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朋友不再和他女朋友|下身硬了乖含一下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这水渍,越看,张成越冲动,他不停的吞咽口水,这诱惑实在太大了。 脑海里想到之前窥探到的一幕,竟然秦玉莲脑子里那么幻想自己,自己还忍什么呢? 随即,火热的目光放在了秦玉莲的身上,如同打量一个即将宰杀的猎物般 张成有点控制不住了,抓起秦玉莲扭伤的脚丫,阿姨,要不我给你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这水渍,越看,张成越冲动,他不停的吞咽口水,这诱惑实在太大了。

脑海里想到之前窥探到的一幕,竟然秦玉莲脑子里那么幻想自己,自己还忍什么呢?

随即,火热的目光放在了秦玉莲的身上,如同打量一个即将宰杀的猎物般

张成有点控制不住了,抓起秦玉莲扭伤的脚丫,阿姨,要不我给你揉揉吧?

秦玉莲有些难为情,这,这,这不太好吧?

阿姨,你别瞎想,你忘记啦,我是一名中医推拿师张成笑了笑,坐在了床边,直接拿起了秦玉莲的脚丫,轻轻揉了起来。

这脚丫,可真美啊,十分小巧,红里透白!

不光是脚丫,秦玉莲身上的皮肤也是白里透红,如同宝石一样,极为珍贵。

揉了两下,秦玉莲皱了皱眉头,很快发出一声长叹,这手法按的还真是舒服呢。

很快她就自然了,红润的脸蛋也悄悄褪去了不少。张成,阿姨真没想到你这推拿技术真不错呢。

当初我跟甜甜谈恋爱的时候,你不还介意我推拿师的职业吗?张成打趣道。

这都是以前的事儿了,你咋还说呢。秦玉莲翻了个白眼,那我也是对你这个工作xìng质不太了解,一般人听了你的职业,还以为是按摩的呢。,

按摩?

张成笑了笑,眼神不自觉的从秦玉莲雪白大腿,慢慢往上。

当看到大腿根部的时候,正好看见了藏在里面的春光。

咕噜。

张成猛吞了口口水,再往上,是傲然的上围,目测至少有G罩杯。

这尺码根本无法掌控。

之前窥探的时候,看的特别清晰,但是现在被睡衣给遮掩着,若隐若现,不过却格外的香艳动人。

他一边揉着秦玉莲的脚踝,目光却一直盯着她的xiōng口窥探。

阿姨,说实话,你这身材保养的可真好,皮肤也很水嫩呢。

秦玉莲突然听到准女婿如此夸赞,俏脸有些滚烫。瞧你油嘴滑舌的哟。

我说的是真心话,瞧瞧你皮肤多水嫩呀,跟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一样,红润的小嘴巴,高耸的小鼻梁,真的是好看呢。

好讨厌哦,这小嘴说的可真好听。秦玉莲被说的羞涩不已,笑着伸出手拍了下张成的肩膀。

张成继续按了一阵,还疼不?

不疼了秦玉莲感觉脚崴被推拿了一阵,好多了。

行,那你早点休息,时间不早了。张成有些不舍的松开手。

晚上,张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满脑子里都是秦玉莲那xìng感妖娆的身姿,如此一个绝品xìng感尤物,竟得不到滋润,真的是可惜啊。

既然她对自己有意思,那一定要把握好机会,趁着她出差间隙,弄到这个成熟风韵的美少fù。

次日,清晨。

张成被喊醒,睁开眼,就看见秦玉莲站在床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衬衫,xiōng口扣子没系上,绝美的上围,露出半边,把衬衫撑得鼓鼓囊囊的。

下面搭配的是一条黑色的短皮裤,修长的大美腿,露在外面。

张成年轻气盛,早上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秦玉莲的时候,直接就bào了!

他对秦玉莲的念头,是越来越强烈了。

他在等,等一个完全将她吃了的机会!

终于机会来了。

傍晚吃完饭,秦玉莲从厨房洗老碗筷出来,在沙发边挨着张成坐下,俏脸一阵绯红,对视一眼,别有一番滋味。

张成刚想说点什么,却被秦玉莲抢先。

张成,有个事儿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实在是有点难以启齿,但现在我只能找你帮我了。

张成见秦玉莲说完,俏脸羞涩,一片红润,心底不由得激动起来,寻思着准丈母娘这是打算跟自己来直接的?

他点了点头,阿姨,您说。

秦玉莲撩拨了下发丝,咬了咬贝齿。我最近那儿有点不舒服,吃yào也治疗不好,您大学不是学中医的吗?所以想请你帮我看看。

张成听后,刚开始还有点失望,本想着来直接的呢,可转念一想,这不更好吗?要是发展太快,或许还有反作用。

他点了点头,阿姨,这事儿您应该早点跟我说啊。大学我还选修了fù科呢!我现在就给你检查。

呃去我房间?

