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老师随便你怎么弄|溜冰后去闺蜜家做客

张国强铆足了力气,眼看着一记大耳光就要扇在孙晓雪脸上,吓得她退到门后,手指着他说道:你真是一个废物!做生意做生意不行,干活儿干活儿不行,就连在床上在床上你也是一个无能废物! 气冲冲地回到房间之后,气得她恨得她眼泪夺眶而出,抱着双腿痛哭流涕。

张国强铆足了力气,眼看着一记大耳光就要扇在孙晓雪脸上,吓得她退到门后,手指着他说道:你真是一个废物!做生意做生意不行,干活儿干活儿不行,就连在床上在床上你也是一个无能废物!

气冲冲地回到房间之后,气得她恨得她眼泪夺眶而出,抱着双腿痛哭流涕。

老宋用力将她揽入怀里,说道:晓雪,好妹妹,别哭了,宋哥看到你哭连死的冲动都有。

孙晓雪整个人依偎到老宋怀中,哭着说:宋哥,你真好,你比那个无能废物强一千倍一万倍,你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听得老宋精神抖擞,捋了捋头顶有些稀疏的头发。

哭了片刻,孙晓雪坐起身从床头柜里面取出一个黑色铁盒子,旋即打开来从里面掏出一枚安全套。

温柔递给老宋,轻声说道:宋哥,你会不会不喜欢戴这个

老宋发现这是狼牙式的,周身裹着塑胶制的软刺,他将孙晓雪紧紧搂在怀里面,诚恳说道:晓雪,宋哥我好好疼疼你

孙晓雪望着老宋许久,良久,美艳如玫瑰花开的笑容在俏脸上荡漾开来。

她的一张俏脸,又羞又臊,渴望的神情蕴含在俏脸上,含苞待放。

老宋整个人非常激动,望着躺在自己身前的孙晓雪,他身体如同着了火一般,口干舌燥的,恨不得以最快速度将这种燥热宣泄在孙晓雪玉体之上。

唉,宋哥,对不起。

孙晓雪一声叹息,将缠绕在他腰间的白嫩小腿放下,整个人坐在床边,垂头丧气。

老宋将她搂在怀里面,关怀问道:晓雪,你这是怎么了?

孙晓雪睁开眼睛望着他的裤子,发现那一处仍是鼓鼓囊囊的,饥渴已久的身体自是万分渴望,然而,有那个力气却没有那个心思。

她依偎在老宋怀里面,嘟着嘴羞臊说道:宋哥,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真的无法相信张国强居然还在网赌。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了,等下一次你再好好疼我,好吗?

老宋是一个善良的老男人,虽然他无法自拔,但是又怎么可能会强迫孙晓雪呢?

孙晓雪这番话明显是在征询老宋意见,老宋轻抚她的玉颈,笑道:没事儿,只是你要答应宋哥,千万不要为此做出傻事。如果你老公还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为你出头。

孙晓雪点点头,小鸟依人般娇羞说道:宋哥,你真好。

老宋依依不舍地离开之后,一个人行走在路灯昏暗的午夜大街上,夏日微凉夜风吹动了他头顶稀疏的头发,幻想着方才孙晓雪躺在床上难以自持的娇羞模样,当真是心痒难挡。

这一次虽然没有与孙晓雪成事,但是还有下一次,孙晓雪被他征服已是板上钉钉不争的事实,唯独是一个时间问题而已。

想到这一节,老宋的心更加踏实,低声哼唱古老歌谣,朝着家的方向漫步行去。

回到家之后,老宋洗漱一番躺在床上给孙晓雪发送一条微信过去:晓雪,你睡了吗?

当初老宋之所以能够加上孙晓雪的微信,还只是因为收工钱方便而已,毕竟这年代都是手机支付,与他年轻时候不一样。

稍顷,孙晓雪发过来一个亲亲的表情,紧接着后面跟上一行温暖文字:宋哥,叫我媳妇。我刚刚冲完澡,自己躺在咱们两个人的爱巢上,想那个王八蛋干得好事情呢。

老宋没敢发语音,毕竟他知道张国强就躺在卧室里面进行网赌,于是便发了一行文字过去安慰她:媳妇,你要知道气大伤身,如果气坏了,我以后找谁说理去呢?

