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叫起来好诱人|夏天公车偷拍看见奶头图片

满脑子里都是丈母娘那羞红的脸,湿透的身体和硕大的róuruǎn,想着想着,居然把老婆当成丈母娘,- -边幻想她的反应,一边疯狂的进攻。 老婆大叫一声,从桌子上瘫软在地,每次她总是不禁做,没几下就软了, 但我正兴致高涨,伏下身子,继续在地上摆弄,但总是到不了那个感觉。 难道是? 我莫明的

满脑子里都是丈母娘那羞红的脸,湿透的身体和硕大的róuruǎn,想着想着,居然把老婆当成丈母娘,- -边幻想她的反应,一边疯狂的进攻。

老婆大叫一声,从桌子上瘫软在地,每次她总是不禁做,没几下就软了,

但我正兴致高涨,伏下身子,继续在地上摆弄,但总是到不了那个感觉。

难道是?

我莫明的心虚,转过头,忽然看到丈母娘的脸出现在门口,正满脸通红的从门缝里偷看我们的好事。

啊!一瞬间感觉上涌,火山bào发,我控制不住的闭上眼睛。

等我再睁眼的时候,门已经关的好好的,难道是幻觉不成?

经过一番大战,我和老婆都热的受不了,于是回到堂屋吹风扇,丈母娘虽然假装不在意,但脸上还是有点不自然的红。

"给,擦擦! "丈母娘撕了点纸巾递给老婆。

老婆有点愣,低头看到腿上那一股透明的yè体,瞬间俏脸一红。

丈母娘若羞若气的瞪了我一一眼,这才转身,-拐一拐的回房去了,但她那娇羞的表情真是迷人,简直风情万种,我看了一眼姿色平平的老婆,忍不住叹了口气。

晚上的时候,小姨子打来电话,说学校有活动要家长参加,要在县城住两晚,丈母娘腿上还有伤不方便,只好让我老婆过去。

一大早,老婆就收拾好简单的行李。

"老公,我妈就jiāo给你了。

好,你放心吧!我嘴上答应,心里却有股莫名的兴奋。

不过老婆一走,家里就只剩下我和丈母娘两个人,由于心虚,我都不敢抬头看她,气氛非常尴尬,我只好一一个人到玉米地里干农活。

吃过午饭,丈母娘居然把我叫到了她房里。

我心里忐忑不安,心想只有我们两人在家,丈母娘喊我到她房间干啥?忍不住有点xìngfèn,而且她昨天偷看我和老婆的那个,是不是因为她憋不住了?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在她这年纪是那种要求最旺盛的时候,而且又一直守寡,她肯定非常敏感吧?

来到房间,我才知道自己想错了,丈母娘居然穿的很严实,扳着脸,很严肃的看着我,让我先坐下。

"小高,你虽是上门女婿,但我对你有多好,你也知道的吧?

我连忙点头附和,心里却很奇怪,丈母娘说这些干什么?

"昨天的事情,本来就是巧合,希望你不要多想,你要知道,你叫我一声妈,我也真把你当儿子一样看

我脑海一懵,心中的罪恶感渐渐加重。

原来丈母娘早看出我对她的想法,所以才苦口婆心的归劝,什么老妈儿子的,又扯了-通她是如何忠贞,什么人言可畏,好好对待她女儿什么的。

"妈,你放心,我会把你当亲妈一样养。

这一刻, 我非常内疚,对丈母娘的那种罪恶感要把我压跨,我强行让自己不要想多,丈母娘都这样说话了,我再乱想,就太**了。

回到房里,我简直想哭,丈母娘对我这么好,如果我再乱想,那能对得起谁?

所以,我告诉自己,以后不能再乱想,坚决,必须!

我把满心的憋闷fā xiè到了地里,一下午锄完了两亩地,直到天色很黑才回到家。

"小高啊,今天怎么回来的那么晚?饭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热吧。"丈母娘的脸色不太好看。

"妈,你坐着,天这么热,吃点凉的没事。"我不敢再看她,接过碗筷,一阵狼吞虎咽。

吃过饭我就钻进了房间,来个眼不见为净。

由于下午太累,我坐在椅子,上没-会就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听到老婆的那种叫声,不由全身燥热上火,等我醒过来,才知道那不是梦,因为那颇似痛苦的叫声并没有停止。

难道是丈母娘在叫?这声

我心底一震,拉开了门,堂屋没有人影,这声音的确是从丈母娘的房间传出来的,难道她房里有别的男人?

我瞬间怒火丛生,上去敲 了敲门,"妈,你怎么了?

"小高,啊,你快进来看看。"丈母娘的声音有点害怕。

我吓了一跳,直接推开门,看到丈母娘- -脸痛苦的躺在床上,下身仅穿了一内白色内内,我忍着心中异样的感觉,上前掰开她的双腿,腿根内侧的伤口已经发紫,隐隐流着黄色yè体。

