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不要…不要塞钢笔|折磨校花的故事

小凤听到老马这么说,一时间脸就更红了,咬着粉嫩的唇红着脸羞涩的点了点头。 嗯,就是这里,马大爷,我这是怎么了? 小凤内心又是震惊又是紧张,会不会是自己病的不轻,已经无可救药了? 因为经过我刚刚的治疗,你体内的晦气已经转移到这里了,现在要从这里把晦气排出来。&

小凤听到老马这么说,一时间脸就更红了,咬着粉嫩的唇红着脸羞涩的点了点头。

嗯,就是这里,马大爷,我这是怎么了?

小凤内心又是震惊又是紧张,会不会是自己病的不轻,已经无可救药了?

因为经过我刚刚的治疗,你体内的晦气已经转移到这里了,现在要从这里把晦气排出来。老马胡编乱造道。

要怎么排出来?

小凤现在被老马唬住了,只想着让老马救命。

你躺着不要动,我帮你排出来!

老马耐心的帮小凤做着解释,让小凤两条腿分开,好方便他接下来的行动。

你稍微忍着点,一开始可能会有点难受,但很快就会舒服的!

小凤有些害羞,但想到自己的病,便只能咬牙忍住,红着脸挪开了视线不敢去看老马。

两条笔直的大长腿中间,马上便呈现在了老马的面前,让老马激动地青筋暴起,将粗粝的手指慢慢伸了过去

小凤一个哆嗦,第一次被男人这样触碰,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难。

而紧接着,那炙热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就好像身体像是被火柴点燃了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还有东西流了下来。

明明很难受,却又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种矛盾的感觉吓到了小凤,让她觉得自己病的更严重了。

是不是舒服一点了?

那略带着腥膻的味道,如同诱人的情蛊,让老马迷恋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问道。

是有点舒服,但又很难受,马爷爷您继续,您不动我又开始难受了!

老马嘿嘿笑着听了下来,小丫头已经完全被他给控制了,接下来他要一举拿下!

别急,小凤,马爷爷问你,你想不想更舒服?

老马耐着性子循循善诱。

小凤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老马,眼神里充满了渴望。

老马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都快化了,赶紧说道:你闭上眼睛,其他的不用管,我一定让你舒舒服服的!

小凤单纯,并不知道老马话里面的意思,惊喜的点了点头说:好!

老马的目的达到,迅速的爬上了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

就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只需要老马直接压上去的时候,大门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而小凤也睁开了眼睛,刚好看到老马情急之下穿裤子的情景。

马爷爷,好了吗?你脱裤子干什么?

老马有些紧张,做的时候鬼迷心窍,现在被发现了,却有些害怕,临机一动便说:皮带扣开了,不小心就掉下来了,没事的!

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小凤换了话题,老马才松了一口气,想着小丫头就是单纯,现在还想着让她舒服呢,可惜,今天时机不对,看来是不能如愿了。

做这事不能被人打搅,外面来人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不过刚才我已经帮你压下了病症,短时间内不会再犯,等下次吧!

老马如此一说,小凤也没有那么紧张了,可想到这个病一直没有去除实在是个隐患,又可怜巴巴的看向了老马。

马爷爷,您可一定要说话算数呀,千万别忘了!

老马看着小凤那水汪汪的眸子,越看越是喜欢,又在她那水嫩的脸蛋上掐了一下,笑着说:你这丫头,我怎么会忘了呢。

那水嫩滑腻的感觉,让老马的心再次荡漾了起来,恨不得再摸一摸过瘾。

可眼下却也不是占便宜的时候,他又叮嘱小凤说:丫头,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要说,这种治疗最忌讳被人知道,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要是被人知道了就不管用了。

小凤也知道老马是村子里有本事的人,也没有多想,于是脆生生的说:马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说的!

被老马连哄带骗,小凤乖乖地闭紧了嘴巴!

这个时候,桂花的声音传来。

谁呀!

她此刻心里也着急,老马正在帮小凤做法事祛除邪祟,是不能被打搅的。

桂花,是我,你开门,我找你有事?