孙晓雪那头沉寂片刻,良久回复:好,我听你的。宋哥,晚安,我睡了。

老宋哭笑不得,明明刚才还要自己称她为媳妇儿呢,两句话不到,就又变成宋哥了。

想来征服女人,毕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在完全占有她身体之前,她可不会心甘情愿伺候自己洗脚洗内裤袜子。

老宋发过去这样一行文字:晓雪,现在我如果在你的被窝里面,一定会让你做最幸福的女人,整整一夜我们都不睡觉了,就抱着你一起做快乐的事情。

孙晓雪有裸睡的习惯,此刻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躺在被窝里面,正用手摩擦光洁的脚底准备睡觉。

她见老宋这样说,脸色立刻红了,又羞又臊,回复道:老公,你真坏,说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真难为情

老宋非常清楚,经过这样一番文字撩拨,孙晓雪必然心痒难耐睡意全无。

他回复道:咱们两个人差一点都水乳交融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下回我让你闻闻我的大腿根,看看是不是非常有男人的味道。

孙晓雪如时将房间灯关闭,躺在一片黑暗之中双眼紧盯屏幕,回想老宋鼓鼓囊囊的裤子,真是有别样快感。

大腿根

男人味

孙晓雪的俏脸自然是红得如同那天的晚霞,没有说任何话,给老宋发过去了一个抱抱的表情。

殊不知,老宋发过来的大腿根这三个字,就已经将寂寞少妇撩拨得身体起了反应。

老宋故意问她:晓雪,你现在有反应了吗?

孙晓雪看到老宋这样问她,脸上当即一片羞红,出于正常女人的生理原因,她的娇躯当中已是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那一处,甚至有百爪挠心的酸样感受。

然而,如她这样的大家闺秀,又如何会好意思将自己真实感受一字一句地说给老宋听?

老宋见她没有回复,赶紧趁热打铁,将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下身拍了几张私处照片,给孙晓雪发送了过去。

如此一来,当即便将孙晓雪娇躯当中潜藏着的最后一缕欲望激发出来。

她咬着牙恨恨想到不争气的张国强,那个不举的废物,看来非是要将家里面的积蓄全部网赌输光不可了。

想到这里,她身下一阵排山倒海般地燥热,连忙给老宋回复了过去:宋哥,我快要把持不住了,有了很大反应。多想要和你躺在一个被窝里面,让你好好疼疼我,安抚我这颗受伤了的心灵。

接下来,两个人聊天的尺度越来越大,彼此之间言谈用语越发露骨,孙晓雪最终彻底受不了了,就差发语音向老宋哭着求饶。

将近凌晨时,两人眼皮都已经睁不开,互道晚安之后,彼此沉沉睡去。

老宋睡熟之后,终于不再做往日的那些激情梦境,梦境当中的女主角虽然还是孙晓雪,然而却是无比贤惠的孙晓雪为自己洗衣做饭。

笑面如花,美若天仙,无限婉约地看着老宋说:老公,我洗完衣服就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要把你喂得胖胖的,然后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

老宋嘿嘿一笑,将蹲坐在小板凳上洗衣服的孙晓雪搂在怀里,正想说家里委实太穷,没钱养小子,只想要闺女。

然而此话他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费了好大力气即便说出来了,却根本发不出声音。

情绪一急,立时便醒了。

他满头大汗,怔怔望着窗外的惨白月光,夜空如同被墨浸泡过般黑暗。

正在发呆愣神时,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没有好气地冲着手机吼道:谁啊!有事快说,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二叔,我是你侄媳妇。

哦哦哦,咋了侄媳妇?老宋立刻清醒过来,急声问道。

二叔,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我现在无家可归了,只有住在你家了。手机那头侄媳妇的声音显得落寞又无助,当真是惹人怜爱

