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把腿张开让我_嗯,啊在厨房要视频

妈,您怎么了?察觉到李香的异样,一旁的蒋楠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没怎么。就是感觉身体有些,有些不太舒服。蒋楠抿着嘴唇,忍着心底那种极度兴奋的感觉,心虚的解释着。 她可不敢让女儿发现这一幕。 陈川也不敢玩得太过,此刻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装作一没事人

妈,您怎么了?察觉到李香的异样,一旁的蒋楠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没怎么。就是感觉身体有些,有些不太舒服。蒋楠抿着嘴唇,忍着心底那种极度兴奋的感觉,心虚的解释着。

她可不敢让女儿发现这一幕。

陈川也不敢玩得太过,此刻连忙把手抽了回来,装作一没事人的样子。偷偷打量着李香。

此刻的李香,面红似霞,大眼睛水汪汪的,那模样别提多惹人眼了。

我,我先回房间休息去了,李香不敢多待,担心会被女儿姑爷发现出她的异样,连忙匆匆站了起来,回了房间。

妈可能是感冒了,让她休息一会儿吧,明儿个我去给她买点药。王海根本不知道丈母狼是因为什么而身体不舒服,看她的样子以为是感冒了呢。

嗯。我们继续吃吧。蒋楠嗯了一句,说道。

来,陈兄弟。我们再喝两杯。

好,我敬你王大哥。

陈川又和王海喝上了,边喝边聊,蒋楠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很快的,两瓶五粮液就见了底,其中有一瓶多都进了王海的肚子。不得不说,王海的酒量确实大得吓人,要是跟他硬拼的话,就算两个陈川也喝不过他一个王海。

所以陈川很聪明的每次在和王海喝酒的时候都只喝一口,而王海则是一喝喝一杯。

这不,这会儿王海应该是喝多了,说话也开始胡言乱语起来。

陈兄弟,看你挺帅气的,在学校里估计没少被女生追吧?我跟你说,不是大哥我吹牛,想当初我上大学那会儿,那可是名副其实的系草,有很多女学生嚷嚷着要跟我生孩子处对象,我嫌她们屁股太小了,生不出来儿子,所以没答应她们

你别看我现在是搞IT的,其实我以前是个文青,唱歌跳舞喝酒嫖妹不能说是嫖,应该说是把,对就是把。我可是样样精通。只是砰

没有只是了,王海脑袋一偏躺桌上了。大兄弟这是喝高了啊,怎么什么话都瞎说呢。

陈川恶汗不已。都说酒醉的男人胆子大,这可不就是一活生生的例子吗?

蒋楠早已生气得俏脸发白,就差拧着王海的耳朵,问他一声:你嫖的哪个妹子!带我去看看!

楠姐,你别生气。王大哥这是喝高了啊。看着蒋楠生气的表情,陈川帮王海说了句好话。

哼!就知道喝,喝多了就吹。他有这能耐,用得着一个月领那五六千块钱!蒋楠没好气的骂道了一句,然后起身开始收拾餐桌。

楠姐,你们房间在哪?我把王大哥扶进去休息吧,看他都醉成这样了。等蒋楠收拾完,陈川看了一眼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的王海问道蒋楠。

蒋楠指了指方向:那边。算了,我帮你吧。你别看他瘦,其实很重的,你一个人扶起来吃力。

好。

陈川和蒋楠合力将王海扶了起来,一人牵着他一条胳膊将王海扶进了房间。

房间里倒是装扮得很温馨,一张天蓝色的大床,床头上挂着蒋楠和王海的结婚照,照片当中的蒋楠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婉约有度,亭亭玉女,特别迷人。床头柜上摆着一瓶百合花,百合花散发着阵阵香气。

