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吃我的小馒头的感觉|美女脱得一二净无内裤

这男人她见都没见过,要知道,村里的人刘朵几乎都认识,她可是老师,哪家没个上学的孩子啊!可是,这个男人!她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坐上这班车。 车缓缓的开动了,那男人看着她,竟然一i gu坐在了她的身边。 刘朵直觉不对,想要起身,可是却被他直接用一把刀抵住了,分豪不敢动弹。 刘朵被他威胁着,慢慢坐了下来。

这男人她见都没见过,要知道,村里的人刘朵几乎都认识,她可是老师,哪家没个上学的孩子啊!可是,这个男人!她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坐上这班车。

车缓缓的开动了,那男人看着她,竟然一i gu坐在了她的身边。

刘朵直觉不对,想要起身,可是却被他直接用一把刀抵住了,分豪不敢动弹。

刘朵被他威胁着,慢慢坐了下来。

这一路,就成了刘朵的噩梦。

起初,那男人没有太过分,他只是把手放在了刘朵露在外面的大腿上 来回摸索。

碍于那刀的胁迫,她根本不敢太挣扎,她想,只要不过分,就随他吧,司机在前面,他也不敢做什么大动作的!

可是那人见刘朵没有挣扎,就越来越过分。

他一只手拦住刘朵的纤腰,顺着她的后背,慢慢找到了拉链。

刺啦一声,裙子的拉链被拉了下来,那男人的手就伸了进去,游走在刘朵光滑的脊背上。

慢慢的,他的手滑到了她的扣搭上。

不要啊!求你!刘朵小声的求饶。

可那男人仿佛根本听不下去一般,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顺着腰线,直接绕到了她的丰盈处。

.肉軟的触感,让他兴.奋极了。

他不再满足于对大腿的抚摸。

他那只伸在她衣服里的手轻轻一揽,刘朵就被迫靠在了他的怀里。

她那一侧的丰盈,就被那男人的手更好的掌握了。

那男人低头,顺着刘朵微微张开的领口,看到了她在自己手中变幻了各种不同的形状。

刘朵柔弱无力的手,想要推开他。

可那男人却死死握住,不让她撼动分毫,然后,引领着她,慢慢来到了自己已经昂扬起来的地方。

刘朵自然是要拒绝的。

她摇头挣脱了他的束缚。

那男人再次掏出了那柄刀,无声的用眼神威胁刘朵。

可怜的刘朵,被他用刀尖隔着衣服,在敏感处划了好几遍。

这种折磨,似要将她逼疯。

刀尖是锐利的。

那男人虽然没用太多力气,可毕竟是锋利的刀尖,即使隔着布料,那刺激依然让人难以忍受。

刘朵差点叫出声。

她慌忙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唇,堵住了即将发出来的声音。

那男人见她也动了情,这才重新把刀揣进裤兜里,然后,继续肆意的玩弄着怀中这个盯了好久的小美人。

刘朵的肩带被拉下。

她的丰盈,彻底暴露在了男人贪婪的目光下。

透过领口,他能清晰的看到那羞涩挺立着的尖峰。

男人低头,隔着衣服,含住了那挺立的顶峰,然后,一阵又一阵强烈刺激,让刘朵难耐的咬住朱唇。

粗糙的布料,摩梭着她的敏感。

强大的吸引力,又给了她别样的刺激。

刘朵觉得自己要封了。

在这个清晨。

只有她和这个男人,还有司机三个人组成的公交车里,自己被这个陌生的男人,控制住了。

被他肆意的把玩在手中。

刘朵想要尖叫,可她不敢。

先在,这个男人只要色而已,自己给他,到了终点,他也总会放了自己的。

可是,若是自己激怒了他,他要是一时冲动,吃亏的还是自己啊!