在这座城市当中,老宋有一个不学无术的侄子,前两年结婚之后隔三差五家暴,每一次举目无亲的侄媳妇都会来找老宋。

久而久之的,老宋的出租房俨然快要成为侄媳妇在这座城市的第二个家。

如果说孙晓雪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色玫瑰,那么,侄媳妇蒋冬雪便是一朵在寒雪之中悄然绽放的雪莲,清纯靓丽,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就是一个女孩儿。

当老宋急匆匆地推开门之后,只见侄媳妇蒋冬雪正可怜巴巴地站在门口,身上穿了一条时尚动感的粉色裙子,一头长发染成淡黄色,烫了波浪大卷。寒风吹来,白嫩娇躯不停打着哆嗦。

二叔蒋冬雪抽泣着扑进老宋怀里。

老宋连忙闪开,有些自卑地说:冬雪,二叔身上脏。

蒋冬雪眼眶当中噙泪说道:怎么会呢?二叔在我眼中是天底下最伟大的男人,远远要比那些穿着貂皮大衣不学无术的年轻小伙强多了!

老宋虽然刻意不去注意,然而当侄媳妇蒋冬雪的娇躯依偎在自己怀里时,一阵少女的迷人幽香却是避不开的,那种钻心刺骨的舒畅感,瞬间令老宋精神抖擞。

进屋之后,老宋又是给蒋冬雪脱鞋,又是给蒋冬雪做饭的,忙得不亦乐乎。

蒋冬雪赤着玉足坐在老宋家里脏乱的床上,一双包含委屈泪水的大眼睛紧紧注视着老宋,望着老宋那花白的头发与稀碎的胡茬,她不禁感叹,若是自己的老公也能够像二叔老宋一样勤劳任干,想来自己一定会开心得很。

不多久,老宋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混沌放在蒋冬雪面前,摸摸她的头说道:快吃吧,孩子。我记得上个礼拜我已经帮你训了我侄子,当时他信誓旦旦的说听我的话,怎么现在又成这样了呢?

蒋冬雪吹了吹热气,满脸幽怨说道:二叔,他就是一个畜生,如果他能及得上您一半的好,也不会做出打我这样的事情呢。

老宋看着蒋冬雪可怜巴巴的模样,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儿,对这位年轻貌美的侄媳妇,又是怜惜又是疼爱。

一双布满老茧的粗手正试着探到她的脸上,她挪动臀部起身的一瞬间,这双手巧夺天工地插在她胸前那紧致、修长的乳沟当中。

两个人都很是尴尬,老宋的手连忙从乳沟里面抽出去,她抿了抿嘴唇说:二叔,幸好我和他还没有孩子,要不然,我们娘儿俩都会承受家暴的。都说有钱的男人就会变坏,可是他明明狗屁不是挣不来一分钱,却那么差劲。

越说越急,将裙子往上面拉了拉,殊不知腰间以上大片白嫩后背暴露在空气当中。

老宋非常清楚,少女的玉体与已婚女人全然不同,紧致的身材多半是天生的,纤细腰肢没有一点点多余的赘肉。

老宋脱鞋上床坐在蒋冬雪身旁,闻着不断从她身上飘散开来的迷人幽香,略带忧愁地说道:你把这碗混沌吃完之后,我带你回家,放心,有你二叔我在呢。那个小畜生不敢打你。

说着,老宋将她的裙子往下拉了拉,大片白嫩玉背登时被粉色裙子所掩盖。

二叔,我不想回去,今天晚上还是住在你这里吧说着,蒋冬雪将面前混沌推到一旁,歪着头斜靠在老宋肩上。

老宋羞涩地笑了笑,对蒋冬雪说道:傻孩子,你二叔我这里啥条件呀?就只有一个屋子一张床,又脏又乱的,你在二叔这里过夜,你不嫌弃二叔,二叔还怕委屈你呢。

蒋冬雪满脸愁容渐渐淡化,一种踏实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娇滴滴地说道:不嫌弃,我怎么会嫌弃二叔您呢?就这么定了,今晚你睡里面我睡外面。