将王海扶到床上躺下,陈川累得够呛,一屁股坐到床边开始喘息起来。本来这点力气活对他来说倒也没什么,只是喝多了酒浑身乏力。

小川,麻烦你了。蒋楠也累得够呛,一边喘息着一边向陈川道谢。

没事的。陈川应了一句,目光落在蒋楠身上,水晶灯的映射下,此刻的蒋楠有种别样的美丽。

浑身像是镀上了一层莹沙似的,看上去像极了一个飘飘若仙的仙女,她的额头上清晰可见一层细腻的汗珠,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一眨一眨,特别迷人,精致的瓜子脸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红霞,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因为什么。

薄薄的T恤衫难以遮掩她傲人的胸姿,随着喘息而左右上下摇曳着,纱质裙下方,两条修长而丰腴的美腿紧紧并拢着,肌肤细腻,光滑如玉。卡通拖鞋前部,露出她精致而迷人的脚趾,趾甲盖上那涂了性感粉色指甲油的趾甲,宛若夜空中闪明的星星,在灯光的映射下,一闪一闪的,散发着夺目的绚彩。

楠姐,你好漂亮。陈川眼睛通红着看着蒋楠,在心底猛咽了一口口水。

他感觉胸口处有种特别炙热的东西在肆虐着他的思维,刚才饭桌上那股腾起熄灭的火焰,这一刻蹭的一下忽然点燃了。

他的呼吸三长五短,粗重而毫无规律。

触及陈川那炙热的眼神,蒋楠内心紧张不已,她艰难的抿了抿嘴唇:小川,别这样。我老公还在这呢,别乱说。

说着,她紧张的看了一眼王海,见王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烂醉如泥,并没有醒来,她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不少。

没事的,他喝醉了,喝醉了的男人容易嗜睡,我们说什么他听不见的。楠姐,我,我想要你!陈川再也忍不住,挪到蒋楠身旁,将蒋楠一把给扑倒在了床上。

他的手也不安分的从蒋楠体恤领口里滑了进去,开始肆虐的摸着蒋楠的肌肤和令人垂涎的饱满。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得蒋楠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惊恐极了。

连忙伸手去推陈川,焦急道:小川,别这样,姐求你了。我老公还在呢呀

说话间,陈川一只手已经滑到了她的腰处,往下再拽她的裙子。蒋楠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拽着裙子,不让陈川得逞。

小川,你快停手啊,姐求你了。蒋楠都快急哭了。

老公王海就躺在她的身边,而她正和一个男人做着这样的事,这要是让老公发现的话,那该如何是好。

没事的,他短时间不会醒来。楠姐你就答应我吧,我快一点十分钟就能好。此刻的陈川,在酒精和欲望的双重麻痹下,已经顾不得什么了,他心底就一个念头:得到这个女人!

看着陈川这般急切的样子,蒋楠面如死灰,真是后悔让王海买酒。这下好了,不是引火烧身吗。

她反抗的力度在陈川这样一大男人面前,完全不够看的,相反,越反抗越刺激着陈川那种强烈的欲望。

蒋楠见没办法了,不得已只能妥协了。

小川,姐求你快一点,我真怕蒋楠哆嗦着说道。

嗯。

陈川应了一声,迫不及待的将蒋楠的裙子掀了起来,然后便压了上去

对不起,老公。蒋楠默默的在心底叹道。然后双眼再接触到陈川那令人恐惧的东西时,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害怕,紧张,不安,兴奋

种种情绪涌入脑海。

陈川也不敢太过分,毕竟这里可是别人家,蒋楠的老公就躺在他的旁边。收拢心神,往前一撞

顿时,陈川就感觉到,一种特别紧致的温暖将他紧紧包裹,那种感觉是陈川前所未有体会过的,特别令人舒服和兴奋。

蒋楠尖叫了一声啊,脸庞因为疼痛紧紧扭曲在一块儿,她的嘴唇死死抿着,想象当中的痛苦远比真实要痛得多。

小川,轻点儿,我,我痛。

嗯。

遥遥扶女纱,曳曳渡玉家。

蒋楠从来没有像如此这般享受疯狂过,要不是担心此刻的叫声会引起李香和王海警觉,她早已忍不住失声痛鸣起来,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激浪快将她摧毁了,这种极力忍受的感觉,真是令她既爱又怕。

某一刻,陈川脑袋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一种畅酣淋漓的感觉悠然自生,下意识的他抓紧了蒋楠的纤腰。

察觉到陈川的异样,蒋楠连忙惊醒了过来,推了陈川一把,惊呼:小川,别弄里面,会怀上的。快出去呀!