"妈,伤口感染了,我送你去卫生院。

别,不要。"丈母娘仍在死撑,她平时就最爱面子,容不得别人对她说三道四的。

我劝了半天也没有用,最后只好拍了张伤口的特写,然后拿去给村卫生院的李大褂看,问他应该怎么办。

李大褂问了一下伤口部位,便开了三种yào,两种口服,一种外敷。

"妈,医生说了,这个伤口必须先清洗,再**5分钟, 然后才能上yào。"我回到家就跟她解释了一下,以免她以为我故意占她便宜。

丈母娘脸有点红,轻轻嗯了一声。

看着她叉开的双腿,皮肤非常白皙,白色的内内有些透明,一抹黑色若有若无在眼前浮动,我硬是忍着心中的异样冲动,帮她清洗了伤口。

"妈,你别紧张,再叉开一点,不然我怕碰到那 "我心底忍不住一dàng。

丈母娘的脸也红了,不敢看我,但却听话的把两腿叉的很开,有一种洞门大开的感觉,那姿势实在太过诱人。

我瞬间脸红心跳,又怕她发现我的想法,非常心虚,偷偷看一一眼,发现她已把头侧到另一边,这才放下心来。

伤口实在太近,我*的动作很轻柔,生怕碰到她那中间私密的róuruǎn,会被她误会。

丈母娘那里的皮肤非常的细嫩,我见她没有看我,便大着胆子一边**,- -边向她那个部位打量。

丈母娘应该非常爱美,丛林修的非常柔顺,但是随着我手劲越来越重,那白色的内内中间,居然-点点的湿润起来

"啊! "丈母娘忍不住轻轻的闷哼,那声音太酥太柔,听的我喉咙干渴,全身燥热。

看来丈母娘对那方面的确非常敏感,必竟快四十如虎的年纪了,被我揉了几下,居然湿了,我咽了下口水,身下已经撑的高高的一片。

看着那白色内内中间越来越湿的凹陷,我忽然冒出一一个**又罪恶的想法。

伤口离私密处仅有3厘米,如果我继续用力揉磋,直到丈母娘受不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想法让我xìngfèn起来,仿佛全身的虚火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样,我故意把手指往那róuruǎn的私密处贴近,一次又一次的,还有几次故意假装不小心的碰到。

丈母娘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闷哼声也越来越重,我知道她在强忍着。

这又罪恶的想法让我很激动。手指不听使唤的颤抖,一不小心,直接chuō到了她私密的róuruǎn上。

"啊!可以,可以了。"丈母娘浑身一震。

我看到原本仅有些一点湿润的白色内内,居然一下子湿了一大片,不由心底一dàng,身下早硬的难受。

"好,妈,你忍着点,我现在给你上yào。"我很心虚,生怕她会骂我,只好停下动作,把yào粉涂抹在伤口上。

一切弄好之后,丈母娘才慢慢平缓下来,但脸上仍红的发紫。

"小高啊,你回去歇着吧。

我知道她想说什么,心虚的要命,连忙逃也似的回去了,回到房间,满脑子仍是丈母娘那私密处湿透的情形,拿起手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一丝粘湿, 不由全身冒火.

"铃手机响了,把我吓了一跳。

是老婆的电话,我平复一下,划开了接听,本就心虚,结果不小心把丈母娘伤口感染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别担心,已经看过医生,上了yào了。

"上yào?谁帮她上的啊? "老婆的音量一下子上去了。

我这才想起来,不由后悔,若说是我上的yào,恐怕老婆会乱想,到时候丈母娘肯定有些为难。

"肯定是医生上的yào啊,嗯!

老婆没有怀疑,又问了两句才挂,上电话,我已经满头的冷汗。

应付过老婆后,居然更加xìngfèn,想着丈母娘那强忍着的闷哼声,以及瞬间湿透的内内,我全身像打了鸡血一样,燥热又冲动。

医生说这yào必须4小时敷一次,所以,下次上yào在半夜12点半。

如果我继续像刚才那样揉磋,丈母娘会被*到不行,到时候顺理成章的进入她的身体,估计她也无法抗拒吧?

但是,这可是我的丈母娘,我怎么能对她做出这种事情?乱轮?我一-边咒骂着自己,-边却xìngfèn的算计该怎么进行。

丈母娘实在太迷人了,我明知很罪恶,却控制不了心中的恶魔,怎么办?也许这一次再按揉,丈母娘应该不会有反应吧?

我越想越燥热,居然没有一丝 睡意。

好不容易到了深夜12点半,我直接翻身下床去了堂屋,丈母娘的房间紧闭,里面没有点声音。

我站在她房门口,犹豫再三,罪恶和xìngfèn互相jiāo织,快把我压扁,最后还是忍不住敲了敲门,"妈, 我来给你上yào

半晌,房内传出一句话,"晚上就不用了吧,明早再上。

难道丈母娘也怕夜深人疲时抵抗不了我的手法,所以才回避?

"妈,这可不行,医生说伤口感染的很厉害,必须按时上yào。"我把医生扳了出来,丈母娘没办法,只得让我进去。

粉色的蚊帐内一片朦胧身影,我喉咙很干渴,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丈母娘把蚊帐收起来,有些尴尬的看了我一眼,"小高,**就不用了吧,你直接上yào就好。

"不行,感染很严重,如果不赶快治好,等然然回来会怪我的。

丈母娘最怕就是被她闺女发现,皱着眉点了点头,听话的叉开了双腿,她的皮肤实在太白皙了,在灯光下白的让人发慌,显得那两腿中间的yīn影,更加神秘诱人。

丈母娘躺好后,又把头侧了过去,嘴里好像咬着什么东西,看来已经是早有准备。

我忍着心中的激dàng,轻轻掰开丈母娘**的大腿,手指轻轻按了上去,这一次我也早有准备,故意先慢慢*伤口附近的皮肤,然后假装不小心,从那神秘的róuruǎn上擦过。

人已赞赏
小说

两根齐入 h文|明天来月经今晚随便射

2020-8-2 20:01:59

小说

王强你先拔出来|邻居三个老汉一起搞我小说

2020-8-2 20:02: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