说着,蒋冬雪便跪在床上整理被褥,白嫩脚底在房顶白炽灯的映照之下,显得光滑而有光泽。

老宋一再阻拦她,非要自己掏钱去宾馆开个房,给她住。

毕竟老宋心知肚明,侄媳妇根本不会有钱,自己的收入虽然微薄,但是为了孩子能够睡好,却也不心疼。

嘿嘿,您可能不知道,我晚上有起夜的习惯,尿多。蒋冬雪一边铺着被褥一边回过头来笑道。

铺好被褥之后,蒋冬雪突然之间脸色有些羞红,她心想:蒋冬雪啊,你这是怎么了呢?你年纪轻轻的放着大好年华浪费着,却这样喜欢与这位半生沧桑的二叔呆在一起。难不成二叔就那么好吗?好到你难过的时候竟是想不起任何一个男人,有二叔陪伴在你身旁睡觉,就很踏实?

想到这里,蒋冬雪的脸上彻底转忧为喜,一抹恬淡如同茉莉的笑容在脸上盛放开来,非常享受这样踏实的感觉。

窗外夜空泛起微微鱼肚白,眼看着再过一会儿天空就要破晓,老宋一脚越过蒋冬雪的身体躺在里面睡觉。

一只脚越过去之后,另外一只脚正准备跟着越过去,一条白嫩大腿猛地抬起横亘在半空中。

老宋摸摸她的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傻孩子别闹,我是你二叔。

蒋冬雪终于笑了,笑得那样开心、愉悦,躺在被窝里面一双大眼睛吧嗒吧嗒地眨动着。

白嫩玉足轻轻晃荡着,尽情撩拨着面前这位年华不再的沧桑男人。

老宋好不容易躺下之后,蒋冬雪将电灯关闭,笑道:二叔,您每天一个人生活孤单寂寞吗?

老宋微微笑着点头道:寂寞,怎么会不寂寞呢。

蒋冬雪害羞地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老宋,说道:二叔,其实您这个年纪还是可以找到一个好女人的,您也并不算老嘛。

老宋笑着一声叹息,道:老了,都这把年纪了早就已经麻木了。反正就是随缘呗,不像年轻时候了。

蒋冬雪突然在心底生出一份喜欢,老宋虽然条件很差,可是却总是能够字字句句敲进她心里。

每一次与老公争吵,老宋为她所做的,都看在眼里呢。

她从小漂泊无依,这么些年生活过来,其实,自己一直不就是想要找一个能够照顾自己、体贴自己、疼爱自己的男人吗?

稍顷,蒋冬雪翻身骑着被,将白嫩玉足搭放在老宋大腿上。

老宋只感觉痒痒的,没有在意,伸手去握,不成想却握到了侄媳妇的小脚丫。

蒋冬雪极为可爱的咯咯一笑,旋即五根脚趾原处轻划,一种致命的酸痒感传进老宋心里

二叔,痒吗?蒋冬雪笑意吟吟地正对老宋,当她白嫩脚丫放在老宋大腿上之后,满足的酸痒感已经彻底将此前她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

老宋紧握着她的脚丫,想要从大腿上放下去,然而却没有想到蒋冬雪很有力气,屡次要放回去,怎么都拿不下去。

最终老宋也不阻拦了,说:你就折腾吧,什么时候闹累了你也就睡觉了。

老宋明天下午还要去一位客户家擦窗户,于是背对蒋冬雪,强忍着酸痒感拼命睡觉。蒋冬雪见老宋如此待她,心中自然是不胜欢喜,不觉间更加高看了老宋一眼。

心想上天真是不公平,像是二叔这样好的男人,为什么要在他年轻时候给他那样一个女人呢?让他当牛做马不说,还给他戴绿帽子。

想来,那女人的下场也不会好了。

蒋冬雪刚刚认识老宋之时便听他说起过,他年轻时候是有娶过一个媳妇的,当时他一心打算好好过日子,日日夜夜努力工作赚钱,无论那女人想要什么,老宋都会尽最大努力去满足她。

俗话说,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那女人生性浪荡,整日在外寻花问柳,将老宋的多年积蓄挥霍一空之后,便跟随情人跑了。

之后那些幽暗的岁月,老宋心灰意冷四处打工,岁月如流水,弹指一挥间便已是这老大年纪。

老宋的曾经蒋冬雪虽然未曾经历过,然而每次想起这些陈年旧事,眼前却能够浮现出来些许画面,栩栩如生。

稍顷,蒋冬雪温柔地对老宋问道:二叔,干了一天活儿,你累吗?

