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要吃你奶头小说h_女友在面前被H

阿洛大眼睛看着秦姨,想要让她停住:雯雯,快停下来…… 秦姨脸上的表情愈发享受,她似乎是故意这么叫的。 阿洛大吼了一声,秦姨闭着眼睛,阿洛快疯了,绷着身子,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啊! 阿洛五官险些扭曲,两只手紧紧抱着秦姨

阿洛大眼睛看着秦姨,想要让她停住:雯雯,快停下来……

秦姨脸上的表情愈发享受,她似乎是故意这么叫的。

阿洛大吼了一声,秦姨闭着眼睛,阿洛快疯了,绷着身子,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

啊!

阿洛五官险些扭曲,两只手紧紧抱着秦姨的脸。

几秒后,他无力的靠在沙发上,像脱水的鱼儿一样大口呼吸着。

秦姨转身跑进卫生间。

过了许久,秦姨洗好脸走出来,她面带微笑:怎么样?

阿洛站起来抱住秦姨:秦雯,我发现都快离不开你了。什么时候,才能狠狠的满足你一回。我还有个要求,能不能把你穿过的丝袜送给我。

秦姨看着他:你要干什么?

阿洛气喘吁吁的说:还能干什么,当然是他凑到秦姨耳朵旁边,小声的说了几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接下来,秦姨的小脸瞬间红透了,她当着阿洛的面,把丝袜脱下来,递给他。

阿洛放到鼻子面前,深深吸了一口:好舒服。

今天晚上看见的场景,给我留下了无法磨灭的记忆,我永远忘不掉。

两个人随便说了几句,阿洛看了看时间,对秦姨说:不早了,我先回家。秦雯,我想请你吃一顿饭,可以吗?

秦姨沉思片刻,点点头说:什么时候?

阿洛笑道:就明天,我开车过来接你。

他刚刚转身离开,我就看见秦姨红着脸跑进房间里面。

没过多长时间,隔壁传来了一阵阵努力克制的声音,我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不想去听那些动静。差不多半个多钟头后,秦姨的动静才慢慢弱下去。

觉得有些口渴,确认秦姨的房间安静下来,这才蹑手蹑脚的跑到客厅,打算接水喝。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秦姨正在做早点。

她依然系着那块围裙,我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她把早点端过来:童童,快吃吧。

我抬头看着秦姨:姨,我不想吃早点。

秦姨疑惑的看着我,语气温柔的说:你不想吃早点,那想吃什么?你跟姨说,姨去帮你弄。我摇了摇头:我不想吃那些,我想我想

说到一半,我的脸就红了。

本来要说,我想跟她玩之前那个游戏。昨天晚上那个叫阿洛的离开后,我一夜都没睡着。

秦姨笑眯眯的看着我:童童,你想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没事。

秦姨深深看了我一眼,低头吃着早点,趁她弯腰吃东西的时候。我低头顺着宽松的领口看去。

吃东西的时候,秦姨漫不经心的问我:童童,你昨天晚上睡的还好吗?有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动静?

我知道她想问什么,摇了摇头:怎么了,昨晚我睡的很早,一觉就睡到天亮了。秦姨,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秦姨开心不少,她笑着说:没事,我就随便问问,你要是身体哪里不舒服的话,就跟秦姨说。待会儿吃完早点,姨帮你按按摩。最近姨跟一朋友学了不少按摩的招式,专门放松大脑的,对你的病情也有帮助。

我抿了抿嘴,问秦姨说:姨,就连你都觉得我是真一个傻子吗?

秦姨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可能也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她想了想,笑着对我说:童童,秦姨从来没把你当傻子看待过。你不要乱想好不好?

她害怕无心之言伤害到我,连忙解释,语气着急的说:你不要误会秦姨的意思,我只是

我打断她的话,笑着说:没事,我知道秦姨要说什么。我听你的话,只要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去干什么。

吃完早点,在秦姨的要求下,我回到房间。

秦姨笑着对我说:童童,不要害羞。姨又不是没有见过?

我想了想,还真是。

秦姨教着我该怎么做,直到我小声叫了句秦姨,她才‘啊’的答应了声,急忙收回视线。

童童,你闭上眼睛。

我照做,闭上眼睛后,秦姨柔软的小手开始帮我揉太阳穴。起初有点痛,过一会儿就舒服了,浑身暖洋洋的。

秦姨笑着问我说,舒不舒服?

本来是一件放松享受的事情,但是我紧张的不行。

但还是硬着头皮说舒服。

秦姨一眼看穿我的小把戏,她放开我的头,让我面朝下躺在床上。我点点头,按照她的吩咐躺着,她直接坐在我的背上。

秦姨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不到五十公斤,即便坐在我后背上,也感觉不到什么重量。接下来,她帮我捏肩掐背,手臂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大腿,凉凉的,还有一丝滑腻。

童童,你难受的话,就跟秦姨说。

她一边说,手掌一边移动,我心头跟着颤了颤,牙根都酥了,接着忍不住开口:秦姨,你别捏了,好难受哦。

秦姨一愣:哪儿不舒服?