听到是张顺的声音,桂花稍微犹豫了一下,想到之前老马说的话,便一咬牙对张顺说:你回去吧,以后别来了!

小凤都已经这样了,要是再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呢。

别呀,桂花,你怎么了,你快开门

张顺上次在桂花这里得到了甜头,可毕竟没有全部得到,这几天心里跟猫抓了似的,好容易找到了机会摆脱了他老婆,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桂花有些着急,想让张顺赶紧离开,可张顺不听,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让桂花为难起来了。

寡妇门前是非多,指不定多少人看着呢,没办法,桂花只好将门打开。

因为刚蒸过澡,桂花的脸上还泛着红,衣领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美好的白嫩,美艳的眸子带着些许的愁云,张顺一进门就抓住了桂花的手,要将桂花往怀里拉。

小宝贝,我想死你了,过来,让我亲你一口!

说话间,粗粝的大手就要往桂花微开着的领口里钻。

不要,还有人呢,你放开我!

桂花被张顺抓着手,那异样的感觉袭来,尤其是刚才又被老马洗了那个地方,火气还没有压下去呢,现在又跟男人接触,明明是要拒绝的,可身体却很诚实的反应出来。

还有谁?人呢?

张顺一听桂花这么说,顿时就有些紧张,心虚中急忙将房间扫视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人,最后将目光看向了套间闭着的门上。

桂花也没有多想,便将老马帮小凤瞧病的事情说了出来。

张顺一听就急了,你真是糊涂,小凤一个姑娘家家的,你怎么可以让她跟老马在一起呢,那老光棍要是对小凤做出点什么就麻烦了。

怎么会呢,老马不是那样的人!

桂花之前其实也担心,后来被老马三言两语说的给糊弄过去了,现在张顺又再次提起,桂花其实也有些心虚。

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呢!

张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拉着桂花迅速的朝着套间门口走去,想要推开门的时候,房间门突然从里面打开,老马一脸淡定的走了出来。

有事吗?

桂花心虚,想到刚才张顺说的话实在不好听,有些尴尬的走上前解释:没什么,我有些担心小凤,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老马扫了一眼张顺,一本正经的说:暂时没事了,一会儿捂着被子出一身汗就行了!

桂花听了感激的不行,匆忙进去看小凤去了,留下老马跟张顺俩人干瞪眼。

被张顺打搅了好事,老马心里不爽,自然不会给他什么好态度。

你来干什么?大晚上的,你一个有老婆的人,跑来桂花家做什么?

张顺被老马一质问,顿时心虚起来。

我,我来

哦,他是听说小凤生病来看小凤的!

听到张顺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桂花有些着急,急忙丢下小凤从里面跑出来给张顺解围。

看着张顺跟桂花眉来眼去的样子,老马就没来由的生气,他还想留下跟桂花母女俩联络联络感情呢,虽然直接扑到不可能,但摸摸小手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尤其是桂花那白花花的大胸,老马只要看到就心里痒痒,要是能再摸一摸多好!

小凤现在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老马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催促着张顺快点离开。

张顺也没有理由逗留,跟桂花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转身就准备离开,可一回头,却发现老马依然站在地上没有离开的意思,顿时就不放心了。

你说我呢,你怎么还不走?

本来看到张顺要离开了,老马心里已经开始筹划起来了,要怎么拿下桂花的,却没有想到张顺居然停下了,这让老马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我还有一些事情,你先走吧!

张顺的眼珠子咕噜一转,当他傻吗?这老光棍心里想的什么他一眼就看出来了,想让他走,然后把桂花留给他,想得美。

那不行,这么晚了,你一个人留在桂花家要是被人知道了对桂花名声不好,我等你忙完了我们一起走!

老马恨不得将张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可偏偏当着桂花,他什么都不能说,只好打答应了下来。

张顺你胡说什么呢?马师傅不是那样的人,不过你跟马师傅一起走也行,外面路不好走,你们俩有个照应!

人已赞赏
小说

把老师按在黑板上日|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

2020-8-2 19:57:25

小说

女上位为啥不叫|污到你下面淌水的短文

2020-8-2 19:58:09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