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丝内裤被撕开强入_奸淫处女新娘

老罗透过门缝看进去,瞧见她那先是晃着掉出来,却丝毫不见下坠的一对,它们高高的耸着,仿佛珠穆朗玛。 可能是因为来感觉了,她那鼓得很紧,老罗看她顶端的俏立,直想去含住。 拿手边捻边捏,老罗看它在柳颜手里不停变换形状,恨不得冲进去帮忙。 可这种事也只能想想,享受惯了柳颜的温柔体贴,他有点害怕被赶出去。 手

老罗透过门缝看进去,瞧见她那先是晃着掉出来,却丝毫不见下坠的一对,它们高高的耸着,仿佛珠穆朗玛。

可能是因为来感觉了,她那鼓得很紧,老罗看她顶端的俏立,直想去含住。

拿手边捻边捏,老罗看它在柳颜手里不停变换形状,恨不得冲进去帮忙。

可这种事也只能想想,享受惯了柳颜的温柔体贴,他有点害怕被赶出去。

手玩不过瘾,柳颜突然努嘴去够,也扒拉着她的一只丰满往上,居然让她叼住了,可见她那有多饱满。

她用力吮得几下,脸上泛着潮红,又拿小香舌去tiǎn那小尖尖

老罗看她浑身香汗淋漓的,喘息又急,这下真忍不住了,就拉下裤链把自己掏了出来。

门里一少fù,门外一老汉,就这么各自开心着。

突然,柳颜双腿往中间一收,夹住了她底下玩耍的手,身体猛的绷直了,而后抖筛一直颤抖起来千钧一发之间,她的手一出来,一股猛劲直冲床尾。

老罗看着口瞪目呆,没想到柳颜劲儿这么猛,还是能跟消防喉有得一拼的极品女人,哗啦啦的洒在地上,还延绵了好一会儿她才瘫软下来,带着余韵在那微微抽搐,一脸的疲态,口水都流出来了。

诧异过后就是一阵异常的xìngfèn,老罗突然感觉自己也要出来了,吓一大跳。

可不能弄在墙上,厅里其他地方也不行他一着急,就没办法好好思考,一把捏住不让它出来,然后到处找地方释放。

也是眼尖,他瞧见防盗门没锁好,外头没有人走动的声音,于是冲过去一脚踹开

刚到楼梯间他就忍不住撒手了那老货就像打仗拿着机关qiāng跟敌人火拼似的,冲着楼梯下方一阵扫

悲剧不期而遇,因为是老式的楼房,没有电梯,只有楼梯,所以这是楼上住户的必经之路。

楼上一个靠给人做家政服务混生活的单亲妈妈褚秀琴买菜回来,她刚好从楼道转过来。

老罗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轰差点打着她,她侧身让开,还以为谁家的调皮孩子在玩水,正想开骂,然后就看到老罗那杆巨大的老物件,顿时傻眼了。

老罗闭着眼享受那难得的快乐,一睁眼瞧见个女人正垂涎的瞧着自己。

他吓一跳,脸涨得通红,忙收起来冲进屋里。

刚把门关好,回身想喘口气,又被悄无声息站在他面前的柳颜吓一跳。

人吓人,吓死人。老罗差点没吓得背过气去。

叔,你怎么了?刚刚门是你弄响的吗?

老罗拍着xiōng口缓劲,说:是是我刚刚被狗追。看柳嫣诧异的样子就知道她没发现什么,所以老罗挺淡定的。

只是可能来得匆忙,柳颜身上的衣服胡乱搭着,睡衣纽扣都扣错了,底下露了一大片出来,看得老罗眼睛都直了,刚刚吐过的老伙计居然又有苏醒的迹象。

柳颜顺着老罗的视线一看,脸瞬间红了,忙捂着冲进卫生间。

老罗往她房门的方向一看,瞧见她的淡黄色内内还在,顿时起了心思。

这魔鬼一般人按不住,老罗看一眼卫生间的方向,知道柳颜洗漱整理不会那么快出来,于是放轻手脚进了她的房间,然后拿起内内嗅。

以前他是不会干这种事的,所有平衡都在柳颜自娱自乐被他看到的瞬间打破了,他以前只有色心,现在色胆也有了些,拿着深深一嗅,感受着内内底部温润的感觉,仿佛自己的嘴就贴在柳颜那里。

