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太大了坐不下去了/gl磨豆腐h之交换系列

莱雪念约我出来玩就是为钱,这个我当然知道,我便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给了她,她非常高兴地接过去塞进了她自己兜里。 又继续在街上逛了一会儿。 莱雪念看到什么东西都想买,一会儿说要买衣服,一会儿要买鞋,一会儿又要买包,一会儿又肚子饿了要买吃的,但她不吃便宜的东西,吃饭要去大饭店&hellip

莱雪念约我出来玩就是为钱,这个我当然知道,我便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给了她,她非常高兴地接过去塞进了她自己兜里。

又继续在街上逛了一会儿。

莱雪念看到什么东西都想买,一会儿说要买衣服,一会儿要买鞋,一会儿又要买包,一会儿又肚子饿了要买吃的,但她不吃便宜的东西,吃饭要去大饭店

可我只是个穷学生啊,我说:我已经给过你钱了,你不要再要了,我真没了。

莱雪念自然知道她不能再管我要钱了,我们两个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我不欠她的了,便娇笑着骂了一句:讨厌!你真讨厌~

但她再怎样撒娇我都不可能再给她钱了,我也真没钱了!

人家不要钱了行吗?人家只想让你再陪人家一会儿嘛!莱雪念搂着我的胳膊说。

但虽然她嘴上这么说,我却知道她心里还是想要钱的,像她这种拜金的女孩,没钱是满足不了她的。

而她花钱真的太厉害了,我就算以后毕业了工作了挣钱了也是养不起这样的女孩的。

我便跟莱雪念分手了,她有点不高兴,但分开后我又转过头看了她一眼,我看到她立刻拿着从我这里得到的钱去买东西了,她的表情很开心,一点都没不高兴的样子,我心里冷笑一下。

我一个人往家走,走着走着路过一家宾馆,这时,我竟然看到我们班主任江老师和年级主任汪主任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宾馆里!

我拿出手机,心想这下真好,我要拍下他们一起婚外情的证据,因为据了解,他们两个人都是有家室的人。

上次那个汪主任在厕所门口还教训了我一顿,而江老师平时也对我没好脸色,我心想,我让你们都对我不好,这下我要让你们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我拿着手机走进宾馆。

小伙子,你干什么?宾馆管理人员叫住我。

哦,我我找个人。我装作很轻松的样子说,不想被对方看出我的慌张。

那人还真信了,就放我进去了。

正好,我走进去时看到了汪主任的身影,他刚迈进一个房间里,然后嘭地一声把门关上了!

江老师一定是先走进门了,汪主任在后面善后,现在估计他们两个早已在房间里打得火热了吧?估计正爽着呢!

我麻溜跑到他们入住的那个房间门口,在门口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来把他们在一起的证据拍下来,就在这时,没想到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赶紧摁了静音,然后走到一边接听,我看到是莱姨打来的,便小声问:莱姨,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赵立,你赶快来我家,我找你有事,你快来吧,来了再细说。莱姨很急的声音。

该不会是想我了吧?想和我办事了?我心想,没想到女人想要了竟比男人还急啊!

我笑了一声,然后又走到汪主任和江老师进去的那个房间,心想,呵呵,你们两个狗男女在这里浪吧!我也要去浪了,我要去找我的前凸后翘的情人浪啦!

怕莱姨等不及,我打了个出租车,等我倒了莱姨家时,我又是一路小跑上了楼梯,然后吹着口哨敲了门,莱姨给我开的门,我以为她家里没别人差点就要一把扑倒她了,还好我谨慎,要不然就露馅儿了!因为曾林竟然在家!

只见曾林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看样子很痛苦。

我还没问怎么了,莱姨就对我说:赵立呀,阿姨最信任你,你也是曾林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才叫你来,找你这么急,没耽误你什么事吧?

我说:没有呀,怎么了莱姨?曾林他出什么事了?

其实,莱姨还真耽误我的好事了,我想捉奸的好事,嘿嘿,不过那个也不要紧了,以后应该还有机会。

莱姨很着急地说:赵立他哎,我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从回到家里就变成这样了,就一直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我真怕他出什么事啊,所以才把你找来,平时你们俩最要好,我想问问你他到底出什么事了?