刘朵不敢挣扎太过,她只能难耐的扭动着身躯。

这似乎让男人更兴.奋了。

他起身,在她衣服里的手继续把玩着那片.肉軟,而另一只手,却慢慢上滑,拨开了她的底裤。

碍事的布料一走开,滑嫩肥厚的唇,就成了男人的掌中物。

他忽然用唇堵住了刘朵的嘴,于此同时,底裤下的手狠狠的摩梭了一下。

这一刺激,让刘朵差点叫出声来,舒爽的感觉,让那男人的手瞬间被打湿了。

那男人满意的轻笑了一声,然后,大舌开始席卷了刘朵的口腔。

刘朵要窒息了。

男人握着她丰盈的手因为姿势原因,回到了她的后背上,但也正因此,他的另一只手可以专心致志的进攻了。

他似乎并不着急进去,在刘朵的黑森林上来回徘徊,却是不是的拨撩一下她的敏感带。

他似乎爱极了这个小山丘,不把每一寸研究个透彻就绝对不撤退。

与此同时,他的唇狠狠的封住刘朵的香唇,刘朵的小舌被他强硬的拉了出来,狠狠的欺负着。

另一只手,也不老实的在光滑的后背上徘徊。

刘朵直觉自己浑身无力,像是一个娃娃一般,被那男人随意摆弄。

她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

那男人的手仿佛有魔力一般,引的她震颤连连却丝毫不敢发出声音。

自己口腔里的每一寸,都被他霸道的舌头扫过。

那男人似乎尝不够一般,一遍又一遍,直到刘朵求饶般的把小手放在他匈膛上推据,这才让他停了下来。

他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刘朵,暧昧的银丝,拉出了很长的距离。

男人看着面色潮红的刘朵,似乎十分满意,为她擦了擦唇角溢出的水渍。

手上的进攻也就开始了。

这段时间的撩拨,刘朵早已经泛滥,她其实有些期待起那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可是,碍于她的面皮太薄,还是不敢说出来。

刘朵难耐的自己转动腰肢,磨蹭了一下他的手指,这完全是不由自主的动作。

待反应过来,她才意识到自己作了什么,慌忙想要撤退。

可那男人怎么可能允许。

他的一只手指,狠狠的对着那可爱的小洞刺了进去。

唔!难耐的低吟溢出了刘朵的口中。

她感觉到那手指毫不客气的在四壁剐蹭,随意闯入她的禁地。

她的手都在颤抖,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

她男人是个很保守的人,平日里花样不多,这样被对待,刘朵其实是很少遭受的,更何况,这是在陌生男人的手中,在这个清晨的公交车上?

听着刘朵的讲述,美琳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她连忙追问然后呢?他有没有对你真的做什么?

那倒是还没来得及。刘朵摇摇头。

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他也不敢做什么大动作!刘朵哭着摇头,可是,她慌乱的眼神,却告诉丽容,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的结束。

那男人得手了这么听话的美人儿,仅仅是用手指过过瘾怎么能行?

他不断的用手指剐蹭着刘朵的花.芯,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忍不住溢出娇媚的叫声,一次又一次的在顶峰徘徊。

刘朵看着窗外,看到熟悉的景色,差点哭出来。

就快到了,她是不是马上就可以解放了?

可那男人却微微一笑,手慢慢滑下,强迫的把刘朵的底裤握在了手中。

他自然而然的把它揣进了裤兜。

然后,用手机顺着领口,拍了刘朵衣衫不整的样子。

他把手机在刘朵眼前晃了晃,然后,貌似体贴的帮她拉好衣服,然后,留下意味深长的笑容,下了车。

刘朵凌乱的头发,是被他强迫亲吻时侯弄乱的。

她的裙子,也是疯一般的逃走时不小心摔倒后留下的。

刘朵六神无主的来到学校,就绝望的抱着美琳哭诉自己的遭遇。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自己下面还真空着,怎么给学生们上课?

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还怎么见人?

要让村里人知道,她要怎么做人啊!