我扭扭捏捏的不好意思开口。

秦姨笑了出来:童童,没事,有什么你就跟秦姨说。以后每天我都这样帮你按,对舒经活络有好处。

刚才我问了一句后,她现在对我说话很小心,基本不提病情这个词。从小就在同龄人的嘲笑中成长,我对这方面的取笑,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

大傻子如何?天才又如何?

我摇了摇头,抛开那些杂念,小声的对秦姨说:我这样难受。秦姨让我趴着,只是一想起这个姿势,我脑袋里顿时浮现出那天晚上,她这样趴在床上样子。

我两只手撑着床,背对着秦姨半趴在床上。她没说话,小手移动着,笑咯咯的说:童童,现在还难不难受?

我用力抿着嘴唇,不好意思开口,小脸都快烧红了。

我张嘴叫了出来。

她不说话了,解开我的裤带。

童童,还难受吗?

秦姨笑着问了句,语气撩人心魄,非常的妩媚。

我摇摇头,说不难受了。

童童,你好吓人哦。

秦姨娇滴滴的说了句。

我耳朵一炸,脑袋嗡的声,陷入一片空白。秦姨用同样的姿势,趴在我后背上。耳边传来了秦姨淡淡的呼吸,她往我耳朵里吹了口热气。

然后用只有我们两个人能听道的声音,问我说:童童,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躲在房间里面偷看我和阿洛叔做游戏?

我紧张的说不出来话。

原来秦姨早就知道了。

她说:童童,想不想像阿洛叔叔那样?

我吞下口水,艰难的点了点头。

昨晚的画面,依然历历在目。

住到秦姨家后,我就神经兮兮的,整天净琢磨那些事。听见秦姨愿意,那颗小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紧张的快说不出话了。

秦姨每次呼吸,幽幽的香气扑在我脸上,我不停的吞咽口水。她小声的对我说:童童,你快的时候,跟姨说一声。

我用力点点头,咬着牙根,全身僵硬的像是泥雕子。秦姨的动作很温柔,生怕把我弄疼了,手法太好了,几分钟的时间,就传来了微妙的感觉。

我刚想说话,秦姨的电话响了,她贴到耳边。距离这么近,我能听见手机里说话的声音,是郭叔打过来的:雯雯,你在干什么呢?

秦姨声音平淡的说:没干什么,帮童童按摩呢。

郭叔语气有些怀疑:真的?你让童童跟我说两句话。别以为我不知道,最近这段时间,阿洛又在纠缠你了。

秦姨说道:你听谁的说,我真在给童童按摩

秦姨把手机放到我面前,媚眼如丝的望着我:童童,你告诉郭叔,秦姨是不是在帮你按摩?我看了看秦姨,又看了看手机,呼呼对手机说:郭叔,姨在帮我按摩。

电话那边,郭叔听见我的声音,松了口气,小声的对我说:童童,秦姨现在是不是在家里呢?

我点头说:是啊,秦姨对我可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跟郭叔说话的时候,心里特别刺激,就好像在做什么坏事?秦姨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到床上,趴在我后背上。

要不是正在跟郭叔打电话,我早叫出来了。

我咬着牙齿,‘嘎嘣嘎嘣’哆嗦着,郭叔说话了:童童,你难受吗?

我脸上全是汗,急忙说:没事,我我很舒服

秦姨不说话,她小嘴凑到我耳边,压低了声音对我说:童童,刺激吗?要是让郭叔知道了,他会打你哦。那会儿我瞪大眼睛,一阵阵电流在身体闪过,大脑都不会思考了。

听见秦姨的声音,那种感觉好像飞上了云端。胸口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鹿,在胡乱的冲撞着。心跳在这一刻达到了极致,砰砰狂跳。

雯雯,今天晚上我要加班,就不回来了。

电话里沉默片刻,郭叔小声的说了句,语气也没有之前那么怀疑了。

秦姨笑着说:好,你什么时候回来,提前打电话通知我一声。

不等郭叔说什么,秦姨挂掉电话。

童童,喜不喜欢秦姨帮你按摩。

秦姨笑咯咯的诱着我。

我口干舌燥的说喜欢,咬了咬嘴唇。秦姨对我说:童童,是不是要来了?

我抿着嘴点点头。

秦姨又说:来,你坐到床边。

我按照秦姨的吩咐坐到床边,秦姨笑了出来:童童,快把手拿开,你在秦姨眼里,只是一个小孩子。

我涨红了脸,看着她的烈焰红唇,我闭上眼睛,两只手紧紧抓着床单。

秦姨,轻啊!我失控的发出声音,绷着身子,瞪大眼睛看着秦姨的脸。

秦姨把小脸凑过来,酥软的说道:好童童,别忍着,太伤身体了。

人已赞赏
小说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 _林正陈美莲

2020-8-2 20:01:37

小说

医生捏着小豆豆:贱奴跪趴撅下给主人玩

2020-8-2 20:01:41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