他伸出舌头tiǎn了下,闻着是浓郁的女人气息,尝起来却有股怪味,老罗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他老婆都去世十几年了,这东西很长时间没尝过了。

年轻女人的气息就是好,他感觉自己仿佛年轻了十几岁,身体也充满了力量。

他不敢享受太久,没多一会儿就放下出去了。

刚喝口水柳颜就出来了,老罗招呼她说:小颜,快过来吃早餐,我给你买了早餐回来。

柳颜听他说有早餐吃,挺开心的,走过来说:叔,你都多久没给我买早餐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老罗老脸一红,说:你要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买。今天回早是因为肚子不舒服,不过以后也可以晚点再去晨练,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那可不行,我还盼着您快点给我找个婶回来呢!柳颜开着玩笑在老罗面前的茶几对面蹲下,手脚轻灵的打开包装袋想看老罗给她买的什么早餐。

她蹲的实在太不淑女了,裙筒朝上,膝盖微微打开,都忘了自己没穿内内了。

这简直是bī着老罗往她裙底看,一眼瞧见里头一团黑,仿佛还能望见微开的门扉,老罗瞬间就不行了,刚消停的老货呼一下又立了起来,顶着裤裆难受死了。

柳颜睡裙的领口也没收紧,纽扣虽然都扣好了,但耐不住她是前倾着上身的,领口敞开,能很清晰的看到里面两坨巨大略微吊下,因为没了罩罩的束缚,老罗老担心它们就这么掉了。

柳颜无意间瞄到老罗的裤裆,再顺着老罗的视线一看,顿时羞得不行,忙夹腿掩xiōng,起身跟老罗说:叔,你先吃,我换身衣服。说着跑掉了。

回房背靠门上,柳颜的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

一是害羞,二是因为前公公居然为她起反应,这太让人尴尬了。

她也挺为老罗的巨大惊惧的,儿子的小,父亲的这么大,这像话吗?

老罗在外面也浑身不得劲,偷窥被发现,这老脸往哪搁,以后可怎么相处。

柳颜换好衣服出来又进卫生间,等再出来跟老罗对上,两人都挺尴尬的。

柳颜借口赶时间,早餐没吃两口就出门了。

老罗抽自己的脸一把进卫生间洗脸,突然看到旁边的胶桶里放着柳颜换下来的睡裙,他又管不住自己了。

平常他可从不敢碰柳颜的东西,这次按捺不住猎奇心理往底下一翻,果然见到了柳颜刚换下来的内内。

她的内内肯定是要换的,因为之前老罗拿来嗅的时候就发现它脏了。

柳颜拿睡裙压着应该是为了遮掩,可这又怎么能防得住老罗这个有心人。

他又拿起来嗅,没几秒钟就忘了之前自己对自己越矩的懊恼,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没忍住,当下脱了裤子就拿来裹着自己弄。

这一顿撸可太美了,老罗舒服得都闭起了眼睛。

谁知身后突然传来柳颜羞恼的声音:叔,你在干嘛?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老罗吓一跳,回头看到柳颜那张因极度羞涩而成酱紫色的俏脸,他紧张得不行:我我

柳颜从他手里抢走内内,想训他一顿,一时间因为过于激动又不知说他什么好,一跺脚,把内内扔进垃圾桶,然后抽出满载的垃圾袋出门去了。

老罗暗叫:完了,这次是真没救了。

他在家呆不下去了,又去小公园溜达,见到老伙计老王,就坐了下来,唉声叹气的。

老王看出他心情不好,问他说:老罗,你怎么了?

这事怎么好意思跟外人说,老罗勉强笑笑说:没事。然后两个人无聊的看大妈跳广场舞。

老王见老罗老盯着人pì gǔ看,就打趣问说:老罗,怎么,你对这个还有兴趣?你还能起来吗你?