可是兴头上的陈川哪里听得进去,他紧紧抓着蒋楠的腰和她融合在了一起。

水,我要喝水。也就在这时,忽然的一直烂醉不醒的王海,翻滚着身体,说道着什么。

陈川吓了一跳,蒋楠也被吓了一跳,两人同时瞪大眼睛惊恐的撇过头来盯着王海。

见王海虽然翻滚,嘴里嚷嚷着要喝水,四肢乱舞,但是眼睛却一直紧闭着。

呼陈川这才松了口气,要是王海醒来看到这一幕的话,那可就玩大发了。

尴尬的这时,他和蒋楠还紧紧贴在一起,还没有分开来。

陈川一动,紧张中的蒋楠嘴唇张大,发出一声舒服的颤鸣。

这家伙真是太恐怖了

楠姐,我,我去给王大哥接水。陈川匆匆整理好衣服,紧张的又看了一眼王海说道。

蒋楠轻声嗯了一句,连忙整理好衣服,过去把王海搀扶坐了起来。她的脸红扑扑的,胸口因为剧烈呼吸而颤动得厉害,哪怕激情已过,但是韵味犹在。

一想到陈川刚才那霸道的样儿,蒋楠心底就直打摆子。刚才陈川差点没把她折腾晕了,就这会儿仍然是火辣辣的一阵生疼,估计都得肿了。

要紧的是这个小坏蛋竟然把那东西弄里面去了,万一要是怀上的话怎么办?

看来明天得去药店买盒避孕药了。

很快的,陈川就接了一杯水进来,蒋楠把水喂给王海喝。

咕噜咕噜此刻的王海嘴巴一接触到水,张嘴就是一阵牛饮,像是渴极了似的,不到三秒钟,满满一大杯子水就被他喝了个精光。

砰喝完水以后,王海又一跟头栽倒过去,很快睡着了。

楠姐,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看了看时间,快接近十点了。陈川告辞道。

说实在的,这时候酒醒了大半,他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当着人老公的面就把她给上了,待在这确实够尴尬的。

嗯。蒋楠害羞道。

她心底此刻特别乱,也害怕见到陈川。陈川是她除了老公王海以外的第二个男人,和陈川发生这种关系,她心底很是内疚,觉得很对不起老公。

陈川走后,蒋楠便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才回房休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里全是刚才陈川和她的那一幕

睡不着的不止蒋楠一个,同样的,隔壁的李香也同样无法入睡。

她辗转反侧,左扭右摆,内心像是被万千蚂蚁爬了一般,难受得紧。刚才她要是没听错的话,闺女应该是再和王海做那种事,声音虽然刻意压制住了,但是细心的她还是听出了一些端倪。对于已经十多年未曾有过男人的她来说,听着别人做这种事,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了。

李香压根就没想到闺女会和陈川在家里做那种事。毕竟陈川那小子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大胆到跑闺女房间里去吧?

所以在她心里一直认为是王海,根本不知道王海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想法一旦冒出,愈往下想,愈发浓烈。

渐渐的李香眼神有些迷离了,她轻轻将被褥摊开,然后掀起睡裙,把手伸了进去

人已赞赏
小说

他毫不留情的进入张小软|人妻被强后来上瘾

2020-8-2 19:49:29

小说

日了卖鸡蛋的小女孩 全文/奇怪的结婚风俗小雪

2020-8-2 19:49:48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