有喝酒,在平日里,我根本不可能这么肆无忌惮,而刘佳玥同样不会这样轻易让我触碰,估计她更不会这样带着任性小孩子脾气似的跟我玩闹。

但我们喝了酒之后完全不一样了,酒劲上来了些,然后开些玩笑话,借着这个劲儿,我们再做些小动作就没平日里那么拘谨了。

刘佳玥玩闹中又是用拳头打我胸前,又是捶我后背的,但这在我看来,更像是给我提供了最佳的合理攻占她娇躯的理由。

我假装一把拍在了她雪白细长的大长腿上,手感简直舒服的一比,或者我再一手用力握住刘佳玥的大白兔,然后问她还敢不敢了。

不过最让我激动的还是我拍在她大腿上之后,顺势手指就要探进她的齐比小短裤里。

这下刘佳玥有些慌了,她连连捂住反抗。

我笑眯眯的问道,小妮子,还闹不闹了?

刘佳玥呜呜求饶,东哥,你欺负人。

我嘿嘿笑着又试图继续深入,不过这下刘佳玥忙说道,东哥我错了,我真错了!

刘佳玥的动作有些大了,说话间,刘欣怡也从厨房走了出来,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们玩闹。

你们干嘛呢!

刘欣怡反应过来,她冷着脸拍了一把刘佳玥。

我自然的松开手笑笑道,小丫头,就爱闹也正常。

我们其实年纪都不大,我不过是高中毕业了闯荡了三年社会,而刘佳玥只是职高学生,在我们几人中年纪最小,也确实是有点像是小孩子似的。

刘欣怡脸色变幻不停,不过她检查了一下刘佳玥,似乎是看到刘佳玥没有真的吃亏什么的,这才明显像是松了口气。

简单吃了两口热菜,古灵精怪的刘佳玥开始实施了她想好的主意。

刘佳玥推着迷糊的几乎要睡着的王洋,姐夫姐夫,别睡着了,快来醒醒,咱们玩个游戏!

因为明天是周日,而外面又下雨的,半夜这个点了,我们都回不去的。

王洋迷糊的爬起来说道,咋的了啊妹子,喝好了啊?晚上你跟东哥就都别回去了,就在这睡吧。

刘佳玥哼哼道,喝好啦,睡啥睡啊,起来嗨!

刘佳玥一边说着,一边推搡着将王洋带到了卧室,然后她又将我跟刘欣怡也叫了进来。

我心下有些不明所以,原本想着晚上可能的好事已经完全被刘佳玥给打乱了,这会正想着还有没有什么可能。

但刘佳玥将我们几人都安排到卧室后,我们四个人面对面坐着。

刘佳玥拿出一副扑克牌,接着又开始说出了她的惩罚游戏计划!

我听完刘佳玥的安排和惩罚,顿时眼前一亮,她真是神助攻。

惩罚游戏挺简单的,打扑克不玩钱的,而是玩脱衣服的,谁输了谁脱衣服!

我咽咽口水看了眼只是穿着一件齐比小短裤的刘佳玥,再看看上身明显只是一件宽大衬衫的刘欣怡我们四个人里好像就刘佳玥穿着的最少,其次是刘欣怡穿着的也不多,这要玩起来脱衣服扑克游戏,肯定一会就能看到她们俩慢慢脱掉外套露出里面了!

我心中越发激动,如果玩到最后她们全都脱掉了,那我岂不是不单可以大饱眼福,甚至还可以借着酒劲,趁机弄一下

事后醒来就说喝多了,反正都喝酒了,最后到底是怎么搞的,谁也说不清楚。

我心里想的挺美好的,不过刘欣怡却强烈反对不玩这种惩罚游戏。

都大半夜的了,玩什么啊,赶快去睡觉了。刘欣怡上前要没收刘佳玥的扑克牌。

刘佳玥古灵精怪的眼睛眨巴眨巴,她似乎打定主意要玩,而且好像更是为了之前在客厅跟我说的那句,让我光明正大的脱下裤子了也不会有事。

刘佳玥哼哼的来回推搡着几乎要睡觉的王洋,姐夫,你也来玩嘛,我们玩一会就睡觉了的

我不动声色的也说了句,要不我这就回去吧,欣怡今天身体好像不大好呢。

有刘佳玥不停摇晃王洋,将王洋给晃悠的醒了些,然后我又说了几句,最后算是终于让刘欣怡点头同意了。

规则倒是简单,姐妹俩一伙,我跟王洋面对面一伙。

看得出来王洋还是很想要睡觉的样子,起先他倒是有点精神,但玩着玩着,他又开始迷糊糊的样子了。

好在我的运气还不错,连续两把都是我赢。

输了是一个人脱掉,还是两个人一起脱掉?我笑眯眯的坐在一旁盯着刘佳玥性感又迷人的娇躯,心中激动的恨不得帮她脱下。

刘佳玥哼哼道,想得美,当然是一个人脱掉,我先来!

说着,刘佳玥愿赌服输的将外衣脱掉,瞬间,她胸前那对大白兔好像终于冲破了束缚似的,脱下外套时居然还隐隐的跳动了下。

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弹性和清纯活力。

刘佳玥里面是一件黑色的蕾丝罩罩,两只白兔被黑色蕾丝罩罩包裹下,显得性感又迷人。

我真没看出来,她现在虽然还在上学处于发育阶段,但这份风情可真是快要比上她姐刘欣怡了。

我咽下口水看着刘佳玥脱掉了一件外套,接着就是刘欣怡脱一件。

刘欣怡满脸无奈,她下意识的看了眼王洋,见到王洋虽然还是迷糊糊的状态,但是也没有睡着,她可能是觉得王洋这种状态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也磨蹭的将围裙脱下。

我轻咳道,围裙不算吧?

刘佳玥眨眨眼,也不知道她是想的什么,笑眯眯说道,围裙当然不算嘛。

这下我跟刘佳玥齐齐看向刘欣怡,一起盯着她问道,脱上衣呢还是脱牛仔裤?

刘欣怡脸色忽地红了起来,她狠狠的瞪了眼刘佳玥,估计也是被刘佳玥如此坑姐的行为弄的又恼又气吧。

刘佳玥嘤嘤嘤的显得好委屈的样子,我顺势将刘佳玥拉在身后,一只手趁机摸上了她的苗条腰肢,接着对刘欣怡说道,愿赌服输,你要是不想玩,那我回去就是了。

另一边迷糊糊的王洋似乎是听到了我要回去,他晃着脑袋凑火说了句,东哥别着急回去,老婆愿赌服输。

刘欣怡这下没话说了,她缓缓的将上身宽大的衬衫慢慢掀开,顿时让我口干舌燥的白皙肌肤和那平坦小腹映入眼前。

刘欣怡将上衣掀开后从头上开始脱下,而就在她的眼睛全被衣服蒙住时,我注意到王洋又低着脑袋摇头迷糊着了。

我躁动不安的心思让我控制不住了,我伸手忽地一把抓向了那只被粉色罩罩包裹的白兔

人已赞赏
小说

女朋友叫起来好诱人|夏天公车偷拍看见奶头图片

2020-8-2 20:02:00

小说

一直捏女朋友的小豆豆|宝贝塞紧不许流出来动漫

2020-8-2 20:02:24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