老罗今天就倒霉在这事上,他被勾起了瘾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脾气变得有些暴躁,就瞪眼说:怎么不能,我现在还每隔几天就要撸一下,要不然憋得难受。

老王哑然失笑,瞟他的裆一眼揶揄说:看半天你也没起来啊!

老罗撇嘴说:这些老娘们没劲儿,哪能让我起来。我喜欢年轻的小姑娘,一瞧见就起来你信不?可惜这时间没有小姑娘。

老罗也就随口说说,谁知老王跟他较上劲了,竟说:你想要小姑娘还不容易。说着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挂掉后笑嘻嘻的跟老罗说:等着吧,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个女娃子,保证嫩得出汁儿。

老罗有偷听到他通电话,那头确实是把年轻的女音,于是好奇问他说:你这怎么回事?真认识年轻女孩呀?不会是做那个的吧?

啧!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惜命着呢,现在都天天泡枸杞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可能找那种不干净的女人?不怕跟你说老王把嘴凑到老罗耳边小声说:这小姑娘是我从小发展过来的,怎么发展的就不跟你说了,只能跟你说,除了做那个,只要有钱,別的都有得谈。我经常跟她买原味的,这个比较便宜,別的她要价太高了,只能隔一段时间来一次。要不是兄弟一场,我可不给你介绍,你可不能把这事给我bào出去了。

老罗听得眼睛都大了,还是老王会玩呀!

他点头说:我理会得。不过,这个原味是什么?他感觉自己落伍了,挺脸红的。

就是女人的内衣。老王倒没鄙视他。

上面还是下面?老罗一听这个就不行了,裤裆一下子就鼓了起来。

老王瞧见了,给他竖大拇指,然后说:上面下面,里面外面,都可以说是原味。不过一般原味指的是下面,那个味道浓一点,刺激一点,你不觉得吗?

老罗深以为然,庄重的点了下头,然后就瞧见远远走过来一个长头发的小姑娘,瞧着有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非常不错,上凸下翘的,小蛮腰盈盈一握。

老王向她招手她就跑过来了,老罗忍不住问老王说:她几岁了?还是学生吧?这时间怎么在外面溜达。

老王哈哈笑道: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吧?她又不是你孙女。放心,她是复读生,早不想读书了,经常逃课的。她跟我说满十八了,不信你呆会儿可以问她。

老罗看着她那两团巨大上下晃着过来,口水都流了,哪有心思问那个。

可人一到跟前他就傻眼了,那女孩也看着他发愣,然后问老王说:你说的朋友就是他?你把我们的事全告诉他了?

老王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xìng,点头说:对啊!怎么了?你不想做他生意?

哎呀!被你气死了。我说王大爷,你以后给我介绍生意能不能先让我看一眼客人?

老王一脸懵,老罗忙打圆场说:放心,我不会告诉你妈的。他也是迫切需要安抚身体的渴望,才做出这么没节cāo的事。

他总担心被柳颜勾出瘾来后,总有一天忍不住把柳颜给吃了。只有找到渠道释放,回家才能安心。

这孤男寡女的,同一屋檐下,年龄的差距并不足以成为障碍,关系上更没有硬伤,两人现在可以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起来这是人生悲剧。

老罗辛苦了二三十年才把儿子拉扯大,谁知他结婚只是为了骗老罗。那小子居然喜欢男人,结婚好几年都没碰过他媳fù。

最气人的是,他跟老罗闹掰后扬言不给老罗养老送终,也是身为孤儿的柳颜心善,再加上她对老罗的儿子是真爱,见老罗可怜,就把老罗接回家照顾,这一住就是一年多。

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要不是她管老罗叫叔,只怕两人早让外人的口水给淹了。

老王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们认识啊?

老罗说:她住我们家楼上。

老王捂脸,那丫头给老罗下眼yào,说:罗大爷,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敢跟我妈说,我就说是你强迫我的。

老罗汗道:我这还没碰你呢,你这么说生意不就黄了?