老宋已是困得上眼皮直打下眼皮了,默默点头嗯了一声。

蒋冬雪甜美一笑,将一双白嫩玉手搭放在老宋双肩上,由上至下逐渐用力揉捏,说道:二叔,那我就给你好好捏一捏,让你舒服一些。

老宋不好意思地笑说:侄媳妇你也快睡吧,我这把老骨头累不累的还能咋地,你年轻还小,可得休息好。

蒋冬雪温柔说道:二叔,我的好二叔,你就算年纪大了又怎么了?在我眼里,你就是天底下最帅的男人。

为了显示真心,她轻声哼唱起周杰伦的《七里香》,只道是:

雨下整夜,我的爱就像雨水,院子落叶,跟我的思念厚厚一叠。

几句是非,也无法将我的热情冷却,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老宋听着清脆悦耳的歌声,心中甜滋滋的,说道:周杰伦是吧?你二叔我见过他的。

然而蒋冬雪却没有了声音,半晌,他猛地回头一看,只见蒋冬雪已然呼呼大睡。

老宋痴迷地望着她的明眸善睐,害羞说道:我在电视里面,见到过好几次

不得不说,侄媳妇蒋冬雪睡觉时的模样非常可爱,由于她人身材高挑,一双大长腿蜷缩在一起骑着被子,容易令老宋浮现连篇。

良久,老宋轻手轻脚地走下床,轻笑道:傻孩子,好好睡吧。

天都快要破晓了,他跑到外面开了一个房。

他不知道的是,蒋冬雪一觉醒来见他不在身旁,会作何反应。

蒋冬雪似乎是可爱之神的化身,由于年纪尚小,经历世事不多,最为难能可贵的那份单纯,蕴含在她的身上。

老宋躺在宾馆的大床上,携带着蒋冬雪身上迷人香气沉沉入睡。这一觉他睡得心猿意马,一夜春梦不断,尽管他有些不愿承认但还是无法否认,蒋冬雪的娇小身影也出现在梦中。

娇小可人的蒋冬雪,从头到脚散发着天真可爱的迷人香气。

翌日,老宋拖着疲惫的身躯去某户业主家里面打扫卫生,由于休息时间太少,领取工钱时差点没有昏过去。

太阳落山之际,他特地在出租屋附近的超市买了点瓜果零食,他知道蒋冬雪年纪还小,喜欢吃零食。

拎着一大包的零食往家走,走到单元门口的时候他看到有一俏丽身影坐在台阶上,动也不动,脑袋深深地埋在双腿间。

老宋突然想起,蒋冬雪正是情绪低落之时,女孩子在这个时候心灵非常脆弱,很容易做出傻事。

想到这一节,他拔腿就往楼上跑,匆忙推开家门发现空无一人。

他心中大叫:坏了!

站在楼道里大喊侄媳妇的名字,自己声音的回音持续回荡着。

再拨打电话,始终都是无人接听,他急坏了,疯了一样跑到楼下。

冬雪!冬雪!冬雪!一颗心,高高地悬着。

他满头大汗呼哧带喘,心中对自己充满恨意,都怪自己没有看顾好蒋冬雪,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可该如何是好?

人呐,每每在紧要关头时候都会失去理智,他在小区里面疯了一样大喊侄媳妇的名字,来来回回奔跑,可是人就是这样消失了。

最终,他一屁股跌坐在单元门口,心如乱麻。

二叔,我在这里

坐在台阶上面的俏丽身影悄然抬起头,望着老宋,满脸热泪。

老宋连忙来到她面前,怒火中烧,指着蒋冬雪怒吼着: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样胡闹?我满世界的找你,怎么打电话都不接。他妈的我这条老光棍累死、急死没有什么大不了,你这么年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该怎么办!