一个个念头在她脑海中盘旋,刘朵忍不住再次哭了起来。

美琳觉着这样不是办法,她也不能做什么,只能带着刘朵先去了水房,先勉强整理一下自己。

她知道,刘朵这样子肯定是上不了课了。

这倒是没什么,可是,要怎么安置她是个问题。

想到了自家公爹,美琳连忙收回了要把她安置在自己家的念头。

自己跟刘朵的遭遇,其实,也差不多吧。

昨天公爹那仿佛要把自己拆如腹中的模样还在脑海里回蕩呢!美琳真不敢保证公爹看着貌美狼狈的刘朵会不会真的做出那事。

想到这里,她心里既有淡淡的醋意,又有一些慌乱。

刘朵的家里也没个男人,若是真的让那个欺负她的男人寻到,把早上没做完的做完了,想来更加危险。

一时间,她们竟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刘朵也慌张的不知如何是好。

她求助的看着美琳。美琳咬了咬牙,算了,自己先把她送回去,然后把门锁好再回来,也就耽误一节课的时间。

她与刘朵商议半天,也觉着似乎只能这样做了。

为了避开上学的学生和家长,她们特意走了偏僻的侧门,避开了人多的地方。

刘朵的头发和衣服勉强整理的能看人了,可她微红的眼眶还有颤抖的身体,却还是不要让别人看到的好。美琳给校长打完请假的电话,小心翼翼的护住她。

她们一路已经很小心的避开人了,可是

天不遂人愿,在路上,美琳她们远远的看到了村里出了名的泼皮王大庄。

这是个惯来贪花好色的,据说跟村里那个离了婚的刘婶子勾勾搭搭,不清不楚。

他早就对刘朵与美琳两个貌美的小媳.妇垂涎已久了,每次见了她两个,那眼睛就没在好地方停过。

美琳暗暗叫苦,趁着那混子还没见到刘朵,慌忙把她推到巷子里藏好了。

刘朵颤抖的更厉害了,但她同时也十分担心的看着美琳。

那王大庄看到美琳,先是在她的山峰上扫过,然后,又在她挺翘的臀上滑了一下,这才流里流气的开口调戏。

诶呦!这不是李武家的美琳小美女嘛!你说这武子真是个傻的,放着你这个漂亮的媳.妇不疼,跑去打工了,怎么,寂寞了吧,要不要王哥哥棒棒你?

他说归说,到底也是顾忌着的,眼睛狠狠地盯着那丰盈吞口水,可到底也只敢嘴上花花。

王大庄,你嘴巴放干净点,我武子哥上次揍你揍轻了是吧?美琳严肃的呵斥他。

王大庄听了这话,忍不住想起李武的拳头来,倒也不敢不老实了,怂的缩了起来。

还不快滚!要不等我武子哥回来,你看你皮是不是要再松松!为了刘朵,美琳难得强硬的赶王大庄走。

王大庄又不傻,这时候口头便宜也占了,走就走呗,只是,转身的时候,他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好你个徐美琳!敢来他这里仗着李武耀武扬威!老子就不信了!你男人走那么久,你能忍住不偷汉子?

等老子抓到你把柄,有你哭的那天。

他走了,美琳才送来一口气,拉出了刘朵,把她安全的送了回去。

好在一路也无事。

美琳把刘朵家里的门好好的锁了起来,这才回去上班了。

她却不知,自此以后,王大庄就盯上了自己就想抓着自己的把柄,然后好好的威胁一番呢!

一整天,美琳上班上的就有些心不在焉。

她担心刘朵,也有点担心自己回家之后。

美琳知道,自己跟公爹这个关系,已经算是屈服于他了了。

可是要不要更近一步呢?

她是想的,午夜梦回,谁又想要孤枕难眠呢?

可是这于情理,根本就是不合啊!

这是不仑啊!

她的捏着粉笔的手都在颤抖。

学生们的眼睛奇怪的看着老师的脸慢慢红了起来。

老师,你很热吗?有孩子在问它。

我看到你很难受的样子,是跟刘老师一样生病了吗?

啊没有,没有!来,不用管老师老师一会儿就好了啊!美琳回过神来,继续给孩子们讲起课来。

她坐下,紧挨着凳子的小裤,是那条被公爹亲手洗过的。

似在诉说着寂寞女人内心真正的想法。

美琳下了班,决定先去看看刘朵。

刘朵家离她家不远,美琳因为熟悉,轻车熟路的就开门进去了。

屋子里被遮的很严实。

窗帘紧闭,门也被死死的关上。

美琳一进来,刘朵就像惊慌的小动物一样把眼睛露了出来。

然后,又把自己塞进被子里,裹的紧紧的。

美琳心疼的抱住她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不行啊!美琳!我一直忘不掉早上的那一幕!刘朵也紧紧的回抱住美琳,毛茸茸的小脑袋也窝在她的颈窝,很快,就有泪水打湿了她的颈侧。

我觉得全身都是他的气息,我很难受!刘朵的胳膊已经被抓出了血丝,可她却依然觉得自己还残留着那男人的气息。

那男人强大的侵略感,让她忍不住颤抖。

美琳心疼的阻住她想要继续自残下去的手,安慰她没事,我来帮你。

人已赞赏
小说

在床上污污的文章 |女主角林雪琪小说

2020-8-2 19:56:39

小说

岳坐在摩托小说|被几个老头玩出水

2020-8-2 19:56:50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