就在这沙发上吧,也有扶手,方便。

哦。

秦玉莲明显有些紧张,双手不自然的抓住了短裙的边角。

阿姨,你不要那么紧张,现在我们只是医生跟病人的关系。张成一本正经,说完,指着她的裙摆,脱下来吧,我帮你看看。

不用脱了吧我穿的短裙呢秦玉莲很难为情,脸涨红的厉害。

也行吧。张成先忍着。

秦玉莲捏着短裙就躺了下去,在张成的指导下,将美臀枕在了沙发枕上,半个身子倾斜下去。

阿姨,你不要紧张啊,我好好给您检查。

秦玉莲嗯了声,缓缓闭上了眼眸。

我要开始检查了噢。

秦玉莲轻轻点了点头,美眸紧闭,嫩手攒在了一起。

张成掀开短裙,看见里面穿着一条丁字裤,眼睛都看直了。

他伸出手轻轻一扯,裤子就被扯了下来。

女友甜甜长得跟她妈很像,但是这儿却完成不同。

张成看的鼻血喷溅,猛吸了几口热气,慢慢的把手伸了过去。

刚一触碰,秦玉莲的身子猛地一颤,发出一阵娇呼,随即伸出手捂着小嘴巴。

张成此时已经邪火上头,哪管这些,直接用手覆在上面,轻轻的抚摸。

真的是太美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极品!

你说什么?

没什么张成猛然回神,阿姨,你别着急,我正在给你检查,得慢慢来。

噢。

一阵探索后。

秦玉莲问:‘张成,检查出来了吗?是什么病啊?’

我还得仔细看看,说完,张成动作更大了,直接扒开了雪白大腿。

阿姨,你生甜甜的时候,是不是剖腹产啊?

没啊,那个时候住在农村,哪里有剖腹产啊,只是在那里动了刀子秦玉莲说完,思想也放松了不少:看来你还有点真功夫呀!

张成苦笑了声,松开了手,他有点不敢继续观摩下去,怕自己把持不住,他决定实施下一个计划。

大问题没有,只是有一点炎症感染,以后注意点卫生就好,阿姨,我能理解你的需求,但是也要收敛一点哦,不要什么东西都用。

张成胆子肥了,说的很直白。

秦玉莲被说的耳根子红成一片,羞躁不已。

这准女婿难道知道自己那个了?

秦玉莲缓缓睁开眼眸,有点小失落,坐起身,捏起黑色小丁字裤,说去卫生间清洗一下。

张成盯着她进了卫生间,那xìng感的背影,脑子还没从方才的检查中回神呢。

一团邪火压的实在是太难受了。

他控制不住,突然注意到了阳台外面,一件红色的小衣,挂在衣架上。

这正是秦玉莲的。

他赶紧小跑过去,将它取了下来,然后回了女友的房间,感觉自己都要zhà裂开了。

裤子刚褪,突然门被推开,秦玉莲竟站在门口。

张成慌张的将小衣丢在了一边。

阿姨,你,你怎么来了?

秦玉莲也有点惊慌,犹豫了十几秒的时间,最后还是走了进来,问:张成,你刚才在干什么呢?刚才我打算去拿换的小衣,发现不见了,没想到是你拿的,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甜甜刚走,你就

张成故作懊悔与羞愧的姿态。

正在张成以为秦玉莲会责备自己的时候,她竟然慢慢坐在了床边,眼神勾着他的下方,喉咙处吞咽了两下。

你脑子里想什么呢,怎么能用我的秦玉莲的声音很轻,似乎并无责怪。

阿姨,对不起啊,刚才我帮你检查的时候,我真的控制不住了。张成装着委屈,道。

可我是你的

我知道。张成深深叹息了声,低着头。阿姨,其实我也是有苦衷的,平日跟甜甜,一个月也行房不了两次,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尤其是那儿,比甜甜保养的还好

秦玉莲眨巴着美眸,竟被说心动了,眼神中满是怜爱。

张成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必须自己主动,占据先机。

他直接捏起了秦玉莲的手,放在自己身上。

阿姨,你能帮我一下吗?我真的好难受

秦玉莲很为难,但手却没松开的意思,即便心底很想,很想要,但脸色却极力的压制着渴望。

张成捏着她的手动了两下,细腻光滑的手,爽死了。

秦玉莲微微低下了眼帘,低声说:你放开,我来吧。

这一句回答,让张成激动不已,暗喜她现在入了自己的魔道了。

张成把手伸了过去,一把将秦玉莲搂在了怀里,秦玉莲顺势靠在了他的xiōng膛,他低头凑到她白皙的脖颈处,一股曼妙的香味钻入鼻中。

真是羞死人了哟,哪有人给女儿男朋友做这种事儿了,张成,只能这一次啊秦玉莲纠结道。

张成点了点头。

很快就敞开了,另外一只手放在了秦玉莲雪白大腿上,开始摸起来。

秦玉莲也扣开了他的拉链,触碰的一刹那,惊愕道:这也太吓人了,甜甜能受得了吗?

说完,她犹豫了片刻,竟然主动的翻了个身子,调整了下姿势。

猛吞了口口水,掀开自己的裙摆,刚才检查的时候,小裤已经脱了。

她背对着张成,qiàotún微微抬起,然后一pì gǔ坐了下去<<

人已赞赏
小说

黑社会老大和柔弱校花|老师叫我别拨出来

2020-8-2 19:54:35

小说

直接跟女朋友讲想日她|聚会时上了朋友的妻子

2020-8-2 19:54:42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