蒋冬雪哭得更加厉害,起身紧紧抱住老宋,抽泣着说:既然你是在乎我的,那你为什么不告而别?既然你不要我了,那还来找我做什么?

老宋被蒋冬雪紧紧抱着,身上一阵炽热,他心里明白,那是因为蒋冬雪的体热,而衣服又过于单薄。

二叔,我以为你不要我了蒋冬雪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的双眼。

他一声叹息,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认真说道:二叔怎么会不要你呢?以后你可千万不要这么吓二叔了。

蒋冬雪不停点着头。

老宋牵着她的手回到家,由于满身热汗,所以老宋把蒋冬雪放到床上之后,便去浴室冲澡。

出来之后,他说:冬雪啊,你晚饭想吃什么,二叔给你做。

说完之后,他向蒋冬雪看了一眼,这么一看,他愣住了。

只见房间里面的窗帘被蒋冬雪牢牢拉上,衣服脱了一地,她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凹凸有致、前凸后撅的玉体白嫩光滑。

整个人看上去是如此娇嫩欲滴,如同歌里唱的那样,就像是甜嫩多汁的番茄,已经熟透。

一对白嫩的小脚丫轻轻蹭着。

老宋站在原地惊呆了,望着眼前的春光乍泄一颗心猛颤,半晌都没有做出应对办法。

二叔,你过来抱抱我,我心里面难受。蒋冬雪躺在床上,一对明眸善睐看着老宋说道。

老宋哎哟一声,反手朝着脸上拍了一巴掌,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了之后,一路小跑来到床边,二话不说连忙将床上棉被盖在蒋冬雪身上。

傻孩子,你这是干什么?疯了啊?老宋压着嗓子冲蒋冬雪急声道。

二叔,我没有疯。蒋冬雪摇着头镇定说道。

她整个人半坐起身来,眼看着玉体上的棉被随着动作幅度的加大,缓缓滑下。

老宋连忙在她的身上盖严实了被子,说道:你没有疯刚刚这是干什么呢啊?二叔不止是你的二叔那么简单而已,二叔还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常男人。你的小模样长得这么俊俏,衣服脱光了躺在二叔面前,二叔如果是一个畜生你不就吃亏了吗?

蒋冬雪的长发散落在双肩,她镇定地看着老宋,说道:二叔,你累了一天,昨天晚上又因为我没有休息好,我年纪虽然小,可是已经是成年人了。反正我是觉得我可以像一个女人那样帮助你休息。

老宋正要说话,蒋冬雪紧了紧身上棉被旋即将老宋嘴边香烟一把抢过,猛抽了一口,大团大团的烟雾自嘴巴当中吐出来。

她缓缓开口道:二叔,我要和你侄子离婚。

老宋听到蒋冬雪提出离婚,立刻就炸锅了,万分压制急躁的内心使自己尽量平和下来,但是转念一想,这年头结个婚那样困难,如果离婚了,那么自己的姐姐一家岂不是会负债累累去喝西北风?

稳定心绪,苦口婆言说了一大堆软话硬话,劝阻蒋冬雪。

说到最后,蒋冬雪痛哭流涕,紧紧地依偎在老宋怀里失声痛哭,抽泣道:二叔,我老公在外面有了女人,而且经常嚷嚷着要带上家里面的钱与那个女人远走高飞。我现在身无分文无家可归,全部都是拜他所赐。那个家,我已经没有办法住了。

听到蒋冬雪全盘托出实情,老宋简直是如雷轰顶,急声问道:他经常打你,是不是也是因为这个?

蒋冬雪眼中噙着泪,默默点着头。

她掀开被子给老宋看身上伤痕,老宋发现腋下、小腹、大腿、小腿各处均有淤青,倘若不是这样近距离仔细看,却又根本看不出来。

老宋恨得牙根直痒痒,握紧了拳头说道:这个畜生!居然这么对待自己媳妇!