莱姨这还真把我问住了,我还真不知道曾林怎么了啊。

但我还是拍了拍莱姨的肩膀安慰她说:没事,莱姨,你别担心,交给我。

我走到曾林身边,和他聊起来。

曾林,你怎么了?我问。

有什么不开心的?和我说说,我开导开导你。我接着说。

没想到曾林根本不理我。

他气呼呼地把头扭到一旁。

难道是跟我有关?我就更纳闷了,但既然跟我有关,那我就更要问到底了。

曾林,到底怎么了?我又问道,他还是不理我。

曾林,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说到明处,别这么阴阳怪气的,跟个娘儿们似的!有什么你直说!我故意用这种话来激他。

还挺管用,曾林真的开口了,他气呼呼地哼了一声,然后说:赵立,亏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可可你是怎么对我的?

我愣住了:曾林,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你了?

哼!你你和段雯雯搞在一起了吧?哼!还说是帮我忙,帮我约段雯雯,没想到是帮你自己约的啊!你约就约,但别打着我的幌子来啊,你名义上说是帮我约她,可实际上你却自己上了,而且,还让段雯雯把我狠狠侮辱一把,我我里外不是人啊!

我这才知道肯定是那天我和段雯雯一起上街的事被曾林误会了。

我赶紧向他解释:曾林,你误会了,你胡说什么呢?什么叫我是给自己约的?还明里暗里的,哪儿那么多事啊?搞得跟什么阴谋论一样,你想多了吧?这样吧,你有什么疑问,你问我,我说给你听。

好,曾林说,那我问你,那天为什么段雯雯会打电话羞辱我?而后来又为什么你和她一起出去逛街了?听说还看了电影?

我心里纳闷,这些细节曾林是怎么知道的?是谁告诉他的?照理说那天我和段雯雯一起出去逛街看电影的事就只有我和段雯雯两个人知道呀,我想了想,想明白了,肯定是段雯雯自己跟曾林说的!

因为我想起那天我和莱雪念在宾馆门口碰到段雯雯和陈思思时,段雯雯在陈思思耳边一阵耳语,然后段雯雯看我的眼神非常挑衅,我知道了,她不但跟陈思思说了我的坏话,事后她还跟曾林说了,应该是她看我和莱雪念一起向宾馆方向走惹到她了,所以,她就故意跟曾林说那天她和我一起约会的事,好让曾林和我反目!

唉,女人!呵呵,女人就是这样,怪不得古人都说:世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我知道曾林误会了,就赶紧给他解释:你听我说,曾林,不是你想的那样,那天,本来我就是专门撮合你和段雯雯的,我就是去监督你们俩的,可没想到我走到那里后只看到段雯雯一个人去了,而你没去,我这才上前去问段雯雯你为何没去赴约,段雯雯跟我说她给你打电话把你羞辱一通的事,我怪她为什么要羞辱你,怎么能那么对你等等。

曾林将信将疑地看着我,我继续说:后来,我把段雯雯说了一顿,说的她不高兴了,我一看,我一个男人竟把一个女孩子说得快哭了,我也有点于心不忍,所以,我才留下来给她叫了点东西喝,想哄她高兴算了,不成想后来她提出一起去逛街,那我也不好拒绝,再后来走到电影院门口,她又提出想看电影,我也没法拒绝,就只能同意了,但我赵立对天发誓,我对段雯雯只是普通同学的关系,根本没任何非分之想!

真的吗?你没骗我吧?曾林又说。

当然是真的啦,我为什么要骗你,而且,我告诉你,段雯雯根本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有喜欢的人啦!为了让曾林安心,我又接着说道。

是吗?谁啊?曾林果然放心了,他问道。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她是我的女神,现在说出来太早了,等以后吧,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和她成功牵手了我再告诉你,嘿嘿。我笑着说道。

这下曾林彻底相信我了,我们之间的误会解除了,他也笑起来,心情好了很多。

好了,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要不我们出去转转吧,老在屋里闷着会发霉的。我提议说。

好啊。曾林同意了。

我们从他家走出来,曾林突然说道:赵立,我我想

想什么?我没明白曾林的意思,看他脸有点红,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哎呀,一个大男人能想什么,真是的。曾林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这下我明白了,这臭小子。

他是想那个了吧,哈哈!

我们去找个妞儿吧,怎样?曾林又说道。

没想到曾林这小子还挺开放。

我知道他的意思,他意思是想去找小姐!

去哪儿找?我问。

你跟我来。曾林拉起我就走。

我跟着曾林往前走,他带领我,说实话,虽然我也很好色,这点我承认,但我却从来都不去那种有小姐的地方。

人已赞赏
小说

最新仑乱短篇小说|顶级口爆小说

2020-8-2 19:51:30

小说

用药上朋友的嫩娶|小黄文是什么

2020-8-2 19:51:4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