促成这事对老王是有好处的,他忙说:别介,有话好好说嘛!小雅,你跟你罗大爷说几句好话,他不会跟你过不去的,我以我们俩这么多年的jiāo情做担保。

老罗也是第一次得知那女孩的名字,说实话,他跟楼上楼下都不熟,就算想说,只怕也没人相信,所以他顺坡下驴说:不用了,我就是来谈jiāo易的,別的跟我没关系。我说丫头,你真跟你王大爷有那种jiāo易呀?

他问话时挺紧张的,生怕小雅说不。说实话,每天进进出出的,他瞧着小雅的xiōng臀挺眼馋的,每次跟小雅差不多时间上楼,他都跟在后面偷窥,有几回瞧见她裙底的卡通内内,把老罗激动得回家半天都还在xìngfèn。

小雅胆挺肥的,直接承认说:是。你想要什么,直说吧。说着她挺起了xiōng,故意诱导老罗往她那看。

老罗一看,好家伙,跟柳颜比也一点不逊色。

她这还穿的校服呢,校服没什么弹xìng,让她那两团顶得高高,涨得满满的,仿佛要zhà开一样。

阳光正好,老罗还能清楚瞧进她白色校服里面去,她戴的是淡黄色的罩罩,应该是半包裹的样式,上方隐隐现出道沟,诱人极了。

再往下看,也不知道她读的哪所学校,女生底下配的居然是裙子,蓝白相间,本来是不短的,但小雅发育得实在太好了,也有可能是她故意订的小码,裙摆都到她膝盖上面去了,仿佛只要一转圈,就会露出底下来。

別看小雅年纪不大,却已经是老司机。

她见老罗盯着她底下看,于是把嘴凑到老罗耳边说:我底下穿的是丁字裤哦!黑色的,前面镂空,还有蕾丝边,底下有个小开口,你要不要看看?

小小开口老罗深吸口气。

女孩的芳香气息在身边围绕,感受着她暖暖的口气吹进耳朵里,老罗裤裆里猛的一顶,又涨大了几分,引起了小雅的注意。

她咋舌说:罗大爷,你这也太猛了吧?

老罗干笑一声捂着,左右看一眼说:这里不方便看吧?他还惦记着小雅前面说的话呢!

小雅吃吃笑道:那你想去哪看?

旁边的老王吃味,有些不满的站起来说:你们俩把我当隐形人呢?

可能是因为是老主顾了,所以小雅对他一点不客气,摆手说:王大爷,你先走吧,接下来的事我们自己谈就可以了。

老王一点都不拖拉,边走边说:那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

老王走了,老罗好奇问她说:你答应老王什么了?

小雅撇嘴说:以后我要免费送他三条原味,他喜欢我小便不擦留给他。

老罗感觉挺悲哀的。

这人一老呀!想要占年轻女孩的便宜就不容易了,老王也不容易。

老罗略一犹豫,跟小雅说:要不咱们回家吧?

富贵险中求,小雅也不反对,只说了句:你家我家?

老罗哪敢去她家,就说:去我家吧。

你侄女这个时间在家吗?小雅还是挺小心的。

外人总以为柳颜是老罗的侄女,他们从没解释过,所以听小雅问,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只说:不在,她晚上下班才回家。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楼,老罗到家看柳颜果然不在,就开门把等在外面的小雅叫了进来。

罗大爷,你想要什么?说吧,我一会儿还要回去上最后一节课。

老罗挺喜欢她的痛快的,于是说:我什么都想要,不过你得先说一下价,我得看自己能不能消费得起。

小雅白他一眼说:那可不行,我不做那个的,其他的都可以。价格嘛,稍微有点贵。如果你只要原味,那就一百一条。如果你想隔着衣服摸上面,收你一百五,限时一分钟。下面加到两百,也是一分钟。如果你想看我光着上面,一百五就可以了,同样是一分钟。下面是两百一分钟。还有其他项目的,我怕你消费不起,价格翻倍。

你说说看。老罗其实不差钱。別看他现在是靠柳颜养着,其实他在城市的另一边有一套房子在出租,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的,他还有退休工资。

柳颜把他接过来,主要是担心他身体有个什么不舒服的需要人照顾。

就光着让你摸啊!不过不能进去,因为我还是处。还有就是,我可以帮你把那个弄出来,但这个价格最贵,而且还分方式的。

她一个小女孩,做起生意来头头是道,老罗挺佩服的,好奇问她说:这样你都接受了,为什么你不跟人做?