蒋冬雪双膝跪在床上,紧紧握着老宋的拳头,深深地依偎在老宋怀里,哽咽道:二叔,在这座城市当中我只有你一个亲人,除了你这样我别无去处。而且,你能够给我安全感,只要有你在,我就感觉踏实。

说着,她的一对纤纤玉手径自绕过老宋腰间,由上至下,朝着她此刻最想要得到的部位探去。

突然间,一阵致命的酸麻感传入老宋心间,面对娇小可爱的侄媳妇主动出击,他已经彻底没有了分寸。

现如今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都过于现实,老宋在社会上面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是见惯了世道的世态炎凉,他有好几个姊妹,然而其他人都看不起他。

只有一个三姐待他视如亲人,这个人便是蒋冬雪的婆婆。

遥想他与蒋冬雪第一次见面之时,三姐就命令她恭恭敬敬地称呼老宋为二叔。

这几年,老宋之所以如此在意侄子的婚事,多半也是因为三姐而已。

想到这一节,他强压着潜藏在内心深处足以翻江倒海的兽欲,连忙把蒋冬雪双手从裤子里面拉出,认真说道:冬雪,你不可以这个样子。我们是亲人,我是你的二叔,你是我的侄媳妇。

眼看着蒋冬雪的双手又要重新伸回去,她说道:可是你的侄子都不要我了,你还顾虑那么多干什么?

老宋轻声一叹,将蒋冬雪放回被窝里面,对她说道:冬雪,你听我说,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对得起自己这颗良心。你是我三姐的儿媳妇,如果我和你发生了关系,你说我是一个什么东西呢?

蒋冬雪默不作声,此时脸上的热泪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她将床边的毛毯掏了出来,在身上围了一圈,于腰间紧紧系上。

她的双手搭放在老宋双肩,示意他躺下,开始尽心尽力地为他按摩。她一边为老宋按摩一边说道:二叔,你在我的心里始终都像是温暖的太阳,只要有你的地方,不管什么时候都让我感到温暖,我和你认识的时间已经不算短,对我来说,我老公没有给我的,你全部都给我了。

老宋这把老骨头今天相当疲惫,在客户那里打扫卫生累得连水都喝不上一口不说,回家之后还满世界的跑,如果不是仗着他身子骨硬朗,恐怕之前领取工钱的时候就彻底昏过去不省人事。

蒋冬雪的一对玉手如同施了魔法般,手法非常细腻,用力将他身上T恤一脱,尽力侍奉。

都说少女的玉体是上天赐予人间最美好的礼物,老宋之前并不知道,今天一尝,果不其然。

由于蒋冬雪在老宋的身上找到依靠,所以她在侍奉老宋时,自己内心深处也是感觉非常舒爽和刺激,鼻子里面发出满足的轻哼声。

一对白嫩的脚丫子搭放在老宋大腿上,隔着洗得微微泛白的牛仔裤,脚指头轻轻蹭着,脸上堆积满了家的温暖。

二叔,舒服吗?蒋冬雪用力抓着老宋的手臂,提到半空中,握着粉嫩的小拳头捶打着黝黑肌肉。

舒,舒服老宋头脑有些晕眩,尽情感受着来自蒋冬雪的体贴。

他内心一再压制住兽欲,表面上风平浪静,内心却已经汹涌澎湃,幻想着前一日在孙晓雪家里面的种种画面,小腹以下一阵炽热,激荡得他飘飘欲仙。

良久,蒋冬雪将一对小手放在老宋腰带上,凑到老宋耳边轻声说:二叔,裤子脱下来吧,我给你揉揉大腿。

一声极其妩媚动人的轻笑声伴随着温暖气息,一同扑在老宋耳朵上面,一阵难以抵挡酸痒感。

人已赞赏
小说

都市佳人柳倩张龙免费阅读|写第一次很详细过程

2020-8-2 19:54:53

小说

小学生和老师污|老板辣文老爷破嫩瓜

2020-8-2 19:55:0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