小雅撇嘴道:你当我傻呀?你们这些老头跟大叔,不就贪我身子干净吗?我要是破身了,你们还会花那么多钱买我的东西吗?

老罗点头,咨询道:帮忙弄出来要多少钱?问到这个他才脸红。

那要看用哪里弄咯!如果是用脚的话,三百。如果用手,四百。如果用嘴,六百。这里也可以弄,五百。她挺了下xiōng。

老罗光跟她聊这些就受不了了,想想说:能不能同时选几项服务?

小雅一听,觉得是大客户,眼睛都亮了:你想怎么样?

我想你用手跟这里帮我。老罗指她那对。

不要嘴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那老货太腥了,怕人小女孩受不了。

还有,我想你不穿衣服帮我弄,可以吗?挺多年没瞧过女人的身子了,我想看一下。不过,你能不能优惠一下?我要这么多服务了,总不能一点优惠都没有吧?

小雅高兴坏了:可以。我给你打个八折吧,不过呆会儿你可得忍住。你要是敢强迫我的话,我会报警的。

那当然。老罗没口子的答应。

那咱们开始吧!小雅把手机扔在一边的沙发上,跟老罗说:你等等,我准备一下。说着她进了卫生间。

老罗挺好奇的,跟进去一看,见她在嗅沐浴露,于是问说:你在干嘛?这个不用洗澡的吧?

小雅说:我得给你干洗一下,要不然味道受不了。而且你也需要润滑,要不然难受。

挺专业的,老罗出去就把窗帘拉上了,然后躺在沙发上,把裤子拉链拉开放出来。

心情挺忐忑的,这么多年没女人伺候过了,现在又是一个这么嫩的,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被笑话。

小雅出来看到他竖着半天高,走近了蹲下观察,小手抓着翻看,咋舌道:罗大爷,你这也太大了吧?我做这个这么久,第二大的都没你一半大。

老罗被她滑嫩冰凉的小手触着,一哆嗦,舒服得不行,夹紧菊花忍耐,喘着粗气说:还行吧,我以前老把我老婆弄哭,大概是挺厉害的吧。

吹牛。小雅见他一碰就这么紧张,怎么可能相信。

她就见过一个就挺爱吹牛的,说得天花乱坠的,结果她才刚一上手就吐了,弄了她一身,气得她加收了几百块钱才平息了怒火。

不过她瞧着老罗也挺馋的。

做了这么久这个,为了学习技能,她小电影没少看,所以自个儿也挺空虚的,很想要个强悍的男人把自己填满,到时候她就想收山不干了。

不过老罗显然不是她等的那个人。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对一个老头倾心。

刚这么想,上手给老罗涂抹沐浴露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原以为老罗连前戏的坚持不了,结果开工后,十分钟都过去了,老罗还是一点要完的意思都没有,还催她说:你怎么不脱衣服?

小雅感觉自己底下都一塌糊涂了,把腿夹得紧紧的,脸红嫣红一片,不耐烦的跟老罗说:你急什么?钱要用在刀刃上,我现在就脱的话,一分钟眨眼就过去了,你后面怎么嗨?

其实她一开始是想用手就把老罗弄出来,到时候就不用脱衣服用那对给老罗夹了,还能找借口说是老罗自己不行,不关她的事,然后顺便把全套的钱收了。最多事后再脱衣服让他看一下,多省事。

可偏偏老罗就是强,还把她自个儿诱出来了,底下那样很不舒服,她想脱了再弄,又不甘心。

也是!那行,你继续。老罗一点都不怀疑她,只是躺下继续享受。

小雅感觉不加刺激不行了,于是把外衣脱了,露出她被淡黄色罩罩包裹的那对。

老罗一看就激动,居然又涨大了几分。

人已赞赏
小说

奴才家主跪候晨起口侍|男主一晚放女主体内

2020-8-2 20:01:52

小说

又黄又好看的小故事口交的黄文_ 从厨房到卧室,一路做

2020-8-2 20:01:5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